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文件加了密你为什么不解密呢” 快播案公审部分亮点内容

内容摘自新浪直播间文字直播,由数字时代编辑按时间顺序整理:

王欣:快播播放器开发了五六年时间,是全能型播放器,只要是视频文件都能打开。播放器本身无法分辨播放的是不是淫秽视频,这个技术全世界都做不到。播放器有一个搜索入口,但用的是百度、360的搜索引擎,只是提供了一个便捷方式,也可以搜索字幕。

王欣:如果采用人工防范方式来逐一观看处理不良画面,公司就开不下去了。业内都不会做这样的工作。

王欣:据我所知,没有专门针对工具类软件的互联网管理条例。我们自己的防范系统都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

王欣:我们对用户的本地文件有关键字的监控,但我们做过了,业内一般不会这样做,但我们跟深圳当地网监做了沟通,还是做了,并且受到了他们的表扬。

王欣:世界上没有哪家公司对工具的使用者进行实名制认证。

王欣:涉案的4台缓存服务器中,被缓存下来的文件也许会也许不会被用户调取。缓存服务器不是快播必要的组成部分。

王欣:快播是互联网软件服务商,我们不提供内容服务。

王欣:缓存服务器中的文件是临时文件。对临时文件识别是非常难的过程。

王欣:在信息监管方面,我们在十八大期间实施了一系列监管方式,受到了深圳网监的表扬。

王欣:屏蔽系统除了关键字之外,还有网站的域名。淫秽网站被我们发现后,我们拒绝向其提供服务。

王欣:我们没有接到用户举报说我们缓存服务器有问题。

王欣:我们对网监部门的监管要求都落实到位。

公诉人:明知管不了淫秽视频,为什么公司不转型?王欣:我们公司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其次,做技术并不可耻,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为什么要去转型?

王欣:我自己也有小孩,我不希望他看到色情内容。所以我们设置了110系统。但如果我们的产品是在国外,那不会有这样的系统。

王欣:我们是凭借经验来判断是不是有不良内容,无法具体判断色情文件具体存在哪个地方。

王欣:快播事业部的收入主要分三部分,为广告收入、和搜索引擎的分成合作、部分会员收入。会员服务和迅雷的很相似。

王欣:资讯窗口内的资讯来自于其他网站。

问:淫秽视频发布者为什么选择快播的系统来发布?王欣:因为我们的播放效果非常好,很多年打不开的视频都可以打开。

吴铭:起诉书所指控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

吴铭:我职务是快播事业部经理。快播事业部靠软件本身来盈利,比如状态栏的广告分成。

吴铭:110系统运行的挺好,网监还给我们发了奖状。

吴铭:我认为那4台服务器根本就不是快播的服务器。里面的视频不知道是谁的,我看起诉书都觉得挺好笑的。

吴铭:北京市公安局从上述服务器中的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这个数据太可笑了,很可能是做的。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一天到晚没事做光看这个?

张克东:我对起诉书中的指控内容有意见,起诉书中的“明知”我有意见。快播是一个开放平台,谁都可以用。我们对热门内容进行缓存,不识别内容是不是非法。

张克东:110系统从2011年就开始做了。王欣提出来,我负责开发。后来110系统的运营由牛文举负责。110系统由多少人负责我就不知道了。

张克东:王欣要求我们不能和淫秽视频沾上边。110系统不间断运行。

张克东:110系统屏蔽的参数有两个,一个是网址,一个是视频文件的关键字。

张克东:屏蔽参数来自三个渠道,一个是公安网监给我们;第二是用户举报系统;第三是我们自己发现的也会录入进去。

张克东:我听说110系统和深圳网监有对接。单位有个专门的办公室,里面网监还挂了个锦旗。

张克东:世界上没有一种技术可以识别缓存服务器上的文件是不是淫秽视频。

张克东:国家没有明确要求软件使用时需要实名制认证。

辩护人:正常的视频文件有没有可能被误杀?就是宁可错杀三前不可错放一个?张克东:是的。

张克东:三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比例多达70%。我对这个证据有怀疑。首先这个服务器是不是我们的硬盘,其次有没有可能淫秽文件被增多,70%这个比例明显不合中国互联网的常理,所以这个证据我认为有问题。

审判长问:文件加了密,你为什么不解密呢?张克东听完愣了一下。

审判长问:110系统对文件的屏蔽采用敏感词方式,文件名称是可以自由改动的,那么敏感词改名后是不是就能传送成功?张克东:是的。

牛文举:王欣要求我们严格按照深圳网监的要求去做。

牛文举:我曾经参与过往110系统里录入过不良站点。在2012年的8月到10月间,按照网监和公司的要求,我组织五六个人录入过不良站点。

牛文举:110系统仍然在线,还在发挥作用。公司培训的信息安全员都在上岗。网监在公司设有警务室。

牛文举:我们有深圳网监对我们的嘉奖证书。

牛文举:警务室是深圳网监在我们公司设立的,是警察的办公地点。

审判长问王欣:做110系统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简要说就可以了。

王欣:110系统其实早就有了,但我们没有和深圳网监沟通,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有了。之后网监调查发现我们是有这个系统的,事后还给了我们奖励。110系统我们09年就开始开发了。

审判长:我觉得你们这个110系统功能也不是很复杂啊,技术难度很简单嘛。屏蔽的网址很好改吧?一天可以改100个?

王欣:用户量大的时候,涉及到一个效率问题,后台可能撑不到。

审判长问张克东:你是搞技术的是吧?从你了解来讲,画面拦截能不能达到?

张克东:没有这种技术手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9日16:26 | #1

    明知管不了官员贪腐,为什么政府不转型?

  2.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9日12:49 | #2

    工具本身是无罪的,运营服务者才有罪。服务器是谁的,谁有罪

  3. 匿名
    2016年1月9日22:12 | #3

    审判长问:从你了解来讲,贪污受贿事前拦截能不能达到?

    王书记:没有这种技术手段。

  4. 汤润芝
    2016年1月9日22:24 | #4

    @匿名
    我擦,你太机智了。

  5. 汤润芝
    2016年1月9日22:26 | #5

    匿名 :
    明知管不了官员贪腐,为什么政府不转型?

    机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