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香港失踪书商,英媒记者遭遇中国沉默的高墙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报道)据英国《电讯报》1月11日报道,被软禁三个月后,惊恐、胆怯的刘湘茹(音)成为北京在全球追找其对手的一名受害人,从武警把她丈夫抓走那一刻起,她的生活完全变了样。

在中国南方城市东莞的一间屋里传来焦虑、绝望的哭声。邻居们说刘女士住在里面。

当地居民告诉《电讯报》说,10月份,20多名带枪的便衣警察把张志平从这座两层楼的房子中带走了。

刘女士和张先生结婚还不到两年,由于张任香港洪流出版社的零售经理,他俩长期分离。

张先生是香港居民,据信他被拘押的部分原因是北京瞄准了该公司买下了批评中国领导人的禁书。

去年10月,趁他们在大陆时,中国警方还突袭了张先生在洪流出版社的两名同事。总经理吕波和公司创办人林荣基两人在深圳被捕。

大约在同一时间,拥有该公司控股权的桂民海也消失了。然而,持瑞典护照的桂民海是在他于泰国的度假屋失踪的,让剧情更加神秘。

上一周,第五名男子——英国公民李波失踪了,加剧了人们的揣测:中国的特工一直在大陆之外对这些书商采取行动。

65岁的李波据信是在香港被绑架的,香港居民本应享有“一国两制”的司法自主权。

他的妻子蔡嘉萍最初对中文媒体说,她丈夫12月30日失踪时,她感到“害怕”。“近年来我们一直很谨慎,不敢进入中国大陆”,她告诉香港的端传媒说。

但是经过数天之后,她显得——至少在公开场合——一扫焦虑,说联系上了她的丈夫,要求警方撤(失踪)案。

此后她就没有对记者讲过话,《电讯报》记者给她手机打去的多个电话无人接听。

但李波发来的一份手写传真称他没事,被观察员们认为这是中国安全人员采用强制手法的结果。

而香港警方不理会蔡女士放弃调查的要求。

《电讯报》记者见到香港警方人员在康民工业中心多方打听,这是有人最后见到李波的地点,他当时是前去该书店在那里的仓库。

仓库的一名妇女告诉《电讯报》说,亦是洪流股东的蔡嘉萍已指示员工不得接受媒体采访。

“前几天她还让人们参观,但她说,现在我们不能对任何人讲话了”,那名妇女说。

这些被关押在中国的男子的家人也不愿对记者说话。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不见面,这很正常”,林先生的妻子告诉媒体说。

如外界所知,中国警方会恐吓其对手的家庭成员,当他们的亲属被拘押时保持沉默。

在距离香港边境约1小时车程的东莞,刘女士房屋的大门被牢牢地锁着,看上去她几乎没有机会为她丈夫的困境发声。

《电讯报》一名记者在该物业附近询问不到5分钟,就从一辆越野车里冒出一名男子,命令该记者离开。之后,那名男子在刘女士的房屋处停留了几分钟。

他没有说他是谁,但该场景在中国类似的案件中重复发生——当局使用凶狠的便衣保安人员阻止记者接近可能批评当局的人。

不过,虽然张先生的家人遭到明显威胁,这对于中国的维权人士案件并不惊讶,但是北京更广泛的打击正在扩散到中国大陆之外。

香港公民党领袖梁家杰告诉《电讯报》说,“人们怎样才能享有言论和出版的自由,要有这些权利,我们需要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发生在李波身上的事,实质是中国在讲给我们听‘现在大陆在来势汹汹地严厉惩罚你们,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梁家杰补充说。

洪流出版的是大陆的禁书,但如果含有更高风险的内容,通常能卖更高的价钱。

该公司原计划出版的一本书是着重讲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爱情生活,这可能惹恼北京。

新世纪出版社的出版商鲍朴表示,在香港,自我审查是“广为人知”的,并且已“长期存在”。

“被视为是极限的标准已降得越来越低”,鲍朴说。

自从这些出版商失踪后,香港至少有一家连锁书店已停止销售八卦故事的书籍,有些人视之为一个分水岭。

“最先感受到收紧控制的是新闻行业,现在正在蔓延到出版业”,香港记者程翔说。他在进入大陆研究一个故事时遭北京以“间谍罪”监禁。

“所以我认为,未来涉及这些行业的人,如果访问大陆,会格外小心。”

程翔2005年被捕时持的是英国护照,然而,他说在这种情况下,英国几乎做不了什么,因为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

“中方在接管香港之前说了,他们不会承认香港公民的英国护照”,程翔谈到李波的案子时说。

但是,李波和桂民海有外国驻华使馆在盯着中方对这些失踪案的反应,对于张志平的妻子,似乎没人可以求助。

“我们不知道张做了什么,但是这并不重要”,一名目睹这名书商被抓走的邻居说。“这是中国,政府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1. 不做马列子孙!
    2016年1月12日04:27 | #1

    越境绑架书商,这事没人担责吗?——匪性难改!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