1万农民工被欠14亿元:银川公交纵火案折射欠薪困局

1月7日,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外,再次聚集了数百农民工,拉起横幅,讨薪。这些农民工多数来自陕西、甘肃、四川等地,在贺兰、永宁、中宁等银川周边区县工地做工,平均被拖欠工资两万到三万不等。他们把公交车纵火引发的关注,当成一次机会。

1月7日中午,马永平的父亲走进洪广镇政府,准备大闹一场,“为什么把我儿子逼到这一步”。镇政府里聚集着数十位讨薪的工人,前来讨要近两年的工钱,均为附近洪鑫苑建筑工地,也就是洪广镇劳务移民安置小区的工人。

1月7日,赵瑞雪的丈夫,等来了妻子的DNA验证结果,确认妻子已经遇难。5号早晨的301路公交车大火中,赵瑞雪像往常一样坐在公交车后排,再有3站便可下车,到自己上班的蒙特梭利幼儿园,开始一天的工作。

1月7日早晨八点,金盛家居广场的保安甘学军、李学宁,下了夜班。5号早晨7点,正在门口铲雪,三分钟后,背对着马路的两人,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着火,一回头,看到了正在燃烧的301公交车,赶紧打电话报警,提着灭火器冲上前救人。

29岁的赵瑞雪没能从301公交车上走下来。涉嫌纵火的马永平在下午4点23分在起火地附近的楼顶被抓获。

包括赵瑞雪在内的17个生命已无法挽回,33人尚在医院接受救治。

当天傍晚银川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银川发布”称:经初步掌握马永平因承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安置区工程,与分包商发生债务纠纷,由此产生不满,采取极端行为对社会进行报复。经初步审讯,马永平是携带从加油站买来的两塑料桶汽油登上了公交车,用打火机点燃后从驾驶员位置车窗跳出,逃离现场。

马永平要采取极端行动讨回工钱早有预兆,悲剧却还是发生了。

到处烂尾的工地

1月7日,凤凰网走访洪广镇劳务移民安置小区,未见居民入住,门口挂着宁夏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条幅,里面四栋完工的楼房正是马永平承包水暖活的地方。一群年轻男性站在大门附近,看见生人走近便驱赶。

洪广镇安置小区另一侧的几栋楼房尚未完工。住在东侧毛坯房里的周某告诉凤凰网,安置小区有五期工程项目部,不同公司承建。马永平干活的是第一期工程。周某是第二期工程的材料员,与老板刘某是亲戚。周某说,第二期工程,土建老板刘某被拖欠工程款1700万,洪广镇安置小区的开发商为土木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木基业将一品中堂小区房子以“房票”形式抵押给刘某,共计1670万。然而一品中堂房子处于烂尾状态,无法交易获现。洪广镇的第二期工程一共有11栋楼,尚有3栋因没钱而停工。五个工程拖欠材料与人工费共计四千多万。

丁成宝抵给马永平顶账的一套房,也是在“一品中堂”小区。凤凰网走访一品中堂烂尾楼所在地,发现20多栋楼空置,住在楼房里的工人小王表示,10月份封顶后,没钱发工资,现停工待建。小王今年22岁,三年前来此地干活,做技术,被拖欠工资已有五万。

一品中堂北面有四家开发中的小区,同样处于烂尾状态,共约60万平米。

附近简易房里住着数十位讨薪的农民工,来自四川或甘肃。四川巴中的鲁菊德带着十几岁的女儿住在板房里,被拖欠工资三万块,曾因去政府门口讨薪被城关镇派出所拘留十天,派出所找来包工老板协调,表示工钱给不了,可以给一千块回家过年,“一千块哪够啊,回家路费都不够,买猪肉也不够”。派出所的人表示,不要这一千块,一分钱都没有。

一品中堂的开发商与洪广镇移民安置小区的开发商,均为宁夏土木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凤凰网走访土木基业办公楼,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楼下贴了纸条,“2015年12月1日起放假,2016年3月1日上班”。位于五楼的办公室空空荡荡,知情人指着一处没挂牌的办公室说,这里是老总原来的办公室,现在连牌子都摘了。本来年底是房地产公司最忙的时候。

土木基业曾在贺兰县房地产业盛极一时,被称为“龙头老大”。其顺利拿地,与前贺兰县委书记方仁的支持分不开。公开资料显示,土木基业在方仁支持下拿到用于开发的县城地块350亩,贺兰县政府在协议签订后按国家招、拍、挂的有关规定完成该宗地的一切手续,为土木公司办理该宗地的土地使用权书。如土木公司在竞买时不能摘牌,贺兰县政府全额退还地价款。

2014年,方仁落马。银川市兴庆区法院审理查明,在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未向贺兰县配发土地指标,没有建设用地手续的情况下,为了让设计方案通过审批,办理土地开发的相关手续并提前开工建设,土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何某指派该公司副总经理马某并委托李某某代表土木公司以送现金、送车及金条等形式多次向时任贺兰县县委书记方仁行贿。在方仁的帮助下,2011年11月,土木公司关于“一品中堂”项目平面规划方案和立面效果方案在方仁主持召开的县建设工程规划方案审查领导小组会议上得到通过,贺兰县经济发展和改革局在2012年6月11日、2013年1月22日发文同意土木公司开发建设“一品中堂”住宅小区一期、二期项目。

据宁夏当地媒体报道,2015年5月5日,继贺兰县原县委书记方仁被判处无期徒刑后,行贿单位宁夏土木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犯单位行贿罪,被银川市兴庆区法院一审判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被告人何某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一品中堂小区外的大路上,售楼处的招牌已经换成了“碧海云天”,因为之前的一品中堂售楼处被愤怒的讨薪工人砸了。

最后一个月的挣扎

1月7日中午,马永平父亲到镇政府转了一圈,并未堵到镇长和书记,他告诉聚集在此地的讨薪工人,你们要组织起来讨薪,写联名信,我帮你们递上去。讨薪工人猜出他的身份,围上来,要塞几百块给他,“吃个饭喝点水”。马永平的父亲拒绝了这些钱,告诉二儿子赶紧开车走,要去找市公安局的人做笔录,向他们反映情况。

马永平纵火前自述“用五百年地狱的煎熬和五百年当牛做马的轮回来作为我行为的代价”,目前看来,他的代价只是衣服被烧着。家属的愤怒化为哀哭和怒吼。情绪失控的死者家属冲着政府工作组人员大喊:人家讨要二三十万的血汗钱,你们政府就拖着不给解决,这下十几条人命没了。

马父亲说,派出所的人告诉他,他们会暗中保护他们家人的安全,担心有受害者家属前来报复。所以自己家附近常有政府工作人员跟着。

马父亲1973年毕业于师范学校中文系,该校后来并入宁夏大学中文系,马父教书一辈子,1990年代初,他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从西海固迁往石嘴山市,一家人在此定居。他说儿子马永平“不听话”,“倔”。想来,如果儿子按他期望的那样,毕业后到建筑公司上班,每个月拿一万块的薪水,悲剧也不会发生。或者在讨要工钱时没那么曲折受辱,悲剧也不会发生。

1月4号晚上9点50分,马永平发的公交车照片和绝笔信惊到了弟弟,他开始打110报警,电话被转接到银川丽景街派出所。马家人向凤凰网出示的报警录音显示,马家人告诉值班警察,马永平要出事,“有可能杀人,有可能搞爆炸”。值班警察告知马家人应该回到户籍所在地石嘴山大武口区去报警,马永平母亲和堂弟在大武口区家中也报警,但是马永平的行动并未得到阻止。

这也不是马家人第一次因为马永平的事与警方打交道,一切源于2013年6月马永平承包了洪广镇劳务移民安置小区的水暖活,至2015年11月工程完工,没拿到工钱。进入12月,马永平讨要工钱也到了白热化阶段。

12月5日,马永平写了一篇“我为什么直面死亡”自白书,自陈从2013年6月份开始带领15个工人在宁夏石油化工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干水暖活。议定的总人工工资是33万6千多,最主要的欠款方位土建老板丁成宝,丁承诺以一品中堂的房子顶工人工资。马永平与丁某签订了顶账房协议,自己借钱垫付人工工资。之后马永平发现顶账的“一品中堂”房子烂尾,交房无期。而顶账房协议中注明如果房子出现问题时,损失和违约责任由丁成宝承担。

至2015年11月,垫钱干活儿的马永平仍未拿到工钱。

12月7号,马永平身泼汽油,爬到信号塔上讨薪。新华街派出所和洪广镇政府的人都来了,丁成宝也到了现场,一共带了30万块钱,其中丁成宝带了9万9千块,当场给了。等马永平下来,镇政府带来的20万却没拿到。新华街派出所副所长告诉马家人,“这20万暂时你们现在不能拿,洪广镇的党委书记也做了保证,12月30日前剩下的钱全部付清。”

在宁夏媒体的报道中,马永平登塔事件被称为“恶意讨薪”,从塔上下来后,马永平被拘留十天。

马家人告诉凤凰网,1月4号,洪广镇的镇长、书记通知他们去镇政府协调还款,原本叫了丁成宝和洪广镇安置小区开发商土木基业负责人,但是土木基业没人来,丁成宝来了,马家人和丁成宝没说几句吵起来,丁成宝走了,4号这天也没拿到钱。

凤凰网多次致电洪广镇镇长、书记,均无法接通。丁成宝电话一直关机。

马永平在手写信中自陈,“我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到这一步,我想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更不是一个嗜血的恐怖分子,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局。”

马永平2002年从建筑学校大专毕业后,曾在建筑公司短暂工作过,也去日本进修过工程建造。后来连续做过两个包工活,曾住到贺兰山里,没做水利,都赚到钱,家人反对他继续包工。2013年6月,马永平接了洪广镇安置小区的活儿,纠缠近三年的噩梦由此开始。

马父亲说,2014年初,因包工没有收入,马永平与妻子离婚,此时妻子怀孕三个月,后做了流产。他也与儿子分家,但马永平仍然与父母住在同一个大院子里。儿子买过一辆二手奥迪,一万块停在院子里落灰,因没钱加油,2015年基本没开过,他平时骑着父亲的电动车,电量正好够从大武口区的家里骑到洪广镇工地,充上电,晚上再骑回家,或者就住在工地。平时常写书法,朋友圈相册封面有一幅菩萨画像,左下角题字“永平居士沐手敬写”。

银川讨薪之困

1月7日,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外,再次聚集了数百农民工,拉起横幅,讨薪。这些农民工多数来自陕西、甘肃、四川等地,在贺兰、永宁、中宁等银川周边区县工地做工,平均被拖欠工资两万到三万不等。他们把公交车纵火引发的关注,当成一次机会。

这些工人随后被疏散至自治区政府旁边的信访办,在信访办大厅靠近门口的位置,几个工人歪歪斜斜靠在棉被和行李箱上睡觉。他们已经连续讨薪几个月,已经在信访办大厅住了二十多天,希望讨回从2013年开始拖欠的工资。同样的聚集地还有银川市政府、永宁县政府、洪广镇政府等。

2015年12月16日,银川晚报报道,12月15日,银川市再次召开拖欠农民工工资整治会议。会议上公布了如下信息:“数字触目惊心。在过去的2015年1月至11月份,农民工到自治区、银川市讨薪上访共计689件10323人次,其中我市本级受理农民工讨薪案件504批8284人次,与2014年度相比,同比批次上升22.3%,人次下降42.1%,其中:集体访375批次7913人次,占讨薪上访总量74%;重复访288批次5715人次,重访率57%,涉及农民工10155余人,拖欠工资近14.8亿元。”

当地知情人士称,在辖三区两县的银川市,永宁县比贺兰县拖欠工资严重,而中宁县更严重。

仅以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区为例,宁夏三品电器设备有限公司在此占地218亩,于2013年承包给王建良、高万胜等9人组织施工队建设,并收取300万保证金。2014年工程封顶后,三品公司却并未按承诺支付劳务费、工程材料费、农民工工资,已欠款近5千万。包工者起诉三品公司至永宁县人民法院,判定三品公司支付欠款,法院审理中,发现三品公司占用地未办理《土地使用证》、《规划许可证》、《开工许可证》等审批手续,为非法项目,招商引资的永宁县政府,应承担责任。

此为银川周边工程欠款的冰山一角。

5号早晨报警并参与救火的保安李学宁,已经在中国枸杞馆对面的金盛家居工作三年多,李学宁回忆起公交大火,仍心有余悸,“过后才想起来可能会爆炸”,李学宁的妻子也是讨薪者,在附近的小学工地做建筑工,被拖欠工资一万多。

1月6号,赵瑞雪的丈夫向警方提交了DNA验证信息,7号,DNA结果出来,赵瑞雪确认遇难。赵瑞雪与丈夫刚刚结婚半年多,计划要孩子,身为幼儿园老师的她很喜欢孩子。却在马永平点燃的大火中,失去生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9日01:16 | #1

    “1月6号,赵瑞雪的丈夫向警方提交了DNA验证信息,7号,DNA结果出来,赵瑞雪确认遇难。赵瑞雪与丈夫刚刚结婚半年多,计划要孩子,身为幼儿园老师的她很喜欢孩子。却在马永平点燃的大火中,失去生命。”

    知足吧,深圳光明新区那个地铁废土堆坍塌事件的埋进去的死者到现在都20天了,很多连尸体都没挖出来,可见埋得有多么深!你家属不管怎么说还找见了尸体,人家死者家属连个尸体都没见到,都眼看快大过年了,亲人连尸体都见不到,因为尸体被深埋在那么成年累月瞎堆放的大土堆的塌方下,你看电视看到政府是全力在挖掘,现场简直是热火朝天的挖掘场面,那个场面之大都吓死你,那么多工程机械大型挖掘设备日夜轰鸣在挖呀,挖呀挖的,结果挖了20来天,还是没把尸体都挖出来。你们总是在歌唱:专制制度的效率最高,没有任何掣肘,想干就干,说干就干,而且大干快上,干的效率也高,人多力量大,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是的,比皿煮国家效率高多了,但现在也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调动了珠三角的那么多消防和武警力量来日夜抢挖尸体,结果挖了20天,还没把尸体挖全,这20来天的挖掘土方量和调动的人力付出的财力,都够再建一条地铁了,都够再修一座小长城了!你国专制体制效率是高,但这么高效率的浪费也够高的了!你们从来都是不计也不惜任何代价的高效率,结果也注定是高浪费、高成本,你国的官员和人民党愚蠢度也是超高!高到令人无法仰视的地步!高,实在是高!
    再拿此件事做例,你想想政府该管就应该效率高地解决农民工拖欠问题,欠马永平的才顶多几十万吧,但这样一直委屈他待他不想活了一点火,一把火烧死17个人,这17条人命值的钱又是多少?你政府不会算账吗?不计成本吗?你们抓维权律师怎么那么雷厉风行?结果农民工工钱拖欠咋就那么拧?你国绑架个犯乱文人那么麻溜,动不动就把被抓的人给失踪了,甚至失踪了多年都没音讯,只能猜测是在你专制的局子里关押。你专制效率高,成本和浪费也高,最后全凭高压枪杆子维稳来高成本搞定,高,实在是高!不屁服不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