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高校言路再收紧 管制愈严愈反弹

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组长王立英近日在谈到出席中纪委六次全会的感受时称,「监督执纪问责等工作将实实在在地展开,对高校一些教师,在课堂上传播一些不正当的言论,加强监督检查。」由于访谈刊登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再加上王立英的身份,该言论一出,立刻引起内地社交媒体关注,被视为当局对高校意识形态管控工作的进一步收紧。

众所周知,在当局的意识形态工作中,高校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当局不希望不正确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灌输给青年学子,从而使得他们和执政党离心离德,成为以后的一个不稳定因素。因为青年学生的可塑性强,在当局看来,如果不用官方意识形态去影响学生,占领高校,而任由西方那套「歪理邪说」在高校蔓延,那么高校就会变为一个和当局作对的反动思想堡垒,青年学生就会惹是生非,这已经有历史为鉴,故当局历来重视高校的思想政治工作,近年尤其如此。

教师抵制 社会批评

举个例子,早在一三年五月就曾有轰动一时的「七不讲」入驻高校。翌年十月,教育部再扎篱笆,建立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去年十月,不得妄议中央规定出台,教育管理部门要求教师不得在学生面前议论国家大事,不得宣扬国家负面新闻,不得丑化国家形象,对违反者进行处罚。广东省纪委去年就对一宗高校教师发微博妄议中央进行了通报批评,该教师的博文被指有损党和国家形象,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被撤销行政职务。当局更开动舆论宣传机器,把批评矛头对准那些在课堂上夹带「私货」和发表「吃饭砸锅」言论的老师和学者。可以说,一轮严似一轮的整肃,让高校变成了一个不得妄说的禁区,教师在当局的大棒下噤若寒蝉。

然而,毕竟时代不同,这些企图强化当局意识形态的规定和做法,不仅遭到高校教师的普遍软抵制和教育界人士的吐槽,更引发社会广泛批评,小部分教师即使在高校意识形态空前收紧状态下,还是试图发出在当局看来不和谐的「杂音」。另一方面,官方的这不准那不准,实际效果也不好,根本不能在青年学子中入脑入心。原因在于,当局的思想宣传体系同当今的年轻人存在普遍断裂,在自媒体时代,学生能够从社交媒体上获得那些被当局压制的观点和声音,这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当局刻意灌输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

对此,当局其实是意识到的,问题是现实和理论的背离使得当局的意识形态工作无法自圆其说,只有在加强管控上着力。然而,这样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即对高校压制得愈严厉,一旦反弹,对当局意识形态的破坏也将愈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月25日09:12 | #1

    何必再用高校老师,直接放统一录像就是了。

  2. 欣赏蔡英文
    2016年1月25日09:25 | #2

    干脆宣布新文革开始吧,全民喊万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