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卿卿:证监系统人才荒 “去年前5月走了6名司局级干部“(公务员系统新常态,恐怕不只是证监一家的问题)

“如果监管部门人才危机不解决,中国股市的危机,可能还会一波一波地到来。”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证监会前副主席李剑阁9日表示,监管部门人才危机是一个非常严峻的危机。作为曾经的监管者、经营者,李剑阁的观点引发市场热议。

2016年第一周,A股跌宕起伏,再现千股跌停。实施仅4日的熔断机制,被监管层连夜叫停。从清理场外配资去杠杆到推出熔断、暂停熔断,监管层的专业能力受到质疑。作为资本市场的监管主体,证监会被推上炙热的“火山口”。

且不论监管层专业能力如何,回顾过去的2015年,人才的流失、人员的损耗,监管层内部确实经历了不容忽视的重大变动,亟须“补给”。

一位证监系统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证监系统曾于2011年、2013年进行过公开招聘,引进了大批专业人才;2012年曾通过公务员内部转岗的方式,补充了部分人才;2015年年初又进行过公开招聘。

“离职潮”中的“外流”

在一些成熟市场中,监管部门与被监管企业之间的人才双向流动较为常见。但在中国,人才从体制内流出较为容易,引入相对困难。

在李剑阁看来,监管部门正面临人才危机,根源主要分“外流”与“内耗”两方面。他表示,证监会前期曾出现大规模离职潮。金融机构这边,聚集了许多流失的官员、海外华尔街回流的精英、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的本土专家。相反,监管部门的人才危机则非常严峻。

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证监会出现了一次相对集中的“离职潮”。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仅2015年前5个月,证监会就有6名司局级干部离职,这样的级别和规模比较罕见。

2015年1月,证监会宣布免去江向阳办公厅副主任、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兼新闻办公室(网络信息办公室)主任职务,随后江向阳赴博时基金担任总经理一职。

2015年3月,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原副主任王欧离职,去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专项投资部。同时,证监会党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原办公室主任韩燕也从原岗位离开。

到了2015年5月,又有三名局级干部同时离开,他们分别是证监会稽查局原局长欧阳健生、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原副主任徐浩、证监会私募基金监管部原副主任杨文辉。

事实上,“离职潮”在2014年就已经出现。2014年11月赴大成基金担任总经理的罗登攀,此前曾在证监会担任规划委专家顾问委员、机构部创新处负责人;同赴大成基金的还有周健男,离职前在证监会上市部任职。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罗登攀虽然是公募基金界新人,却拥有明星般的个人履历。资料显示,罗登攀被称为“耶鲁海归”,曾经师从201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教授。

有媒体统计发现,2014年全年,证监会约有3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其中大多数投身市场机构;2015年3月,尚有20多人在办理离职手续。

上述人员从业背景深厚,大规模离职也引发证监会内部的政策调整。可以看到,2015年下半年证监会人员离职相对较少。上述证监系统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是因为下半年证监会出台了一项政策,规定处级以上干部离职之后,3年内不得在监管对象内部任职。

虽然无法证实该政策的出台是否为了限制人员离职,但客观上确实遏制了“离职潮”。

据本报记者了解,2015年上半年离职现象不只出现在证监会,地方证监局、交易所、结算公司等也出现了明显的离职现象。

“证监系统内人员流向券商、基金等机构及上市公司,这种现象一直有,因为机构的薪酬比体制内一直都要高得多。”上述内部人士说。

腐败案频发的“内耗”

除了人才外流,另一方面是内部损耗。

“去年是中国监管机构被捕人数最多的一年,也是被捕级别最高的一年。”李剑阁说,这个情况应该引起高度的重视。

2015年股市危机以来,证监会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加上几名重量级人物落马,市场众说纷纭。

6月,被证监会开除并移送司法机关的发行监管部原处长李志玲,因其丈夫违规买卖股票被调查。

8月初,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他曾多年负责创业板发行审批,被查是因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等问题。

8月末,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刘书帆,亦曾在证监会发行部任处长一职,其被查原因,系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某上市公司定向增发事项顺利通过发审会,帮助该公司股票价格维持稳定并上涨。同时,利用自己获得的内幕消息非法获利。

随后被查的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原副主席姚刚,以及近日被带走的稽查总队副队长习龙生,过去多年里都在中国证券发行体系中拥有强有力的话语权。直接操刀改革的姚刚,还被业内称为“保荐之父”,张育军去年还被称为“救市总指挥”。

“15年前我在证监会当副主席,这次抓的人很多都是我的老部下,我感觉到非常的痛心,很可惜。不能说他们十几年以前就是坏人,我认为十几年以前他们很优秀,非常优秀,也很勤奋。”面对当前腐败频发的证监会,李剑阁颇有感慨,“至少当时我认为他是好人,为什么现在就变成了一个正在接受司法调查的人?”

在他看来,当前的监管体制、审批体制导致监管机构内部存在巨大的寻租机会,这对内部会形成损耗。重审批、轻监管的机制,对人员会形成腐蚀。

当前的A股市场内部仍然脆弱,但是注册制改革不得不继续推进。从核准制到注册制,不是简单的行政放权,而是资源配置机制的变革,是资本市场平衡权责结构的变革。如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所说,不能因为危机就停止改革,要继续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这一点不容置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幽默了
    2016年1月11日13:25 | #1

    说得好像离开了领导地球都不转了似的。

  2.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8:43 | #2

    这些人是赚饱了怕被清算,见好就收了. 还tmd人才短缺.

  3. 帝国晚歌
    2016年1月11日19:27 | #3

    李剑阁 :
    “15年前我在证监会当副主席,这次抓的人很多都是我的老部下,我感觉到非常的痛心,很可惜。

    嗯,执手相看泪眼,不如你老也进去相陪,共济一堂。

  4. 匿名
    2016年1月11日23:57 | #4

    这些人懂得跑的话,现在那些喉舌喇叭叫的就是“敌对势力深入内部”了。

  5.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11日17:21 | #5

    一帮靠关系内暮消息挣钱的团伙而已,有什么人才可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