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红三代”与血统妥协或斗争的一生

难以归类又终被归于一类

  长期以来,所谓的“红色后代”一直被认为利用父辈的权力来铺平成长道路、谋取个人利益。这个话题在中国民间很容易被作为谈资,但较少在大陆公开媒体上出现。在西方媒体的眼里,改革开放虽已30年,中国的权力高层仍未脱离传统的运作模式,就像这个东方大国的老百姓永远热衷于历史剧一样。

  近年来这种情况有所改变,一方面,官方希望降低神秘度,以更亲民的姿态贴近底层民众,另一方面,从“红二代”到“红三代”,共产党政权领导者的后人们,其生活方式也正在发生变化。譬如说其中的两位代表人物,瓜瓜与宝宝—他和她都很年轻,说话直率,思想独立,拥有自主选择的职业、兴趣方向,曾经出现在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中,在场的观众时不时为他们的个人魅力微笑、鼓掌。

  瓜瓜姓薄,父亲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祖父是中共元老薄一波,这位二十出头的男孩因为当选“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闯进了中国民众的视线,不久前从牛津大学顺利毕业,进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继续攻读;宝宝姓万,全国人大前委员长万里的孙女,从小出国,19岁的时候就参加了巴黎“克利翁名媛舞会”,跻身欧洲上流社会,此后移居香港,创立了自己的高级珠宝首饰品牌,成为一名珠宝设计师。

  这似乎与“红色后代”一贯的公众形象不太相符:前审计署署长李金华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曾经指出,官员子女及其快速增长的财富使公众极为不满。事实上,这些领袖的后代其中的大部分人,也试图做出自己的努力,以证明最终的成功并不是靠以权谋私得来。即便年轻如薄瓜瓜,也在节目中表示不愿在父亲的影子下生活,“如果有人介绍我,要拉扯上家庭背景,我就很不舒服。”

  和“红二代”相比较,“红三代”更加难以找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性格不同,职业不同,媒体形象亦不同,有些人表现出对意识形态的狂热和对权力事业的捍卫,有些人则试图远离权力中心、投身不容易打眼的领域,如上面提到的设计界,又或者是公益机构。

  然而,他们终于还是被渐渐地归在“红三代”这个词条下。不像上一代那么讳言血统,也没有遭遇政治运动的波折,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帆风顺,大多有留学和海外名校背景,不管承认与否,含着金勺子的出身至少令他们奋斗得不像下层百姓那么费劲。开阔的国际视野和过硬的综合素质,正将他们所属的红色家庭送往“三代成就贵族”的光环中去。

  两条平行线的人生轨迹

  毛泽东唯一的孙子毛新宇即将步入不惑之年,是“红三代”中的代表人物,在解放军高层迅速上升,去年已经晋升为解放军最年轻的少将。人民网说:“有着坚定的理想和信念,又成绩突出,这才是毛新宇晋升为少将的最根本因素。”但当被问及晋升与家庭是否有关时,他曾对媒体说:“肯定有,这是客观事实,你不能回避。”

  当好伟人的后代,被毛新宇视为自己毕生的重要职责,他曾经牵头在全国高校推广毛泽东思想,试图建立毛泽东思想系。和毛岸青终生低调不一样,毛新宇在大学时就收获了大量关注:“有时候晚上我都没法自习,很多大学生找我,没别的话题,都是谈我爷爷,都要谈毛泽东!”这个6岁时爷爷就去世、从没见过爷爷的人,认定:“毛主席的伟大是无处不在的。”

  身处军队的红色家族第三代不止毛新宇一人,朱成虎—他的外祖父是朱德—现任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和毛新宇的军衔一样。他最近一次被舆论推到前台,是应对台海战争时中国将使用核武的言论。朱和平,朱德的孙子,也在空军装备研究院任职。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孙辈们,如今大多在40岁或以上,在每年3月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两会”时段,其中的不少人都可以在代表委员名单中找到。随着他们的父辈年龄渐长,“红色后代”参政议政也逐渐实现了代际交替。比如毛泽东的儿媳邵华,在2008年的两会上卸下政协委员职务(同年6月病逝),由儿子毛新宇接班。

  2009年9月9日,一场奢华的婚礼在故宫太庙举行,新娘是叶明子,新郎具体身份不详。叶明子是叶剑英三子叶选廉的女儿,1979年出生于北京,13岁到伦敦求学,考入著名的圣马丁大学学习设计,在大学期间前往三宅一生实习,还在音乐教父小室哲哉的栽培下出过一张单曲。

  她的堂姐是叶静子,叶剑英二子叶选宁的女儿。14岁时,叶静子被送往美国,通过亨利·基辛格的帮助,进入了一所贵族女子寄宿学校。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她说:“我的父亲说,他不想让我像公主那样长大,什么事情都由别人为我做,每个人都对我点头哈腰,所以,他们把我送到一个相对正常的地方。”

  “为了证明我不是依靠背景和关系,我不得不比别人工作得更努力。”在上海举办城市街道赛车,把浦东繁华的市中心变成东亚的摩纳哥,是她所在公司目前的主要项目。这项赛事为公司带来的收入将被捐给宋庆龄基金会,她同时是后者的董事会成员。对叶静子来说,从灰色交易中积累财富不是建立良好声誉的方式。“我的祖父和他那代人是理想主义者,即使时代已经不同,意识形态已经改变,我们这代还是要以我们的行为和贡献让他们骄傲。”

  叶静子漂亮,金庸曾经力邀她出演央视版《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一角,并对她说:“我写黄蓉这角色只是凭空想象,想不到现实生活中真有此人。”她为小室哲哉在香港办过演唱会,还曾担任过伏明霞退役后步入时尚圈的经纪人,她的丈夫是王震将军的长孙王京阳,同样是个“红三代”。

  一个家族如何占领一个时代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之后,习明泽的名字开始在媒体上出现。习近平的女儿,习仲勋的孙女,那一年正是16岁。6月21日,她的母亲、著名歌唱家彭丽媛在四川德阳汉旺镇进行慰问演出时透露,习明泽在地震发生后,请假来到那里的汉旺东汽小学,当了一名志愿者。

  这种行为后来得到评论称赞,并有观察家指出,这说明高级干部的子女对公众开始透明化,以打破过去低调神秘的色彩。习近平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习明泽就读于杭州外国语学校。另据香港《明报》报道,她于2009年入读浙江大学外语学院同声翻译专业,2010年5月前往哈佛大学留学。但校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出于隐私原因不能透露任何新生信息。

  习明泽投身公益的形象,被媒体和公众大加赞赏,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担任义工、从事社会服务,也是中国新一代年轻人越来越常见的共识和选择。邓小平的外孙女卓玥,2003年自美国学成归国后就进入慈善领域,策划发起“集善嘉年华”,坚持8年之后这个活动已然很有影响力,11月19日的最新一届晚宴,即有张德江、蒋树声等高官以及刘德华、赵薇、韩红等当红文娱界人士出席。

  央视少儿节目主持人、与卓玥一起筹办该慈善活动的周洲,在微博上称她为“最低调的红三代”。在周洲看来,“羊羊(卓玥小名羊羊)利用自己的背景,在做对社会很有意义的事情”;而据卓玥个人回忆,在一开始游说各方、筹集善款的巨大困难面前,她“充分利用了家中资源”,最终“能得到这么多帮助,肯定有家庭因素”。

  卓玥和崇尚个人奋斗的叶静子有着同样的烦恼。很多时候,她花了一个小时向媒体解释“集善嘉年华”,以及那些需要关注的孩子,然后再花五分钟时间说自己的家庭。但最终引起关注的,往往是那最后五分钟。“当然也好,大家能关注我们。但我希望的是,大家能真正关注到那些孩子。”

  只有在毛新宇少将身上,这种“烦恼”似乎才是特别快乐的。“红三代”已经开始培养打上他自己烙印的“红四代”,毛新宇的儿子叫毛东东,7岁,在爸爸的熏陶下,从小就会唱歌颂毛主席的歌曲,背诵毛主席诗词。毛新宇和记者说过,毛东东两三岁的时候到广东,一看到毛主席的塑像,马上跑上前去抱住塑像喊老爷爷。

  毛新宇希望儿子将来也能继续研究毛泽东思想。

  父辈的旗帜有时被当成外套,有时被藏在外套的下面,但不论感激、欣赏或抗拒、淡化,旗帜就是旗帜,血缘就是血缘。海峡的那一面,蒋家第四代大都远离政坛,但即便对媒体誓言“绝对不学政治”,聚光灯也从未走远。章孝严的大女儿章蕙兰是不错的电影导演,最帅、最上镜的蒋友柏是时髦的设计新贵,生下女儿那一年,满月酒都有连战、宋楚瑜来道贺。

  蒋经国曾经讲过,蒋家后人不会也不可能再竞选台湾“总统”,这意味着蒋氏家族将永远退出台湾政坛。蒋家在台湾潮起潮落,印证了国民党在败退迁台后的变迁,在多党轮流执政的民主社会,一个家族占领一个时代只可能是暂时的浮云,在蒋家背影渐行渐远之后,给蒋氏第四代子孙留下的,只有名,没有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kkk
    2011年2月10日12:16 | #1

    好恶心的捧臭脚文,御用文人就是这种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