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是否应选择资本管制?

中国官员们爽快承认,在与国际投资者打交道时,沟通不是他们的强项。中国如何管理人民币的问题对于全球贸易和大宗商品价格十分关键;近期汇率形成机制变动后出现的市场动荡,因为北京方面未能解释清楚自己的意图而加剧。现在政策制定者已经明确表示,他们无意策划人民币大幅贬值。然而,在他们打算如何调和愿望(汇率稳定)与现实(资本外流和经济放缓)的问题上,他们就语焉不详了。

更大的清晰度对投资者而言将是一个帮助,眼下投资者只能艰难揣测措辞隐晦的新闻稿,估量央行干预市场的程度。然而,提高中国人民银行(PBoC)的沟通水平并非易事。在中国的体制中,那将意味着发生一场革命——考虑到政治制约因素和中国政府内部其他部委对央行改革派政策的抵制,就连央行行长讲话都没有完全的权威。

此外,央行的指引最有效的时候,就是政策明确,且相对容易判断政策将怎样随着经济数据的变化而演变的时候。目前中国的现实是央行没有明确的行动路线图,并希望为自己保留灵活性。

再多的澄清也粉饰不了根本问题:资本外流。反腐斗争和国内缺乏投资机遇,正驱动中国人把自己的资金转移到境外,与此同时美国进一步加息的前景促使企业还清美元债务。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心助燃了资本外流。中国央行非但无意让人民币走弱,反而被迫动用很大一部分外汇储备来支撑人民币汇率。

面对这种持续的压力,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没有几个有吸引力的选择。即使有3.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他们也不能持续无限期地消耗外汇储备,政府也不会同意这么操作。为了使国内投资更具吸引力而提高利率,不太可能减缓资本流出,却会加剧本已痛苦的实体经济放缓。让人民币找到自己的水平尽管在理论上能够自圆其说,但有可能在短期内造成巨大的市场混乱,给全球经济带来巨大冲击。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都很少有政策制定者可能考虑这样的做法。

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像日本央行行长上周建议的那样,加强资本管制,直至压力减轻。坊间证据似乎表明,尽管坚称没有计划逆转改革,但北京方面已经加大了汇款难度。

这违背了近期自由化措施的精神,此类措施去年帮助中国争取到了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篮子,与几种老牌储备货币平起平坐。但是,自量化宽松引发热钱洪流涌入新兴市场以来,IMF早已变得更加愿意接受临时资本管制的必要性。

资本管制不是一种长期解决方案,但就目前而言,它们是北京方面在非常困难的形势下可以采取的正确步骤。然而,要使资本管制收到理想效果,中国必须利用这一喘息机会阐明推动经济再平衡、在较长期放开人民币汇率的明确政策——这一过程将需要多年时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