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一个姓王的姑娘睡了十多名男性被枪毙,今天,一个叫王欣的小哥⋯

文/B12 挠乱天下

这场庭审让我们发现,终于有了一种与主流控制力量相抗衡的话语体系了。

一、快播身后

一场鸡同鸭讲的庭审,真的让所有人都迎来了高潮。九点过后了,就是高潮之后的贤者时间,必得细说说这场庭审的最大意义,恰恰就在这个「鸡同鸭讲」。

今天,1月8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

被告公司快播、被告人快播公司CEO王欣,以及被告人快播公司中高层管理者吴铭、张克东和牛文举均不认罪。

庭审通过直播的方式,把王欣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最有种的男人。额,做出直播决策有关方面,可能已经懊恼到挠墙去了。

在牢狱里蹲了一年多,王欣依然像一个奋斗在互联网一线的创业者,用最纯正的互联网逻辑和话语体系做着抗争。他的律师更是用相声级别的煽动性和专业辩护人的说理能力,把律师这个职业推向偶像地位。

1

2

4

接下来的全民狂欢也顺理成章,尤其当辩护人说了一句:「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于是大家汹涌的情绪找到了一个落脚点。「欠快播一个会员」的煽情,显然比不上咒骂乐视来的荡气回肠。

直到一句「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薯片」把狂欢推向制高点。娱乐至死,你还能说什么呢?笑笑就好。

回过头在,「鸡同鸭讲」这个事实更值得关注。

5

公诉人说的那些「快播这么大的公司,把服务器上的视频拷贝出来有这么难么?」、「你们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已经很难监管,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既然快播无法判断用户点播的是不是淫秽视频,为什么不解码?」,已经彻底暴露了他们对技术的陌生,对互联网创业甚至商业常识的错误,甚至是对公民隐私权的无视。

这鸡同鸭讲,各自说的是什么样的语言?公诉人背后是管理、是控制、是政治的语言体系,王欣是在用互联网的话语体系,阐释一个本应该是常识的认识:技术无罪。

我们很高兴,在这样一个小小房间里,两种语言体系正面对抗了。

二、流氓罪

这场对抗围绕着一个喜闻乐见的主题:色情。

王欣被捕的理由是传播淫秽色情视频, 技术层面没必要争了, 要深究王欣本人是否对此知情甚至放任,倒也没必要。不过,快播恐怕的的确确在隐晦视频这件事情上火了里。有多少会员是在苍老师的呻吟中卖出去的?有多少广告是观众在白晃晃的胸脯之间错点了。

也许,在这个层面,作为创造了一个色情视频传播利器的技术天才,可能真的是个老流氓,然而,哪有如何呢?

伦理这东西从来是根据社会进步程度不断进化的。而与伦理最紧密相关的,就是性,回头望望对性的管控,足让你目瞪口呆。

曾经,邓丽君的歌被认为是色情的靡靡之音而被禁播。

在家看黄色录像带会遭到监禁。

1983年,一个姓王的姑娘因为跟十多名男性做爱而被判处死刑。

到今天,一个姓王的小哥,因为做了一款强大的视频工具,就要被罚没私人财产、限制人生自由。

回头看三十年前,那种对性的管控程度让我们感到不适,如果再往后几年,对性的道德判断还会停留在如今这个层面么?

我不明白,为何这本该是美好的与生命直接相关的事情,为什么被沾染了肮脏、丑陋、泥沼。《达芬奇密码》里介绍过女神崇拜,性被认为是距离上帝最近的一件事情,高潮可能带来顿悟。它应该被赞美,甚至应该成为神圣的宗教仪式。而性也应该因为它带来的愉悦而显得美好。

正是对性的压抑和管控,让快播乘上加速器,一飞冲天。如今也获得了如此大声的同情。不管怎么说,是他让老子掌握了床上运动的真谛,让一个个孤独的漫漫长夜,能够在丰乳肥臀间畅快流淌。

我们在等伦理进化,等那些掌控者发现,性本该是美好的。

三、请允许我做个流氓

伦理是随着时代进步而进化的,那么,谁能来推动这一进化呢。谁来抗争那些基于陈旧伦理道德的管控制度呢?

那就是能把鸭子辩得不下蛋了的,鸡。就是这场庭审背后,能站出来与管控力量向抗衡的,技术、创业,以及互联网。

互联网创业有自己的话语体系,这是一个完全流动的新世界,里面正在自由地生长出新的价值和道义。如今,它的力量能够蔓延到现实世界了,能与这个一直在管控我们的力量相抗衡的。

比如Uber、滴滴快的,他们至今仍然盘旋在法制边缘,但这就是生产力发展的方向。互联网创业者就在用一种更亲近人性的生产方式,改变时间。那些基于政治的、法律的控制力量,对不起,没你们啥事儿。

曾经,鸡找不到门路去同鸭讲,这次,终于可以钻到鸭棚里,好好说道说道了。

当然,王欣可能还是个流氓,尤其联想到那个在我的Mac里无法卸载的快播。

但我再说他流氓,绝不是因为快播对色情传播的确附有责任,而只是它仍然在用自己的逻辑,侵犯到用户的舒适领域。至于因为跟呻吟和肥臀沾边的那些指控,以及这些指控称说的这个「流氓」,正在变成一顶高帽,一块画着叉叉的木牌子,一个被撅着双手做成喷气式飞机样子囚犯,在越来越阳光的性文化之中,化为一口老痰,啐出去。

如果流氓还是这些层面的性有关,那么,那些试图控制我们的传统力量,你歇歇吧,我不想伟大,我就想做个流氓,做一个不侵害别人,自个儿寻找快乐的,优雅的流氓,如果能给别人带来点快感,就更好了。

拜托你不要拦着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9日13:27 | #1

    1983年那年,西安有一个叫马燕秦的中年妇女,性格活泼开朗,喜跳舞。“严打”之前,公安派出所曾经找过马燕秦,询问她的跳舞情况。马燕秦一口气讲述了数百个一起跳过舞的男女,有些男人还和她有过更亲密的关系。派出所的本意是吓一吓她,使她不要太招谣。他们没有想到马燕秦根本不顾脸面,既无法用损害名誉使她有所顾忌,又没有法律能够制约她,只好赔着笑脸将她送走。八三年“严打”开始后,警察们喜获尚方宝剑,不仅将马燕秦收监,而且陆续抓审了三百多人,成为轰动三秦的特大案件,《山西日报》以整版整版的显要位置多次报导案情。这件案子由于太大,审理一时难以完结,躲过了“严打”最高峰,直到八四年才结案。有些知道内情的人说,如果高峰时判决,至少枪毙十几个人。就是躲过了高峰,还是枪毙了以马燕秦为首的三个人,另有三名死缓和两名无期徒刑。小愤青太无知了,总去美化毛时,谁说毛那会儿搞破鞋不会死人?
     
    1983那一年,我一个邻居的女儿17岁,初中毕业辍学在家,由于母亲去世,父亲上班,家中无人照顾,经常和两个小男生往来,也许多是发生了性关系,由于他们家与居委会很近,肯定瞒不过局委会老妇女的眼睛。83年那场“严打”一来,立刻被逮捕,(街道居委会和派出所的“片员”之前从未对其批评教育过),被冠以“流氓团伙”的罪名,判刑15年。公安破了大案,立了大功。报道中的“破获犯罪团伙多少个”这就是其中之一。游街的时候,女孩子茫然的看着远方,她肯定不知道:“公安”能超额完成“严打”指标,有她一分功劳。

    1983年严打当中,一个王姓女子因与10多名男子发生性关系而以流氓罪被判处死刑。
    面对死刑判决,这王姓女子说了这么一段话:性自由是我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我的这种行为现在也许是超前的,但20年以后人们就不会这样看了。
    不幸而被言中,在20年后的今天,尽管性自由仍未成为主流的社会道德,但人们对于性行为已经宽容多了。
    不知道如今的木子美小姐如果看到了这个案子会怎么想?

    我们单位在上法制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83年的案例,一个女孩夏天夜晚在自家院子里洗澡,这时同村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从门前路过,因院墙较低随便伸头看了一眼,被女孩发现,该女大叫“流氓”,男孩被抓,随即被定为流氓罪给枪毙了。
    青春年少,懵懵懂懂性好奇,荷尔蒙发达,就这么不幸被严打给毙了,冤死鬼啊!

  2. 路过
    2016年1月9日06:44 | #2

    万众创新,首先你得姓赵

  3. 匿名
    2016年1月10日12:27 | #3

    赵老爷当然明白性的美好了,但这种东西肯定要先紧着老爷们享用,尔等屁民也有日逼的权利吗?撸管都不行

  4. 匿名
    2016年1月10日13:33 | #4

    这次公开审判结结实实的打了后清公检法一记响亮的耳光 ,一个成年人有权利看毛片 ,有权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你倒是揪着一个播放器不放是怎么个意思 ? 都是傻逼么 ?

  5. 匿名
    2016年1月10日23:25 | #5

    “严打”,杀鸡给猴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