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鳄索罗斯:1992年做空英镑,赚了10亿美金

  话说这几天本来在写卡尔·伊坎,但实在是被一些媒体的傻X报道给气到了,今天我必须要吐个槽。

20160128090769386938

  像上面这种文章,估计你这几天已经见过不少了。这帮家伙左一句做空中国,右一句做空中国,吓得我赶紧把近一个小时的Bloomberg采访视频找来看了一遍。

  妈蛋人家索罗斯大爷从头到尾都在和美女主持人天南海北地瞎BB,根本没提什么做空人民币好不好!

  要说稍微接近一点的,就是主持人问他在投资什么的时候,他随口答了句“我在买国债,还在做空美国股指、大宗商品生产国和亚洲国家的货币”。

  就这么一句话,国内的媒体和专家们居然拿来喷了一个礼拜,也真是醉了。

  按这帮二手专家学者的路数,索罗斯大爷还点名说做空了美国股指呢,《纽约时报》是不是该发个社论怒斥《做空美国股市死路一条》?

  而且话又说回来,就算他真的做空了人民币又怎么样?1992年他老人家打爆英国央行,顺走英国人民整整10亿美金的时候,一家老小还住在伦敦呢。

  有些事儿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当时英国各路小报每天连篇累牍地给索罗斯拉仇恨,但他在伦敦出门时根本连保镖都不用带。

  有一次被路人认出来了,人家还忍不住夸他两句:“你丫挺牛X啊,把我们那傻X政府给整得够呛。”这要是搁中国,估计他早就被愤青们剁成包子馅儿了。

  其实英国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英镑会贬值,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坑爹的欧洲汇率机制和傻X的英国政府。就算没有索罗斯,来个张罗斯李罗斯一样能把英国央行干趴。你要不信,我们就把这事给捋一下。
资本大鳄索罗斯:1992年做空英镑,赚了10亿美金

  先来认识一下这两个倒霉鬼:英国首相梅杰(左),财政大臣Norman Lamont(右)

  其实所谓的欧洲汇率机制,大致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加入的欧洲国家把自己的货币跟德国马克定死在一个很小的汇率区间内。要涨一起涨,要跌一起跌,这样大家就几乎变成了同一种货币(也就是欧元的前身)。

  但这带来了一个问题:既然汇率都定死了,那大家的利率也得统一。

  简单来说,要是把钱存在英国利息是10%(英镑),存在德国利息是20%(马克),那英国人肯定都会屁颠屁颠去德国存钱,英镑就没人要了。所以一个国家只要加入了欧洲汇率机制,利率就不由自己决定了。

  撒切尔夫人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坚决不同意英国加入欧洲汇率机制,但她的继任者梅杰对此却非常热衷,硬是逼着撒切尔夫人把这事给办了。

  果然刚加入没几天,英国人就发现自己被坑了。

  当时德国正赶上两德统一,国内到处都在架桥修路搞建设,为了防止通胀在那蹭蹭蹭地猛加息,苦逼的大英帝国却处于萧条时期,想降息促进经济却降不了,简直欲哭无泪。(这种处境和现在的港币还真有点像)

  看到这儿你可能会想——那说服德国降息不就行了嘛?还真不行。

  话说德国的央行行长Helmut Schlesinger是个标准的德国老古板,就是厨房里放量杯、吃饭睡觉时间精确到分钟那种。就算十几个央行行长一起围着他磨破了嘴皮,他的回答也永远是硬邦邦的两个字:“不降。”

  眼见在他身上讨不着半点便宜,最后英国财政大臣急中生智想了个损招——向媒体放风说Schlesinger快要降息了,以此来对他施压。

  这事一传到Schlesinger耳朵里,就把他给彻底惹毛了:干得这叫人事吗?当面说不过我就玩阴的?

  他马上召集了记者会,公开宣布他对固定汇率已经失去了信心。不仅这样,他还顺手敲打了一下经济最惨的意大利,说他觉得里拉就快贬值了(意呆利真是躺着中枪)。

  说来也巧,Schlesinger发脾气的时候索罗斯刚好在现场。听了这话他马上打电话给副手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让他立刻做空里拉。

  消息传出去之后,各路国际投机者也像见了血的鲨鱼一样,开始全面围剿意大利里拉。要说这意大利央行也真是弱爆了——他们只抵抗了3天,就举白旗退出了欧洲汇率机制。

  意大利嗝屁之后,接下来就轮到英国了。说来好笑,就在各路空头磨刀霍霍,四处筹集资金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英国官员的自我感觉居然还很良好,觉得英镑不会有什么事。

  他们的轻松倒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由于被里拉的迅速崩溃给吓到了,Schlesinger这个老顽固终于勉强同意降息0.25%。这一做法暂时减轻了英镑的贬值压力,市场上的英镑也出现了少许的升值。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英国政府却干了一件其蠢无比的事:为了恐吓空头顺便装个逼,他们宣布将向银行借140亿美元用来捍卫英镑。

  之所以说他们蠢,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在打仗的时候,哪有把自己的弹药量告诉对手的道理?这不是告诉投机者该准备多少钱吗?其次是这钱也实在太少了,在外汇市场上140亿够干啥?

  其实在这个消息公布的时候,英国央行就已经注定失败了,唯一的悬念只是被谁干掉而已。

  而索罗斯和德鲁肯米勒听说了这事后,乐得都不行了:光我们一家就准备了150亿来做空,堂堂大英帝国东拼西凑半天,居然只借到140亿,真是气数已尽。

  不出他们所料,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各路投机资本又纷纷开始做空英镑,最后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也对英镑发动了攻击。

  在这个过程中,索罗斯还玩了点花招:他故意亲自打电话给各大银行的外汇交易员, 向他们兜售英镑。

  这事立刻震撼了整个外汇市场。大家都以为索罗斯早在4年前就退休了,那帮交易员接到电话时的感受,估计和三国时的魏兵甲看见对面冲来一个提着青龙偃月刀的红脸大汉没什么区别。

  总之索罗斯打了一下午的电话,到第二天早上,全球外汇市场上已经不存在任何英镑买家了。期间纽约联储和日本央行试图拉英镑一把,都被各路空头杀得片甲不留。

  而这场世纪大战的结局,说来其实也挺平淡的。

  在英国央行垂死挣扎、首相梅杰和财政大臣焦头烂额的那几个小时,索罗斯却在曼哈顿的公寓里呼呼大睡,直到德鲁肯米勒的一个电话把他吵醒——

  “喂,你刚刚赚了9.58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28日14:17 | #1

     有一次被路人认出来了,人家还忍不住夸他两句:“你丫挺牛X啊,把我们那傻X政府给整得够呛。”这要是搁中国,估计他早就被愤青们剁成包子馅儿了。

  2. 匿名
    2016年1月28日15:27 | #2

    这样说,做空人民币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中国有汇率管制,而且外汇定价也是自己说值多少,那么就“值多少”,即使人民币大贬,对中国最多就是银行一波兑换外币的风潮,对tg的影响不大,除非外汇储备真的到底了,那么这时再做空才叫落井下石,呵呵。。。

    现在做空也不是不可以,因为现在离岸价和在岸价的差距已经构成相当大的利润空间了,在离岸猛抛,然后中国央行不可能不回应拉回来的时候,那么小赚是可能的,只是追击诸如港币这样和人民币关系密切,但又开放的货币市场更为可能,而且更为有利益可淘。

  3. 欣赏蔡英文
    2016年1月28日07:45 | #3

    御用文人,哪有专家

  4. 匿名
    2016年1月28日17:50 | #4

    索罗斯97/98被中国政府在香港打得满地找牙。迷信真的没有必要。

  5. 匿名
    2016年1月29日02:43 | #5

    作者黄口小儿,一派胡言

  6. 匿名
    2016年1月29日06:35 | #6

    作者为共匪站队,畜牲不如

  7. 匿名
    2016年2月3日13:42 | #7

    @匿名
    奋青不会这么做,奋青会拍手叫好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