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农行爆发38亿元票据窝案,作案人员是怎么违法操作套取资金的?

涉案农行人员一老一少,老的是票据交易员,少的是会计人员。中介借钱贴票,找销规模行销规模,通过过桥行出回购,农行北分票据交易员与中介约定通过桥交易并暗中勾结。农行票据交易员为了做手脚,避开票据在本行入库,提出携一名会计人员上门取票,年轻会计人员受到利诱或工作疏忽被利用,其封包带回一包报纸。所以并不是真票入库再被替换,而是回库之前就被调包了,因真票一旦入库很难取出。中介正回购取回票款还借款,同票再卖融得第二笔资金,大金额资金只需固定收益,又无法使用正规理财渠道,部分资金反相借给中介同业,其余通过配资公司优先级入市,由于市场不济,平仓不及,优先级资金无法拿回,导致部分资金链断裂亏损。农行业务到期,中介以无力出资完成回购,涉案票据交易员考虑到风险,当初只做短期回购,为避免事情败露,只好续作,祈求中介资金回笼,可惜直到票据即将到期(纸票最长6个月)情况仍无改善,但已经无法续作,农行此时必须要收回回购资金,这才发现对手行无法付款,农行望变卖持票弥补,不料发现一堆报纸,呜呼哀哉。不纯属虚构。附注:1.大金额交易一般需要见票,但上门取票封包比在本地封包受监控少。出差负责验收票据的会计很可能是刚来的年轻人,因为老员工懒得出。2.入库再中途偷出来可能性比较小,一般库房普通人无法进入,会计每日清点。且票据封包均有会计签字,你换成假的进去,封包上还找得了他们签吗?3.有说农行在买入返售持票中找他行短期不见票代持(农行正回购),票代保管放在农行库中。但票据入库很难出库,所以很难解释为何会变成报纸。涉案人员的初衷应该是涉及方越少越好,尽量隐蔽并希望业务表面上一切正常,如果串通多个会计出库,有些违反初衷。而且如果能把真票弄出来,代不代持都没关系,什么时候都可以弄出来。搞个代持反而有可能事情败露,不如不搞。代持时间一般较短,一般在票据存续期中间,在到期时一般不会还是代持状态,案件发现已经是票据到期时,此时代持早已解除。4.农行做买入返售较多,原始为出资金方。5.另,中介手法可参考一匿名答案。

所有答案都错了。我来回答吧。

1.农行手上有38亿的票,这个票有可能直贴转贴都有可能,反正这个票是农行的。

2.农行北分在某一天差钱,找到银行A,把38亿的票卖给了它,并且承诺在未来某一天买回38亿的票,而且约定好买入卖出的价格。

3.在银行同业之间,信誉较好的银行比如农行,可以不见票清单交易。也就是说农行信誉较好,融出资金的A银行,不需要看见票据实物,只需要农行在清单上盖章,和合同及一些基础资料寄给A银行就行。交易完毕后,38亿的票农行需要封存,相当于为A银行代保管。这种交易方式在同业之间非常普遍没啥好说的。

4.票据部的人用一包报纸,将38亿的真票替换出来,然后给串通好的票据中介,票据中介不是一家公司,这些中介手上会带几家村镇银行或者农信社,这些农信社或者村镇银行会在其他银行开立同业户给中介使用,这些同业户是不做账的。当然在这个事件当中我敢肯定,中介手上的同业户,是中介私刻章子开的,中介私刻章子在外面开同业户2012就开始了,这个也普遍没啥好说的了,都是串通好了的。

5.中介手上的同业户在票据市场上把这38亿的票卖掉给B银行(出回购),约定买回日期。钱回到同业户上,然后再打给企业户。企业拿出去炒股。

。。。。。。。。。。。。。。。。。。

6.补充一下,如果事情没有败露,股票赚了钱,那么企业会将钱打给中介的同业户,中介向B银行买回38亿票据还给农行。

。。。。。。。。。。。。。。。

回答一些问题:

1.不会是质押,所有贴现得票都有直贴行的盖章并注明已贴现。怎么可能去质押。不会有银行办的,银行再乱也会表面合规。而且质押需要发查询,38亿的票承兑行全国各地也不会包庇这种行为。而且质押是授信业务,风险会计都要审批,太麻烦。

2.农行是38亿票的卖方,高赞的答案交易方向错了,如果按照农行是买方的话,是不存在封包的情况的,因为农行买入纸票是需要会计验票,会计保存的,不会封包。银行扎帐以后,票据都是专门的保安队保管,所以不可能有封包,还被替换。所以当农行农行是卖方,农行会计就会在收到钱以后,把票提出来,封包好以后,让票据部双人送票到A银行,到期再拿回来。但由于同业之间的信任,一般都嫌送麻烦,直接封好,就放自己的保险柜了。

3.这个中介和银行是串通认识的,这38亿应该是中介在市场上收的,然后卖到了农行北分,其实这个钱用这种方法肯定被套出来了很多次,但资金用途一般就是又拿去收票干一些没风险的事情。结果这一次因为股票涨得太好了,或者跌的太低了他们肯定觉得不买股票对不起全人类,就去买了,然后是这个下场了。因为用报纸换票,一票多卖其实经常有,只是不该炒股票。

4.这个问题肯定涉及到中介手上的同业户问题。帮中介开立同业户的银行肯定也有问题。所有回购交易是不需要背书的,会产生重复的背书的权利障碍。所以在这个里面38亿的票中介在卖的时候,也跟B银行说的是回购交易,不背书。

5.有人说不见票清单交易不合理,但在同业之间很合理,因为上门送票或者取票是双人的,但是票据业务的利润很薄1个亿也就几万块,创利摊出来的费用就更少,就根本不能报销两个人的飞机票。所以如果交易对手是工农中建这种宇宙大行,只要有合同交易凭证,谁担心啊,不见票还省事情,至于带保管不违规,工行就有这个业务的。

6.忘记了,有个网友提醒我,还要签个代保管协议。

推荐@萧里德的答案,他把在买入反售情况下如何违规把这38亿拿出来讲的很详细,大家看他的。匿了被认出来了。。。。。。。。。。。。。。。。。。。。。更新一下,刚刚看了评论和一些新的新闻。1.关于封包的问题,如果农行是资金行,都是中介上门送票,在我原来工作的银行很少有中介要求过要三方当场封包签章的,都是票据部办个交接,然后和会计说下哪些放一起方便以后卖。但是所有票据如果卖出,无论上门取还是送,都是要严格封包签章的。我指的封包是严格封包。2.新闻里面提到这个封包的票据是不能转卖的,只有代保管的票据不能转卖,买入反售的票据只要交易对手愿意要,有什么不能卖的呢?3.新闻里面说是买入反售,但是我认为的是农行找某银行做了不见票代持,所以两个人就能够完成这么高难度的事情。4.关于农行不差钱,不会卖出票据,这两个人为了骗钱,还有个有背景老员工,卖个票好正常。虽然我2013年钱荒以后辞职了,但今年大家都知道4大行直贴价转贴价倒挂。5、如果是买入反售,农行肯定要验票,验票以后封存,我想问一下票据部的两个人岂不是还要串通会计。。。问题是会计柜里面都是摄像头啊。。。而且银行是条线管理,会计部怎么可能听票据部摆布,感觉一开始入库的时候就是一包报纸不可能啊。。。会计部无论是移交、审验、保管,都尼玛要双人在摄像头下完成啊。。。难度太大了。6.如果是先入库了,再偷偷出库,这好复杂啊,因为出库也是双人出库啊,全部是摄像头啊,请问这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库啊。而且我之前呆的银行,票据、章子都跟着车子一起运到金库,农行北分难道不是的吗?7.有人私信问我是不是某某某,我2013年钱荒后就辞职啦,跟的领导错配玩死啦,现在自己创业。

唉,我说两句吧。新闻有意无意的把农行的责任说轻了。我想说的是,这批票从始自终就没进过农行的金库。换句话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票一开始是真的,后来被员工拿出来卖这种事。票据中介一票多卖,农行这条线是做了不开包的短期回购,后来发现被套住了,只能一直续,票从一开始就是报纸。另外有票的这条线是买断卖断,流转多手,正常的交易模式。那为啥农行要说这票曾经到过自己手上呢?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去挂失止付,才能减轻自己的责任。这些票最近陆陆续续到期了,就因为农行这种耍无赖的做法,又让很多银行收不到票款。匿了,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曾经经手过…

刚看到这个新闻,感觉又可以装逼了。这个是银行间票据买入+返售,一个靠打时间差来吃利差的老生意。我有2种猜测,未必对,因为详细信息新闻里都没提。先说第一种农行作为票据买入方,称A行吧。其他银行作为卖出方+回购方,称B行。具体操作手法是B行将收来的票据(一般是贴现来的或者从票据中介买来的或者直接就是大票据中介利用业务规模批了小银行外衣,浙江境内有很多)打包卖给A行,然后双方见面亲见封包交割。B行承诺过一段时间回购这些票据,付出利息低于再贴现利息,有赚头,而且收获了一段时间的流动性。由于双方都是银行,所以这种同行间业务手续就比较简便,背书都未必需要,甚至可能封包都是走个形式,双方心知肚明。B行等于白套了农行38亿,包里是报纸不是票据,手上还有额外38亿真票据,在一个月中可以套取很多利差。最后只要38亿还给农行就好了。问题就是套取利差的时候失败了,还亏了。同时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第三家行愿意帮忙救场。付不出钱了,所以农行倒霉了。第二种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农行是票据卖出方,B行是买入方。农行把38亿票据做个同业间交易卖个B行,承诺过段时间赎回。由于是银行间交易,且农行可能在当地属于信誉良好的大行(我说了当地)所以B行觉得不用弄得封包交割背书全流程那么麻烦,农行这么善良有实力不会骗我们的就直接连封包就省了,付了38亿给农行票据就保存在农行好了,不用给我们行了,流程就走个票据托管让农行保管就行了甚至熟到一定程度票据都不需要见到然后农行看着手上的38亿和38亿票据心想这一个月可以利用时间差做点套利结果和第一种一样,套利的时候出事了,钱套住了或者亏了然后堵不上口子又来不及找其他银行帮忙了,BOOM不管哪一种,都是流程漏洞+内部违规,绝对不是个人行为,从柜台到审计到风控到更高层,配合不好都玩不转。银行间为什么互相帮忙呀,嘿,都是同行,联手套点傻大缺的钱呗,行业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说不定下次我就去贵行上班了,互相照顾有钱一起赚。都是老司机啦~总结1.银行间交易+回购+时间差套利是比较常见的交易,风险不高,即使是银行里的人了解这一套的也不多,上面很多答案讲的都很好,比我的细节要丰富。2.这次出了篓子有可能是投资渠道出了问题,但38亿投股市并不可信,因为这么大资金入市是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和监管层的。这么大资金的辗转腾挪都不符合吃利差短平快稳静的原则。我反倒觉得假票据和同一资产多次开票更可信一点。3.几家很大的票据中介通过P2P互联网金融外衣拿到了大量民间资金,他们搞事的能力和本事已经不比小银行差很多了,个别很厉害的直接就可以把小银行的整个票据业务承包了,我就不点名了。4.随着经济进一步下行,低风险投资市场进一步萎缩,以后这种事情的爆发不会少。5.骗你们的,其实之前这种事情也不少,但是大家都是银行,互相搭桥救一把坏账划入资金池理财(就是人们最常买的从来没出过问题但也收益一般般的常年大厅在卖的)依靠庞大资金基数和银行高利润消化掉也就算了,顶多年报的时候多动动手美化一下,但是这一件事报出来说明没有第三家银行乐意帮忙接盘,这背后代表了什么,挺吓人的。6.我就是捋一捋逻辑,别查水表!我已经不在银行干了。

电视剧《大宅门》里,白景琦要整合济南地区的阿胶产业,但手头没钱。于是想了个办法,将一个封好的箱子拿到当铺借钱,说里面装的是祖传的宝贝,但不准启封验货。掌柜的基于对白家老号的信任,没看到当物的情况下借给白景琦2000两银子。后来白景琦买卖赚了,前去赎当,告诉大家箱子里是他的一泡屎。银行间票据买卖经常不验票,只要能还上,里面封的就是传家宝;要是还不上,打开就是一泡屎。

卧槽要匿了。目前消息是农行已经查办、控制了35名涉案相关人员,基本涉及所有相关部门及岗位。现在应该票据清单也已出来了,所有持有票据的最终手银行应该都在颤抖吧……结合目前的公开报道,案子的流程比较清楚了:农行将已贴现票据做了买入返售的转贴现,从另一家银行融来资金支持流动性,到期应将手中的票据实物进行托收,收回票款后支付回购款。但是现在发现票据实物丢失,没有实物的票据无法托收,造成到期只能垫款支付回购款,直接造成资金缺口。报道里有一处我认为是记者不够专业的,即所有涉案票据应该不是走的什么回购贴现流程,而是直接卖给了票据中介后,票据中介到市场上找了违规办理贴现或票据质押贷款的银行来套取资金。跟中介勾结的贴现或贷款银行在贴现或质押票据放款时肯定没有向开票行进行查询,否则应该发现票据已有二查甚至三查。因此我认为这家银行是比较清楚中介手中的票据来路不正的。在农行这边,要么就是内控管理制度有漏洞,存在票据保管一手清的问题,让涉案人员有机会有条件将票据取出给中介,没回来的票据用报纸充数,对付查库和账实核对。或者如报道里提到的,不是仅有这2个人涉案,而是群体窝案,是风控措施完全失控。那么梳理一下,作案手段和流程应是:涉案人员发现库内有已转贴现票据>勾结并制造条件取出实物>将票据卖给中介,中介将票据卖给违规贴现或质押贷款的银行套取资金,其中肯定涉及无真实贸易背景的背书转让,而且票据被贴现行留下托收或质押,涉案人员用报纸顶库应付检查(保管中的票据应是封存的,一般检查也不会开封清点)>套取的资金被转移至涉案人员控制的账户,投入股市>涉案人员投资失败无法偿还套取资金,自然无法拿回票据,未收回的票据到期农行无法托收,造成垫款也发现了案件。目前能看出农行在内控执行上和内部授权管理上存在巨大的漏洞。包括票据保管、转贴现协议流程、日常账实核对制度、岗位分离制度等都存在较大的问题。

中午啃着面包的更新:目前和讯的报道是比较专业详细的,我也根据相关信息又整理了一下思路。应该是所有票据均已被挪出,库里只有报纸。那么可以确定,重庆票据中介肯定不是拿了票据去做回购了,而是做了违规票据质押贷款(因为贴现是不能提前还款而且票据所有权也要转移给贴现行,就不能拿回票让农行平账了,只能采用质押贷款的形式),并把票据质押在了其他银行,承诺贴现到期前还款,拿回实物票据,由涉案人员带回农行再进行托收平账。结果到期无法还款,贷款行执行票据托收收回资金,但是丢失票据实物的农行就面临回购资金无法兑付的结果。把一些评论内的内容贴出来,整体性更好一些,也方便大家参考@王晗 转帖现之后票据应该移交放款行啊,那票据就不会在农行了。目前是票据始终在农行,所以应该没有做转帖现。 应该是“发现有已贴现票据”而非“已转贴现票据”回复:如果是正常卖出确实,但此案不一样。农行用自己的信用背书做的回购承诺搭建了类似买入返售结构的转贴现。相对应的,这些票据的出票行估计还没农行大呢,因此贴入行就占用农行的金融机构授信而不押票了。而且如果农行到期回购了,因为票据途中转手还要多加两次背书,估计这么大量的票据,双方都觉得麻烦吧。回复王晗的评论: 嗯,这样说确实严谨一些。但是如果是农行的直贴现票据,那撑死也就是银行自己的大额不良,怎么也不会影响票据市场和流动性。而且现在所有的消息都指出是农行兑付他行资金出现问题,案件随后曝光,因此我认为这些票据还是存在某种形式的卖出交易,只不过实物没有转出。@deathmask 楼主,农行做的买入返售,是先付钱啊,不是从卖出回购方融来资金,你写错了吧回复deathmask的评论: 我可能说的不太清晰,引起误会了。农行在买入返售中恰恰是充当兜底方,是其他银行“买入”农行持有的票据并根据农行的回购承诺“返售”给农行,目的是给农行腾规模。因为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是农行需要支付兑付资金在先,发现票据丢失在后。而不是收到回购资金在先,发现票据丢失在后。另有长篇回复,内容比较专业,也供同行们参考,感谢@porapoon同学严谨的态度。@porapoon:我就想知道背书是怎么被做手脚的。按照道理来说贴现是要背书给农行的,背书给农行的票只有农行自己才能拿出去做质押。莫非农行北分的公章管理岗位也被攻陷了,再做了一次背书转让出去了?回复PoraPoon的评论: 有合规的就有不合规的,敢乱玩的小银行,小地方的银行,哪都有。回复孙蕾祺的评论: 你意思是有小银行不顾背书所有权在农行的事实,帮与该银承无关的第三方做了票据质押融资?回复PoraPoon的评论: 大部分银行的实际业务操作是:贴现买入票据以后,票据仅做半背书,也就是在被背书人处填好农行,但是不填写“委托收款”字样,这样票据可以持有到期托收,也可以半路转贴现出去。此处因为农行同时做了回购承诺,最终兑付后票据所有权还会转回,因此都没有给下手的买入行做半背书。留了操作的空间。放款银行拿到票以后,直接在后面继续做背书就可以托收了。此案中农行持有票据时,票据并非质押物而是买入的票据资产,无需加注“质押”字样。回复孙蕾祺的评论: 你说错了,不是大部分银行,并且不局限于银行,事实上所有接受背书方都是这样做的,没有人一拿票就立马托收的。你所说的“半背书”在我看来就是完整背书了(如果你认为填写“委托收款”才算完整背书的话)。并且这样的背书也足以证明票据所有权在农行,依我的愚见,这样所有权明确的票据,是任何第三方无法在未取得农行北分允许的情况下用来融资的。回复PoraPoon的评论: 我还是那句话,有合规的就有不合规的,都合规经营就没这个案子了。银行贴现,最终还款来源是托收票款,这个没有疑问吧?那么承兑行面对待解付票据,只审核票据背书是否连续,并不审核票据流转过程中所有的贸易背景,对吧?除非某一手背书人明确跳出来说自己与下一手背书人间不存在贸易背景和债务关系,主张票据权利,此时承兑行会根据法院止付令对票据止付。我坚持认为二次融资的银行有问题,实际上与你的出发点一致,我认为该银行无视票据权利在农行,无视真实贸易背景,并且未执行查询和质押手续,利用票据法上承兑行审核义务有限的原理,直接连续背书托收票据来规避自己的资金风险,这也是犯案人员可以找到合作银行的关键:实质风险不存在,违规就不是事儿。然而这是不对的。回复孙蕾祺的评论: 如果是这样的话,农行大可以申诉,主张追究二次融资行的融资款啊,你把我的东西违规抵押了,你的抵押是无效的,东西自然应该还给我,自然也就不会造成坏账了。按照你这个推论,农行虽然内部管理不严,但总体来说是二次融资行违规操作的受害方,何来亏损?回复PoraPoon的评论: 目前是垫款,肯定先要计不良,但并没有说核销啊兄弟,这事儿现在重点在已经案发了,就算按你说的追回损失,涉案人员就不是犯罪了吗?是有后续的清收解决办法没错,但是农行自己风控内控有问题造成案件不也是事实吗?

看了下赞同多的的几个答案、基本都错了。先交代一下我自己的背景吧,某国股行票据部成员,个人每年交易量上千亿(同行里真不算多),长期和各类中介合作,觉得还是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 首先,农行应该做的是票据买入返售业务(逆回购),38亿的票应该都是票据中介的。票据中介以 自有资金及错配的远期利息或资金掮客借来的钱(一个亿一天5万)从企业收上来的银票,以村镇银行、农信社(监管较松,高层与中介分红)等同业户(费用大概是一天10万)来直贴(第一手直贴行肯定是村镇银行或农信社)。中介以银行短期低价格回购资金套取它长期资金高利率换来的票据利差(有风险会赔钱)比如说10亿6个月纸票,年利率5%收进来的,第二天套取银行1个月回购资金,银行回购利率为4%,利差为1%。一个月后回购到期,银行续作利率为6%,利差为负1%(回购利率为市场利率取决于shibor),就这样短配长来赚取高额利息。 继续说正事,某中介联系农行出逆回购,答应给农行经办人员一些好处,农行允诺出回购资金,然后农行买入返售某过桥银行票据,某过桥银行买入返售中介的票据(交易对手应该是村镇银行),一些时日后,某中介联系农行经办人员答应给很多好处想提前拿走票,等回购到期后钱一定返还。经办伙同银行会计人员,库管人员将票据提前出库交给中介,中介又将此批票卖给了另一家银行,扣除利息套取了至少35 36亿的资金。中介拿这资金干嘛就不知道了,反正是资金链断了,农行回购到期的时候钱没有回来,票也不见了。其实如果票在农行手里的话,最多赔一些利息,等票据到期后托收回款就行了。但是票也没了事情才闹得这么大,据说事情已经报道国务院了。 再说一下中介如何空手套白狼(你有人脉你也可以)!票据中介分转帖、直贴中介,分别对应的客户是银行,企业。比方我就是转贴为主中介公司,手里没有钱。我先从别的有钱的中介公司拆借资金5亿元,一天0.05%的利息25万,我那5亿资金找直贴为主的中介去收企业想要贴现价值5亿元的票据。利率为5%,利息为50000万*5%*180/360=1250万(这是我账户里剩下的钱),实际付给企业为50000万-1250万=48750万元。同时联系一家银行,让银行A出年利率4%的2个月回购资金给我,银行A为什么会出资金给我呢?因为我答应给你2个BP的好处(16666.00)。第二天交易银行A付给我同业户(我借的别的中介的同业户,允诺给10万)金额为50000万*4%*60天/360天=49666.66667万元,我的钱回来了,我现在账户里有49666.66667+1250万=50916.66667万元,我要还给借我钱的公司50025万、租我同业户的中介10万、银行员工的好处费16666.00,那我的账户还剩880万元。你以为这八百多万都是我赚的么?不对,这八百多万都是剩下的远期利息,后面2个月后回购到期我是要还给别人的,那我怎么赚钱呢?假设这两个月中央行放水(降准啊,MLF什么的),市场利率大幅走低,我在回购到期的前一天联系一家银行B来买断(注意哦是买断不是回购)我5亿的票以3%的价格(我票的期限还剩4个月),回购到期当日银行B买入我同业户票据(这个票在银行A,我叫他送到银行B去验票)给我资金50000万*3%*120天/360天=49500万元,此时我的账户里有50380万,我还给银行A回购到期资金50000万元,账户里还有380万元(过桥行有一定交易成本没算进去,大概买断1-2BP、回购7BP吧)。一笔业务结束了两个月我赚了380万。哈哈哈简单么?空手套白狼容易么?是不是有种想要试一试的冲动重点是这是在市场利率下行的空间做的,万一上涨了呢,你就赔了好几百万,你上哪赔这些钱啊?我见过好几家中介一年赔个几千万的,也见过中介1、2个月赚几千万的,某联(著名中介)据说一年赚过10亿,但是某联因为拿远期利息去炒股,公司已经破产了。一般小中介盘子都有几十、上百亿的票据在各个银行套着短期利息转着。 我说的只是最简单的一种模式,玩法太多了,牵扯的利益太多,整个票据市场规模太大了,几万亿吧。尤其是一些中介的交易模式和道德水平属实胆子太大,不敢再多讲了,妈蛋、知乎第一次回答还得匿了。ps:提前出库可能性不大,应该是入库时就已经调包了,参考@萧里德,的答案

据传农行的票是重庆圣元的,圣元跟杭州丰联同属于一个错配联盟,他们错配的钱进股市了
农行做了买入返售。票在到期前,就被圣元取出了,跟另一个银行做了贴现回购。相当于一批票卖了2次,回购到期前农行北分没收到票款。
为了应付检查包了一包报纸扔库里面。大概率爆出来的2人是替罪羊了,正好一个业务和一个会计。现在农行把这批票止付了,所有有票的结构都拿不到钱。打官司到国务院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