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社区:风雨飘摇的2016来了

中国经济失速过快是当下朝野共识,政府把这个问题称为“新常态”。经济速度在10个点以上增长的旧常态,哪怕是最乐观的人,也不抱这个预期了,这点也是共识。官方的调子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进入了中高速发展阶段。然而,也常常说,下行压力很大。
  从“新常态”的表述当中,我们就会知道,官方在经济失速过程当中,充满了新担忧,10个点增速的旧时代过去了,引领旧时代经济发展的大结构已经动摇,新的经济结构远未建立,在这种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形势下,言常态显然为之过早,我来下个定义,那便是新迷茫,充满新风险。结构要不要转?要,但充满风险,这个风险有来自对新经济的驾驭不成熟,水太深石头摸起来吃力,也有来自旧时代积累的一系列矛盾,河已经到了尽头。
  都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是个奇迹。从动乱年代结束后,用了30几年的功夫,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量,已远远超越日本,正赶着美国,在欣欣向荣之际,在乐观膨胀之际,经济结构的矛盾也在国际用需求减退之后,全盘暴露,社会矛盾急剧上升。报道称,百分之一的家庭占据三分之一的财富,底层百分之二十五的家庭,只占百分之一的财富。社会公共资源底端民众享有率几乎为领。所以,经济总量大奇迹背景下,财富分配如此天壤,估计也是一个奇迹。在一个近14亿的人口大国里,消费占经济比重不到发达国家的一半,说明经济成果没有惠及普通大众的购买力。这个巨大的世界排名第二的经济总量为少数人占据。人均拖了10000条后腿,新经济新消费寸步难行。我们先前旧经济的积累,得益于巨大的劳动力市场,数亿人口背井离乡,加入浩浩荡荡的世界工厂,加入基础建设大浪潮,所谓人口红利,换个名词就是廉价劳动力,如今这个价已经不廉了,劳动密集型的旧模式旧结构的竞争力,在国际需求减弱的背景下,低端制造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正在枯竭。产业资本在利润低的可怜的环境里,在马不停蹄的转移或死亡。高端上竞争不过美国,中端上竞争不过日本,低端上与东南亚的低成本也失去竞争力。产业工人在失去他们的岗位,靠人口众多,已经释放不出红利,这些劳动力在不肯再自我廉价背景下,闲置在城市里,成为越来越不稳定的流民。
  工业社会,或者说商业社会,它的本质是最终循环的发生经济危机。企业主所投入的设备所生产的产品越多,那么摊到每个产品的成本越低,所以,这种自觉的竞争,必然导致产能过剩,过剩就产生危机,比如今晚的原油价格跌破了30美元一桶,但是石油组织没有任何缩减产能的计划,缩减就以为着开采成本过高,这种非理性的竞争,这是工业经济的先天宿命。中国目前面临严重的从旧常态积累下来的过剩产能,钢铁水泥等建材价格等同于白菜批发价格,出一顿亏一顿,但炉子不能停,炉子停,街头“散步”的人就密集了。去杠杆,去产能,调结构,是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必须要经历的阵痛,能不能在这个阵痛中熬下来,一切都是未知数。房地产叫去库存,其实就是去产能,等于官方承认了,在有限购买力下的房子产能是过剩了,银行对于房地产的资金援助,必然在政策层面上偃旗息鼓,可想而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块肥肥的财政源泉,似乎在干涸下去,对于已经习惯依赖土地财政的中国各路政府而言,将面临一个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的巨大难题,奢惯了的支出,如何再入俭?所以,千呼万唤的减税政策,减企业减民众负担,只闻雷声不见雨。看看发改委的油价调价机制就知道,这个政府在面临巨大财政增速锐减面前,信用丧失,连连爽约。不降价不降价就是不降价,因为再降,油价里没有油,只剩税了。当一国政府之信用破产,那么在一定程度而言,由这个政府所发行的货币就是失去它的信用,货币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对所管理的人民的欠条,一次一次的失信,那么人民币的储蓄功能就没有了,只有交易的功能,一个储蓄大国的人民如果有一天不储蓄了,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观?我不敢想像。
  中国经济要减负,就得减轻企业和民众负担,减税之路会走吗?我的答案是不会,一定不会。80年代的美国可以这样做,中国政府做不了。因为美国是小政府大民间,中国是小民间大政府,威权政府的第一要义是财大气粗,财大气粗才能有威权,这是这个政府与人民的宿命,一定办法都没。目前当局学里根主义,只是一厢情愿,一路一带,亚洲投资银行,加入sdr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只是滑稽模仿,或者只是诸多模仿中的一些简单现象,80年代的美国,真正使得美国从一个主要大国成为超级大国,是里根的轻徭薄赋。
  新年以来,国内股市下跌累计下跌18%,熊冠全球,两天熔断了四次,创造世界最频繁熔断吉尼斯记录,同时也创造了最短命的熔断吉尼斯记录。一个大国的资本市场的政策的出台与取缔犹如小孩过家家,随口荡荡。大概熔断熔的不够过瘾,把国际原油低于四十美元时,把成品油价格往下调的机制也熔断的,但是这次熔断,往上提价格是不熔的。除股市以外,汇市也一样心惊动破,外汇局长免掉啦,银行窗口兑汇限制啦,动用外汇买玩香港离岸人民币啦,完全是救火的手忙脚乱。在华尔街那边看来,咦,这群家伙在干嘛?好像屠呦呦在看王林大师在给冰冰们配蛇油大补膏一样。
  08年美国人,发生次贷危机,股市从6124跌到了1664,从外星文明跌到了满清王朝,这次自己危机了,上市公司利润率比07年缩减了9个点,乐观一点破2000点没问题,悲观一点破1664也没问题。就拿中小创的市盈率来说,平均70倍的市盈率放哪都是离谱的高估,在如今内忧外患的市场格局下,再跌去一半也轻而易举。
  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同时也作为世界能源消耗的第一国,成功实现了,把援助留给了亚非拉,把污染留给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作为有热爱祖国大好河山思想感情的人民,和北京的雾霾天空一样,看不清前方有没有路。一个县市的13岁小女孩,嘴馋偷窃了巧克力,爆米花的父母支付不了偷一赔十的罚款,导致女孩从17楼跳下。这是一个令人心为之酸,眼为之雾的一幕。愤怒的人们走上街头,打伤市长,烧毁警车,与其说是为小女孩讨公道,不如说,是对自己命运在所谓大国崛起背景下苦逼活着的宣泄。这让我小时候常常看到的现象浮现出来,在八九十年代初期,整体社会还比较贫困时期,去亲戚家做客,作为客人的我,会见到主人因为自己的孩子在饭桌上多吃了好菜,而骂他们。而对一个客人殷勤备至。一个国家的国格,其实就是这个民族人格的集合,所以,对建立了外交关系的黑人,我们大把花钱,大方免债,对于国内少女是否都有巧克力吃,漠不关心。而普通的民众正跪着,向大权集于一身的n代核心,顶礼膜拜。所以,我一直认为,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正是这形形色色的人,在这边土地上文化上长大的物种,建立了符合他们逻辑的政府。写到这里不由得一片哀凉——人民本身就是个问题。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个问题。
  法国要为巴黎血案报仇雪恨,奥朗德全球游说,俄罗斯土耳其剑拔弩张,石油价格跌的,使普京大帝无论从国内还是国际,从强人变为强烈谴责的软柿子,沙特伊朗一刀两断不来往了,三胖子在自家小院子里做核物理实验,日本鬼子通过了安保法,美国佬在国会扬言美国是世界其他八个军事强国的总合,德国的市长送给默克尔大妈一车中东难民作新年礼物,在南海填海造机场,国产航母几艘同时在建。这些大国小国们,似乎都在为国内国外的原因,表现的迫不及待,外交上充满嘴炮。2016将是这些问题,冲突升级,矛盾进一步恶化的一年,可能也是全球在二战以来大国间总体和平平衡被打破的一年,可能是全球进入经济全面衰退而相互引发羡慕嫉妒恨的一年,关键的是,2016国内的维稳,将使得这个国家对现任第n代领导核心苦心经营的形象再次破灭。如果党国发生经济危机,共产主义不会危机的理论在现实面前苍白无力,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经济发展的本质是什么?是人心。当下经济的现状,是对未来预期的反应。当人心乐观,企业家行为就积极,当人心悲观,企业家行为就消极。18大以来,老虎打了不少,一开始民众对老虎这种野生动物也能打?充满了好奇,觉得新班子有戏。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打老虎看得也不再稀奇了,而且这些老虎无非都是石油老虎,四川老虎,其他老虎相安无事,一部分民众先呵呵起来,带动了大部分民众也呵呵起来了。在改革红利的鼓吹下,改革牛来了,4000点是牛市的起步,万众一心杠杆炒股,神魂颠倒的半年以后,慢牛没有出现,来了一只快熊。眼看圈钱的市场发不了新股了,注册制推不了了,手忙脚乱的印钱救市,行政救市,都不行,因为经济的本质是人心,人心不行了。最后公安救市,抓了一批人心不好的人。2850点暂时稳了,股市娱乐明星李大箫红了。
  经济的本质是人心,股市的本质是人心的放大。新年以来,股市汇市房市,人心背离。全球纷纷录得几十年以来最差新年开局。
  台湾新领导人出来了,是民进党的蔡英文女士。这件事上,至于民进党还是国民党,我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女人当政。台湾民主学美国。
  美国黑人曾为奴,现今座着总统位,在中华文化里,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一直要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女性才慢慢解放,开始上学识字放脚。如今蔡英文在华人圈里,做了总统,说明台湾在文化上,已经没有多少受所谓中国文化影响了。拿来的政治制度,在台湾已经生根发芽。台湾是开放的。
  马英九和我们的核心,在新加坡的吃老酒,没有给国民党带去多少的选票。台海局势增添了新变化。
  大概前面的东西缺乏正能量,引来了一些人员的诘难。说是喷子,说是美元党,崩溃论者都有。用这些带有色彩,也听的耳膜起茧的词语的人,这么多年来,实在也没有任何长进。
  喷子喷不灭中国,自然网络舆论引导员也救不了中国。中国何去何从,还得看庙堂里的人的作为。当年朱镕基,对要打倒他的人讲,经济搞好了,你们是打不倒的,搞不好,你们不打也会倒。你们看,朱总理多少的明白。这个政权的命运安危,就是能不能搞好经济。改革开放,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为了经济建设,不惜放任当官的腐败,政绩唯gdp论。但这些苍蝇长大成老虎以后,政权的合法性就要出问题。
  只要经济下行,不足以吸纳已经涌入城市民工的岗位,是要闹事情的。阿q没落后,吃了赵太爷的耳光,想跟着假洋鬼子革命。归根结底,阿q没钱了,连吴妈都不肯从他。
  油价跌破30美元:一个油比水贱的时代,周五,美油布油双双跌破30美元。如果油价按照30美元/桶来计算,7桶油约重1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周五,以6.58元计算,则可折算出原油现价大约为1.4元/升,加工成成品油,各种成本算上,成本大概2元不到的样子。换句话说,目前国际油价比一瓶中国产的农夫山泉矿泉水都要便宜!
  然而,赵家人规定,不降也,不降也,降乎者不降也!
  现在国家在搞高端装备走出去,一带一路,成立亚洲投资银行,呼朋唤类,通过外交撒钱,用了800多天的时间,人为的集了几十个我们出钱你们出面的亚投行创立国。这让我不禁想起,改革牛,4000点是牛市起步的人造牛市。非常的短暂。
  把我们过剩的产能走出去是好事,确实也在东南亚基础建设领域中了几个标,但是,这些投资,用的是我们借给他们的钱,靠他们政府还钱,能本利两清,是猴年马月?美国人产业转移,有美元作为地球货币的实力。我们产业转移,有这个实力吗?我们无非就是靠出口创汇几十年积累下来的那点外汇储备么。这点储备,和美国印钞机一比,简直是冰山一角。如果人民币真的一再贬值,这点储备不够拿来稳汇率,稳通胀。
  想在东盟复制美国在欧洲的马歇尔计划,有我们先天没有对外印钞权的不足,所以,高铁路火车头装备走出去,不会走的太远,太顺利。在泰国,直接高铁换大米。他们知道,自己投钱,在昂贵的铁路机车面前,获得不了相应的票价收入,政府永远亏本。我们犯的一个更大的错误是,我们政府热衷的基建项目,以为在其他国家也能为政府热衷,这个想法太天真。他们的政府根本不会这么举债,他们的政府权力有限。他们的市长,不能满城挖,满城拆,满城批地。他们要碰到铁路通过的村庄,不能强拆,铁路只能绕远路。
  产业输出的核心,是资本输出,是规则输出。我们这两点都还弱小。需要韬光养晦的时候,操之过急了。规则的接受者,想变成规则的制定者,必须要有强大的统领技术和统领资本。
  我们劳动力目前库存也太多了,按照任大炮的观点,这些人只能炸掉?
  为了保房价,只能将库存炸掉?
  炸房子,再造房子的伎俩和路修好再挖掉重建是同一个逻辑。折腾产生GDP,所以我们的年统计数,很大一部分是同去年同前年重复的。同一条路,反复产生三年五年的gdp。
  任大炮其他谈论还行,一涉及到自己作为代表的房地产领域,就满嘴火车。
  房地产价格和汇率走势基本是相同的,之前的那波,房地产十年黄金牛市,伴随着人民币一路升值。外资不管是热钱也好,引资也好,在2000年到2010这十年间,一边享受着货币升值,一边坐享不动产升值,可以说两头赚。如今如果要兑现,将是数倍于进来的资金要走。现在,还只是苗头,一切都得看经济是否还有活力。能否吸引资本在于一个经济体是否有增长效率,是否有激情四射的活力。如果这个经济失去活力,衰退的迹象越来越明朗,甚至确定为通缩期,那么资本外流,本币贬值,以本币计价的相关资产都会下跌,包括汇率,股市,房屋等等。如今在我看来,只是这一切的开始,还没到绝望期。所以我说今年是风雨飘摇,洪涝爆发在明后年吧。
  同学们在问汇率,问楼市,问股市。我想这样回答够明白了。
  转折其实早就开始,无非在巨大的惯性之下,在绝对增长速度还在七八个点的时候,人们不觉有什么危机,敏感的人也只觉得有些凉意而已。而从14年11月开始,通过货币刺激后,经济不能像09年一样,伟哥到鸡吧起,说明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阀值已经降低,巨大的贫富差距,已经没有新的消费可以挖掘,在经济总量不断放大的同时,消费乏力,只能说少数人获得了这个蛋糕。我们知道,无论你在富有,你只能有一个胃口,你带动不了社会消费。贫富差距的不断增大,已经抵消了经济增长带来的正面效果。接下来,政府需要做的如何给穷人保障,向富人增税。权贵们也该反哺背井离乡创造财富的产业工人了。
  如此,社会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两级矛盾可以缓和,对社会的冲击可以缓和,民众的情绪可以得到安抚。
  非如此,等经济掉入冰冷的全面通缩,这个社会将失去控制。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14亿人口出现混乱的局面,古往今来没有任何经验,可以控制这个局面。

  美国股灾:1929年10月29日,被称作“黑色星期二”,这是美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是美国历史上影响最大、危害最深的经济事件,影响波及西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1987年10月19日,爆发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崩盘事件。道·琼斯指数一天之内重挫了508.32点,跌幅达22.6%。股市暴跌狂潮在西方各国股民中引起巨大恐慌,许多百万富翁一夜之间沦为贫民,数以千计的人精神崩溃,跳楼自杀。这一天被金融界称为“黑色星期一,这些日子来的前一天,大家还歌舞升平呢。
  1929年在这个被称作“黑色星期二”的日子里,纽约证券交易所里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抛售股票的旋涡之中,这是美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是美国历史上影响最大、危害最深的经济事件,影响波及西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此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危机已经悄悄降临,人们却没有注意到。1926年秋,在20年代的投机狂潮中被炒得离谱的佛罗里达房地产泡沫首先破灭了。然而,这丝毫没有给华尔街的疯狂带来多少警醒。从1928年开始,股市的上涨进入最后的疯狂。事实上,在20年代,美国的许多产业仍然没有从一战后的萧条中恢复过来,股市的过热已经与现实经济的状况完全脱节了。
  1929年3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对股票价格的高涨感到了忧虑,宣布将紧缩利率以抑制股价暴涨,但美国国民商业银行的总裁查尔斯·米切尔从自身利益考虑,向股市中增加资金投入以避免下跌,股票经纪商和银行家们仍在极力鼓动人们加入投机。甚至一些著名的学者也失去了冷静。其中最为典型的是耶鲁大学的欧文·费雪,这位大经济学家不仅自己融进了投机者的行列,而且还在公开演讲中宣称:“股票价格已达到了某种持久的高峰状态。”
  不过,也有不少人保持着冷静的头脑,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父亲约瑟夫·肯尼迪就是及早从股市中脱身者之一。他对自己说,如果连擦鞋匠都在买股票,我就不想再呆在里面了。这个明智的选择使他提早撤出资金,为其家族的未来奠定了基础。
  1929年夏,股票价格的增长幅度超过了以往所有年份,崩溃已经近在眼前。9月3日,华尔街的一位统计学家罗杰·巴布森在华尔街的金融餐会上说了一句话:“股市迟早会崩盘!”这句话被《道琼斯金融》发表。其实,这位先生在此前的两年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却只被人们当做笑谈,没想到这次竟一语成谶,千古留名。此话不久就传遍了全美国,投资者信心开始动摇,股市立刻掉头向下。
  股市下跌的消息惊动了总统胡佛,他赶紧向新闻界发布讲话说:“美国商业基础良好,生产和分配并未失去以往的平衡。”有关的政府财政官员也出面力挺股市。但此时人们的神经已经异常脆弱,股市在经过昙花一现的上扬后,就开始了噩梦般的暴跌。
  跳楼的不仅是股指
  1929年10月的最后10天,集中了证券史上一连串著名的日子。
  10月21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开市即遭大笔抛售,全天抛售量高达600多万股,以致股市行情自动记录器到收盘1小时40分后才记录完最后一笔交易。
  10月23日,形势继续恶化,《纽约时报》指数下跌31点。
  10月24日,这一天是股市灾难的开始,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四”。早晨刚刚开市,股价就如决堤之水轰然下泄,人们纷纷脱手股票,全天换手1289.5万股。纽约数家主要银行迅速组成“救市基金”,纽约证券交易所总裁理查德·韦尼亲自购入股票,希望力挽狂澜。但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10月25日,胡佛总统发表文告说:“美国的基本企业,即商品的生产与分配,是立足于健全和繁荣的基础之上的”,力图以此刺激新一轮投资。然而,过了一个周末,一切挽救股市的努力都白费了。
  10月28日,史称“黑色星期一”。当天,纽约时报指数下跌49点,道琼斯指数狂泻38.33点,日跌幅达13%,这一天,已经没有人再出面救市。
  10月29日,最黑暗的一天到来了。早晨10点钟,纽约证券交易所刚刚开市,猛烈的抛单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人人都在不计价格地抛售,经纪人被团团围住,交易大厅一片混乱。道·琼斯指数一泻千里,至此,股价指数已从最高点386点跌至298点,跌幅达22%,《纽约时报》指数下跌41点。当天收市,股市创造了1641万股成交的历史最高纪录。一名交易员将这一天形容为纽约交易所112年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天”。这就是史上最著名的“黑色星期二”。
  11月,股市跌势不止,滑至198点,跌幅高达48%。
  翌年,股市凭借残存的一丝牛气,在1~3月大幅反弹。并于4月重新登上297点。此后又急转直下,从1930年5月到1932年11月,股市连续出现了6次暴跌,道·琼斯指数跌至41点。与股灾前相比,美国钢铁公司的股价由每股262美元跌至21美元。通用汽车公司从92美元跌至7美元。
  在这场股灾中,数以千计的人跳楼自杀。欧文·费雪这位大经济学家几天之中损失了几百万美元,顷刻间倾家荡产,从此负债累累,直到1947年在穷困潦倒中去世。
  不堪回首二十年
  这次股灾彻底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人们闻股色变,投资心态长期不能恢复。股市危机、银行危机与整个经济体系的危机,是个相互推动的恶性循环,股市暴跌后,投资者损失惨重,消费欲望大减,商品积压更为严重。同时,股市和银行出现危机,使企业找不到融资渠道,生产不景气,反过来又加重了股市和银行的危机,国民经济雪上加霜。由于美国在世界经济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其经济危机又引发了遍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大萧条:5000万人失业,无数人流离失所,上千亿美元财富付诸东流,生产停滞,百业凋零。
  纽约股市崩溃发生之后,美国参议院即对股市进行了调查,发现有严重的操纵、欺诈和内幕交易行为,1932年银行倒闭风潮,又暴露出金融界的诸多问题。在痛定思痛、总结教训的基础上,从1933年开始,罗斯福政府对证券监管体制进行了根本性的改革。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以法律为基础的监管构架,重树了广大投资者对股市的信心,保证了证券市场此后数十年的平稳发展,并为世界上许多国家所仿效。这样,以1929年大股灾为契机,一个现代化的、科学的和有效监管的金融体系在美国宣告诞生。经历了大混乱与大崩溃之后,美国股市终于开始迈向理性、公正和透明。此后,经过罗斯福新政和二次大战对经济的刺激,美国股市逐渐恢复元气,到1954年终于回到了股灾前的水平。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九日,星期一,这一天对于美国纽约所有股票持有者来说,是一个难忘的灾难性日子,美国当日一天中股票市场财富缩水超过五千亿美元。由此使得全球经济的病变迅速蔓延
  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华尔街上的纽约股票市场刮起了股票暴跌的风潮,爆发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崩盘事件。道·琼斯指数一天之内重挫了508.32点,跌幅达22.6%,创下自1941年以来单日跌幅最高纪录。纽约股指损失5000亿美元,其价值相当于美国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8。这次股市暴跌震惊了整个金融世界,并在全世界股票市场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伦敦、法兰克福、东京、悉尼、香港、新加坡等地股市均受到强烈冲击,股票跌幅多达10%以上。股市暴跌狂潮再西方各国股民中引起巨大恐慌,许多百万富翁一夜之间沦为贫民,数以千计的人精神崩溃,跳楼自杀。这一天被金融界称为“黑色星期一”。我们再来看看股灾以前的美国经济。

  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整个60年代,是美国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经济持续稳定增长,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降低至很低水平。到80年代时,美国股市已经历了50年的牛市,股票市值从1980年的24720亿美元上升到1986年的59950亿美元。自1982年起,股价走势更是持续上扬,交易量也迅速增加。股市异常繁荣,其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实际经济的增长速度,金融交易的发展速度大大超过了世界贸易的发展速度。因为股市的高收益性,大量的国际游资及私人资本源源不断地流向股市,这些资金为追求短期利润而在股市上从事投机交易,造成股市的虚假繁荣。
  在这段长达50年的股市繁荣下,也留下了许多阴影。1973年至1975年,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国爆发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致使通货膨胀率上升,失业率很高。加之当时美苏开展军备竞赛,大大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力量,使国际甚至是国内的市场占有份额也不断下降,外贸赤字和预算赤字不断上升。随着美国政府对金融市场管制的放松和对股票投资的减税刺激,巨额的国际游资涌入美国股票市场,促进了股价持续高涨。在1987年头9个月中,仅日本购买美国股票的新增投资就达约150亿美元,股票价格已近崩溃。这些都意味着美国股市将经历一场大的调整。

  看见本楼有不少朋友在不停的问,什么叫“赵家人”,很有意思,好奇心比较强。关于什么叫赵家人,说开来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不妨说它一说。
  两个月以前,万科的股票像打了鸡血似的,突然连续涨停,一个多月从13元出头涨到24元多,几乎翻番。在沪深两市蓝筹股当中一枝独秀。造成这个局面的是,宝能旗下的一个保险公司,在二级市场上不停的扫货,不计成本的买入,加上跟风盘的涌入,像万科这样具有良好流通性的大盘子,很容易被各路主力操控。眼看宝能的野蛮闯入,股权将要超过华润集团,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之时,万科董事长突然在新浪微博和其微信朋友圈里,公开反对宝能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劝宝能不要再买万科了,你宝能没资格做万科的股东,我们只做华润打工者。但是,甭管你怎么说,我有钱,我买入,你越说,我撤资买入,不但要做第一大股东,还要买到51%,绝对控股。王石面对如此凶悍的资本,只得用下三滥的手段,让公司停牌。拖着。
  宝能和万科的股权大战,王石说,你宝能集团信誉太差,没资格做万科第一大股东。于是一个评论被无数点赞和引用,是一个网友评论说:当年阿Q说自己姓赵,于是未庄的乡绅赵太爷很生气,打了阿Q一耳光,说道:你也配姓赵?于是在网络上赵家人,就是代表利益集团了的代名词了。
  如今的“赵家人”,已经成为成语了,和五毛这些词汇一样,百年后的学生考试,说不定要靠名词解释呢,是典故。鲁迅自己想不到,除了给中国文化贡献了阿Q,还居然贡献了赵家人。
  这不妨也深刻的反映了,无论你是民营企业还是国家权贵,当有人要改变你的利益时,都会遭到阻力障碍,作为一向对政府没有好感的王石,他自己也是这样。王石抵制宝能,和中国其他被权贵资本控制的核心领域抵制民营资本有什么区别呢!
  阿Q也中兴过,但被抢光了。阿Q注定失败,赵太爷们最终坐在位置上审判阿Q,真是预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xxx
    2016年1月18日12:00 | #1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正是这形形色色的人,在这边土地上文化上长大的物种,建立了符合他们逻辑的政府”-什么狗屁逻辑?共匪政府是人民建立起来的吗?经过了人民的授权吗??这论调堪称奇谈怪论,这正是共匪统治下的
    “中国特色”之一

  2.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18日06:01 | #2

    冯小刚为了名誉舔菊的话你也信?哈哈

  3. 匿名
    2016年1月18日15:54 | #3

    “报道称,百分之一的家庭占据三分之一的财富,底层百分之二十五的家庭,只占百分之一的财富。社会公共资源底端民众享有率几乎为领。”

    这就有些扯淡了。把国家财富平均给每个家庭,差距就小多了。中国的国家财富本就属于每一个人,为啥不算给每一个人呢?这根本不科学。

  4.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18日20:01 | #4

    赵家人之外的外姓人共勉,2016.

  5. 匿名
    2016年1月20日14:02 | #5

    好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