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政:快播到底有没有涉黄

先感谢冯爷大力推荐,今天订阅暴涨,开心的我说都不会话了,估计今天这篇可能会掉不少粉。
最近几个热点事件,熔断,快播;熔断这事不点评,我不是经济学家,搞不懂这里的金融门道,又不是段子手,编不出那么多隔壁老王。快播这事其实庭审我也没看,但看到网上沸沸扬扬,还是忍不住出来唠叨几句。
从庭审上看,公诉人完败,王欣的表现相当好,目前网上舆论一边倒的认为快播冤枉,技术无罪,那么,实际上是么?
实际上,公诉人一直没有真正抓到要点。
播放器自然无罪,所以暴风影音无罪。p2p本身也无罪,但是具体到快播这个项目上,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实,没有被庭审揭露出来,就是快播之所以高速发展,拥有这么庞大的用户,其背后的推广逻辑是什么,实际上,快播的确是依靠大量的色情网站和色情流量,可以说,在快播崛起的那些年,给中文色情网站分钱最多的国内公司(海外赌场的那种不好算),如果说快播不是第一,我还真想不出谁是第一。

当时的情况是,几乎所有中文色情网站的色情视频播放,都提示要先安装快播,这种色情捆绑的规模可以说是相当巨大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色情站长为什么要帮快播宣传呢?原因很简单,每个安装都有可以分到收入的。那么这些快播是否可以说自己只是提供了分销平台,而对流量来源不知情呢?

我在15年前自己做过联盟,10年前负责过百度联盟的产品,一个做流量采购的联盟平台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流量来源是哪里,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钱花到哪里去了。再者,连我一个和快播没有任何经济来往的人都知道快播的推广渠道大部分来自于色情视频网站,快播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如果说不知道,不清楚,那真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为什么公诉方说快播的服务器缓存里70%都是色情视频,是不是说中国人70%看视频都是色情内容?真没那么夸张,这里唯一正确的解读是,因为快播大量依赖色情网站做产品的安装推广,才导致其缓存内容色情视频为主,王欣说不知情?才怪。

快播的价值依赖于色情流量,甚至可以说,没有色情流量就没有快播,即便快播不出事,急于洗白的快播也不会太值钱,我在之前旧文提到过
谈谈创业这点事(7)

快播之前的成功根本不是技术的成功,有迅雷,电驴在前,快播根本没有新的技术突破,之所以能快速发展成为现象级产品,一直都是走擦边球路线,走色情推广路线,靠着巨头不敢碰的领域崛起。 今天,在蠢笨的公诉人面前,快播俨然成了所谓技术创业团队在恶法面前的杯具,这个对踏踏实实做技术做产品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是的,作为一个快播曾经的用户,一个经常上色情网站看片的具有恶俗趣味的人,我来抨击快播的确显得非常虚伪,非常不厚道;但我想说一下我的逻辑,即便我们不赞成有关的法律条款,但是在这条线前面,应该是人人平等的,你越过红线获得了竞争优势,就应该想到可能承担的严重后果,否则对那些踏实创业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当然,这种不公平一直都存在,但是你不能说别人都过了红线没事,你过了红线就不应该有事,确实很多公司在草创初期是有原罪的,有些成功洗白并成为巨头,你觉得自己倒霉,但是这不代表你是清白的。 另一条逻辑是,我非常讨厌撒谎。

王欣!绝对!比谁!都!清楚!快播!多么!依赖!色情!流量!!!!

我个人实际上并不希望王欣坐牢,毕竟希望国内的创业者不要承担太大的风险和心理压力,同时我也不认为快播是个坏产品,但我不认为他是悲情英雄,快播的成功的的确确一直是靠色情推广,和技术多大的关系。
技术创业者们,好好做自己的产品,王欣的路数你们学不来,他的杯具和你们也没关系。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里的逻辑,欢迎退订我的公众号。

网络上四成的视频都是成人视频,但凡是个播放器,社交软件,下载工具有不涉黄的可能性吗,而且互联网的一些最新技术都最先应用于成人视频播放下载,你要说涉黄的没技术是瞎话

动不动就说别人涉黄,自己不涉黄,自己很清纯。
侠之大者

最近很多相貌狰狞的人来我这里买了消防斧
我的店很小,赚的很少,他们经常来买,很可能是不法勾当,甚至是斧头帮,但是他们给我带来了很多生意
我应该拒绝他们的生意吗?卖了斧头给他们,会害死很多人,我是不是罪人?会不会被判十多年牢狱?
相比起来,快播又害死了多少人呢?

我觉得是个播放器当然都能放a片,主要看有没有利用,主动推送,比如分享,查看他人播放列表,等等,这就涉及到传播了,危害更大

是很多色情小网站利用这个可以加密的p2p播放器来盈利,就算是现在也有。
快播就是赚这个软件的授权使用费,快播授权给各种网站使用,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色情小站

快播这软件确实给传播铺了条路,只是公诉人智商不够用被辩护人下连环套,其实这案该怎么判都是注定的,小老百姓们就想看这帮赵国人吃瘪

除非公诉人找到色情网站有给钱快播的账目表 否则这种说法是无效的,
只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涉黄要定罪必须有证据啊,黄片卖给谁?卖了多少部?获利多少?这些证据可是量刑的关键
而公诉人一个都拿不出来,肯定拿不出来啊,卖片子的不是他,他只是卖软件,别人利用他的软件卖片子,至于是艺术片还是动画片他也管不了,卖了多少获利多少也不可能有证人出来指证。
你可以说他缺德,明知道人家做不正当行业还卖软件给人,但这应该判十年以上么?
问题是没有证据显示他知道,相反,网警还给发锦旗,表彰他听话。

要拿出证据是他们主动涉黄啊。
比如找程序员分析快播在程序里面对某些关键词有优先级,会主动提供特定类型影片,自己架假服务器提供毛片。
拿不出证据的话,传播的罪名就套不到他的头上,浏览器也传播黄色思想呢,手机摄影头更加是无法无天。

这作者还没搞清楚现实情况,大众心理并不是认为快播没有传播了黄片而说快播无罪,大众是因为认为不管谁传播了黄片都应该是福利怎么可能是有罪呢而说快播无罪

快播清不清楚自己产品和应不应该被告是两码事
说白了就是,证据呢?控方没有提出有效的证据
虽然主楼诛心诛的很哈皮,但是诛心不能当法律啊

获得利益又不一定非要收到现金流的,通过病毒式营销,暗示自己是a片利器,获得巨大的装机量, 占领市场份额,广告收入甚至ipo都是可能的

这文章的作者就没搞清楚重点,归根结底,谁都明白你国的法律有多么不切实际,色情无罪才是网络背后的潜台词,你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非要当个道德洁癖精绿卫道士来搅合你国鹅民的小乐趣,那自然会面对汹涌反弹的民意,不过是你匪意识形态和现实分裂的一种社会体现罢了
这祸水也就是从刁狗扫黄开始的,指不定也不过就是楚王好细腰的其中一个细腰罢了,当然也有小道消息说道德洁癖的其实是国母

一点干货都没有,个人感觉和经验能作为庭审证据嘛?

道德治国可不行,不是要依法治国么,证据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9日13:29 | #1

    如此这般,王欣就是小婊砸一个,直接嘎嘣吧

  2.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9日12:16 | #2

    “每个安装都有可以分到收入的”就等于同谋?什么逻辑?言重怀疑作者的水平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