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李波失踪让香港出版商人人自危

地处闹市中心的铜锣湾书店大门紧闭,忧心的市民纷纷留言,期盼失踪的店主“安全回家”、“重新开业”,并誓言“言论自由永远不会死”。

还有人在书店外张贴横幅,警告此地有“公安出没”。香港有几家书店专门销售在中国内地遭禁的书籍,铜锣湾书店就是其中之一。

铜锣湾书店两名老板、三名员工的神秘失踪以及他们被内地公安带走的传言,震惊了这个半自治的特区。中国内地公安正在严打销路甚好的各种禁书——内容从中共当下的腐败到前领导人的性取向等无所不包。

民主活动人士担忧,1997年中国在“一国两制”安排下收回香港主权时许下的香港自治与自由50年不会变的承诺,正在受到最新、也是最严重的威胁。

出版商们担心,多名书商的失踪或将削弱香港在内地游客心目中类似格拉布街(Grub Street,18世纪英国中产阶级获取消息、评论时事的主要渠道——译者注)的地位。每年有数百万内地居民到香港旅游,他们可以在此获得有关一个高度保密的政权如何运作的、稀有但有时未必准确的信息。

“如果内地警察真的可以到香港抓人,那就太恐怖了,”出版商金钟认识失踪者中的几位,他说,“我肯定会更加小心。我也害怕被抓住,我不想成为那样的英雄。”

但该事件产生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香港。

这五名失踪的书商中有两人是欧盟公民:一位英国籍,一位瑞典籍。欧盟表示,至今还不知晓他们的行踪和身体状况,“极为令人担忧”。

近日恰巧到访北京的英国外交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警告称:“将某个人秘密带离香港、让其在另一个司法管辖区受到指控是不可接受的。”

这些书商的失踪也让人们更加担忧,中国对批评人士的打压不仅在内地变本加厉,而且还在扩展至北京拥有司法管辖权以外的地方。

“这就像是对香港言论自由权的赤裸裸的攻击,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我们从未见过类似事件,”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说,“在两名中国民主活动人士被从泰国遣返之后又发生了这件事,看来中国对异见人士的打压正悄悄走向国际。”

铜锣湾书店老板、持有英国护照的李波(Lee Bo)已在香港失踪十余日,而他的同事们已经失踪3个月,外界迄今仍不清楚他们遭遇了什么。

李波的妻子向香港警方报案称其失踪,但随后在一封据称是李波的亲笔信——他在信中说自愿到内地“协助调查”——公开后,她又去销案。

人权活动家称,中国内地警方经常向那些因政治原因被拘留的人士及其家人施压,让他们宣称正在配合警方工作,以减少公众的关注。

北京方面并未就这些书商的情况做出官方评论,但中国外长王毅在回应哈蒙德的担忧时坚称李波“首先是中国公民”。

中共机关报旗下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的文章加大了这些书商被绑架传言的可信性,该报发文抨击李波及其同事的作为给内地造成“恶劣影响”。

《环球时报》在一篇社论中称,内地对该书店进行调查不仅“理”站得住脚,也是符合中国法律的。

即便是受北京方面支持的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CY Leung)也不同意这一说法,他坚称内地当局没有合法权利在香港执法。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中国媒体的专家、作家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无论这些书商遭遇了什么,他们命运的不确定性都“让每个人感到惊恐”。

他敦促香港媒体同行对待他们拥有的自由要秉持一种“用进废退”的态度,以对抗日益增强的“自我审查氛围”。

但另一位香港出版商鲍朴预言,香港的一个独特功用——即作为人们获取关于中国的有价值信息的门户——将会减弱。

他说:“我觉得未来将更加艰难,能出版的书将更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