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如果让医生拿红包会怎样?

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基本上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超级城市,你我应该都会赞同这一点;在一个行省之内,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也都集中在省会城市,你我也应该都会赞同这一点。而人人都想得到最好的医疗条件,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人人都想要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医院,于是二三线城市的病家往省城挤,所有病家都往超级城市的医院挤。

以一个城市的医疗资源,断不能服务来自全国的病患,所以好医生总是不够用,好医院总是没床位。哪怕出于人道精神的考虑,强制所有医生每周必须前往门诊放号接诊,哪怕所有的门诊医生每天不喝水不吃饭不上厕所,按照每5分钟看一位病患的速度接诊,还是有许多人要排很久的队,也未必能挂得上号,更别说医生能接诊所有的病患。这一点,相信你我凭借最简单的常识也能做出相同的判断。

那么,每天好医生好医院在挂号处放出的号是一种很奇缺抢手的资源。但是因为处于人道精神的考虑,这些号是按照规定价格放出的,而且,这种价格大部分人都能出得起,因此,这种价格就低于它真实的价值。一位医生每天放出100个号,但是有1000个病人想要,而且人人都出得起100块钱的挂号费,那么这里就需要一个规则。

比如说我们人人都认同的‌‌“先来后到‌‌”。你6点钟起来排队,我5点就到了。我比你先到,所以我比你先挂号,先看医生。还有一种是我们会产生争议的‌‌“价高者得‌‌”。只有100个号,但是有1000个病人需要,那么让出价最高的100个病人先得。再有一种也是最懒惰但是许多人非常喜欢的‌‌“命中注定‌‌”,让1000个人无论病情轻重缓急,大家玩大乐透,搞抽签,一切交给随机数去决定。最后一种是大多人所厌恶的‌‌“掮客分赃‌‌”,黄牛垄断所有的号,由黄牛代替市场和管理,决定挂号的归属。

第一、二、四种情况其实是一样的。先来后到的原则是依据人们付出的时间成本来决定挂号顺序,第二种情况是一句人们支付的货币成本来决定挂号顺序。很自然的,有货币支付能力的人可以雇佣愿意用时间换钱的人来替自己挂号,这就是第三种情况,出钱让黄牛排队。现实中略微不同的地方在于,黄牛的积极性太高,在没有雇佣的情况先行排队拿票,然后等待买家。

人们不能容忍黄牛,并不是纯因为黄牛卖高价。而是许多黄牛破坏了规则—既不排队,也不出钱,但是他总有办法在所有人之前拿到号,这就让一切个人努力变作泡影,产生了严重的不公平。至于说为什么黄牛能做到,我们可以猜,但没证据之前谁也不能说什么。

好了,既然有规则,谁来执行这个规则?谁来监督这个规则?现在看起来,黄牛如此猖獗,无论是谁来执行,谁来监督,可见都做得不怎么样。纸面上的规矩是一回事情,实际上执行的规矩是另外一回事请。而且,我们之前讨论过产生黄牛的原因在于医疗条件不敷民众所需。只要在需求和供给之间存在这样的缺口,哪怕用严刑苛法,也很难断绝黄牛的存在,更难以阻绝人们去寻找系统的漏洞。所以,打击黄牛、加强监督、实名挂号,每一样都可能部分解决黄牛问题,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核心问题:看好医生。

这就像是春运,车皮和座位就那么多,而回家的人数远远超出,抽签、摇号、网购、验证码都不能解决问题。许多人就得挤火车,就得站十几个小时。干掉了所有的黄牛,依然有许多人买不到火车票。本质上来说,黄牛还是把票加了价放了出去,无论黄牛存在与否,并没有新增哪怕一个座位,一个车次。

承认了这一点,我们就应该知道,需要看病的人那么多,而医生那么少,永远存在黄牛活动的空间。最糟糕的地方在于,真正干活的人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看病的是医生,赚取差价的是黄牛,医生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而与此同时,医生的实际劳动价值,在黄牛手上得到了具体的体现—越是好医生,黄牛标定的价格越高,病家支付的金额越多。但支付了几千块钱之后,病家在医生那里并没有得到任何不同的诊治—医生都当作是缴纳了固定挂号费的病人,事实上,医生的收入也是按照固定挂号费来分账。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直接让医生拿红包呢?当然,很多人会说这样不道德,违背了医生作为职业人士的职业操守。可是,一个人明明市场价格是每小时收入500,却强制他按照50收取,对于这个人来说,这哪里见了道德呢?他不能收500,但是无证无照的黄牛可以收500,用他的血汗供养黄牛,这哪里是一种道德的做法呢?

还会有人反对说,这等于是断绝了穷人看病的可能,是一种人道上的灾难。那么,有黄牛的时候,穷人不也一样要从黄牛手里买号吗?那时候没能断绝,为什么现在就断绝了?然后,有人会接着问:那为什么不灭绝黄牛呢?答案是请看上面几段的论述。

假设一个门诊医生一天要放出100个号,那么,拿出50个号来换红包,出价最高的50个人凭红包大小先看病,这样的好处是用钱筛选了出需求最急迫的人。剩下50个号拿去摇奖,虽然没有任何用处,因为黄牛会用人数上的优势赢得中奖的大概率,但是大家心情好不是么?就像北京的车牌,坚决不学上海的拍卖模式,看似照顾了低收入需要车辆的人群,实则有什么成效只有天知道。不过,大家看到这个方案觉得公平合理,心情好不是么?

仔细想起来,给医生红包也没有改变任何现状。不过,医生心情好不是么?而且,自身价值得到了收入上的体现,这样年轻人也愿意学医。从长远看,会增加了整个社会的医生供应,对于全民来说也是有好处的。我知道,许多人会不赞同我的看法。但是,你别往医生口袋里强塞红包啊?你也别去找黄牛挂号啊?

最后,今天看到最搞笑的说法是让马云来开医院,就可以解决黄牛问题。马云哪里去一夜之间变出一堆医生来?让几百万淘宝店主穿上白大褂上岗,那你敢不敢让他们给你看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1月29日09:20 | #1

    你确定有几个医生敢拿红包?

  2. 匿名
    2016年1月29日22:32 | #2

    經濟發展不重創新,偏好壓低成本,導致勞動大眾普遍在時間及金錢上匱乏,日漸積怨,進而助長了急躁、佔便宜、不願吃虧的習性。

  3. 匿名
    2016年1月29日22:55 | #3

    其实都是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只是被“不患寡而患不均”洗脑了几千年的赵国人无法理解而已。

  4. 匿名
    2016年1月30日01:09 | #4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直接让医生拿红包呢?当然,很多人会说这样不道德,违背了医生作为职业人士的职业操守。可是,一个人明明市场价格是每小时收入500,却强制他按照50收取,对于这个人来说,这哪里见了道德呢?他不能收500,但是无证无照的黄牛可以收500,用他的血汗供养黄牛,这哪里是一种道德的做法呢?

    说得好,为什么医生可以拿红包而不出来自己开诊所呢?既然你这么厉害完全可以单干啊,为什么还要在公立医院呢?我可不可以理解成医生借着公立医院的这块牌子自己敛财?这和黄牛有什么区别呢?要是你真的值500,挂号费那就自己出来干啊!!

  5. 匿名
    2016年1月30日12:09 | #5

    匿名 :
    你确定有几个医生敢拿红包?

    即使把红包回扣都算上,中国看病费用有美国的三分之一高吗???

  6. 2016年1月30日21:01 | #6

    其实要放开医疗市场,还有一个是培养的医生人数问题。譬如儿科的医生目前体制下也罕有人报考。出来干没几下基本会被家长们逼走或者逼疯。
    但是,另外一方面,整个社会还在以高准入门槛来应对医疗难题,此种管理更加恶化医疗环境。典型的例子是生存了几千年的中医,目前遭受各类资格证管理后,本来就少有合适的人才培养出来。出来又转行。而人到中年要转行加入却不得其门而入。
    历史上中医出名的医生,不少是20多岁才入门,或者人到中年才转行。长沙官员张仲景还是兼职看病的人。金元四大家,三个是半路被庸医逼出来的。现在庸医多,逼得多少患者都捅人了。
    贵国发展医疗事业如此乱像。实在让人扼腕叹息。

    解决方案可以参照一些商业管理,如准入制改为备案制。审批制改为备案制。让更多有志加入医疗行业,为民健康服务的人进来。至于担心有各种事情发生,那么请问现在发生的事情还少吗?现在以西医技术为主的医院搜刮的财富还少吗?如果认同,那现在是个改变的时候。

  7. 匿名
    2016年1月31日01:38 | #7

    這文章作者是個典型的SB,丫所說的情況完全無視趙國法律和道德的缺失。其實可以反問這個SB,他媽沒出來賣,是因為嫖客出的價格不夠高嗎?

  8. Mobile Guest
    2016年1月31日02:07 | #8

    医生拿红包很正常,2000起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