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破的桥:为什么快播庭审会变成段子

虽然文章很简短,但还是事先声明一下:

1.我没用过快播。对它的具体技术也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应该是p2p一个变种。所以本文不专业。

2.大家说‌‌“辩护人吊打公诉人‌‌”‌‌“快播舆论全面压倒‌‌”云云,其实对这种很可能事先已经判好的案子没什么用处。而且最重要的是,别人掌握着是否允许直播的权力,只要关门审判发通稿,不管庭上是怎么样,你永远只会知道是被告不停地被打脸。

3.有人出主意‌‌“检方不喜欢对抗,争辩看着很热闹也很解气,但为了被告好,还是应该争取认错减刑‌‌”。我回复一下:这事真不能认,就这个量,假如认了,其它人先不说,老板王欣妥妥的是个10年以上到无期徒刑好嘛,而且无期的可能性极大。

为什么会变成段子手大赛:

1.法律和执法者本身从思维到技术全面落伍。

快播与Grokster非常相似。在法律意义上,它取消了一切主动发布或主动提供色情视频的条件。所有色情视频由用户上传和相互分享。这实质是一种‌‌“引诱分享‌‌”。我本身并不分享也不主动提供渠道,所以我在法律上没有责任。有责任的是用户。尽管我这款软件的所有技术都是在暗示用户分享。检方需要证明:(1).它意图就是在‌‌“引诱‌‌”用户,并且(2).没有做出过有效的制止行为。本案中检方也正是这么做的,但没有能打到点上,所以显得非常的失败。

这里的几个场景:

(1).在百度上用‌‌“淫秽关键词+快播‌‌”搜索,有多少多少条。试图证明‌‌“引诱分享视频‌‌”。但这个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很快辩护方指出用‌‌“淫秽关键词+QQ‌‌”搜索会更多。

(2).最重要的证据是服务器缓存上70%是淫秽视频。程序上那些问题就不扯了(因为有很多技术手段能改动缓存),光从这个证据本身来看,如果对用户所看视频的缓存中发现淫秽品,就能证明缓存服务器提供商‌‌“传播淫秽品‌‌”,那整个CDN上到处都是各种缓存。基本上我国互联网从业人员可以抓走约10%。

(3).在快播声称没有任何技术手段能有效识别淫秽视频后,法官询问服务商为何不雇员工检查用户私人观看视频的缓存。‌‌“雇不起‌‌”当然是真实的。但更重要的是,法律人本身没有任何隐私观念,而隐私是互联网的基石之一。现在的问题在于,包括所有云服务(如百度网盘),所有通讯服务(如QQ,微信)在内,都声称保护用户隐私,但从法庭公诉人和法官的观念看,保护用户隐私本身已经违法了,因为你在一个用户可以自分享信息的地方,你没有雇人去检查黄色视频,这和用户隐私是矛盾的。这是法律本身思维上远远落后互联网的一个重要体现。

2.‌‌“政治正确‌‌”与事实完全不符。

什么是中国的‌‌“政治正确‌‌”?扫黄就是。‌‌“政治正确‌‌”是,全国上下都说大家痛恨黄色淫秽物品,政府大力打击。但事实上这当然是瞎扯,大家欢迎得很,政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法庭公开辩论中又必须承认前者,这就造成了很诡异的辩论。

这里有两个场景

(1).快播声称,快播也是黄色视频受害者。因为如果有人知道快播上有淫秽视频,它肯定不会用了,快播的用户减少。王欣还反问法官,你如果知道快播传播淫秽视频,你会用吗?

这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法官无法反驳。因为这是‌‌“政治正确‌‌”,你如果承认全国人民都痛恨黄色视频,那么王欣的逻辑就是正确的。事实是群众喜闻乐见,传播淫秽视频显然会大大增加用户量,王欣完全是在诡辩,但是指出这一点你又失去了打击黄色视频的合法性。

(2).检方认为快播没有尽到打击黄色视频的责任。快播声称,网监直接进驻公司。快播封禁了4000多个黄色网站,而全国一次几个月的大力扫黄打非才封禁400多个,快播做到了举国之力的十倍。怎么能说‌‌“快播没有有效的制止‌‌”呢?显然是太有效了(而且快播还没说国家封禁的那400多个部分还不是黄色网站)。虽然大家都明知所谓扫黄打非就是装样子,但现在又面临一个悖论,检方不能说国家没有努力扫黄,但如果承认国家在努力扫黄,那么快播显然是太努力了。

3.群众对所谓‌‌“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罪‌‌”意见已经非常大了。

生活中几乎已经没有人把这个当罪,但这个罪在法条上又判得极重,按法条严格执行的话,普通人里一大片早就犯罪了。所以这事只要出个大案,无论是出租屋里抓看毛片的,还是抓分享种子的,都是挑逗大家神经,有非常强的共情效应。

哪怕没用,我也要编段子奚落你、挑逗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11日00:00 | #1

    企鹅能成为帝国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其拥有把竞争对手投入监狱的手段和能力,你以为警方卖力办此案是为了公义吗。他们只不过是强权企业的家丁和打手而已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