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方星海说什么,不如港币重要

金融市场充满信息,如何辨别信号以及噪音,是专业人士的主要技能。这并非易事,事实上,充斥媒体头条与人们大脑的,多数情况是噪音。

新的一年对于中国颇为戏剧化,在熔断机制退出以及A股暴跌各类消息之下,中国成为世界关注要点。即使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之上,中国官员方星海的发言也引发国内外诸多关注。

方星海的身份,除了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大家更为看重其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所谓中财办)成员身份,外媒更多将其视为领导核心的经济顾问。除此之外,英文流利、为人和善以及乐于沟通等因素,也使得方星海成为本次冬季达沃斯的明星,这也反应了外界对于中国经济政策加大透明度的渴望。尽管如此,就像拼命压榨一枚半干柠檬一样,方星海的发言即使再加诠释,其实信息量并无太多,过度解读也无助于厘清目前情况。比起官员们的清谈,市场已经释放了足够多的信息,例如近期香港市场的震荡。

在专业投资圈内,香港近期的汇市、股市波动引发了颇多关注,但是在专业领域之外,公众仍旧追逐着财经明星的发言,对于近在咫尺的信号视而不见。

香港在发生什么?香港最近一两周状态不佳,几乎面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情况,不仅股市汇市双双下挫,港币兑美元一度到2007年以来新低,香港银行隔夜拆借利率(Hibor)也创下历史记录。

香港或者港元,为什么重要?对于熟悉香港的朋友而言,香港经济格局其实相对简单,一言以蔽之,即中国内地经济与美国货币金融条件的双元影响。以往在中国经济高涨之下,港币通过联系汇率制度挂钩美元,多数情况之下相安无事。如今,随着中国经济下行,人民币的出逃压力也使得港币面临压力,而联系汇率制度使得香港当局对于货币政策面临两难选择。港币联系汇率制度,如同一个椭圆,存在两个圆心(中国经济与美国经济),以往二者基本并行不悖,随着香港经济不断靠近内地经济,而中美经济周期逐渐相悖,如今两个圆心的碰撞与拉锯情况不断恶化,联系汇率制度也面临塌陷风险。最终香港很可能不得不出手捍卫联系汇率制度,如同1997年那次。

也正因此,港币的格局,注定了其对于市场反应更为敏感,堪称矿井中的金丝雀,它的风吹草动背后反映的是市场对人民币的担心。

回头来看,人民币的问题主要不在于贬值,更在于资本外流压力,其本质是人民币风险收益在降低,通俗说就是在中国挣钱更难了。人民币的汇率背后挂钩着资产价格,而当前中国金融格局诸多问题,如高杠杆与资产泡沫等,本身在顺周期环境已经不断恶化放大,一旦面临逆周期环境,骤然恶化的宏观环境会使得问题愈加严重。

作为全球主要“印钞者”,中国央行将是即将到来的金融风波中的中坚力量。根据最新官方数据,2015年年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33万亿美元,较2014年年末减少5126.6亿,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呈现净流出态势。近期央行罕见地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座谈会纪要来看,除了安抚市场,其实也揭露了央行的两难困境:从经济需要来看,央行应该降准降息,然而从汇率角度而看,央行不得不继续维持当前策略。也正因此,近年一直反对资本开放的中国经济学家余永定再度发声,提示央行8月来对汇率的管理是“爬行钉住”,只能打破近期的贬值预期,无法打破中期、长期的贬值预期。

始于去年下半年的金融动荡结束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它将如何结尾则无人知晓。对于监管者而言,这也是一个倒转之年,以往中国天量外汇储备以及管理控制手段是中国经济的两大“溢价”,如今情况则发生了变化,外界一旦开始怀疑,那么离预期的自我实现也就为期不远。如果说投资者需要区分信号与噪音,那么监管者更需要明确首要问题与次要问题,在有限的政策工具之下,如何忽略次要问题,面对真正应该面对的严峻问题,这将是中国监管者的重要考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