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收煞:技窮

如果說 689(梁振英)最新發表的施政報告是向北京的主子遙距地擦鞋(證據: 42 次提到「一帶一路」),那麼主流傳媒對於幾日前發生於香港的人民幣離岸市場的「阿爺挾淡倉擊退沽空人民幣炒家」現象的解讀,其實也不遑多讓。

本地財經寫手及銀行界高層的說法:「任一招(任志剛的招數)重現江湖!偉大祖國今次很聰明,無須損耗國家的外匯儲備,用斷水斷糧的方法令沽空人民幣的炒家的平倉成本急升,成功擊退外國勢力,中華英雄保家衛國,做得好!」

洋鬼子成為戰靶

這是獻媚的說法,也是轉移視線。現實世界,同一樣商品,有兩個不同的價格(即:在岸價 vs 離岸價),必定會引發套戥或套利行為。而從事這種活動的,可以是外國的機構投資者,也可以是已經「走出去」的紅籌國企,以及駐港的中資機構(即:各省市的窗口公司),甚至是有門路的老百姓。在中國的經濟、金融、外貿和商業領域,雙軌制可謂無處不在。而能夠透過雙軌制之間的差異謀取暴利的,通常是接近權力核心的特權階級。既然去年七月初的暴力救市期間,有「御貓」(中資証劵行)利用內幕消息圖利(做法:趁國家隊入市救 A 股的時候在香港及新加坡沽空 A 股),面對人民幣的在岸價與離岸價之間的差異,你以為特權階級會袖手旁觀,白白放過出賣國家謀取私利的大好機會?別傻了。傳媒選擇性地聚焦外國炒家,是政治正確的做法,也是乘機向習包子獻媚。潛台詞:洋人發動「貨幣戰爭」,大家要團結一致,服從總司令的指揮!看看香港的主流傳媒的大老闆是甚麼人,你自然明白過來。中港融合,包括新聞故事的角度。

選擇性的報導,令洋鬼子成為戰靶。但是洋鬼子絕不會哭哭啼啼,囉囉唆唆,投書給大陸(以及香港)的紅色傳媒的編輯部,委婉地要求澄清,又或者像李嘉誠那樣以詩明志,而是離棄人民幣,離開中國市場。改革開放三十年,外資在中國的實體經濟吃過不少苦頭。去年七月由中證監領導的暴力救市行動又摧毀了外資對中國股市的信心和興趣,如今連外匯市場這一塊也無利可圖(註:幾家外資銀行的人民幣交易戶口已經被中國人民銀行暫停),那麼洋鬼子還有甚麼理由要留在中國市場?千里來華,目的是求財(部份洋鬼子會順便求偶),而不是來協助習近平實現「中國夢」。偉大祖國永遠不明白,洋鬼子沒有必要配合你的需要。做生意,不可能其中一方佔盡便宜,然後開動宣傳機器抹黑對方,迫合作夥伴離場,那是黑社會的掠奪手段。對,中共是黑社會,當外國人是傻瓜,用完即棄。

洋鬼子開始行動。剛剛過去的一個星期,港股和港匯的弱勢顯示外資有撤退的跡象,令 Auntie 想起董建華的名言:「中國好,香港好,想窮都難!」路姆西,現眼報,來得早。難為董伯伯居然還有心情搞 Think tank ,替下一任的特首抬轎(助選),做 King maker。你幾時先肯放過香港人,回家過正常的退休生活?

三頭馬車都落重藥

扯遠了,說回來。人民幣貶值的遠因,是中國經濟的基本因素轉壞,而去年的「七七股變」是近因。救市失敗令中國政府急謀對策,設法制止經濟急速下滑。結果是三頭馬車都落重藥:

1. 人民幣在去年的 8 月 11 日輕微貶值 2% ,理論上有助出口(但是中國製造的名聲實在太壞所以實際效用存疑),其副作用是在民間製造恐慌,令老百姓爭相兌換美元或港幣(據說上海人去年七月中就開始這樣做了),而外資對於持有人民幣資產(例如:股票)更加沒有興趣, A 股繼續低殘。明知道人民幣貶值會帶來不少的副作用,還是要走這一步,寧願事後干預外匯市場,令下跌的幅度減慢或受控,可見形勢嚴峻,又或者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管不了那麼多。中國經濟的基本因素欠佳,走資行動持續,空軍(沽空人民幣的炒家)稍後也許會再出動。不干預,怕外國炒家發動「貨幣戰爭」推翻政權。干預的話,又讓西方國家找到挑剔中國的藉口(原因:人民幣加入 SDR 的條件是該貨幣必須市場化)。對人民幣的匯率預期改變,更會引發連鎖效應,即是大把手尾跟(後遺症多),所以不要高興得太早。

2. 取消一孩政策及開放二胎可以刺激私人消費(國產中文叫擴大內需),同時可以減慢人口老化的速度及增加勞動力的供應。官方近期拋出「互聯網+」的概念,好處是透過建立網購平台帶動消費,從而繞過現實世界中問題多多,被地方主義和官僚制度所扭曲和切割的實體批發零售物流系統。這種做法,背後的精神,跟發展「互聯網金融」異曲同工:大陸的國有銀行體系被扭曲,只為大型國企(太子黨收容所)服務,無法發揮應有的中介和融資功能,於是有必要在體制以外的地方另起爐灶,為經濟活動提供所需資金,注入活力。

3. 固定資產投資 (Fixed Asset Investment) 方面, 2009 年 3 月(溫家寶任內)因應金融海嘯而提出的「四萬億救市方案」做就了不少大白象工程。 689 念念不忘的「一帶一路」(由習近平於 2013 年下旬提出)有助於輸出過剩的產能 (Over capacity) 和基建設施,保住相關的大型國企。至於中國境內的爛尾樓(國產中文叫樓市庫存),就交由進城的外省民工來解決。亦即是說,把樓市中的次貨、假貨和劣質商品塞給長期被剝削,在城市的邊緣幹粗活,賺取卑微工資,由於戶籍制度關係無法享受完整房屋教育醫療福利的外省民工。香港的股評人認為這個政策對於負債沉重的內房股(例如:恒大地產)有利,信不信由你。中國農民一再被共產黨剝削和愚弄,卻是千真萬確。至於近期香港的多項大型基建項目(例如:高鐵)均嚴重超支,背後是否牽涉向中資的承建商輸送利益(即:掏空香港的庫房),自己想。

結論:技窮

簡單地說:內憂外患。資產市場:船頭驚內鬼,船尾驚外敵。實體經濟:缺乏動力,迷失方向,進退失據。中國經濟缺乏新的增長動力,當權者只能搞一些面子工程(例如:亞投行,人民幣加入 SDR , A 股加入 MSCI ),好讓自己的成績單不致於一片空白。同時實施一些權宜之計,選擇性地保住部份的特權階級(收容太子黨的大型國企)。面對瓶頸階段或轉型期所帶來的結構性問題(例如:產業升級),當權者其實沒有新的理念或思維,甚至是一籌莫展。聽口號就知道了:所謂的「新常態」(New normal),是指經濟增長低於 7% 沒有甚麼大不了,死不了人!至於「供給側改革」(Supply-side Reform),其含糊程度,跟「一帶一路」不相伯仲。翻譯成「現代漢語」,意思是:能夠刺激需求的老法子(即:貨幣政策)通通用過了,你們這群飯桶,想想其他的辦法吧!這個時候,美國加息,油價下跌,資金和實業回流本土,又或者尋找中國以外的新興市場(例如:緬甸、古巴、TPP),中國能夠借助的外力只會減少不會增加。 2016 年的中國經濟,將會是一個陰乾的局面。偉大祖國是口號大國,如今卻連一個比較像樣的口號也想不出來,還可以怎麼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1月19日10:28 | #1

    风景这边独好.怎说是技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