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央行在管理流动性时力保人民币汇率稳定

中国央行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该行试图放松金融系统信贷,另一方面又不想加大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见到的会议纪要和接近中国央行的银行高管透露,在中国央行上周二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有关人民币汇率和2月份春节假期前的年度资金紧张问题成为了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

据会议纪要和这些高管称,央行官员推迟了对一项传统信贷放松工具的使用,主要是担心该工具的使用会加大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央行转而采用了短期和中期贷款工具,在过去一周向银行系统注入约人民币1.6万亿元(约合2,430亿美元)临时性流动资金,以满足银行业资金需求的增加。

该决定凸显出中国央行在帮助抑制中国经济放缓过程中面临日益加剧的两难局面。

就在一年前,中国央行还在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这种更典型的做法解决节前现金需求问题。此后,经济的放缓和股市的震荡使投资者到海外市场寻求更好的回报,导致资本大量外流。在​央行面临继续放松信贷、重振经济增长的呼声之际,人民币受冲击的程度一直超过中国央行预期。

根据上周二的会议纪录,中国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在会上说:“现阶段,我们管理流动性时,要高度关注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她还说:“降准的政策信号过强,我们可以用其他工具来替代,补充流动性。”

降低所谓的存款准备金率会向银行释放出可用于长期贷款的资金,而通过短期和中期工具注入流动性意味着央行可以在这些工具到期后收回资金。

张晓慧在会上说,去年10月底的降息和降准导致人民币承压。她说,双降使得整个市场流动性非常宽松,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以及贬值的压力。

在上周二的会议召开之前,大型中资银行曾呼吁中国央行在春节前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但据接近中国央行的银行业高管称,央行对此犹豫不决,因为担心人民币的稳定性。

其中一名高管表示,央行决定推迟下调存准率的时间。这位高管称,央行将不得不在“某个时间”下调存准率,因为资金撤离中国的速度之快,加之央行买入人民币以推高其汇率的举动,都使得流动性枯竭。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放缓至6.9%。如今,中国经济的健康状态以及人民币是否会大幅贬值已经成为全球投资者的心头之患。十余年来,他们一直将中国视为一部动力强劲的增长引擎。而中国方面已经意识到了投资者的这种担忧。

上周在瑞士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官员试图缓解外界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他们指出,中国经济正逐渐摆脱对制造业的依赖,转向消费型经济。中国官员一方面承诺将继续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另一方面他们也表示,中国必需将经济增长保持在一个合理水平,同时他们也拥有政策工具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

上周二的会议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央行总部召开,出席会议的人员还有中国银行业高管。张晓慧在会上说,中国的经济稳定对世界经济变得更为重要。她提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会议记录把对中国经济的担忧列为美联储去年9月推迟加息的一个理由。

不过,中国央行在政策管理和沟通方面存在问题。过去六个月,央行的政策出现一系列意外和反复,包括人民币贬值,设定每日人民币中间价的新机制,以及使人民币汇率参考一篮子货币而不只是美元。这些导致人民币被抛售,让投资者一头雾水。

总部位于纽约的Skybridge Capital首席投资长诺尔蒂(Raymond Nolte)说,中国央行真正想要的是人民币的有序贬值,问题是他们能否做到。Skybridge Capital管理超过130亿美元的金融资产。

这种种的不确定性促使中国人纷纷将资金转移至境外,时下有传言称中国政府可能会收紧境内个人每人每年等值5万美元购汇额度的规定。

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在周二的央行会议上警告称,在外界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的情况下,银行不应鼓励客户将人民币换成美元。

据此次会议的纪要显示,易纲称,5万美元购汇额度的规定没有变化。他还提醒与会人员称,如果有人传播虚假信息并造成恐慌,这种行为将被调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