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北京红线掏空国民党两岸论述

1月16日结束的台湾总统大选,结果不出意料,蔡英文大胜朱立伦。导致国民党选战失利的原因很多,但毋庸置疑的是,国民党自身意识形态的空心化也是国民党衰败的重要原因。国民党长于两岸关系的务实处理,但却缺乏一整套可以与民进党的台湾主体论述对抗的两岸叙事,其根源是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基于两岸“共识”,导致其两岸论述被北京所牵引,最终在北京划定的红线下被逼到墙角。

国共两党除了“两岸同属一中”以外,对于两岸分治的政治现实和两岸统一的路径都没有共识,因为北京压倒性的话语优势,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实质堕入陷阱。

“一中不表”VS“一中各表”

国民党的“一中各表”框架,相较民进党的台湾主体论述,缺乏竞争力。所谓“九二共识”,国民党方面强调是“一中各表”,而中国大陆的态度极为模糊。1992年虽然海基会一再要求双方口头表述“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但海协会并没有正面回应,这实际上反映出大陆方面实质上坚持“一中不表”。客观地说,“九二共识”中“一个中国”是两岸两会都承认的部分,至于“各自表述”,只是台湾单方面的一厢情愿。民进党攻击“九二共识”的一贯点,即根本不存在“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空间,国民党实际上很难招架。

2005年连战、宋楚瑜“登陆”后,两岸关系趋向和缓,国民党方面一直希望北京松口,说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但直至去年11月习、马会面,北京对所谓“各自表述”仍然不置可否。

实质上,国民党方面一直想利用“各自表述”的空间,来捍卫自身的“中华民国”话语并凝聚岛内对“中华民国”政治符号的认同,然而北京从内心来讲并不希望如此。北京对“一个中国”的论述,在外交层面的意义主要在于强化其在国际上的“代表性”,在国防层面的意义是保留武力统一台湾的权力,而在内政意义上则是为了强化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合法性动员,这三重意义都不需要“各自表述”的掺入,更由于北京在事实上早已在国际上被等同于“中国”,北京更不想对台湾方面放下身段。

2000年以前,中共在对台表述上通常使用老三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2000年以后,中共在涉台场合通常用新三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从“老三句”到“新三句”,北京淡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唯一合法政府的表述,给国民党的“各自表述”留下了相对模糊的空间,但由于大陆在两岸论述和外交辞令、内政辞令上的分割,这一转变并没有给国民党带来实质性帮助。

“新三句”实际上是对台湾的“特供”,在听者不是台湾的场合,北京实际上仍在使用老三句,尤其是在大陆内部以及教科书的编撰中,“老三句”是绝对正确。最近发酵的周子瑜事件,大量大陆网民指周挥舞国旗即是“台独”,实际上便是在“老三句”教育下的结果,“中华民国”存在和“一中各表”在台湾是人尽皆知,而大陆的许多网民根本不能理解这一点,他们最朴素的认知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任何人举五星红旗和港澳特区区旗以外的旗帜就是分裂和敌对。

周子瑜事件并非孤例,2000年总统就职典礼上张惠妹演唱《三民主义》和张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事件,都反映出两岸民间的这种深层隔阂。

事实上中国大陆也有许多商业活动,但大陆的地方电视台和民间企业、机构,都抱持“宁左勿右”态度,对于可能涉及“台独”、“港独”等负面政治因素的人,统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黄安最近的极端举动每每得手,关键还是看准了大陆这种特殊的政经生态。

“老三句”本质上和国民党宣称的“一中各表”、“两岸互不否认”直接对撞,存在深层矛盾。“老三句”在大陆和国际社会的压倒性优势,使得国民党的“一中各表”论述一直深陷自说自话的困境。

一国两制VS民主统一

国民党历史上对一中原则最为完整的论述是1991年的《国家统一纲领》,在彼时,坚持一中的目的是为了两岸的终极统一,反共的路径和统一的目标是清晰的。随着两岸政经实力的消长变化,国民党在理念上逐渐放弃了和平演变大陆的目标,而2005年的国共和解,更成为压倒国民党传统意识形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国民党传统的意识形态闭环,和民进党一样,并不求诸外力,就可自圆其说。但国民党和中国大陆建立紧密合作关系之后,这种情况明显改变。国民党既要国共合作带来的两岸和平发展红利,从北京取得现实的政经好处,又要继续强调改变北京政权性质,这是不可能的。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能放弃旧的民主统一目标。而民主统一目标的崩溃,由反过来倒逼一中原则的崩塌,既然没有终极统一的未来,那台湾承认和对方同属一国的意义何在?

自2005年以来,北京全面推行以经济统战台湾的政策,以连战为首的国民党上层权贵,成为两岸开放红利下的大买办。北京明知“一国两制”的统一模式不可能得到岛内认同,但却不能忍受岛内政治势力继续将“一中”和“反共”捆绑,2015年北京和台北在争夺抗战主导权问题上的龃龉,更显示出北京对任何潜在的反共倾向绝不容忍。

北京在“统一”话语上极其强势,将意识形态和两岸经贸等方面交流深度捆绑,迫使国民党在统一论述上彻底“缴械”。洪秀柱参选总统提及“终极统一”,最终被国民党内合力做掉,反映出国民党对“统一”话语的抗拒和恐惧。去掉了“统一”的目标和“反共”的手段,国民党的一中原则已完全沦为鸡肋。在当下的国民党论述里,坚持“一中”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迎合北京。不坚持“一中”就不和平,就没有两岸合作,所以为了“和平”和“合作”就要承认“一中”,“一中”论述完全沦为功利主义工具。在台湾选民,尤其是本土派的年青一代选民看来,完全是一种“绥靖”思维。

反观民进党,由于民、共两党实质上的紧张关系,民进党和亲绿势力反而比国民党表现得更加反共。在绿营的论述里,台湾独立和中国大陆的民主化甚至被放到东亚整体转型的大框架中,有人主张以台湾主体意识的高涨和民主发展的成就来刺激中国大陆的变革,以中国大陆的变革来逐步缓和台湾独立的外部环境,形成正向螺旋。这种设想在政治上不免偏颇甚至幼稚,但民进党在国共关系缓和之后全面接过了反共这一意识形态资源,倒是实情。

细究起来,两岸政经实力的差距越来越大,固然会使得中共更有能力抗拒政治变革的浪潮,避免国民党过去曾设计的“民主统一”,但同样也会增强北京通过包括武力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阻止台湾的独立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两岸在民主化框架下和平统一的概率,和台湾在大陆默许下和平独立并最终加入国际社会的概率,在中短期来看几乎同样渺小。然而观察现今的台湾,主张两岸终将民主统一的被视为痴人说梦,推动台湾和平独立却好像是个触手可及的未来,国民党放弃“反共”话语导致的对台湾前途未来的“失语”,也不能不说是这一现象出现的因素之一。

换句话说,正是中共的强势,进一步瓦解了国民党岌岌可危的意识形态。国民党被绿营指为中共同路人,也就毫不奇怪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