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這個週末很熱鬧,很多人都蜂擁去台灣「看大選」。我就十二月中經已去「走透透」,因此今次不去趁熱鬧了。況且結果都已看清楚,尤其在大眾都仍然非常冷靜的情況下,會聽得更「貼地」。

我在十二月中到台灣,由台北出發,經新竹、台中到台南。原本是商務行程,但吃喝玩樂之餘,順道當然是探一下當地的民情。沿途所見,都只能用「冷清」來形容,基本上完全沒有決戰的氣氛。原因很簡單:就是連深藍的死硬派,尤其是海歸的藍二代,都知道「大勢已去」。

可以預見結果當然是民進黨會嬴得總統寶座,這是完全沒有懸念的事情。基本上小英的支持度,是其他兩位候選人的總和以上,講法是「躺着也當選」。這一點是當初國民黨被迫臨陣易將的重要心理因素。按《天下》雜誌2015年8月初的民調,小英支持度是41.9%,當時國民黨的洪秀柱支持度只有16.7%。國民黨要「換柱」情非得已也。不過這個破斧沉舟的決定,結果也好不到那裡去。按《三立》的民調,到10月中,宋楚瑜加入戰團之後,小英仍是41.6%,反觀朱立倫只有20.7%,而宋是10.1%。有點熱鬧起來了,但仍是小英無人能敵;而當時只有14.6%的人「未有表態」。因此小英黨選,早就無懸念。

但有懸念的地方在於:到底之後會如何?

這點在更早之前,小英也一早知道了這個「必然當選」的情況,而這個也不止是「九合一」的結果這麼表面了。大家如果回一下帶,會發現在「太陽花學運」之後,民進黨經已提出要「謙虛」,所指的,正是「新生代」的「第三勢力」挑戰。回顧2014年太陽花和九合一之後,謝長廷退出主席角逐之時,所講的說話:「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一代,犧牲冒險將民主再升級的火苗辛苦交到民進黨手上,民進黨如不謙虛傾聽,真誠改革,那真是對不起他們。」

不過實在太陽花一代,並非真正要捧民進黨,而主要是要踢走國民黨。民進黨的元老包括老謝在內,年青時也熱血過,當然有深刻體會,因此也早就提出「要謙虛」。小英以「最年輕」來接任出戰總統寶座,也只能如此而已,民進黨本身也開始「老」了。尤其看得出在12月26日的總統辯論之後,蔡英文的支持度出現下滑的情況。民眾基本上是當民進黨是執政黨一樣來詰難!

當時最主要的爭拗點,其實無關台灣內政的事,反而是「兩岸關係」的問題。而這一點,和太陽花學運是一脈相承的,就是台灣新生代的「天然獨」走勢極為強勁。

蔡英文在台上的「模棱兩可」變成了藍營以為可以偷笑的機會。當然對於「穩定繁榮」的一批人來講,那的確對藍營的「和平」路線有催票功效;而事後藍營的電視宣傳,也側重了講「中產之苦」,來繼續硬銷這個「和平」戰略。但事後民調顯示出,年青一代對蔡的「不滿」,主要是集中在「台灣定位」的政治問題。反而民生問題、經濟問題等等,都變成次要了。也不是不重視,而是我先前在《世代之戰》一書中提及《崩世代》的分析,台灣人當然清楚經濟有困難,反而是打「親中牌」的不明白:「中國」這個宣傳招牌,早就變成對台灣「經濟壓迫」和「空洞化」的出氣對象和負面圖騰了。台灣人正在追問:是否要連新竹工業園也要拿去拍賣,而中國又是否要「買斷」台灣的半導體事業。這些都浮昇到生死存亡的層面來罵戰了。而且指出「中資不只瞄準電子業」。這個才是兩岸矛盾的真相。

而也不知中共到底想打什麼牌?也許是看到小蔡面對最大的挑戰是「台獨」而不是國民黨吧,竟然一口氣送幾個大禮去台灣,包括任由黃安搞「舉報」,連早就「出口」到南韓的周子瑜也被這種文革式的舉報牽連,在大陸的所有活動被取消。這些動作對台灣的年輕人來說,簡直就是宣戰了。而老台獨與新生代的「天然獨」也早就匯流合作,大家可以參考一下,早在2015年8月就報導有關「第三勢力」的事。重點不是總統之位,而是確保國會不會「一黨獨大」,不過挑戰對象不再是國民黨,而是換成民進黨。而蔡其後的選舉活動,受到最大的挑戰,也是要擺平「天然獨」的刁難。而「洽巧」香港又發生了「賣書人失蹤」的鬧劇,台灣作為一個文青社會,自然反彈極大,上千文化人聯署聲援香港的出版自由。

也許中共經已執政太久,早就忘記了當年作為革命黨之時,「文壇」對中共崛起是何等巨大的支持因素。時移世易,一葉知秋。台灣情況如何,真的沒有什麼懸念 :民進黨將會取代國民黨的地位執政,但同樣面對巨大的統獨張力而難以「平衡」。

至於國民黨在這個處境之下,竟然會是「完全消失」,這點也許才是很多「外人」包括香港人在內所難以理解的事情。

這點我本來也有點半信半疑,因為說到底也是孫中山先生的百年老店呀。但在貼地收風的情況下,這個奇怪的情況就一點也不奇怪了。國民黨執政,除了「軍公教」之外,主要其實是「黑」「金」,不是「黑金」這麼簡單,而是「地下社團」和「金主」。

先講這個「金」的問題。看來政治敏感的大商家們,早就認定了民進黨會「取而代之」,因此在買足「政治保險」的情況下,早就安排了投向民進黨。《新新聞》就有這個醒目封面:搶當英派,英朝即將來臨,最夯政商大遷徙;這些年,他們跟在小英身邊的日子。

據報小英的概嘆如下:

二○○八年我剛接黨主席時,好歹我也算是名教授出身的吧,可是大家接待我們,都好像要偷偷摸摸,有人還要趕緊把窗簾拉上,怕有人知道……。
[2015年] 八月底,綠營在向來艱困的桃園市舉辦百工百業後援會成立大會,估計容納近萬人的巨蛋體育館,全場爆滿,…不少黨工在活動後如此驚嘆。據悉,原本報名將近兩萬人,經過努力「勸退」,才沒讓體育館爆場。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坦言,以前大多數行業社團都不願「染綠」,這次都站出來了,綠營人這才發覺,「原來台北市竟然有這麼多行業喔!」…過去這幾個月來,蔡營便特地針對企業及白領階級舉辦多場閉門演講會,這些在台灣都算有頭有臉的人自付餐費,前來聽講,無非就是想在小英面前露露臉、通通氣,幾乎場場爆滿。
也因為「搶蔡時間」變得超級熱門,綠營每次召開主席行程協調會議,都像個小戰場,各部門不時爭得面紅耳赤。據稱,連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找了幾位企業家要和蔡餐敘,也得排隊另喬時間。「現在想加入英派,太晚了啦!」
金主當然都是聰明人,不會押下無把握的注。看着這種情況,國民黨的「新聞」竟然是「爭賣黨產」!就連「臨急拉夫」上陣的國民黨副總統搭檔王如玄也被爆出「倒賣軍宅」的醜聞,全面出現「樹倒猢猻散」的景象,真是情何以堪?

這個情況也是很合理的呢:其實國民黨一向的賺錢方式就是「公私不分」,於是以權謀私是常態。很明顯民進黨的所謂「台灣天光」,後果自然就是有大量見不得光的東西要找出路囉。

金權一去,國民黨真是飄零得可以了。不過最「絕」的還未夠喉。今次有幸,也拜訪了一些社團老大。也不算是「主流」了,還只是外圍做一些正當生意的老江湖。我也問了:民進黨上台,一向標榜「清廉」的新人,會不會「收緊」?大佬當我是傻仔,乾笑了一下:更易相與。當然這個坦白也不是這麼容易得來噢,要跟足規矩,有自己人引見,還要過得了那場豪氣干雲的台式敬酒誠意測試。

但細想起來,這個「意料之外」的答案反而是「情理之內」。因為過去國民黨所倚重的軍事組織形式的大型社團,原本就是社會矛盾和暴力文化的產物;在長期和平的環境下,根本再無用武之地。而台灣的社會變化,是一切都更為「本土」和「在地」,因而社會內部矛盾都變了質,不再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一些需要「打茅波」的恩怨,反而是共識型公民社會的確立,從意識形態上將暴力邊緣化了。因此社團也隨之而零散化和趨向和平賺錢,真的是非常合理。而且面對全面本土化的洪流,相信黑道也難以例外,難道還會像洪門一樣,打着「反清復明」的旗號乎?看來社團也會大規模遷徙到比較「正路」的生意上來, 而無需要寄生在黨政之下了。

國民黨既沒有「金」、也無法「黑」,前景如何,不難想像了吧?

先賣個關子,稍後再寫,台灣新生代的前路何去何從?這個才是大懸念。枱面還有從台灣搜掠回來的幾尺書和雜誌要消化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1. 匿名
    2016年1月14日21:20 | #1

    支持蔡主席,自由必胜!民主必胜!

  2. F-15C
    2016年1月14日22:06 | #2

    国民党和土匪走太近了
    忘了经国当年的警告
    下场如此不意外

  3. 匿名
    2016年1月14日22:57 | #3

    我身邊不少朋友 2008都是支持馬英九的 因為以馬英九2008之前的表現 讓我們都相信

    他是個潔身自愛的人 跟國民黨的黑金主流還有點不大容洽 應該能夠終結亂象

    可惜8年過了 馬聖人的人光環終究是只能照耀著他自己 影響不了也駕馭不了其他人

    而馬之下還是如同以往的國民黨一樣 馬照跑舞照跳 權貴 官商 一樣不少不變

    這讓我想起了阿扁也沒哪裡不好 起碼有魄力(鴨霸) 該幹就幹 該拿就拿

    反正上層階級就是那個樣子 我永遠也進不了上層階級 我所能做的就是用票把你拉下來

    換另外一個人上去 也許這個人也不是個好人選 但起碼我爽 桃園市選舉我就是這樣

    討厭權貴世家的吳志揚 寧可把票投給綠色的鄭文燦 一個字 爽

    PS:我本身在前國營事業工作(現在雖說市民營 但其時也還在政府的掌控之中 董事長 總經理都是官派人馬

    所以可以想見的 這公司上層與爽缺都是有關係的 是沒有啥倒行逆施啦 對於我們這些中下層的

    談不上好 也說不上差 但要想晉升到上層那是不可能 沒有血統關係一切免談

    所以我絕對支持換另一票人上來 把池子給攪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