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銳紹:欲蓋彌彰的「李波雪球」效應

銅鑼灣書店5人失蹤事件疑點重重,至今仍撲朔迷離。最近,又有內地消息指,這只是私人經濟糾紛。容或這些消息屬實,但在疑團未釋之下,這些消息都失去了它的可信度。可見,有關方面如果不用事實說話,反而不斷製造新的疑惑,甚至在有意無意中破壞現行機制,只會導致此案的負面效應像在煤礦上滾雪球那樣,愈滾愈糟,愈滾愈黑。

兩個核心問題

事件發展至今,各方應該牢牢抓緊兩個核心問題。一、案中5人是怎樣失蹤的?是不是有人越境執法?或者有人越境犯法?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有公職身分的人,後者則可能不是公職人員。但無論越境執法也好,越境犯法也好,香港警方和內地有關部門必須認真處理和公開真相,因為這涉及所有人的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

二、此案是否涉及出版和言論自由?內地消息指,「這只是私人經濟糾紛」,不涉出版自由,但經濟糾紛也可以通過法律解決,而不能令人「用自己的方式」失蹤。如果此案涉及出版和言論自由,那就更不能接受了。

建制派提出,此案真相未明,不宜諸多猜測。表面上,此說可以成立,但這種態度只會令事件更不透明;連追問一聲也不敢,更會令事件無法解決。須知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猜測是自然出現的,換言之,這些猜測是官方間接造成的,也說明有關方面沒有現代化危機管理的意識和經驗。

與此同時,內地有關方面對事件的解讀,也給人一種強權政治的感覺。例如《環球時報》提出的「強力部門」,以及「政治有時會超越法律」;有建制派人士甚至提出美國也是越境捉拿拉登。但是,他們所說的只是現實,而不是道理,在邏輯上也說不過去。假如引用美國捉拿拉登的例子,藉此證明「強力部門」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而可以越境執法和規避法律的話,那麼,美國在中國境內幹同樣的事,又該怎樣對待呢?

又如王毅回應英國時說,案中人首先是中國公民,其意是阻止英國干預中國內政。從外交層面看,這可以視為一種策略,但從老百姓的角度看,即使是中國公民,官方對他們也要依法辦事,而不能為所欲為。

說到這裏,不能不說發生此事也跟中國的體制有關。中國的管治架構,有時是條塊分割的,大家都按中央的精神辦事,但又有各自的理解,因而出現各自為政、政出多頭的情况。香港回歸18年了,有些人感到「為什麼在香港辦正經事也是困難重重」,因而對「兩制」失去耐性。為了完成他們認為重要的工作任務,於是慣性地應用了內地的方法,連主管港澳事務的部門和人士也未必知情。加上中國政治不想公開出現「政策分歧」或「部門打架」的現象,所以主管港澳事務的部門和人士也不願意澄清外間的疑問,包括環球時報的言論是否代表中央政策,這就令到事件更像脫韁之馬,難以駕馭了。

倘官方不妥善處理 有何惡果?

在此不妨預測,如果官方還不趕快妥善處理,此事將如何發展?還會產生什麼更嚴重的惡果?

其一,香港人對習近平所說的「『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依法治國」更無信心。尤其是香港與內地之間行之有效的通報機制,這次也失靈了,港府和警方在傳媒查問之下,也無法回應,深有「難為了家嫂」之嘆。

其二,這次事件肯定打亂了有關部門對香港事務的部署,包括如何策劃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從另一個角度,這是對泛民有利的,而冥冥中好像這類事件必然發生,例如上次立法會選舉之前港府強推國民教育,又例如政改投票的「甩轆事件」,只會增加人們的離心力。

其三,內地最擔心的外部勢力,竟然在莫名其妙的情况由官方主動引入。從公開看到的,英國和瑞典由於有涉案人士屬於其本國國籍,不能不表態,後來歐盟也關注起來,顯示此事已上升至廣泛的國際層面,而且還不斷發酵,即使不能沾邊的美國也趁機「抽水」。可以說,這次「引狼入室」完全是不必要的。

內地有意見認為,這些國家只是表態而已,它們絕對不敢破壞跟中國的關係,因為它們都看重雙方的經貿關係。但這只是表面的自我安慰,其實外國關注這次事件,還因為它們擔心中國最終會傷害其本國國民,至少為它們製造難題。這次事件中的兩名當事人李波和桂民海分別持有英國和瑞典護照,但中國強調他們首先是中國公民,藉此排除外國的干預。這種做法雖可解釋為「只針對涉事的華裔人士」,不是針對原來的外國國民。可是,無論如何這種做法衝擊了有關國家保護本國國民的權利。在澳洲,更發生若干宗中國執法人員越境執法,導致澳洲向中國交涉,據報道中國已承諾不再發生同類事件。但在去年3月,一名移民澳洲多年的內地商人張健平返回大陸時,被中國當局指他的真正身分是多年前外逃的經濟犯謝仁良,理據是「上海警方是通過追逃數據庫和面部識別技術鎖定謝仁良,再通過與其兒子的DNA比對檢測,確認其真實身分」,結果引起兩國爭議。澳洲和澳洲人不相信中國的「證據」,而中國則認為「有權扣押中國外逃犯」。餘此類推,外交界紛紛引述過去的事例:英國商人海伍德在中國被殺;中國異見人士王炳章在越南失蹤但後來在中國被判刑;民運人士姚勇戰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轉交到中國手裏……

這些雖然只是個別事件,對中國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外國對此也無可奈何,但如果這類事件不斷積累,對中國開展外交工作總有不利之處,尤其是習近平正大力推動「一帶一路」,沿途涉及60多個國家,而其中大約40個國家跟中國的關係處於不牢固的狀態。倘若中國在政治、人權等問題上不斷積累仇怨,難保會影響全盤計劃,實在不划算呢。目前,也許只有美國才能使中國有點忌憚,例如持有美國護照的吳弘達非法入境,被判刑15年但馬上被送回美國。如果中國只看實力而不按道理行事,總難實現真正的「中國夢」。

也觸動了台灣人

其四,這次事件也觸動了台灣人的穴位,蔡英文已抓住這個話題,作為競選的一個籌碼。3年前,台灣人對香港的形勢不太關注,但太陽花運動、雨傘運動後,台灣人已提出「警惕今日香港,避免明日台灣」。可見,假如有關方面還不趕快處理好這次事件,只會令兩岸的距離更大,「統一大業」就更無從談起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13日10:08 | #1

    「統一大業」只是中共一廂情願的癡心妄想。
    臺灣獨立是不可避免的,周末的總統選舉只是前奏的開始。

  2. 匿名
    2016年1月13日10:31 | #2

    你说不可避免就不可避免?
    在大陆的台企还靠剥削吃饭,独立了谁养这些吸血鬼

  3. 匿名
    2016年1月13日10:35 | #3

    收回hk原本为了统战台湾 ,没想到hk却成为台湾不得不警醒的一面镜子 , 大陆的赵家人一直是台湾独派的竞选推手 ,猪一样的男子 !

  4. 匿名
    2016年1月14日11:18 | #4

    匿名 :
    你说不可避免就不可避免?
    在大陆的台企还靠剥削吃饭,独立了谁养这些吸血鬼

    “靠剥削吃饭”,即便是剥削,剥削的也是大陆人。你到底哪一头的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