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社区:说说我在北医三院产科的所见所闻,也说说你的吧!

欢迎转载,欢迎扩散。

不是什么水军,只是被三院救过命的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之一。说说我在北医三院产科的所见所闻,也说说你的吧!不是为辩什么公道是非,只想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三院产科。正能量,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

五个月前,我在北医三院生下了两个宝宝,一个1500g,一个1870g,两个宝宝加起来没人家一个大,我怀孕生娃的曲折经历在娃百天的时候曾经在孕版蝉联十大两天哭晕了一大波人。经历那么多磨难,我们母女三人分三拨一个一个从北医三院活着出来了。我相信很多人还记得我,这也就是一个多月前的事。

现在北医三院在风口浪尖上,这几天我晚上带娃甚至会失眠,我就是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救命之恩,何以为报?

我不愿意掺和进任何关于死者和死者家属人品的评论,也不愿意去争辩我们不可能真正还原的真相。作为女人,为了当妈妈她付出的太多太多,甚至真的付出了生命;作为患者,她是真的不幸,人吃五谷杂粮,有生老病死,我们很幸运的熬过来了,她不幸的走了。

我在三院产检平均一两周要去一到两次,住院近一个月,病房就换了三个,室友累计几十个,三院床位都紧着真正的危重病人,经常一天一个床位就要换两拨人。我的两个宝宝住过三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和普通病房累计也有一个多月。我们接触的产科大夫最多,从主任到进修也有二十个以上,护士也差不多这么多,另外还有其他相关科室,比如超声、麻醉、手术室、儿科什么的,加十来应该有大几十。每天看的都是医生护士患者和家属,我想我还是有点发言权。

我所接触过的三院大夫,以及护士,医术好,责任心强,态度好,对患者像亲人朋友一样,不乱开药,收费低,不看关系不要红包……真的很难接受这样的医生也有人诋毁唉。我就是觉得现在这样的医护人员多正能量的啊,拿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要是再寒了他们的心以后病了去找谁?男主角一而再再而三还去三院吗?劣币现在已经在驱逐良币,这样的好医院好医生只会越来越少。

我先说说医生的主要工作,1、检查,2、根据检查结果诊断,3、和你讨论治疗方案,告诉你可能的预后,4、你做了决定之后为你进行治疗或者放你走。当然在特别不好的时候,如果你坚持保胎,医生为了救你的命也不会让你保下去了,我是说,特别不好的时候,比如说,快死了。如果你做的决定是一意孤行而医生也没办法再帮上任何忙的时候,医生也只能放你走,因为他们不是警察。

不得不提醒大家的是,医生有时候能做的真的很有限,因为医生不是神仙,人体是多么精妙的一套系统啊,你的身体里、子宫里的很多事情,他们也解决不了。所以,人有生老病死,不然大家都不死,地球也装不下。也许这么说很冷血,但其实更多的是无奈。但是医院有自己的安全体系,医生有自己的经验和技术,在发生危险的时候,他们会和死神赛跑,尽量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问题的所在并争取解决,他们能做的是尽量让更多的人活,让活着的人少受罪,这就是这个职业的伟大和崇高之所在。尽管,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

我再说说护士的主要工作,简单点说,就是给你全面的医学护理,盯着你,照顾你。每天早上五点开始,一天三次体温,三次血压,发药,注射、护理观察、术前准备等等,必要的一整夜都不间断。当然这些都是根据医生的决定做的,有的人需要更多,比如我到最后要生两周连每天吃多少拉多少尿多少都要向护士精确的汇报,而且这些都精确到小时。如果尿少了护士都会告诉大夫,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我的身体产生了变化。不管你是几个月没洗澡的保胎孕妇,还是态度不好的刁蛮公主,她们都一样到点就来、按铃就来。

另外还要提醒大家,医生和护士不只是管着一个病人,并且他们还有教学、科研、行政工作,他们也有亲人也有家庭,也要吃饭也要睡觉,并且他们也会生病。

说说陪护和探视,产科保胎一般在三楼,保胎能住进三院的一般都是有各种严重问题的,想住院没大家想的那么容易,排队的人多了去了。为了保证这些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孕妇能有更好的休息,只要生活能自理一律不准陪护,生活不能自理的可以一人陪护。杨女士母亲能陪护,并且24小时硫酸镁,也正说明她的情况并不稳定。探视也是只允许一人探视,并且要在规定的时间探视,一个人出来一个人进去,是不允许“几十个热心的同事”一起来看望的。病房就那么一点点大,即使只允许一个人探视都很影响其他患者休息。

儿科NICU是完全进不去的,除了nicu相关人员,即使是本院的医生也不能。进nicu的早产娃一般都特别特别的脆弱,任何一次感染都可能直接要命,所以无菌要求很高,也很容易理解。即使是普通病房,由于新生儿的情况特殊,也是不允许探视的,不然可以想象孩子们的病房有多乱。孩子的情况可以直接问大夫,给大夫打电话或者去窗口问护士,一般大夫隔天也会主动打电话告诉情况,不打电话也很好,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说点具体的事,我一直看的魏瑗主任,一天门诊看将近两百号病人,即使她病了咳得上不来气。她对待患者虽然不可能像居委会大妈一样事无巨细但是仍然态度很好特别耐心,我当时没在三院建档,但因为病情严重,产科的绿色通道只一个电话她就直接给我挂了她的号。每次看门诊,情况不好的时候她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和我讲最坏的结果和最可能的结果,情况好的时候她用最简单的话鼓励我,她喜欢叫人姑娘,比如,姑娘,别折腾自己了,姑娘,你要想好,姑娘,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其实漫长的住院时光,真正见她只有三次,一次是和隔壁下不来床的病人讨论治疗方案,一次是查房,一次是和我和我老公正式讨论治疗方案。但是,我相信,她一直都在,我知道,我的每一次变化都会由我的管床大夫上报到原大夫再上报到魏大夫,一切重大的决定她都是知道的,这就叫体系化。我知道她不可能随叫随到,即使我是她的亲闺女。实在是臣妾做不到啊,太忙了。我永远记得我生之前她查房的时候看着我说,32床,32床你挺优秀的,那种鼓励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是她的话支撑我走到了最后,因为,在这个领域,她是真正的权威,她的任何肯定都好过别人一万句肯定没事的之类的苍白的安慰。

我的主治大夫原鹏波,每天都是来去匆匆,手术室产房病房,身上永远都是手术服,忙的一脑门子汗。你看他一天淡淡的,但是你有什么事情找他他都直言不讳,说话简单直接,对待患者从来不搞弯弯绕,哪怕是外地完全没见过毫不相干的病人从微信上找到他,他也都是第一时间给解答,直接告诉他们到产科去找他。魏大夫也是。严重的病人他们都是直接开绿色通道,还经常给病人捐钱。都说原大夫爱吓唬人,当然他也“吓唬”过我。可是我也亲眼所见我曾经的一个室友被她的管床大夫催着剖而原大夫来了说你问题不大可以下周再看看,我生之前我问他我娃脑损伤的可能性,他也给我吃定心丸,说基本不会,而不是像一般的资料上那样说百分之三十之类的。所谓的“吓唬”,仁者见仁,吓唬是基于病情,而不是被有些人说的那样完全为了自保,自己的病有多严重自己要学习,不要怪大夫“吓唬”你,大夫说的话都是基于临床经验和统计数据。

我的管床大夫赵诚,他管的可不是我一个人,可是每天只要他在医院,他都会过来看看我,哪怕是周末早上下了手术又累又饿又不是他在病房值班的时候,就为了让我安心。我知道他忙我一般不愿意拉着他问,只要他不忙的时候我和他聊天他都态度特别特别的好,也很愿意和我讨论专业知识,不会烦我。我手术的时候太胖弯不到麻醉师要求的角度,是他上来用尽力气抱住我。我从手术室出来后他又去忙别的事,晚上下班后还来四楼的病房看我,告诉我他已经去儿科六楼看过我的小女儿,并去七楼NICU问过我大女儿的情况(儿科重症监护即使他是大夫他也进不去),因为我们患者和家属无论是六楼还是七楼都是进不去的。这些都不是我求他做的,都是他主动做的,而他大可以不用这么做,这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医生的本职工作已经很累很累很累了。

感人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像B超的龚丽君大夫,我老是让她帮我看这看那,有的是门诊大夫单子上根本不要求而我自己看的资料太多想让她帮我查查的,她从来没有一点的不耐烦,每次都是柔声细语的,而且每次都不忘鼓励我。你们知道吗?三院产科B超基本上每天都要做到中午十二点半而下午一点半又开始了,一天到晚盯着小小的显示器,一个接一个的病人,她们能这样数十年如一日有多么不容易!

我产经里还提到了很多人,每天认真负责阳光灿烂的大眼睛小护士,安慰我帮我擦眼泪的手术室大夫,还有那些大半夜一次一次帮我重做胎心监护和B超的值班医生,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北医三院是中国最好的医院之一,产科是三院的王牌科室,北医是中国最好的医学院之一,北医的学生目前来看也是一流的学生,三院产科现在一水的博士博士后,北医三院产科的风气之好,真的是全国医院的表率!

我觉得说他们是中国产科的中流**di**柱也不为过!

我相信他们都有崇高的职业理想,不然真的没必要去做这样一份累的要死收入微薄甚至还有生命危险的工作!有人说资深医生收入高,我只想呵呵,看跟谁比吧,看性价比吧。想挣钱,有的是比做医生,做三院这种医生来得更快的路子!

有人说生孩子去私立服务好,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危重。去私立只适合身体好没问题的人,病情严重的都得往上面对口的公立三甲转。我第一次住院的室友就是私立转来的双胎,原因是内口提前开了需要保胎。

关于之前一个孩子放弃治疗的事,很多人说是医院吓唬人所以她们决定了放弃。我想说我怀孕期间医生无数次劝我放弃,披露可能产生的不良预后难道不是医生的本职工作吗?合理评估风险和自己家庭能承受的最坏结果,并进行“赌博”似的决定,才是妈妈和爸爸应该做的事。如果你真的爱自己的孩子,那就应该多花时间去弄明白,医生的每一句话背后的道理,并做出尽可能不后悔的决定。当然,有时候你怎么选都是错,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造化了。当我决定保胎并生娃以后,三院的医生为我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如果医生不提示风险,那,请大家自行相象如果孩子以后不好会怎么样吧。

现在争议的点,是在孕妇胸痛后医院有没有采取适当的诊断和治疗而已,这就让专业机构去判断吧。夜里各种抽血、血压、腹部和肾脏B超和早上的抢救都是当事人自己说的,放着不管我实在是不相信的。即使是晚上和周末,管床大夫和主治大夫休息的时候,也有值班大夫,一线二线三线层层上报的。我曾经多次因为胎心监护有一个减速被二线拉起来重做,甚至在深夜还在做B超,有时候我真的讨厌他们太负责了。口口声声让主治大夫马上来,实在不合理,医院有医院的体系,主治大夫也要休息,也要睡觉,也要出差,要保证医院正常运转,就不可能为了个别病人把个别大夫累死。主治大夫该来不来才是他的问题,如果主治大夫本来就不必须来,而是其他在当时应该出现的值班二线三线来,就和主治大夫没半毛钱关系。如果已经采取了适当措施最后人没救活,就不能称之为医疗事故,只能说她真的很不幸。

也许三院产科的十万个好也抵不过一个不好,在死亡面前,他们的过失会被无限放大,但是,请先确认他们是否真的有过失。

至于在这件事里的其他人,是否真的尽了自己的责任,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想想吧。不过能说吃不到早餐这样的话的人,或许很难听得进去我们说的这些。

说一千道一万,女人要学会爱自己,在你希望男人爱你之前。

然后,做人要互相理解,你想别人对你好,为你着想,你也要学会理解别人,从每一件事做起。别老觉得社会欠你的,别人欠你的,说话做事都喜欢别着劲儿,医生不会因此对你不负责任,但他们也不是卖笑的,你态度不好还要求他们跪舔。

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你所知道的三院产科吧。

121

我是一个特别懒的人,不然我13年怀孕生娃的经历其实也是应该记一记的,早上看到@szy让我也说说,记忆一下子涌过来,觉得特别感慨。很少单独开贴,这次也说说吧,一家之言,只说经历。我肯定不如楼主那么惊心动魄,但是我和大部分保胎和危重的妈妈也不大一样,我是本身带病的,和杨冰一样。
杨冰是高血压,我是高血糖,说白了就是本身就有2型糖尿病,说到这里需要普及下,2型算是比较好的,容易控制的,得亏不是1型,不然眼睛肾脏和腿动脉很容易就出问题了。本身带病的妈妈怀孕过程是一件很痛苦揪心的过程,所以非常理解杨冰,她是曾经的母亲并一直想要再当母亲,在这些年里一定做了她能做的所有的事情。

我是13年5月份发现怀孕,此前备孕一直在用胰岛素,不能用药,就是每天吃饭前都要对着肚子自己打针。怀孕后以及整个哺乳期都是打胰岛素的。

我单位离北大人民医院近,但是我表姐又说三院不错,于是就很纠结。我这种带病体怀孕有个好处就是算高危,说起来可笑,高危的好处就在于建档没那么困难。北大人民医院已经收我了,我对于人民医院旧房子比较纠结,觉得条件不好,于是去三院看了看,发现盖新楼了,好吧,我是外貌协会的。
这时候我在网上约号,小白兔居然第一次就约上了李诗兰的特需,说了我的情况以后就给开了单子查血,其实就等于建档的第一步迈进来了,接下来就是等着三个月做nt,这回又一次幸运的用当年的小兵挂号挂上了赵扬玉主任的号,主任很忙,态度冷冷,但是该说的都说了,小孩发育也很正常。
赵主任是不给加号的,那我怎么办呢,我找到分诊台,有个很胖的护士很热心的帮助我,拿着我的病历先去问主任,然后又到另外一个屋,过了一会拿了一个加号单给我,是王妍大夫的号,此后王妍大夫就是我的主治医生了。

我本身子宫能力还凑合,胎也很稳当,这方面的痛苦我没有经历过,我需要对抗的是我自己的身体情况,血糖并非像普通人想的不吃糖就可以了,吃多少肉多少淀粉多少蔬菜多少水果都有比较严格的量,而且即便是这个量也不能保证你的血糖稳定,那么怀孕就更加剧了这种情况,更加难以控制,难以控制的结果就是孩子发育会受到妈妈血糖的影响。很多带病妈妈怀孕容易血糖高,而我是容易血糖低,我本身又是瘦体质,比胖体质的糖尿病更难以控制。高血糖致残,而低血糖是致命的。
于是在产检几次后大约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王妍发现我有几次低血糖,对孩子大脑发育很不好,决定收住院,她的意思是立刻就要住,但是三院床位那叫一个紧张,于是只能等待电话,过了大概两天接到一个男医生电话让我随时等电话准备入院,或者我给他打也行,后来知道这个人是原大夫。

入院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床位,我从上午一直到下午才有人被允许出院,入院其实就是你有了进到病房区排队的资格。我住到了33床,和szy后来住的32床是一个屋。

住院四天时间不长,不过该见的医生护士也见差不多了,我的血糖是被严格监控的,吃饭也是糖尿病餐,有护士专门来给我测,半夜也得测,凌晨也得测,餐前餐后都得测,一天差不多得扎7、8次指血,整个孕期都是如此,手指头都没感觉了。医生到我这边也是得仔细询问血糖情况的。

整个怀孕过程的小心翼翼自然不用说,每天扎手指次数多的我都没感觉了,半夜还要定闹钟起来测,别的孕妇周末中午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我从来都是得定点起床测血糖,因为不能超过餐后两个小时。

到了后期我的血压也高起来了,因为本身糖尿病就说明胰岛细胞能力不行,血管张力也不好,再加上怀孕更是雪上加霜,只不过我的血压没有高出太多,但是也做了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整个上午和半夜都是高的。

后期宫缩也开始变多,胎盘营养已经开始跟不上了,别的孕妇都是大吃特吃,我是要担心别生出来巨大儿,别血糖不稳定,这个可以自行百度,糖尿病患者最容易生巨大儿,因为血糖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王妍给了我巨大的信心,她不是那种态度特别好显得很殷勤的医生,是一个很细心很理智冷静的医生,三院大部分医生都是这样,话不多,但是都在点上,表达能力很好,时不时的会鼓励你比如有段我体重增长快,她说你本来就瘦,你长胖点说明孩子发育也好,说明血糖稳定能供上营养,这样我才放心。或者有时候产检见到我微笑说,**,你好吗这一周?或者半生气的说,下一次别让我再看到有这种数据出现了,告诉我你都吃什么了?

她永远声调稳定,态度和气,不疾不徐,只在动作上迅速,语言上从来没有不耐烦,让人如沐春风–。
到了37周的胎心监护开始不好,胎动不行,第二天再做依然不行,这时候我已经开始焦虑了,非常担心,因为王妍本来就打算让我38周入院观察了,难道连38周都等不到吗?
终于还没等到下一次的产检,在37周加三天的晚上8点多时候孩子自己发动了,先是流血,然后规律宫缩,我镇定的洗个澡,11点多就带上东西去医院了,到了分娩室我已经很疼了,大概只开了1指半,胎心监护,然不好,几乎没有胎动,只有心跳,还出现大减速,医生一直不停的给我做,后来终于觉得不行了,要干预了,开始人工破水加速产程,楼主提到的赵医生给破水,破水完赵医生就说了句讨厌,我就知道情况不好,他叫来一个助产士评估了一下觉得是羊水三度污染,都已经是黄绿色了,全部被胎便污染了,胎儿可能已经缺氧了。他立刻打电话,说的声音很轻,但是能听出来是让准备手术室,他打完电话我说是不是要剖了,他说是,好吧,这时候已经开到三指了,疼痛几乎不能忍,两茬罪都得受。

我是当天第一台手术,当时是凌晨4点多钟,在准备手术的过程中,赵医生又打了个电话给儿科,让待命,担心胎儿窒息。后来又来了一位女医生是主刀医生,可是这时候我面前的手术布已经支起来了,所以不知道是谁,就在这种情况下,做完了手术,孩子很好,没有窒息,白净清洁的女孩,3080克(如果撑到39周到40周估计这孩子得超重照我身体的情况),儿科也用不上了。赵医生在手术过程还轻轻说了一句,没想到孩子挺好的,很放松的感觉,我当时就放心了,知道孩子已经出来了。刀口缝合非常好,比我们同事在其他医院做的要好,恢复很快,甚至疼痛感都不太强,除了按压子宫的时候。

住院期间我乳房下奶不通畅,毕竟刚生完嘛,担心孩子饿低血糖,因为我是带病体所以会影响孩子刚出生一段的状态。只好用针管喂奶粉,期间护士多次过来帮我按压乳房,帮我挤一下奶,让乳房尽快通畅,两天后我妈再去护士台要奶粉已经不给了,护士特别过来说不要再给奶粉了,你明明有奶,让孩子多吸。那么多的病人医生护士都基本上能兼顾到,真是已经很不容易了。
最后说几点:

1、像我们这种高危孕产妇怀孕生产过程的艰辛担心痛苦是没法用语言形容的,如坐针毡如履薄冰各种巧妙的成语都没法描述,所以我们的说法一定是含着血泪的总结和感受,如果说医生护士有不好的地方,我们一定是感受最深的,但是我们确实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医生护士没有对谁特别好更没有特别不好,都是按流程制度走,能入院说明都是问题有点严重的,像杨冰那种问题极其严重的,医生会怎么做呢?

2、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特殊的个体,尤其是在生病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最紧急,但是从医生角度来说,危重病人太多,没有谁比谁更有资格被特殊对待。所以在病人或家属的描述中总会认为自己被忽视了,医生只管其他人,忘记了我,没有注意到我的病情,这大多数可能只是自己臆想的。

3、不能武断的说没有漏诊,也许有,但这个漏诊是医学技术的难题还是个人不上心造成的,我谨慎怀疑是前者,就我三院的经历来说和szy的感觉一样,三院的产科医生不会忽视、遗忘任何一个病人。当然也许很多人说这是我们的一面之词,但是一面之词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至少我们有发言的权利。最终这个事件真相如何还是以官方为准。

楼主挺正能量的,我家属也是三院手术的,曾经去过协和之类的都不愿意接收,后来三院详实告知并顺利收治入院。我们的病自己最清楚有多麻烦多累人,红包人家也不收。还想咋滴啊…风气确实比较好,也算负责了。医生是铁打的就得巴巴的替你守着老婆啊?谁的老婆谁心疼,反正我家属住院的时候我是手机贴身上,恨不得时时陪着买个白粥都小跑回来…楼主说的没错,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事人反思过么?

我一直是王永清全程,很好
细节没必要分享,三院的护士、三线和一线医生都反应很快
外科也是,有次输完液直接回家,他们还打电话追来问,很感动
如果遇到小医生搞不定,直接现场电话主治医师,反正你在三院挂上号
他们会一直追踪到底的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三院产科人民医院强的太多太多了
人民医院产科B超交钱基本过会就排上
三院的,呵呵得二三周以后吧

看到你的照片,那身衣服是多么的熟悉啊,两年前我曾穿着这样的病号服产前产后在三院住了有二十天,我的孩子也因早产黄疸高在儿科住了四天院。三院的大夫、护士都很有责任心,我当时也是重度子痫前期,高龄,他们对我特别照顾,我这个人很敏感,有一点点不舒服就会去找医生,医生护士没有不理的,还找过多个科室的大夫来会诊。我的主治大夫跟杨冰的是同一个大夫,她人很好,是她鼓励我顺产的,我自己害怕想直接剖宫产,她还是很有经验的,说先尝试顺产,不行在剖宫产,顺产人恢复的快,而且血压高生孩子比较快。我后来真的实现顺产了。我在三院住院期间的印象就是自己是重点保护对象,医生护士都很负责。我当时也是长期输硫酸镁,输液的时候也是很难受热燥不安,可我从来没根医生提这个,因为提前听到别的病友吐槽硫酸镁副作用,而且除了这个基本没其他药可用。那就忍着吧,为了孩子多保一天是一天。

我要给三院产科说句话。我媳妇也是高危,孕检的时候一个年青大夫发现了就给王妍大夫打电话,说有个高危的,你收不收,王大夫二话不说就收下了,后来会诊的时候,心外的专家就跟我说,万一发病是极其危险的,收治的大夫是担了风险的,做手术也不现实,只能听天由命,后来住院的情况不妙,做决定的和主刀的也不是我们的主治大夫,所以死者家属拿主治大夫不出现这个说事有点混淆视听,而且子痫输硫酸镁有什么可说道的,抛开网络的各种流言不说,单论死者家属那个申诉书,我觉得动机不好,故意往七个小时无人救治和药物使用不当上引导,很多细节,但凡在三院产房住过的都知道不靠谱。

相应lz号召。说说我在三院产科的经历。我生孩子时的主治医师同杨女士的一样,是WYQ大夫,从我的经历,我认为王大夫是负责任的好大夫。
她医术水平应该是很不错,产检时偶尔会看见她训斥旁边打下手的小医生,有时听见她接电话口气也很严厉地训斥向她咨询的下级医生,批评人家水平不行/对病人不负责等。
我的孩子出生后患有一种很严重和复杂的先心病,在常规产检时B超发现异常,让做胎儿的超声心动排查,结果说正常,就正常生出来了,这非常明确是医院超声科漏诊,她知道后说我们可以去申请医疗事故。不过我们没有那么做。由于我自身的身体问题,孕期一直在她的指导下用药,有些药网上资料显示可能与先心病有关,当出生十几天的孩子经历复杂的开胸手术及其后一系列并发症差点救不回来的时候,作为母亲心如刀绞,但理智上我仍相信我娃的先心病与她的治疗方案无关,我相信作为最好的三院产科最好的大夫之一,她绝不会让孕妇服用会导致胎儿心脏出问题的药。 先心病的原因是非常复杂很难确定的。
孩子出生后在三院待了三天,但医院没有发现异常(其实当时肉眼就看得出来娃小肚子一起一伏呼吸很快,还有同房的产妇这样说,但我以为小婴儿都是这样)。而回家到月子中心,被护士发现呼吸过快,随后去儿童医院,确诊先心病,我们要转到阜外去做手术,儿童医院不给转,我老公找到王大夫,她亲自帮我们跑到儿童医院把孩子抱出来。孩子后来在阜外接受手术,现在两岁半,活泼得不得了。
尽管有遗憾,但我仍感谢三院产科,感谢王大夫,感谢凭着高超技术给我娃做手术的阜外医院小儿心外科李主任。我信任中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我有做医生的朋友,他是我认识的人品最好的人之一。我也愿我的孩子学医,我希望她做一个崇高的、有意义的人。

在三院生的娃。
三院医生确实比较负责专业。从来不收红包。一视同仁。
感冒发烧也去三院看的,一般几十块就搞定了。。。

我怀宝宝时倒霉得了完全性胎盘前置,胎盘前置中最严重的一种,十分凶险。这个病容易在深夜大出血,只能尽量撑让孩子在肚子里多呆,剩下的就听天由命了。

怀孕二十八周的一天晚上,突然出血,止不住的那种。我光脚站在厕所里看见血从下身不断滴在白色瓷砖上,啪嗒啪嗒的,至今历历在目。然后就是全家人送我去北医三急诊,三楼床位全满,把我挤在四楼。三楼收危重孕妇,四楼是生完孩子的,三楼的条件和护理素质更好。然后躺在医院挂了一个礼拜的硫酸镁,血渐渐止住了。魏媛说我情况尚可床位紧张让我回家卧床休息。于是我被捆在担架上用急救车抬回家里的床上。

在家里床上躺了一个礼拜,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有天晚上我妈用便盆给我接尿,突然感觉下身一热,我妈说血块!我知道又完了!然后打120,又被担架抬到北医三院。这次三楼刚好有一张空床位给我了,我住上才知道负责这个床位的主治大夫是王永清。

住院之后继续挂硫酸镁抑制宫缩。我严格卧床不能自理,因此可以办一张陪护证。白天我妈,晚上老公,交接时必须一人出来才能再换一人进去,非常严格。

我隔壁床是河北的胎盘前置,那里的医院不收她,于是来三院看。住了两天情况乐观,王永清让她回去养着了。

她走了之后,换了一个维权的。植入性胎盘前置(她子宫有旧伤,所以比我更严重),24周引产后流血一个月,认为医院处理有误,现在请王永清治疗。她有三四个凶悍的男家属,在护士站狂喊后闯进来。这三四个男家属经常和女病人一聊天就是一两个小时,有说有笑很大声。有一次一个男家属还端了一个酒精灯的小炉子自称炖着燕窝给女病人补充营养,没过一会儿说专家会诊人就全跑了,扔下那个燃烧的小炉子在我一米之外的床头……这些我都忍了,最过分的是,有一天我妈用便盆给我接尿,我luo着下身叉开双腿躺在床上,这时男家属进来目不转睛盯着我的下ti,从门口路过我的病床旁走到最里面!我不能动,当时看着他,他居然和我对视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地继续走!我当时气愤极了,后来若干次让我妈、我老公去申请换床,最后负责人进来,我在病房大吵,隔壁女病人听完给我道了歉第二天搬走了,据说去了妇科病房。高危孕妇每天上下午各一次下ti清洁,若干检查,男家属要回避,我很难想象三四十个家属所谓集体探望是何等混乱的情景,对孕妇是多大影响。

后来旁边来了一对年轻小两口,王永清进来和他们谈话(这我第一次见王永清说话,后来觉得还是不见王永清的好,她一开口不容乐观)。那女孩24周重度子痫,王劝他们引产。后来女的决定多撑一周再动手术。王走后,女的打电话安抚家里老人,语气尽量缓合轻松。挂了电话血压飙老高,监测报警了,然后护士冲进来,让她躺好不要动。

最后说说我自己,每天周围发生那么多可怜可悲可愤的事,可我为了给孩子多争取时间必须得让自己心情平静,否则引发宫缩出血有危险。尽管如此,第二次住院后,夜深人静的晚上,我还是会经常大喊:老公,出血了!老公迷迷糊糊爬起来检查情况,向护士站报告。

每天晚上的值班大夫都不同。有一次出血,当天晚上的值班大夫和另一个老远赶来的男大夫,给我硫酸镁最大剂量止住了。若干次小出血就不提了。还来过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大夫,摸宫缩特别准,我以为是胎动,他坐我床边摸了半个多小时,教我怎么判断宫缩。及时加剂量,压住了那一晚的宫缩。后来我数宫缩非常准,比胎心监护的仪器还灵,为我提供预判非常有帮助。

直到剖腹前一天晚上,我感觉宫缩又规律又频繁,很害怕,就告诉了值班大夫,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她坐在我床上,用手帮我数宫缩,加药剂量,后来夜里还是出血了,量不少持续流,据说累计流量相当于一次大出血了。可能她也觉得情况不好吧。陪我聊天,出去打了电话,回来上了最大剂量的安宝(硫酸镁早已不管用了),然后我就吐了喘不上气,又给我吸氧,折腾到半夜三四点,血还是一直在流。我问她怎么办,她说先这样维持,等早上八点主治医生王永清来了决定,可能剖。于是我一边流血一边等,早八点听楼道里有人喊给我备皮准备开刀,喊我老公办手续,我就给家里打了电话,父母一小时后赶到。我被推进手术室,打完麻药等了好久,王永清才来主刀。事后得知,她在外面给我家属交待情况,说得很可怕。手术过程听大夫们的语气很紧张,幸运的是,手术令人意外的顺利,血库给我备的血没用上,术中王永清曾大声训过一个人,就一个字“按!”,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还好最终我比较幸运,没有大出血,没切子宫,有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住院期间没怎么见过王永清,与她相处最长时间就是在手术台上,术后过了观察期立马被推到六楼产后病区,连一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说。估计王永清也不会记得我是谁,早已在准备下一台手术,治疗下一个病人了。

结合自己的经历总结:
1. 王大夫早上8点到岗应该是常规,我一个哗哗流着血的都等了三四个小时,更何况是听起来普通的胸痛,只不过没想到胸痛居然是这么严重的问题的征兆。此次事件王大夫七点就到了,说明她已经是非常规处理了,只可惜为时已晚。
2. 三院产科晚上不可能没大夫,我每次说自己不适都有医生来处理,可能一般情况就不会惊动王永清了。有天夜里我说头晕,立马有大夫来查眼底量血压,最后给了我两块棉花,让我堵住耳朵睡觉……
3. 产科超级超级忙,大夫们自己的病人都处理不完,回家赶紧休息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被叫走了,真的没空来网上所谓操纵舆论干扰司法。

响应号召,我大出血两次也是三院救活的。

一次在住院期间,一次半夜急诊,好几个大出血的,值班医生整整忙了一夜紧急手术一个挨着一个。

当年给我接生的就是王大夫

是她救了孩子的命,真的是特别的感激她
从我接触她的情况看,很积极向上的一个人,是一个事业处于上升期的人,做事都很尽心尽责

一个月前就被lz文看哭了……赞正能量!赞三院!我当年的主治大夫是张yan,看起来偶尔严厉,实际负责周到温暖。

一样在三院生的,lz说的好多细节也有体会。
一开始是从海妇转过去的,转院期间需要一些检查结果所以折腾了一下,中间三院和海妇的护士都打我手机关心我转院建档的进度,帮我安排过渡期的各种问题
草民一枚,不认识三院和海妇任何人
他们的态度令我非常之感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21日16:32 | #1

    水木社区果然都是傻缺。 个例有屁用啊,个例有用的话,你举个例子我再举个例子,举到地老天荒呗

  2. 匿名
    2016年1月21日17:27 | #2

    这个社会已经烂透了,以后没了医生、没了医院,大部分人都会病死,世界便会清净。

  3. 匿名
    2016年1月21日17:32 | #3

    三院的黄牛不错,给钱就能挂上号

  4. 匿名
    2016年1月22日08:17 | #4

    三院看来花了不少钱公关

  5. 匿名
    2016年1月22日22:28 | #5

    三院的黄牛要真办事的时候真是不给力,有可靠黄牛的信息吗,给一个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