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瞎飞

原始来源
  在元旦的假期里,我看了现在火爆的《让子弹飞》,这部片子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很多人都可以从中找到符合自己口味的解读,从而把姜文当成“自己人”。

  我这里就瞎扯扯,纯属娱乐。

  一.假如我是右派:

  这部片子真好,说明姜文透彻的了解中国社会。

  你看,电影一开始,一列火车在铁轨上前进,可惜是马拉着跑。

  这其实隐喻了中国现状,火车来自西方,是工业革命的产物,代表了西方的先进思想和体制,但是作为火车最重要的动力却来自马匹,说明我们学习西方只学了表面的东西,没有学到内在的精髓,自身的糟粕污染了西方的先进东西,使之不能发挥作用。

  中国的问题就在于西化的不彻底,西化的三心二意,所以还是要大力的西化。

  这部片子对中国革命做了细致的反思,说明了革命的无用,说明了告别革命的合理性。

  比如说辛亥革命后,张牧之做了土匪,革命战友黄四郎做了恶霸,革命后除了倒下一个皇帝,剪掉一根辫子外,什么也没有发上。

  群众本来不想革命,可是革命者耍尽手段,一定要群众革命,用钱利诱,用枪武装,最后用欺骗手段怂恿群众革命,最后满足了革命者的自我期许外,群众还是老样子,光着膀子傻呵呵,革命有什么用呢?用这些手段煽动起来的革命者,革命的目的和葛优买官一样,无非都是为了钱和女人,为了大口的吃火锅,想想阿Q心中的革命不就是如此,这样的革命如果成功了,无非就是杀了旧的黄四郎,产生新的黄四郎而已。

  片子最后,革命成功了,张牧之又看到了马拉着火车跑,这是说明革命后,一切都没有改变,又一次暗示了革命的无意义。

  在片子中,为了使群众参加革命,革命者把一个无辜者砍了头,可见革命的过程中要牺牲很多的无辜者。

  不仅如此,革命实践表明它还会吞噬自己的儿女。

  既然革命后没有什么变化,且在革命的过程中充满了血腥,因此我们要告别革命。

  鹅城为什么这么乱,为什么黄四郎能为所欲为?原因在于国家没有民主体制,社会不是法治社会。

  有了民主体制,民众可以用选票来选择领导,而不是葛优式的买官或姜文式的用枪夺取,这样民众才能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不用任人宰割。

  社会要是法治社会,黄四郎自然不能猖狂了,因为有法律制约他,他就不能无法无天。

  有了民主与法治,老百姓的个人权利才能得到真正的保护。

  毛主席说只有人民才能创造历史,卑贱者最聪明,这话显然错了,片子中张牧之这样的精英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大众不过是精英们创造历史的辅助物,还需要精英们去教育,去启蒙。
  ……

  二.假如我是左派:

  这片子真好,说明姜文透彻的了解中国社会。

  片子中的张牧之具有了革命者的素质,革命的目的是为了受压迫的民众,不是金钱,不是美女。

  在片尾,张牧之告诉黄四郎:“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这说明革命者是没有私心的,是为了扫除压迫群众的一切牛鬼蛇神,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劳苦大众能过上好日子。

  张牧之再厉害,凭他一个革命也干不成,只有发动群众,革命才有成功的希望,所以说人民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

  片子最后,黄四郎被打倒了,有些革命队伍中的革命者就要去上海,去浦东,去享福,失去了革命的动力,姜文在片尾用枪一支指向自己,一支指向别人,说这才“酷”,暗示革命应该继续“酷”下去。

  影片结尾,火车还是马拉着,并没有改变,说明革命还要继续,改变还要继续。

  因此毛主席建国后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在革命成功后,才提出要继续革命,这是何等的英明。

  现在革命都被污名化了,要告别革命了,因此社会就越来越像解放前的民国了,包身工,娼妓,黑社会都回来了。

  片子一开始,冯小刚演的那个师爷算个知识分子,后来葛优也成了师爷,也是知识分子,黄四郎身边也有一个师爷一样的,后来反戈一击的那个人,也是个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都是权力与恶霸身边的帮凶,为强权出谋划策。

  毛泽东要他们与人民群众在一起,希望他们改变思想,为人民服务,可他们后来拼命地嚷嚷自己受到了史上最巨的迫害,委屈的个个好似窦娥,可见中国的知识分子是什么样子。

  当年说他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一个个激动不已,都想搞个工人阶级的头衔,今天再说他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那可根本不承认了,因为工人阶级今天可没什么权势了,这说明,知识分子始终跟着强权的屁股后面。

  是强权的一条狗。

  老毛当年把他们都看透了。
  ……

  三.假如我不是左右派

  这片子真好,姜文你好man啊!快来上我,我等不及了;这片子真糟糕,里面有太多的粗口,性暗示,血腥等等,要教坏孩子的。

  胡扯,这不能怪这片子,只怪中国没有电影分级制度,要怪就怪广电部门;这片子就像美国西部大片,英雄人物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看的太爽了;大部分地方都好,就是床戏少了点,比《色戒》可差远了;看里面的人物,无论正反面,大家都好癫狂,活得自我,斗得精彩,连死都死的精彩,过瘾。
  ……

  当然,这样的解读无疑都是过度了,不过对于一部文艺作品而已,当它问世后,就不再简单的属于作者了,难免会又各式各样的解读。

  我上面用不同的身份来过度诠释,基本上是我的想象,左右派们是否真的会这样解读,那就不好说了,大家也不要太当真,新年里调侃一下左右而已,左右们也别老是剑拔弩张的,放松一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