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問梁特李波何罪 計選票民主看漲

書店東主及員工被擄入陸,全城嘩然,唯獨愛國當權派頭頭好整以暇,並無異常反應,「一切按既定方針辦」,是以立會主席曾鈺成淡定否決了泛民提出在議事堂裏作緊急質詢的要求,而功能組別金融界議員吳亮星也及時利用議會發言免責之便,拋出「偷渡返大陸嫖娼被捕」說,解釋5位人士被擄的原因。

擄人事件中的三種愛國派言論

立會之外,愛國當權派的有關言論大致可分三類:

其一,反守為攻。這一類說法是駐紮在本地非官方網站上的五毛最愛,簡單率直有氣勢:你長期以來反華反共,出版售賣污衊13億人民的刊物,現在13億人民給你算個賬而已,罪有應得!

其二,若無其事、大事化無。這是一眾二線愛國官員、兩會議員、其他公眾人物的無厘頭講法,其中以新民黨的兩位首領說得最好:東主本人已從大陸來電及傳真,「證明」他們人身十分安全而非被擄,回大陸是百分之一百自願的,港方調查可以休矣,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更不必去信國家有關部門查詢。

其三,表示關切。這種是大人物的說法,較遲才出現,因為說者知道,在傳媒追問之下,他們不得不承認大陸人員不可在港執法;於是,他們就把事件的舉證責任推到不可能者身上,卻因而特別顯得假惺惺。梁特說的希望失蹤人李波提供有關的失蹤資料,就是屬於這一類的傑作。

其實,三類說法都同一個意思;那些達官貴人,說穿了都不過是穿官服華衣的天價五毛,卻油腔滑調閃爍其詞反而沒有網站上的五毛那麼直白可愛。其中,尤以持「大陸人員不可能在港執法」之說者最為無恥,因為無論是訴諸十多年來有根有據的事實還是徵諸大陸權威官方立場,這句只符合《基本法》紙面意義的說法不成立。

有論者指出過,大陸國安/公安人員不經特府許可而自行在港行動,已不只是見諸港媒報道的那麼單薄,而是老早作為實證資料充足的一個研究課題,上了大陸的「政法學術刊物」。然而,其中一篇研究文章〈試論涉及香港地區刑事案件的警務協作〉(下稱「論文」),還是比較尊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因為是 2005年出版的),不僅清楚指出10年來大陸執法人員的不當行徑,還提供了事例,解釋了為什麼不當【註1】。

2005大陸已承認在港非法執法

為方便對照10年後今天大陸當局的截然不同說法,筆者稍為詳細一點引述「論文」,讓大家多了解大陸國安/公安人員1997年以來不斷在港非法活動的兩個方面的內容:

(一)非法越境執法:承認「香港回歸後其社會制度和法律制度保持不變,在刑事管轄權上香港與內地屬於不同法域,不存在中央與地方的隸屬關係,內地警務人員不具有在香港行使逮捕、拘留及搜查人身及居所等執法權力。近年來,時有少數內地公安機關未經事先聯絡,直接派人到香港辦案,甚至整個辦案過程沒有邀請香港警方人員在場見證,這種行為給人留下『非法越境執法』的口實,極容易造成嚴重的涉外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國安/公安人員在港非法活動的事,在大陸連一般級別的政法人員都知道,特府官員卻「好像不知道」。

(二)向香港警方提出非法請求:「內地有的公安機關與民警由於不了解香港法律及其賦予香港警察的權力範圍,而向香港警方提出一些超越其權力範圍的執 法請求,致其左右為難,甚至達成其好心辦壞事。如有的請求香港警方協助凍結涉案犯罪嫌疑人在香港的房產與銀行資金,扣劃銀行存款;有的請求強制傳喚犯罪嫌疑人到案;有的請求對犯罪嫌疑人採取強制措施;有的請求香港各方協助強行對案件相關人員抽取血樣,做DNA鑑定。」

大家由此可以看出,大陸方面的請求動作,不是一次半次,而是多次;也不是提出而已,還明顯附帶壓力,不然港方不會覺得「左右為難」,甚至已經成為共 犯,「達成其好心辦壞事」。「論文」給出的事例指:1999年6月,某省公安偵查一起搶劫案件,發現嫌疑人已經潛逃香港,單位領導於是直接請求香港某警署協助捕捉嫌疑人,該香港警署便按請求照辦了。

由此大家也可看出,這次發生的一連串擄人事件,符合「論文」說的「陸方提出非法請求、港方官員或警方『勉為其難』與之協作」的先例。在本周二的絀文裏,筆者指出「要看清楚到底特區政府是變成卸責的旁觀者還是更進一步的共犯、同謀」,怕的就是這一點【註2】!

黨報承認「讓」5人回大陸

然而,10年後的今天,大陸當局對其國安/公安人員在港非法擄人,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那種「矜持」。昨天,大陸官方《環球時報》題為〈香港書商配合調查真是被炒作歪了〉的社評這樣說:「至於讓李波出現在內地『有關部門』符合不符合《基本法》,關鍵看李波是以什麼方式進入內地的。如果是內地警員去香港對李波採取強制行動,把他『五花大綁』塞進警車帶過檢查站,那肯定不行。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

首先,看過這段大陸官方文字,大家已經不必亦無可存疑地知道,李波從香港消失、在大陸出現,是大陸國安/公安在香港進行活動的結果。本地愛國當權派已經不必像梁特那樣假惺惺說什麼大陸人員徑自在港活動擄人是違反《基本法》的正義話了。

其次,要讀懂李波到底是怎樣(被)回到大陸的,要好好理解「讓」這個字在大陸的用法和涵義。「讓」,香港人理解為「任由」的意思,即一方容許、不反 對,另一方因而可以自願地做或不做某件事(「讓」字當然有其他意義,例如與「責」字連用──責讓,指責備、譴責)。但是,在大陸,「讓」字竟有一個和「任 由」完全相反的意思,指的是強行違反對方意願、逼迫對方作出某種行為。這個意思和用法,中國古代沒有,《說文解字》、《康熙字典》裏沒提,在今天大陸的權威字典包括《新華字典》、《漢典》裏也找不到,但大陸人都熟悉。

例如,領導「讓」我「穿小鞋」,城管「讓」他站了一整個晚上,別叫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常看大陸出版物的人,對大陸這樣用「讓」字,不會覺得 陌生。在大陸,當說話的人,一般是強勢人物,要蓄意隱瞞或低調處理「強制」、「逼迫」的實情之時,就會這樣用這個字。上引《環時》社評的那段文字,兩處用了這個「讓」字,意思都不是香港人以為的那個。「讓李波出現在內地」、「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其實就是逼迫強制他的意思,非指「任由」。阿維爾的 doublespeak,中共登峰造極。

那麼,大陸國安/公安是怎樣「讓」李波出現在內地「有關部門」的呢?如果我們相信《環時》,就可推斷,方法不是「五花大綁塞進警車帶過檢查站」的。《環時》(或者香港那位田二少也是)要人相信,除了那麼戲劇性的方法,就都是李波自願的了。那是很笑話的。大家當然可以想像,在「五花大綁塞進警車帶過檢 查站」與自願之間,有1001種強制、不自願、非法的做法,不必筆者多講。

質問特府:被擄5人犯了什麼香港法?

是的,《環時》沒說錯,古往今來有很多「強力部門」都幹很多壞事:斯大林「讓」很多知識分子到西伯利亞集中營,希特拉「讓」很多猶太人進毒氣室,毛 澤東「讓」很多臭老九含冤九泉,蔣介石「讓」很多共匪腦袋搬家、台獨分子到火燒島,美帝「讓」很多關塔那摩的恐怖主義嫌疑犯受虐待。

問題是,中共國安/公安「讓」李波回大陸、「讓」他和他的4位同事從香港或泰國失蹤以「配合調查」,我們的特區政府認為是合法的、沒跨越制度底線的嗎?

這個問題,香港人絕對不是要大陸回答,而是要特區政府、特區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律政司司長、保安局局長回答。李波等人有沒有觸犯香港法律?大陸 「讓」他們從香港或外地回到大陸,特區政府有沒有責任和大陸方面交涉,把他們安然無恙接回香港?如果沒有這個責任或者做不到,那是為什麼?

筆者估計,特府一眾官員是無言以對的。整件事,特府不是一直蒙在鼓裏,就是一早當上了同謀、共犯的角色。若是前者,現在看了《環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特府高層裏的那些「如黨員」,大家猜猜是會鼎力支持李波等人「配合調查」,還是會拼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捍衞「一國兩制」、《基本法》,營救5位被擄人 士呢?

特府官員無法保證《基本法》賦予港人的基本自由、維護「高度自治」承諾之下的特區權力和法治尊嚴,香港會朝什麼方向發展呢?

首先,在港人心目中,北京的威信將進一步削弱。大家留意到,出事書店所出版的刊物,讀者非常廣泛,絕非只是北京眼中的「反對派」,而是包括中間群眾甚至相當大部分對大陸政治有興趣而不滿足於北京官方給出的訊息的本地一般人、商界人士和左派當權派(《環時》社評承認,書店出版物的讀者當中,包括很多大陸人,但這點和香港不相干)。

綁架失人心勢輸選票

事實上,自1949年以來,一些本地出版物善於提供的「小道消息」,就是港人知道大陸政界狀況的主要渠道,也是在一直沒有更好的消息來源之時的最可靠渠道;這個狀況,沒有因為大陸「改革開放」而改變。

大家可以試問,近年大陸政壇發生的大事,無論是駭人聽聞的「薄熙來事件」、「周永康事件」還是其後揭發的中央委員、解放軍、國企、省部級頭頭貪腐落馬的消息,有哪一件港人不是從「小道」先於從官方的「正路」得到消息的呢?

如今,北京要以一些「國安理由」置這些小道消息的傳播者於死地,素來重視小道消息的港人會想,如此國安不安,莫非它色厲內荏外強中乾弱不禁風?一旦愈來愈多人這樣想,北京的統治威信就愈快掃地。

其次,港人眼看特府在此事上無腰骨無信義兼無能,不止反對派,連中間派也會覺得太混賬,以後不能寄望特府捍衞「一國兩制」,它的管治就愈發無力;一 些本來政治上模棱兩可的投票人,下一回選舉會傾向把票投給民主派。統治集團當中,3年前出現的商界分裂、上周才出現的新界幫叛變,以後會成為常事;原來當 權派中的各系勢力,將變本加厲以要脅無能政府為能事以取得更多派系私利,最終導致「管治集團」的「巴爾幹化」。

民主派當中,群眾對北京和特府步步進襲刀刀削去港人珍視的自由和權利感到心寒;原來以為可行可靠的「和理非非」路線便愈發顯得老舊不中用,更多溫和泛民支持者逐步向新生代和激進力量靠攏。下一回選舉,就算民主派當中的「協調」無法進行,也不會太礙事。

筆者斷言:泛民建制支持者的比率,幾年來從固有「6/4」黃金率下調的走勢將出現逆轉、復原。這個走勢,始於2014年佔運新世代登場,歷經「港大 李國章委任」、「高鐵一地兩檢」、TSA強制執行而強化,今天勢必因「擄人事件」特府管不了(甚或成為同謀共犯)而加速。政治如物理,能量不滅:這邊壓下來,那邊頂回去。如果北京以為可予取予攜的話,未免太無知。

註1:浸大呂秉權高級講師1月5日在《明報》指出這點。由廣東警官學院和省公安廳兩名人員合寫、出版在大陸期刊《犯罪研究》2005年第5期的文章〈試論涉及香港地區刑事案件的警務協作〉連結在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62444.shtml 。

註2:論文還提到第三點:大陸方面非法使用港方提供的情報訊息,這些訊息,按規定只能用來幫助破案,大陸方面卻非法用作訴訟時的呈堂證據。不過,這部分不牽涉陸方人員在港越境辦案,本文不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1月12日15:28 | #1

    “有哪一件港人不是從「小道」先於從官方的「正路」得到消息的呢?”
    哎,你们这些港灿的智商,这些东西是出口反内销,有人把你们当喇叭而已,港灿还真以为自己消息灵通
    康师傅要出事他自己他亲戚不比你们清楚得多?难道还要看你们的小报二公子才知道要逃了

  2. 刁太大
    2016年1月12日07:57 | #2

    祖国母亲既然到香港去抓了几个人,既然是执法就要光明正大,不要遮遮掩掩的,就应该公开的说,这是妈妈管儿子,就管了,你们怎么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