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报》克里米亚民众不满回归俄后现状:腐败比过去更严重

  47岁的奥列格·祖布科夫是克里米亚野生动物园负责人,曾积极支持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他甚至将2014年3月16日出生的两只虎崽起名为“全民公决”和“春天”。如今,他与地方政府公开对抗。依照他的说法,他之所以打搅克里米亚的新主人,是因为他们有可能力图掠夺运行良好的企业,总之就是以贿赂的形式谋取私利。他指责说,“政府占有可得到的一切,属于乌克兰寡头的一切。如今在克里米亚要创建和发展什么已经变得不可能了。腐败现象比基辅统治时期更严重”。

  如今的克里米亚不仅依然受乌克兰摆布——后者显然不接受其地位的改变,而且还要听任俄罗斯的没有效率,也就是推迟发展克里米亚的基础设施和将其完全视为自己的新省。地方当局估计,因乌克兰停电给工业部门造成的损失达9亿卢布(1元人民币约合12卢布)。

  在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街头没有往日那般明亮。到处都可听到发电机的声音。那些没有自己专属电源的咖啡馆和餐馆晚上8点就打烊了。从事翻译工作的叶尼娅想在天黑前完成工作。由于停电,在家上网也是要碰运气的。35岁的她表示,“总体上,克里米亚更加衰退了”。电子商务和网上银行全然不见了,因为由于西方的制裁,没有任何一家知名的俄罗斯银行来这里落户。和在俄罗斯各地一样,官僚作风变得严重且荒诞。乌克兰的粮食封锁和欧洲产品禁运明显缩小了人们可在超市挑选的范围。如今无论去国外哪里,都要经由莫斯科。叶尼娅叹息着说,“每次行程都要多花4个小时和数千卢布,并且让人倍感孤单。克里米亚已变成真正的飞地”。

  克里米亚现在似乎充斥着失望的情绪,伴随2014年春天兼并的乐观开始消退。然而,问题并不在于质疑“回归故里”。人们也常常聪明地避免公开批评莫斯科。但地方领导人显而易见的能力差,再加上腐败,这些已成为压倒一切的话题。虔诚的共产党员、克里米亚前议长列昂尼德·格拉奇说,“我们亲俄是因为对俄罗斯现实完全无知。我们曾以为那里的一切都更好。如果不是基辅多年来对半岛的掠夺和损害,我们或许不会走到眼下这地步。正是乌克兰促使克里米亚投身俄罗斯的怀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21日22:59 | #1

    只有蔡总统才能救克里米亚

  2. 匿名
    2016年1月22日09:11 | #2

    俄的克里米亚不比乌的烂。

  3. 匿名
    2016年1月22日18:01 | #3

    匿名 :
    只有蔡总统才能救克里米亚

    到处黑吧

  4. 匿名
    2016年1月23日12:13 | #4

    匿名 :
    俄的克里米亚不比乌的烂。

    傻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