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1%家庭占中国1/3财产意味着什么?

由北京大学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CFPS)撰写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显示,近30年来,中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从80年代初的0.3左右上升到现在的0.45以上。而据CFPS2012资料估算,2012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约为0.49,大大超出0.4的警戒线。财产不平等的程度更加严重。估算结果显示,中国家庭财产基尼系数从1995年的0.45扩大到2012年的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 1%左右。

除了收入和财产上的不平等之外,从教育机会到医疗保障,中国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整体呈现扩大趋势,不同人群在教育机会、健康保障等方面的差异也非常明显。

这份重磅报告,为北京大学多少挣回了一些颜面,学者敢于揭开中国贫富悬殊真相,希望政府重视贫富问题,从制度上着手解决贫富问题,值得浮躁虚伪的学界尊重,也是为了促使中国社会不至于因贫富悬殊出现巨大的动荡或失控。

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现在己经成为世界上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不是之一),这个结果难免让上上下下一片沮丧。贫富悬殊一直刺痛着公众 的敏感神经,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2010年所做的调研报告显示:中国收入最高的10%家庭与收入最低的10%家庭的人均收 入相差65倍。

联合国计划开发署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占人口总数20%的最贫困人口占收入或消费的份额只有4.7%,而占总人口20%的最富裕人口占收入或消费的 份额则高达50%。由此可以计算出,中国20%的最高收入群体的平均收入和20%最低收入群体的平均收入之比值是10.7。同样的数据,在美国是8.4, 印度是4.9,俄罗斯是4.5,而日本,只有3.4。这意味着,中国现在也已经是世界上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

初次分配中,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 D P的比重由1992年的54.6%下降到2011年的47%左右,明显低于世界平均50%-55%的水平,而美国该项指标早在19世纪就达到了50%。至城乡差距,2005年中国是3.22倍,2009年就扩大到3.36倍,绝对差距首次超过一万元。目前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已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东部与中西部居民收入差距扩大趋势也没有扭转迹象,仍在持续扩大中。

从2002年到2012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0%以上,近几年也是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而国民收入年均增长理论数字也只有10%左右。在同一时期,美国的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86%,美国国民收入年均增长3.95%;韩国财政收入年均增长6.6%,而国民收入年均增长6.4%。

西南财经大学2011年取样8,000户家庭做的一项社会调查结果显示,中国10%的家庭控制了整个中国86.7%的财富。而从金字塔顶到塔底,其中的贫富悬殊就不言而喻了。

贫富悬殊必然导致尖锐的社会矛盾,特别是贫富悬殊逼近社会容忍底线之后。一个国家的基尼系数是判断收入分配是否公平的重要指标,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指数在0.24到0.36之间,大于这一数值容易出现社会动荡。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上世纪60年代,中国基尼系数为0.17到0.18,上世纪80年代为0.21到0.27,从2000年开始,中国基尼系数就越过0.4的警戒线,并逐年上升。

国家统计局给出的官方数据是:2003年0.479、2006年0.487、2008年0.491、2009年0.490、2012年0.474。 而实际上基尼系数远远高过上述指标,在少数人财富呈爆炸性增长的同时,中国仍有至少1.28亿人生活在国家贫困线以下,所谓国家贫困线的定义为年收入2,300元人民币。

中国贫富悬殊越来越大,导致社会两极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因而社会矛盾与风险日益突出,群体性事件在各地频频爆发,“新三座大山”令收入低下的社会底层民众感到极大的生存压力,积聚的民怨越来越威胁着社会稳定。而维稳经费飙高被外界解读为中国最大的威胁不是国外,而是国内,尖锐的社会矛盾并没有随着维稳经费飙高得到有效化解。

近年来,除了土地、资源、资本制造富豪外,众所周知的“灰色收入”和“黑色收入”,更使得中国富豪人数庞杂社会财富底数更加模糊混乱。凡是熟稔政府公共投资的都很清楚,大凡政府操刀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各类形象工程,其腐败寻租成本一般都在20%以上。自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主导的4万亿投资项目和各级政府以及银行配套的30多万亿投资中,至少有6万多亿通过不同渠道,流入了大大小小的贪官以及各类代理人的私囊之中。

中国无论是公开的富豪还是隐形富豪,在拥有巨额财富的同时,并没有尽到相应的纳税义务,没有为这个国家创造更多的就业和税收,以至于中国的富豪人数在短短数十年里,便超越了财富累积数百年的西方国家。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富豪迅速崛起的中国,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针对富人的税收体系,因此导致中国的税收制度出现了“劫贫济富”的乱象。

贫富悬殊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也是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一般情况下贫富悬殊并不可怕,只有当贫富悬殊巨大,特别是造成贫富悬殊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体制或政策不公,或者是腐败大行其道时,贫富悬殊才会变得复杂并且伴随着危险。

中国是一个拥有5000多年悠久历史的国家,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一次又一次的王朝更迭,每一次的政权变更和社会动荡除了外族入侵,基本上都是贫富悬殊而引发的社会内乱和抗争。中国自夏代大禹王朝至清宣统退位,史家公认的“五大盛世”加起来不足300年,而见诸史料记载的战争就有3800余次。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多民族的大国,必须慎重处理国民收入分配机制,不能任凭贫富悬殊无限扩大。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也完全取决于政府所制定的公共政策,如果中国的发展只是让极少数人富可敌国,绝大多数人长期只能维持温饱抑或艰难度日,中国将会陷入一种周期性的噩梦之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18日08:53 | #1

    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分配。看看自然界里,更不公。不公是自然的,公平才是人为的。

  2.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18日01:17 | #2

    一楼的意思是统治阶级不作为 还是不是人???

  3. 匿名
    2016年1月18日09:58 | #3

    1L你个五毛去死吧

  4. 80s
    2016年1月18日10:01 | #4

    匿名 :
    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分配。看看自然界里,更不公。不公是自然的,公平才是人为的。

    看来这些就是共匪的宇宙真理之一

  5. 匿名
    2016年1月18日12:11 | #5

    匿名 :
    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分配。看看自然界里,更不公。不公是自然的,公平才是人为的。

    所以人才是人,而不是如你一般的畜牲。

  6. 匿名
    2016年1月18日13:04 | #6

    deng9:
    四种分配形式:一、权力分配,权力的本质就是迫害力,政府、黑社会、伊斯兰教等一神教,权力分配应该与人均国民收入挂钩,当然分档与惩罚奖励也是必不可少。我的看法是主席与打工仔的最高工资等级,大概是一亿人民币,常委五千万,省长一千万,县长一百万,局长十万这么下来。惩罚与奖励当然与选择权总量与分布指标挂钩。二、市场分配,市场的本质就是交换,只要信息充分非垄断,当事人有完全行为能力,政府不需要做很多。第四种分配是慈善分配,它的本质是有钱人主动给穷人发钱。第三种分配形式我暂时不说,因为假冒我说话的人太恶心,所以留个心眼。不过第三种分配对社会的作用不亚于市场分配。四种分配形式,权力分配要限制,慈善分配要鼓励,能做文章的就是市场分配与第三种分配,也就是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问题。经济危机,在选择权理论里是不存在的。本来就只是一个数学问题。

  7. 匿名
    2016年1月18日13:06 | #7

    deng9:
    四种分配形式:一、权力分配,权力的本质就是迫害力,政府、黑社会、伊斯兰教等皆为权力,权力分配应该与人均国民收入挂钩,当然分档与惩罚奖励也是必不可少。我的看法是主席与打工仔的最高工资等级,大概是一亿人民币,常委五千万,省长一千万,县长一百万,局长十万这么下来。惩罚与奖励当然与选择权总量与分布指标挂钩。二、市场分配,市场的本质就是交换,只要信息充分非垄断,当事人有完全行为能力,政府不需要做很多。第四种分配是慈善分配,它的本质是有钱人主动给穷人发钱。第三种分配形式我暂时不说,因为假冒我说话的人太恶心,所以留个心眼。不过第三种分配对社会的作用不亚于市场分配。四种分配形式,权力分配要限制,慈善分配要鼓励,能做文章的就是市场分配与第三种分配,也就是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问题。经济危机,在选择权理论里是不存在的。本来就只是一个数学问题。

  8.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18日06:05 | #8

    一楼没有说错啊,贫富本来就是自然界的常态,化解贫富差距这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才出现的课题。

  9.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18日06:05 | #9

    一楼没有说错啊,贫富本来就是自然界的常态,化解贫富差距这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才出现的课题。

  10. 匿名
    2016年1月19日02:11 | #10

    匿名 :
    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分配。看看自然界里,更不公。不公是自然的,公平才是人为的。

    哪里有证据说自然界更不公,难道有谁算过自然界的基尼系数?搞笑

  11. 匿名
    2016年1月21日02:39 | #11

    这个基尼系数和革命的论文肯定在内部有,我是没搜到,但是这两者之间一定有数学方面的联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