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中国的外汇储备还够吗?

中国如今的外汇储备就像是在烈日下加速融化的冰山。

虽然其规模仍然是世界第一,但研究人员和投资者却开始怀疑:对于中国而言,储备足够吗?

表面上看,答案是明显的,中国3.3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当于中国超过20个月的进口额,远超6个月的常用基准。3.33万亿美元也足以偿付中国尚未清还的短期外债。日本的外汇储备规模在全球排第二,但中国的储备规模却是日本的近三倍。

但令人担忧的是外储规模的变化。去年12月,中国外汇储备出现了史上首次单月过千亿美元的下跌。

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的张明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否足够多,取决于中国央行想要干什么。”

张明写道,如果央行通过加快改革尽快消除市场的持续贬值预期,那么外汇储备“无疑是足够多的”。

但他指出,但如果央行依然采取出售美元和购入人民币的方式,通过“逆市干预”来维持短期汇率的稳定,并继续加快资本账户开放,“那么随着汇率贬值预期与短期资本流动的相互增强,当前的外汇的储备可能未必足够”。

张明在文中指出,还可用M2来衡量储备是否充足。固定汇率制度国家所需外汇储备可高达其M2的20%。对于中国来说,那就相当于4.26万亿美元。

2014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达到3.99万亿美元的峰值,那以后至今已经减少了超过6000亿美元。

德国商业银行在新加坡的分析师周浩说:“确实有储备跌得太快了的担忧。”

“中国现在仍有巨大的贸易顺差,但储备却在缩水——资本外流肯定是严重问题。”

“理论上来说,中国完全不应该担心。但现实是,储备如此迅速地缩水,让人们不禁有所担忧。”

周浩说,过去可用于捍卫人民币的无尽弹药库存,现在似乎也不是无穷无尽,所以央行在某些汇价点位也不再纠缠。

1月7日,央行将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定在6.5646,是2011年5月以来最低,比前一天低0.5%。这是8月汇改以来人民币中间价最大的单日跌幅。8月时,中国突然让人民币贬值近2%。1月8日,央行将中间价较前一日上调0.02%到6.5636,结束连续8个交易日的跌势。

央行在其官方上发表声明称,决心保持汇率稳定并对投机势力提出警告。

声明称:“一些投机势力试图炒作人民币并从中牟利,其交易行为与实体经济需求无关,不代表真正的市场供求,只会导致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向市场发出错误的价格信号。面对这些投机势力,人民银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香港渣打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丁爽说,一个国家需要多少外汇储备并无严谨的计算方法,“市场势头或气氛更加重要”。丁爽曾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

“举个例子,2.5万亿美元也可能是足够的,但如果储备太快跌到这个水平,市场也会恐慌。”

“有些人也开始怀疑,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到底有多少是可以用的。”

香港Oxford Economics亚洲经济主管Louis Kuijs指,至少目前来看,中国的外汇储备仍然是足够的,中国政府也愿意运用这些储备,这使得与中国央行对赌充满未知。

Kuijs说:“如果你在市场中,你想问:我可以对抗央行吗?他们的仓位有多稳固?看看中国的外国资产和负债组合,至少现在我还不会想要和中国央行对赌。”

除了央行有大量资源可以动用,中国还可以随时实施严格的资本管制。已有数家外资银行据报被禁止进行跨境人民币交易。

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人民币面对巨大的贬值压力,时任总理朱镕基誓言维持汇率稳定。靠着严格的资本管制,外汇储备只有不到1500亿美元的中国,成功避免了重蹈亚洲邻国严重货币贬值的覆辙。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说,中国正在放开资本账户和实施更自由的汇率制度,外汇储备对于维持金融稳定至关重要。

黄益平说:“全球危机的时候,印度、印尼和韩国都差一点金融危机,储备足够,还是不行,原因之一是资本市场开放,短期资本流入。最关键是让金融体系比较稳健一些……现在中国还是在过渡阶段保持相当规模的外汇储备,让外人保持信心。”

中国外汇储备的下跌远未及让北京火烧眉毛,但资本外流将让中国面对新挑战。

政府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研究员张茉楠说:“这不是一个短期变化,这是新的趋势和现实——新兴市场,包括中国的外汇储备都会下跌。这将带来更深入的问题,比如通过央行体系创造国内流动性的新方法。”

过去15年,得益于外贸顺差和资本流入,中国外汇储备不断膨胀,从2001年到2014年6月3.99万亿美元的峰值,涨了近20倍。

为了阻止人民币过快升值,或者,像美国所说的那样,人为地保持人民币低价,中国央行多年来一直买入美元,在国内增加国币供应。

2014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肯尼亚时,他形容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很大的负担”。大量的外汇储备迫使中国扩大基本货币供应,以增加国内的通胀压力。

负责人民币日常管理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多年来也遭到猛烈批评,指其过多投资于低收益资产,比如美国国债。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于2007年末创立,从外管局拿出2000亿美元,多元化地投资更高收益的资产和“战略资源”。

中央财经大学外汇储备研究中心主任李杰说:“中国经济有力、储备上升的时候,重点是保持上限和让储备多元化。但如果人民币贬值压力很大,如果中国希望保住人民币不大幅贬值,那就意味着,中国要消耗大量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就会变得宝贵。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1:14 | #1

    严查非法资本外流,很快就要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