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齐鲁银行出事不会是孤例

2011年刚到,传出齐鲁银行等金融机构受到严重损害,伪造金融票证被骗取十几亿元资金的传闻。(背景新闻:齐鲁银行遭遇特大金融诈骗案 涉案资金或超10亿)

  这是过度扩张、有意在灰色地带游弋的必然结果,一点也不奇怪。

  首先,齐鲁银行有意闭目塞听。根据媒体报道,在2010年4月已有预警。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齐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度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指出,齐鲁银行的第三方存款质押业务存在借款人营业收入与贷款规模不匹配、存款质押合法性等诸多问题。报告直指存款质押不可靠,其营业收入与贷款规模不能匹配,有虚假成分,“此外,我们注意到由担保人提供的存款质押的合法性也存在疑问”。

  齐鲁银行对此报告的反应是,更换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换上一家有默契的事务所。从事中小企业贷款的中小商业银行不会不了解其中的风险,对于如何从税收、电费、存货等方面控制风险门清,刻意放纵,不是管理出了大漏洞,就是有意为之。

  其次,金融机构大而不强、过度扩张,银行业的激励与监管机制没有真正抓住要害。除了工行等极少数大型商业银行之外,其他商业银行为了满足设立分支机构、为了扩张信贷、为了上市,大规模做大资产规模看看每年年底银行间拆借利率之高,就可以想见金融机构的资金饥渴症有多可怕。

  尤其是排队等待上市的城商行与农信社,扩大规模更是重中之重。从2009年到2013年末,齐鲁银行的战略是转型、扩张、上市。这正是所有商业银行梦寐以求的发展路径,有望于2011年上市的重庆银行、上海银行等给了其他银行巨大的刺激。

  看看齐鲁银行的扩张速度,截至2009年年末,齐鲁银行总资产617.35亿元,较年初增长28.06%,而各项存款余额546.55亿元,增长22.98%;各项贷款余额353.1亿元,增长25.41%。其资产规模和存贷款指标相当于1996年成立之初的20倍。2010年又是大跃进之年,全年存款增幅为100亿元,总资产达到810亿元,而2009年仅为660亿元。这不仅仅是齐鲁速度,而是所有城商行的追求。

  为了拉到存款,各商业银行使出浑身解数,管他钱是从哪里来的、管他未来风险如何或者是否有稳定收益等。只要到时候能够上市,今天的一切牺牲都可以获得数倍回报。就笔者所知,银行从民间各种途径吸纳资金,从企业吸纳存款而后返还,高息揽储、理财手段层出不穷。

  笔者相信,当一些正在扩张的商业银行看到审计机构对于还款来源的质疑,很可能嗤之以鼻,认为完全不懂中国国情,不了解中国银行业的拓展之路除了利息差之外,就是转制、上市,向证券市场伸手。

  第三,有关管理、监管部门和地方zf对风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010年8月,财政部公告了2009年对部分农村信用合作社、城市商业银行2008年度会计信息质量的检查结果,34家农信社和城商行被揭短,其中多家小银行被指高管薪酬超标和违规放贷严重。被查的农信社和城商行内控制度执行不力比较普遍,会计核算不实的问题仍较突出,被点名金融机构普遍存在违规放贷、薪酬发放违规、收支核算不实、人为调节利润等问题。

  不仅财政部每年检查,2010年也是银监会严厉监管的一年,从地方投融资平台拆包到信托拆包,银行受到来回检查,对高息揽储早有警告。早在2010年4月,济南市公a安局就曾破获一起伪造金融票证诈骗案,尚有1500多万元涉案资金无法追回。难道监管部门对济南等地金融机构伪造票证等事就会轻轻放过,导致一年发生两次重大案件?

  奇怪的是,一贯严厉的中国银监会于2010年的最后一天回应称,该案正在侦破中,相关银行运行正常,各项监管指标符合监管要求。同一天,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仁元到齐鲁银行济南舜井支行视察慰问,充分肯定了齐鲁银行近几年来对全省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并要求齐鲁银行要严控风险,稳健发展,再创佳绩。当地媒体大声宣传齐鲁银行的佳绩。

  也许从不良贷款率等纸面数据看,上述银行确实符合监管要求,但此事再次印证了中国银行业真正的风险在数据之外,是资金低效使用、地方zf对信贷投向的干预、错误的激励机制以及金融机构内外明目张胆的勾结。

  出事前不控制,出事后不反省,甚至推波助澜。涂脂抹粉的结果就是,齐鲁银行不会是孤例,他们的队伍遍天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