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就要爱党,爱党就要学党史

9562_2120781_c0e4a

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的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在他的《延安日记》里对此有详细的描述。《延安日记》里曾写道:“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例如,在茶陵, 远在后方的一二零师部,拨出一间房子来加工原料,制成鸦片后就从这里运往市场…” ,“政治局已经任命任弼时为鸦片问题专员…”

当彼得问及毛泽东:“特区的农民往往由于非法买卖鸦片受到惩办,而现在甚至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机关也在公开地生产鸦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老毛没有吭声,一旁的邓发代毛回答说:“从前特区只是把盐和碱运往国统区。我们一挂挂大车满载著盐出去,带回来的钱袋却是瘪的,而且还只有一个钱袋。现在我们送出去一袋鸦片,就能够带回满满的一车钱。我们就用这些钱向国民党买武器,回头再用这些武器来收拾他们!…”

  下面的几段均摘自《延安日记》:

“中共政治局甚至批准,要加强发展公营的鸦片生产和贸易…要在一年内为中央政府所辖的各省的市场(叫作对外市场)至少提供一百二十万两的鸦片…”

“鸦片的事情,就是说罂粟的种植与加工,大部分将由部队来做管。贺龙的一二零师所在地是最主要的提供鸦片的地区(这个师已长期做这项生意)… ”

“毛泽东同志认为,种植、加工和出售鸦片不是件太好的事情。可是,毛泽东同志说,在目前形势下,鸦片是要起打先锋的、革命的作用,忽视这点就错了,政治局一致支持中共中央主席的看法。”

此外,彼得还写道:“解放区出现了一片怪现象。中共的部队同样也出现了这种怪现象。他们全都在尽可能地与沦陷区的日军做生意… 实际上晋西北各县都充斥著五花八门的日货,这些日货都是由沦陷区日军仓库所直接供应的…”

从彼得的日记来看,鸦片的种植地区除了陕北外,晋西北也是个很重要的产区,主要还是因为这些根据地比较偏僻,日本人也来打扰得少,便于进行秘密、成规模的生产。其它一些根据地由于情况比较复杂,相对少一些(也不能说没有,比如后面附件里的就是冀鲁豫边区的,国民党挡案中也曾提起浙西根据地也有此行径)。

弗拉基米洛夫作为斯大林在延安的观察员,是全程参加中共七大的唯一一名外国人(日共领袖冈野静列席了部分会议),可信度自然没问题。

西北特货主要卖到西北国统区,平凉、固原、宝鸡方向,也有部分卖往西安。后来随着解放战争的发展一路卖到黄龙、兰州等地。在江南,新四军则将特货卖给日伪部队。

鉴于鸦片的销售对象主要是国统区,不能不引起国府各有关官员的注意。下面是从国民政府挡案中摘录的一部分有关记载目录概要:

1940年10月29日,朱家骅、徐恩曾报告:山西共党合作社公然售卖鸦片等情

1941年7月16日,第42军军长杨德亮报告:中共迫商人贩卖烟土。

1942年7月12日,财政部公债司抄送中共于陇东摊派公债、贩运毒品等情报函

1942年7月21日,傅作义(第8战区副司令长官)报告:中共以种鸦片筹饷为由,拒绝国军派队巡查。

1942年7月28日,中央文化驿站榆林分站主任王廷龄报告:共党在晋西北广种鸦片情形。

1942年9月18日,朱绍良(第8战区司令长官)报告,中共在陕甘擅征盐税及禁止法币流通与倾销鸦片。

1942年10月2日,42军军长杨德亮报告:中共关中分区以鸦片抵发薪饷,每人二两。

1942年10月4日,朱绍良报告:中共于陇东推销鸦片,以庆阳之驿马关及合水之西华池为中心,分设土膏店。

1942年12月4日,傅作义报告:中共与日军进行交易的情形。

1943年12月18日,朱绍良报告:中共当前运销鸦片及强迫人民种植情形。

1944年3月25日,傅作义报告:中共令积极推销烟土。

1944年4月4日,朱绍良报告:中共于合水西华池设烟土公司,大量倾销鸦片。

1944年4月4日,朱绍良报告:中共在绥德广种鸦片,并公开出售。

1944年10月18日,河南省主席兼警备总司令刘茂恩报告:中共在豫鄂皖边区强迫人民种植鸦片。

1945年5月30日,顾祝同(第3战区司令长官)报告:中共于浙西擅设出口税局并大量种植鸦片。

讽刺的是1935年后,尤其是38,39年后随着国民政府禁烟,西北特货价格大涨。1942年边区特货价格从年初的一两换半石粮食涨到年底的换一石,这个价格基本稳定到47年。随着国民政府统治崩溃不再查特货,其价格又有所下降。

某匪种鸦片一开始根本种不出东西来,于是归罪于“……种子不好也有关系,老百姓存的多是一九三五年以前的种子。”
这怪谁呢?本来陕西鸦片产业兴旺发达,烟民人数达全省人口近50%,结果某匪到了延安之后打压当地鸦片产业,让人民没法种鸦片挣钱,大大降低了陕西省人民的经济收入。结果1940年被国民党经济封锁自己活不下去了要种时却基本都是几年前的种子,可谓自作自受,于是
“如炮兵团种植600亩仅80亩发芽,收烟几十两。警卫营收烟较多也只有800两。359旅718团种植1000亩仅收获300两特产。种特产竟然种亏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0:14 | #1

    省省吧,跟流氓没有道理可讲。讲到最后还是看谁的拳头大。

  2.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0:35 | #2

    塔利班啊 …

  3.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1:53 | #3

    相比而言,ISIS的钱还干净一点呢

  4. 争公平不憎富贵
    2016年1月11日05:44 | #4

    不就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的流氓团伙么?!……

  5.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4:07 | #5

    爱民主也要知道民主的历史,可惜这里喊民主的也只会喊两句而已

  6.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4:34 | #6

    匿名 :
    爱民主也要知道民主的历史,可惜这里喊民主的也只会喊两句而已

    人民又被代表了。说来说去,话语体系还是中共那一套。

  7.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4:50 | #7

    南泥湾♪,好地方♪,鸦片厂来鸦片岗♪~♪

  8.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7:37 | #8

    无恶不作

  9. 匿名
    2016年1月11日17:38 | #9

    花篮的花儿香

  10. 匿名
    2016年1月12日10:08 | #10

    这么著名的打油诗都没人知道么?井冈山上抢过粮,抗战摩擦大后方。南泥湾里种大烟,长春城外站过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