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医三院孕妇之死,这个世界的善意去哪儿了?

作者:戴志悦

我是普通女子,生了一个孩子。很幸运,孕育生产一路平安,女儿 6 岁,至今可爱健康。

有一个女人,和世间许多普通女人一样,她想成为母亲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无论如何挣扎努力,却还是没那么幸运。几年来,女人怀孕可能发生的一切风险都在她身上成为现实:四次怀孕,妊高症、重症子痫、孩子早产夭折、胎停孕、宫外孕,最后终因妊娠期急性主动脉夹层破裂,她不仅没当成母亲,还失去了生命。

她的死亡引发全社会范围内的一次「混战」,从医闹的暴力,到两大机构的卷入,演变成两大阵营口诛笔伐的对垒,到各种猜测分析,真相谣言混杂,甚至出现人肉搜索和人身攻击,局面失控,一场混战,扑朔迷离。

然而,所有人都在质问,却无人为此事来承担和道歉。

安静下来,不要再混战和跑题了,这场乱麻需要回归秩序,把医闹交给警方处理,把红头文件交给官方之间交涉,把开公司涉嫌腐败交给纪检调查,医疗本身才是事件的核心。让医疗和法律界专家去还原事实和真相,弄清楚她在这个世界活着的最后那几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最终对这件事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

对于逝者,如果死亡是无法弥补的遗憾,那么在她死后,各种暴力乱相,互相指责,推脱责任,造谣生事,任何无关的人都可以像法官一样来评判她,还有人甚至以她的人生作为反面教材来警醒婚姻中的女人……

我不禁要问,这个世界的善意去哪儿了?

两年前有一部美剧《MondayMornings》,讲述一家医院每周一清晨举行的死亡病例讨论,每一个在医生手中死亡或特殊的病例,都要经历从法律、制度、职业、道德、人情、人性、伦理等各种方面的深度而严苛的拷问。

我国某著名三甲医院有一位年过八旬的医生,在她的专业领域享有极高的声望,在她 70 多岁时,在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医院里,她却作为死者家属亲身经历了一场医疗事故。老伴晕倒住院,由于放过心脏支架,他需要服用抗凝药。

住院期间,医生给老伴服用了与平时不同品牌的抗凝药,出现消化道出血后,一直负责老伴术后用药的她建议换成老伴平常吃的抗凝药,可是没几天,抗凝药又被换,再次大出血,抢救回来后,她又建议医生换回药。可是,鬼使神差般,没几天,药再次被换,这一次大出血再没抢救回来。等医生们回头去翻药品说明书,才看到被医生换成的那种抗凝药,上面清楚地写着「可能出现不可逆的出血反应」。

这位一生将医学视为生命,从未觉疲惫的老专家感到了深深的无奈,累了。作为死者家属,她没有告,也没有闹,只提出唯一一个要求:在全院范围内,为老伴举行一次死亡病例讨论,她要亲自参加。

这种探寻真相的拷问,是一种善意。

每一位在医疗环境中死亡的人,都不会轻于鸿毛,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最珍贵的东西,绝不是 100 万或 1000 万的赔偿款,而是医学得以进步,自己的死换回无数人的生,这是对死者真正的尊重和告慰。

南非有一位叫伯纳德医生,在他还只是一个小医生时,曾在为一个 7 岁的孩子做心脏手术时,误伤了心脏外壁,孩子死了。伯纳德吓得够呛,充满懊悔。他的上级医生李拉海问他:你有没有从这次事件中学到东西?伯纳德说:学到了,这种情况应该先用手指压迫止血,再做后续处理。李拉海说:OK,这就足够了,明天的手术,仍由你来操作。

数年后,这位伯纳德医生做了全世界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

这样的经历,每一位医生都有过。医学的每一个小小的进步,往往都是以无数人的死亡为代价;每一位医生的成长成熟之路,也同样履步为艰,除了青春、汗水和泪水,还有无可避免的鲜血和生命的代价。

允许医生犯错和敢于认错,是一种善意。

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的著作《猜想与反驳——科学知识的增长》一书翻译成中文版时,波普尔有一个自序说到中国人特别害怕犯错的现象。他表示很不理解。因为,如果要真正追求知识,探求真理,那么,犯错是必要的阶段。没有谁的认识能够绕过错误,因为所谓科学知识的增长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证伪的过程,也就是试错法。

人从来不能够从做对的事情中学习到新的东西,只有从做错的事情中才能够学到。

然而,只有在一个宽容和安全的环境里,人们才敢毫无顾忌地认错。但在如今剑拔努张一触即发的医患环境下,医生哪怕是在学术范围里的认错,都变得不再安全。

这位孕妇的去世,无论最终法律给出什么样的判决,我相信,一定会有人心怀愧疚,一定有人痛定思痛;无数的医生从此知道了不能忽视病人任何异常,知道了主动脉夹层,应该如何去正确处理;普通人知道了医学的局限性,医生也更明白什么叫竭尽全力。

不对死者妄加评论,更不要对别人的人生指手划脚,是一种善意。

北医三院这名孕妇去世之后,媒体、网络上出现了各种以科普为名、以她作为反面教材的「怀孕警示」,还有律师警示「婚姻雷区」,甚至出现了「不能嫁凤凰男」、「男权癌」的言论。

我不想去评判和质疑这些言论的合理性,这些言论无论初衷是什么,但在某种层面上,他们难道不是在告诉世人,她想生孩子是一个错误,她的婚姻是一个错误,她人生所做的努力是一个错误……

如此全面否定一个人的人生,我们真的足够善意吗?

我所看到的,仅仅是一个女人的努力,努力读书成为博士,努力想成为一名母亲,努力想让自己的人生里有一个孩子而更加丰富。为此,她竭尽全力,甚至甘冒失去生命的风险。这是一个女人的本能,也是人类得以繁衍最原始的动力。

我也愿意去相信,这个高知家庭,并不是不管她的死活逼她冒险怀孕生子,而是为了成全一个女人想当妈妈的心愿,全家人都愿意与她一起去承担风险,历经数次失败也不离不弃。

几年前第一次赔偿的 40 万的细节目前尚不知,但无论是情愿还是被迫,我也愿意去相信,那次事件之后,北医三院的医生和这家人之间的信任的基础还在,所以病人敢把自己的生命再次交托给北医三院,而这里的医生也愿意与他们再次一起去面对医疗风险。

我想,她付出珍贵的生命并不是为了吓唬世间的女子「怀孕高风险」,这一次失去生命的积极意义,是客观上让人们认识了一种叫「急性主动脉夹层」的疾病,从此,无论是大众和医生,都不会忽视这一凶险疾病之前的蛛丝蚂迹。

总有一天,医生可以在一种宽容的环境下去总结自己经历的每一位病人的得于失,并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

总有一天,全社会都能理解医生,并和他们一起去承担医疗本身的风险;医生也愿意以毕生之力,为自己的病人去冒险,去探求无止尽的医学真理,不求流芳百世,但至少不会万劫不复。

医生不是救世主,没有任何一位医生能保证 100% 的成功,但所有医生都应该保证 100% 的努力。

也总有一天,这将是一个讲理的公平公正的社会,而不是戾气肆虐,崇尚武力和暴力。

这场喧嚣之后,我们能做的,就是把真相交给医疗鉴定专家,把审判交给法官,让失去的生命不被浪费。

我们能做的,是约束自己的行为和言论,文字的暴力往往是在无意中发生。医疗的原则是「no harm」,媒体或评论做到 No harm,也是应有的善意。

我们还要去祝福这个经历多次伤痛的家庭,去安慰那些可能因此吓坏的年轻医生,去期待法律的公平和公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连战就是猪
    2016年1月22日04:05 | #1

    强国是个病态的世界,这里没有善意

  2. 左梦
    2016年1月22日12:20 | #2

    这一番议论,中间有许多窟窿。譬如说“这一次失去生命的积极意义,是客观上让人们认识了一种叫「急性主动脉夹层」的疾病,从此,无论是大众和医生,都不会忽视这一凶险疾病之前的蛛丝蚂迹”, 你想想,如果不是很多人从各种角度七嘴八舌,这个“客观上的积极意义,认识主动脉夹层”,出现的了吗?难道不更可能是糊弄过去,不可能出现这个科普吗?至于说认识怀孕高风险,难道不需要认识吗?这个写文章的女的,有偏执病,盲目症。

  3.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22日05:29 | #3

    谁存有善意谁就会被欺凌

  4. 匿名
    2016年1月22日13:34 | #4

    从医院现在的反应来看, 事实应该是存在问题的,否则该公布的公布,该调查的调查,把事情弄清楚就行了. 不需要走上撕B之路.

  5. 匿名
    2016年1月22日15:57 | #5

    连战就是猪 :强国是个病态的世界,这里没有善意

    说的真对。几乎个个都心硬赛铁,哪还会有什么丝毫善意呢!

  6. 匿名
    2016年1月22日16:02 | #6

    Mobile Guest :谁存有善意谁就会被欺凌

    是这样的。
    强国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欺善凌弱、欺软怕硬是人情常态,几乎所有发财者的财富都是建立在对善弱者的盘剥之上的,马善受人骑、人善受人欺,不欺负老实人有罪,这些都是民间最强烈的信念,动摇不得!坚持欺善凌弱一万年不动摇,这是强民的基本民策。

  7. 匿名
    2016年1月22日16:24 | #7

    连战就是猪 :
    强国是个病态的世界,这里没有善意

    希特勒语录里这类话多了去了。什么“强国”,论“胳膊粗”,前苏联比中国粗多了,前苏联也算是“强国”,结果还不是耻辱地死去。

  8. 匿名
    2016年1月22日16:55 | #8

    匿名 :

    连战就是猪 :
    强国是个病态的世界,这里没有善意

    希特勒语录里这类话多了去了。什么“强国”,论“胳膊粗”,前苏联比中国粗多了,前苏联也算是“强国”,结果还不是耻辱地死去。

    死要看怎么个死法,苏联一直都是外强中干,和美国搞军备竞赛,经济被拖垮的

  9. 匿名
    2016年1月22日20:05 | #9

    苏联老大哥挂掉了,你家大大和那些小粉红一直很痛心,捶足顿脚,耿耿于怀啊,恨只恨没有好男儿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拯救苏联啊

    想当年苏联老大哥和你国的理想都是:誓把红旗插遍全球,尤其是要把红旗插到美国白宫的屋顶上。于是乎苏联老大哥和你家老大哥毛太祖约定展开一场竞赛,看谁最先解放美国把红旗插上白宫。结果贵国超英赶美的结果,不用多说,都知道了,饿死了几千万忠心耿耿效忠你国太祖的子民,都是最老实巴交的农民啊。结果最后,苏联老大哥倒台。现在俄国换上来的普丁大帝一贯独裁,做了总统做总理然后又做总统,四出侵略发动战争,结果现在是民不聊生,估计下场不会太好。

    给你国一点实际建议吧。
    无论你国朝野,官府和人民都该收敛野心,请不要动辄要武统台湾,台湾人对你们仁至义尽,很够意思了,你去看看南北韩,人家都敌对到不共戴天,而台湾人心眼最好,也最怀有中华情怀,只要你们是讲道理的人类而不是满身匪气的禽兽,台湾人可以立马跟你们和谈统一。即使现在台湾早都普遍对你们死了心了,但一旦你们人性复苏,台湾人还愿意念你们同胞之谊的,对此,任何对台湾稍有了解的人都不难看出。但你国意识形态几乎人人都是心里供奉一尊毛贼东神像,蒋中正在台湾早都完蛋了,想不到他的死对头在你国仍这么受到崇拜,你们一切行为都以他为偶像,就是你国小粉红去攻击台湾的脸书都是毛太祖模式,连语言都是毛太祖语录,思维模式更是僵化的毛贼东死相思想。
    你国只有收敛野心,专心致志苦练内功,才是正道,不要动辄去统一,你国经济曾经在毛太祖时代被统得过死,结果差点摔下崩溃的悬崖,教训不可谓不深刻,难道你们现在乍富后就好了伤疤忘了痛?你国至今政治上仍统得过死,一切都要党来管,你国大大野心超级大,大权独揽,无论党还是大大都想成为万能的上帝。国民党的全能政治,如今在台湾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希望你们吸取国民党屡屡兵败山倒的历史教训,不要再自欺欺人搞全能政治那一套了,说来共产党也不是神党,你国大大也不是上帝或耶稣,哪有全能这回事啊!你国要看看香港人都不鸟你们,如果台湾被你们给统了,说不定多少人会像铜锣湾李波先生那样动辄失踪呢,实际是被你国党匪给绑架了,你想想吧,这样的土匪国,谁敢跟你统一?!将心比心,如果换你做台湾人,你甘心被一群匪徒和一群匪民给统一了吗?要讲统一,好哇,请贵国先赢取香港人民的心,再来跟台湾谈吧,就如你国网路上也常说的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别以为你们在香港胡作非为,没人在看。也别以为文革时你们全体国人跟着伟大领袖胡作非为,台湾人就不在看,台湾新住民多少家人在那场你们称之为浩劫的运动中被杀害了,这血的教训你们还不该铭记? 今年是什么年份? 是民国105年,错!是贵国的文革爆发50周年,当年5月16日你国毛太祖亲自领导发布516声明,标志着文化大革命正式爆发,悠悠半世纪过去了,你们以史为鉴了吗?根本没!香港已然陷入你国文革魔爪之中,你们还嫌不够?贵国野心膨胀,真是吃人够够!
    我只忠告你们一句,你们只要赢得香港的心,那台湾自不在话下。你们连香港的人心都赢不到,还野心那么大,想赢台湾,做你的大大中国梦去呗!不过是黄粱一枕!你想想,香港少年人发动占中,持续月余风餐露宿在街头,用你国老话讲,谁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呢?结果你家习大大心真硬,连发一声都不会发。台湾马总统声名不好,但台湾少年发动太阳花,他也不会不吭声啊。你们上来那个热情,就虚情假意一口一个“同胞””同胞”的,叫的怪热情的,但伪善假意世人一见便识,礼记里说过诚于内而形于外,你们从来表里不一,你国大大只要对香港占中的同胞吭一声,他就算是人了,但他还是个人吗?他就没有子女吗?别说香港少年在街头维权,你们铁石心肠,就是你们自己子弟在1989年天安门运动中,也是最终被枪杀了结的,何罪之有,以至于要杀人结案?!这样混账和胡来的没人性政权,还想来统一台湾,做梦去呗!
    奉劝你国良民,不要助纣为你,好之为之。中华民国台湾国民多是善类,不忍被禽兽统治,家园遭毁,人性尽失,这样的惨剧在你们土地屡屡上演不休,至今也仍如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请你们就不要把你们那套野蛮强加给台湾了,谢谢!

  10. Bill Rich
    2016年1月24日22:34 | #10

    这个世界的善意去哪儿了?还是在世界啊。在有些抗拒普世價值的地区被抗拒了吧。

  11. 2016年1月30日21:11 | #11

    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给北医三院发来红头文件已经充分说明其老公作为一个理工科人士的思维只能信赖科学和强权。
    一个女人,在多次怀孕不果之时,要明白身体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有足够的能量支撑才能GIVE BIRTH。生产之前要建设。不好打游戏的人都晓得这么个过程。

    那么我们要问,究竟什么能给这个产妇进行康体建设以便生产呢? 中医当仁不让了。
    多少不孕不育的跑到医院专科,多少是在当中欺骗的?估计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吊针输液强健一个民族。调理农物是农民的事情。调理身体,除了自己,还有中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