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要是这样搞,我们办不到!

作者: Volker Wagener

这些天,德国乱象一片。去夏,我们开始了一项试验。目下,围绕难民政策,问题丛生。德国之声编辑Volker Wagener发表评论指出,在政治上,我们已处于国内紧急状态边缘。

德国难民政策上的罪过清单越来越长。去年夏天,收容难民初始阶段,尚因“做好事”的激昂道德感而具某种高尚性,如今,柏林政界已然被惊慌失措感所笼罩。包括绿党和左翼党在内,所有联邦议院政党异口同声,要求体现出“法治国家的全部强硬”,要求递解出境、制定更严格法律。其实,由于在三权分立的国度,法官不会听凭于政界的指挥,因此,所有这些要求中能真正落实的,实在会是少而又少。而此前若无正式判决,递解出境云云,不过空话一句。

联邦政府放弃了对德国边界的控制-这一基本问题依旧存在。每天,依然继续有数千人入境,且不受登记,没有人问他们,到底来自何方。

我们不知来者底细

更有甚者,在去年进入德国的100多万人群中或许也会混入某些恐怖分子?-对这一问题,联邦政府显然完全置若罔闻。政府还因媒体和现有政界精英团体中占多数的善意的多元文化鼓吹者而感觉自己得到了支持。然而,巴黎前不久发生的“伊斯兰国”阿拉伯支持者袭击未遂事件就暴露出了那个危险的罩门:我们不知道,我们中间到底有谁。这个伊斯兰行凶者一度在北威州的一个难民营内登记过,曾因犯罪而蹲过德国监狱,先后使用过7个身份。而我们对此全然无知。

即使是最后一个多元文化的浪漫主义者现在也该清楚了:来自北非-阿拉伯世界的男性青年的大量涌入危及了德国的国内和平。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总体上有从事恐怖主义或刑事犯罪的嫌疑,而是因为,他们大大扩展了老一代移民中融合失败的那个群体的规模。可惜,负负得正,这只有在数学中才会实现。

我们正处在政治上情绪激荡的气候转变中。共和国内的感情状态正在倾覆,而且速度极快。受骗上当的感觉毒化着街头巷尾、市政厅、柏林政界内本已激烈的基本情绪。不仅是在科隆,在别的地方,真相也被扭曲、被掩盖-始终遵循这一准则:千万别让不止是在科隆发生的这一大规模刑事犯罪和性侵行为与联邦政府的难民政策挂上钩。很清楚,担心被贴上“仇外”标签的情绪要大于对国家失控的忧虑。行为模式始终就是:不可以是那个样子的,就不可能是那个样子!

“世界秩序冠军”不堪重负

顺便说说,科隆跨年夜骚乱事件还印证了另一个事实:我们这个“世界秩序冠军”恰在组织方面大大丢了一回丑:数十万避难申请无人受理、边界控制荡然无存、登记造册直如天方夜谭。与此相对照的则是,存在着大量滥施善心、自欺欺人和一切都会好转的幼稚期待。

有一点早已清楚:必须采取行动了。穆勒部长已预告,中期会有800万至1000万难民涌入。这个人该知道真相,他是联邦政府发展援助部长,他注意到了,在非洲和亚洲,无数人群正整装待发。政治上,目前难以想象在欧盟层面会有解决难民危机的方案。眼下大行其道的是门户紧闭原则。不管是波兰、英国、法国还是匈牙利,谁都不会对我们伸出援手。我们只能靠自己。而拿出诚实态度,这是起步要素。我们已经不堪重负,要是不刹车,阻止更多人涌入,负担还会增大。我们必须作出抉择:挽救开放边界的“申根协定”,还是拯救德国的这个以个人为对象的全球独一无二的庇护申请制度。二者无法兼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刁太大
    2016年1月12日08:00 | #1

    独裁怕民主,民主怕穆斯林,穆斯林怕独裁。

  2. 草地
    2016年1月13日04:10 | #2

    拉车的畜生除了鞭子,什么也不听。德国人用惯了机器,不懂驾驭牲口。

  3. 匿名
    2016年1月17日00:00 | #3

    现在不是默克尔是否应该辞职的问题,而是默克尔是否应该受审的问题。

  4. 匿名
    2016年1月17日01:35 | #4

    太晚了,人家已經在德國扎下了根。
    德國人高舉人權大旗,走火入魔般把人權、普世價值觀變成一種新型政治宗教,無視它魯莽幼稚的行為會給整個德國和歐洲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可以預見,極右派外甚至新納粹主義必然死灰復燃,危及整個世界。

  5. 匿名
    2016年1月17日10:08 | #5

    @匿名

    德國人高舉人權大旗,走火入魔般把人權、普世價值觀變成一種新型政治宗教,这话说得好,绝对真理其实就是神棍口中的神谕,不害人是不可能的。---deng9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