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虎生:八宝山里的日本炉

1984年,国家民政部从日本东京博善株式会社进口了两台日本产的火化炉,一台放在东北沈阳,一台安装在八宝山。日本火化炉的优点是有预备室及装饰门,外形美观,还有再燃烧装置,可消除烟尘,做到无烟、无味和无公害,是专为部级和军级以上领导干部去世后遗体火化而准备的。

  八宝山也“论资排辈”

  有史以来,中华民族就有重视长亲的传统。依逝者威望、声誉、资历等的不同,在丧葬的地点、规格、礼仪、墓穴的大小及耗资等诸方面有所区别。

  八宝山革命公墓在修建时也是如此安排的。根据逝者在党和政府中担任的职务高低,参加革命的时间长短、贡献大小,在墓穴的规格、安葬的地点上也有所不同。这并不是共产党讲等级排场,而是只要谁对历史,对人民做出巨大的贡献,人民就以最高规格安葬谁。

  1951年8月,北京市民政局制定了《革命烈士公墓安葬暂行规定》(草案),报张友渔副市长,张友渔副市长批示:“本办法只称为《革命公墓暂行规则》。”删去了“烈士”二字。修改后的暂行规定上报政务院秘书厅转内务部审批后,于1951年12月20日以内优字第270号文件核准颁布执行。

  革命公墓安葬暂行规则第三条规定:

  墓穴用地,根据干部级别,划分为三级区,安葬者须按照各区各级顺序及面积大小使用,不得挑选和扩大。

  第一区,安葬县级以上干部及革命军人团级以上干部。墓穴地长12尺,宽6尺或长12尺,宽12尺。

  第二区,安葬省级以上干部及革命军人军级以上干部。墓穴地长18尺,宽18尺或长24尺,宽24尺。

  第三区,安葬对革命有特殊功绩的,其墓穴地大小另行规定,

  根据此规定,公墓墓区的划分是:庙前是县团级干部墓区;庙后东侧是地委级干部墓区;西侧是省委级干部墓区;再向上是中央领导干部的墓区。

  后来建立了骨灰堂,骨灰安放也有严格的规定。骨灰分为一、二、三、四……室,中央领导,部队兵团级以上领导,地方部级以上领导的骨灰可以安放在一室。但一室又分为正面和侧面。正面安放的是中央领导同志的骨灰,侧面则安放其他领导同志的骨灰。

  解放牌灵车的启用

  八宝山革命公墓初创的时候,运输工具五花八门。1956年下半年,八宝山有了自己的运输车。一辆是波兰的星牌车;一辆是日本的大头圆鼻子的丰田车,工人们戏称为土豆;还有一辆车是美国的吉普车,后面拉个拖斗,遗体就放在拖斗里。三辆车三个国家,公墓成立了汽车组,专门接遗体。

  1962年,八宝山的业务量逐年增大,上级一次从客车十三厂调来十几辆嘎斯63卡车。八宝山的车队一下子壮大起来,成立了由几十人组成的运输队,建墓初期使用的老车也逐步淘汰。

  1972年2月,陈毅去世,但当时却找不到一辆好一些的灵车接送陈毅的遗体。陈毅追悼会后,党中央和国务院意识到八宝山的条件、设备已不能承担处理高级领导后事的任务,必须尽快改善。

  因此,上级让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尽快生产出高级的灵车,市革委会把任务下达给客车四厂,限期他们设计生产出新型灵车,客车四厂派出设计和技术人员到八宝山征求工人方案,参考国内外其他灵车的特点,几个月后,一台解放牌灵车就出厂了。

  这台灵车是在解放牌汽车底盘的革础上改装的。车棚漆成蓝白相间的颜色。解放牌灵车作为护送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灵车,送走了一代伟人,它送过周恩来、朱德、董必武等老一辈革命家。全国人民对它印象最深的还是在隆冬寒风中十里长街送周恩来,凡是亲身经历过周恩来逝世的人们都不会忘记这辆蓝白相间车头缀着黑纱的灵车在长安街数十万群众护送中慢慢向八宝山驶去的情形。

  领导人专用的火化炉

  火化炉也在不断提高档次,1984年,国家民政部从日本东京博善株式会社进口了两台日本产的火化炉,一台放在东北沈阳,一台安装在八宝山。日本火化炉的优点是有预备室及装饰门,外形美观,还有再燃烧装置,可消除烟尘,做到无烟、无味和无公害。尸体从前门入炉,也从前门出灰。自动点火、灭火,自动化程度较高,亦可手动操作,还可以自动调温。缺点是油耗偏高,火化时间长。

  这台日本炉是专为部级和军级以上领导干部去世后遗体火化而准备的。以往没有日本炉时有中央领导去世,火化厂都要先做准备,清理炉子卫生,有时还要影响群众遗体火化业务。治丧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和逝世者的领导、亲属到车间看逝者火化也不太方便。

  经过两个月的安装,调试,日本炉安装完毕。从此,公墓火化厂就有了三种火化炉了。82B仿捷炉(仿捷克斯洛伐克)、电脑炉(首钢研制生产的电脑自动控制炉)和日本炉。

  日本炉投入使用后,原82B仿捷炉就退出了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遗体火化的专炉行列,改由日本炉专司此职。

日本鬼子做炉子烧中国国家领导人,这还了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二代们的爷爷奶奶爹妈都被日本人的炉子烧成灰了,这个仇还得了?还能不煽动屁民仇日?

抗了一辈子日,最后被化于日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14日00:00 | #1

    “并不是共产党讲等级排场”也说得出口?然后后面列一堆等级分明的东西是干什么的。。。

    皇甫茹:西方左派的政治朝圣

    我在这里碰到坚信共产主义的洋左派,就介绍他们看看这种“过来人”写的书。他们读的时候比较能联系自己。如果他们去中国大陆,我总是强烈建议:在参观了名胜古迹之后,一定要去八宝山革命公墓朝圣。去读读那些墓碑,上面有死亡日期和死亡时的职位。量量他们的官位高低和坟墓大小的比例——一级官员有一级官员的墓葬规格,改为火葬后,甚至骨灰盒的大小也是不同的!毛泽东时代的遗迹,至少在八宝山还是好好地保存着。请和北美的墓园比较一下,再想一想莎士比亚在五百年前就已经说过的话:乞丐和国王在死后就平等了,需要的都只是三尺墓地。然后就该洋左派回答我了:如果领导层在死了之后仍然坚持等级森严的排场,我们怎幺能指望这些人在活着的时候会真心建立一个众生平等的社会?

  2. 匿名
    2016年1月14日09:24 | #2

    赵家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