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越共选举新领导人,中美成关键因素

越南河内——2007年上任美国驻越南大使不久,迈克尔·W·迈克拉克(Michael W. Michalak)在一次晚宴中上前与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谈话,中间他提到,人权是美国政府在越南最重视的问题之一。

“你能看到他的脸马上就僵住了,”迈克拉克低声笑着回忆到,他现在是美国-东盟工商理事会(U.S.-Asean Business Council)的高级副会长。迈克拉克接着说想为他的健康干杯,并提了一个友好的建议:下一次举办这样的外交活动,应该让晚宴承办商提供美国牛肉。

“他大笑起来,我们开始喝伏特加,”迈克拉克说。“自那以后,每次宴会,他总会和我一起喝一杯伏特加。”

周三,执政的越南共产党将召开五年一次的全国代表大会,选举该国最高领导人。颇具个人魅力的总理阮晋勇支持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据几位分析人士、外交官和商业领袖透露,他正努力让自己成为比较保守的现任越共书记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的继任者,后者则正在谋求连任。

最后的领导人人选通常在大会举行几个月前就会定下来,但这一次因为忠于阮晋勇和阮富仲的两派势均力敌,到最后一刻,双方还在争斗。最后当选的人,将决定越南与中国和美国之间需要仔细拿捏的战略平衡,前者是越南的意识形态盟友、重要贸易伙伴,后者则越来越被党内精英看作一种重要的制衡力量,以针对在该地区影响力日益增大的中国。

2014年5月,中国将一座大型石油钻井平台拖入越南近海争议水域时,阮晋勇曾对其进行谴责,由此在越南人中赢得不少赞誉。即将结束总理第二任期的他,被认为是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政策的倡导者,也与不少美国高层官员有不错的私人关系。

相比之下,自2011年起担任越共总书记的阮富仲当时似乎不愿就石油钻井平台争端批评中国,他被认为力主促进政府在经济决策中扮演主要角色,也是越共专权的维护者。但他也带领越南加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是一个由美国主导的贸易协定,成员为十二个环太平洋国家,其中不包括中国。

位于华盛顿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研究员阮方(Phuong Nguyen)表示,“如果保守派在党代会选举中获胜,美国可能会发现,它将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与河内建立互信。”

“如果TPP正式获批,贸易和投资关系有望加强,”她说,但她也预测,如果阮富仲一方获胜,华盛顿将更加难以扩大与越南的军事联系。

现年66岁的阮晋勇比阮富仲年轻五岁。但根据一条沿用多年规则,首次当选政治局委员的年龄限制是65岁。不过,几位越南政治观察人士最近几个月曾经表示,领导层可以为之破例,而且阮晋勇一直在谋求进入该委员会,以便能接替阮富仲担任越共总书记。

然而,有分析人士表示,最近几天,这件原先被认为几乎必然会发生的事,似乎可能性没那么大了,因为阮富仲及其支持者试图迫使阮晋勇退休。这种比较明显的态势转变,在越南的都市知识分子中引发了担忧,他们中有很多人认为,阮晋勇是越南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和遏制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最大希望。

“阮晋勇在政治局里没有太多盟友,他很难改变现在的状况,所以我们有点担心,”一家越南国有附属机构的一名越南学者说道,由于事关敏感政治问题,此人要求匿名。

尽管阮富仲的支持者据说在政治局16名高层中占据上风,但他们担心极具活力的总理阮晋勇已经削弱了越共的领导,因为他增强了政府机构的职能,并在省级党政领导层和175人的中央委员会建立起裙带网络。

最近的一连串事件引发了议论,包括阮晋勇和阮富仲在内的四位越共最高领导人将退休,将权力移交给几名更年轻的政治局委员,这显然意味着阮富仲阵营获胜。一些分析人士表示,阮富仲甚至可能还会再担任总书记一两年,以便控制党内精英内部的紧张关系。

目前还不完全清楚,领导层交接会如何影响越南与美国日渐转暖的外交关系,也不清楚它会对越南维护自身经济独立和在部分南海海域宣示主权的努力产生什么影响。

2014年5月,中国石油钻井平台争端引发越南一些城市的街头抗议,这些行为最初得到了政府的容许——有些人说是鼓励,后来越南中南部省份的一些工业园区还发生了骚乱。与其他越共领导人不同,阮晋勇对中国的行动做出回应,谴责北京的领土野心,激发了越南人的爱国主义情绪。

之后,中国和越南两个社会主义近邻的关系有所改善,去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河内时,阮晋勇和他握了手。但很多越南人反对中国在争议水域进行人造岛建设,认为这会让人想起帝国时代的中国对越南的征服。他们也对中国在越南的影响力感到不满,这主要体现在来自中国的贸易、旅游和基础设施项目日益增多。

1月初,北京将一架飞机降落在中国建造的一座人造岛上,越南为此正式控诉中国侵犯其领土主权,也违反了最近签署的一项互信协议。

因为在任期间越南出现了一些国企丑闻和一场削弱经济的通货膨胀,阮晋勇在经济领域的成绩单并不好看。但在使越南经济获得更多外国投资,参与更多竞争,以及加入TPP方面,他还是被广泛看作越共内部最强有力的倡导者。

“在此之前,没有哪个领导人在使越南国际化方面做过太多努力,但阮晋勇不同,他在这方面非常突出,”在河内经营一家化学贸易公司的阮越河(Nguyen Viet Ha)说。“过去,我们对中国的依赖有点多,现在更独立一些,能接触到西方的技术。”

在美国接受教育、给阮晋勇及其他总理就经济政策提供建议的商人裴基成(Bui Kien Thanh)承认,这类政策使阮晋勇同样容易受到指责。“很多人会说阮晋勇是美国的盟友之类,不过也就说说而已,”他说。“阮晋勇很清楚,不和美国建立良好关系,很难实现经济开放。”

其他分析人士和商业领袖表示,即便阮晋勇被迫退休,越南和美国的关系依然会持续加深。他们表示,阮富仲在去年7月访问美国,这是越共领导人第一次访美,也是一个清晰的信号,显示越共内部各个派别日益达成共识,认为越美两国建立更加良好的关系符合越南的国家利益。

前美国驻越南大使迈克拉克表示,自石油钻井平台争端以来,越南和中国的关系“降了好几度”。他还表示,“我认为,不管哪一派”在党代会选举中“获胜,这种状况都不会很快改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21日10:21 | #1

    宁可北越不生草,也要收回太平岛!

  2. 匿名
    2016年1月23日12:05 | #2

    @匿名
    五毛收好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