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思乐:高大上假想敌

自从1月3日在北京机场被抓,瑞典籍人权工作者彼得·达林已经被关押超过两周,他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处以“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也就是说,彼得无需审判就被中国警方“合法地”关押在秘密地点,尽管这是联合国《人权公约》禁止的情况,尽管中国签署过《人权公约》。

同时失踪的还有他的女朋友,中国籍女孩潘金玲。彼得的同事迈克尔·卡斯特事后向媒体表示,在乘飞机离开前的数日,彼得感到紧张不安,决定暂时离开中国首都。

1月9日,彼得的中国同事王秋实律师也与外界失去联系,他同时是“709律师大抓捕”中被关押的王全璋的代理律师。他原本计划在前一天与王全璋的妻子及其他该案代理律师一同去天津,同办案机关交涉,但遭警察阻拦未能成行。 1月12日,王秋实的家人收到通知称,他已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执行监视居住。同时,一封王秋实留给父母的信被他的朋友释出,信的第一句是:“在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儿子应已失去自由。”落款是1月4日,彼得被抓后一天。

1月20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新闻调查”,彼得和一位“王某”在节目中胡子拉碴地出现了。彼得对着镜头说他对于自己的行为十分后悔:“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此我要深深致歉。”他还承认,维权人士幸清贤意图帮助“709”被捕律师王宇的儿子包卓轩偷渡出境的行为,是受到他的资助的。王某也在镜头前“作证”称,彼得的企图就是颠覆中国国家政权。

央视报道还称,彼得与锋锐律师事务所王全璋合作,在香港成立了名为Joint Development Institute Limited(简称JDI)的机构,在大陆以“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名义活动,他们“通过被培训人员,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

但央视的报道迅速遭遇“打脸”。

目前已回到美国的JDI工作人员迈克尔向媒体澄清说,虽然王全璋是援助组的董事,但自2014年他加入锋锐律师事务所,王全璋对援助组的参与已经很少,他在锋锐的工作也与援助组无关。 “将援助组与锋锐联系在一起的确是错的,因为两者之间真的没有关联。”他说。

锋锐律师事务所是在“709”中受到主要打击的机构,其工作人员周世锋、王宇、王全璋等已被中国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迈克尔认为,彼得明显是被迫认罪,“说彼得有参与其中……似乎是想加重对那些维权律师的指控。”他说,这向中国维权人士和国际社会发出了非常强烈的信号:“任何以法治和人权,挑战政府对法治和人权定义的垄断的行为,都会被盯上,并面临报复。”

迈克尔还澄清,虽然援助组曾资助幸清贤在四川设立一个法律援助站,但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在2014年初就结束了,援助组没有参与包卓轩的逃离行动。

两方各执一词,但谁的可信度更高有简单的判断方法:谁处于更自由的状态。

自2013年的“薛蛮子嫖娼事件”之后,“上央视”几乎成了“官方打压套餐”的必选菜,从网络红人郭美美,21世纪传媒集团的沈灏,到709案、张六毛死亡事件、劳工维权案、浦志强案等等民间打压案件,都上央视走了一遭。惯例是新华社先发通稿,全国主流媒体统一口径,然后央视出马,绘声绘色地铺陈,让还没经过司法程序的当事人在电视上“向全国人民认罪”。

中国当局如此使用被全球传统知识精英视为讲坛的新闻媒体,无怪乎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记者联盟“记者无国界”已向欧盟要求对央视和新华社实施制裁,将它们开除出新闻媒体的行列——总不能把独裁者的布告栏视为媒体吧。

但央视的报道也不是毫无意义,在向外界展示官方打压背后的意图和逻辑方面,它作出了重大贡献。

通过将彼得提供的人道援助和法律培训敍述为犯罪,央视替中国当局向民众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外国势力出钱出人,在中国培养维权律师、煽动访民,通过塑造维权领袖、制造官民冲突,要颠覆中国共产党的政权。

这个故事在冷战时期叫做“和平演变”,在现在叫做“颜色革命”。

在去年的香港占中大抓捕,和今年年初的追杀权利NGO,虽然每个被抓者都被反覆讯问了两种问题:跟境外有什么联系;要怎么搅乱中国社会,但这个故事都没成功讲出来。这一次,终于在维权律师大案中讲成了。

通过这个故事,普通民众收到三个讯息:一、你们三天两头听说的,社会上这儿那儿发生的种种不公和矛盾,都不是真的,都不是政府和制度的错;二、凡是有人说政府不好,凡是有人跟政府发生冲突,他肯定是在故意捣乱,背后肯定有外国势力在指使;三、你要是像他们一样说政府不好,跟政府闹矛盾,你就中了外国势力的计、称了他们的心。 ——“新闻不都说了嘛!”

于是,一个“高大上”的敌人形象出现了,它叫“境外反华势力”。它层层伪装、无处不在,它用心险恶、布局精密,要对付这么高大上的敌人只有一个办法:永远站在政府的一边。

极权永远需要敌人,敌人越高大上越好,形势越严峻越好,这样才有理由把资源和权力永远抓在手上。为了保持高大上形象,敌人必须不断更新,从地富反坏右,到党内大炸弹大毒草,到苏联修正主义,到美国帝国主义,到日本军国主义,现在又轮到台独港独和颜色革命。

在召唤凝聚力和合法性上,共产主义在使用了30年后终于失效,民族主义已经用了40年,似乎还不能说是强弩之末。

近日,被戏称为“小粉红”的爱国青年们翻墙“出征”到FB骂蔡英文,其中一位在谈自己的动力时说,自己在“经历历史”:“希望推到柏林墙的那个时候,可以在墙上留下自己的手印。”这一个经典案例说明,民族主义洗脑与模糊的启蒙话语相结合,会制造怎样一种惊人的扭曲逻辑,再加上互联网,就是一场“网络版黄祸”。

这仅是民族主义40年养蛊的牛刀一亮,线下版不妨各自想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欣赏蔡英文
    2016年1月24日16:11 | #1

    哈,蔡总统早就关闭评论了,还怕你小粉红,
    强国人连茶叶蛋都吃不起,哪有钱翻墙

  2. 说真话
    2016年1月24日16:22 | #2

    @欣赏蔡英文

    清你拿出证据来说,强国人吃不起茶叶蛋,别意淫、造谣,谢谢!

  3. 趙國
    2016年1月24日12:24 | #3

    @说真话 茶雞蛋有各種各樣的,雞蛋是有激素的,水是污染的水,茶葉是泡過的爛茶渣,用天津的火煮的茶雞蛋,強國人可能吃的起。如果茶雞蛋,用的雞蛋是無激素的,水是無污染的高山水,上等精選茶葉,加上等黃花梨木炭煮的茶雞蛋,試問強國人有幾個吃的起?除了趙家人吃的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