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盖过汉学和红学的赵学

自从赵家人流行于网络,人们发现原来想不明白,或想明白了又不便表达的许多事,顿时清楚易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都是以人民的名义,什么“人民政府、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人民警察、人民法院、人民解放军、人民日报、人民代表”,以及“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金正日、穆巴拉克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等。现在你只要把“人民”替换为“赵家”,一切豁然开朗。

当然,人民医院不用改,赵家人不去那看病。人民公墓更不用改,赵家人去的是八宝山革命公墓。

在此背景下,赵学诞生了。它起源于鲁迅阿Q正传、狂人日记里的赵家人、赵家狗等典故,通过2015年底宝能收购万科事件后的安邦保险的背景(邓陈朱家族),进入公众视野。经众网民的接力创作,老词出新意,特指权贵阶层及其拥有的政商特权,于此相对的就是中国的普通民众,及所要的公平的社会环境。

赵学研究的是当代赵家和非赵家之间的关系,所涉及到的民意、民生、民权等问题。最核心的是研究民众政治地位和经济权利。作为公民,如何享有宪法第二章所确立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人身、宗教等8大自由,以及选举、监督、批评、知情等权利;作为纳税人,如何享有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福利,共享中国社会进步和经济增长的红利。

赵学(Zhaology)不同于汉学(Sinology)和中国研究学(China Studies)。汉学是早期欧洲传教士创立,一般指1840年鸦片战争前的中国研究,以文化、历史、服饰等社会万象为主。汉学以传统文化研究为主,不直接研究政治和近现代中国社会,这一部分内容1960年代以后,由以费正清(Fairbank)为代表的一大批学者创立的中国研究所包括,主要研究近现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对外关系等,去年在华尔街日报发表“即将到来的中共溃败”(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的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是其中活跃的学者。

但中国研究带有强烈的西方利益观和价值判断,对中国(中共)的政治、外交关注太多,多从权力、政策和领导入手,而对急剧变化的中国社会阶层、亿万网民的诉求显得茫然。

赵学不是海外出版的类似中共太子党、沈冰回忆录的政治八卦,也不是佶屈聱牙、望而生畏的学术典籍,它是网络时代基于信息传播、新闻发布、财报披露的兴趣研究。作为一门学问,需要学术品味,但也要适合大众口味,便于阅读、传播。赵学不排斥段子,但更希望有理有据的分析评论。目前关于赵学的研究广布于互联网、微信群、朋友圈,其中东网评论作者莫之许、乔木等人的文章,是赵学肇始之参考。

赵学研究的交流通过网络世界的虚拟讨论,无组织、无职称、无经费,所有对赵学感兴趣的网民兼可通过网络搜索,自由参与讨论,免费分享研究成果。

提前赵学,会想起红学。红楼梦里有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焦大说:“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柳湘莲说:“宁国府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红楼梦写尽了清朝权贵家族的荒淫乱象,看看现在赵家的骄奢淫逸、权力继承、主子崇拜、土地独占、土豪流行、对民众权利和福利的漠视,别说和清朝比,就是和两千多年前赵国所处的诸子百家时代相比,除了物质丰富,也没看到思想文明有多少进步。那时还知道“子产不毁乡校”、“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

中国不是赵国,赵家人代表不了全体中国人。中华价值观是仁义礼智信,不是赵家的坑蒙拐骗偷,捞一把跑路。赵学在当今世界,信奉的是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普世价值,这些概念又完全一致地出现在中国满大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

赵学的最终目的,是让不管赵家还是非赵家,都以作中国人为荣,而不是想办法逃离这个国家,满朝文武藏绿卡,全体国民爱美元。与其改变国籍,不如改变国家,让它像新闻联播里的前二十分钟一样领导英明、百姓幸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