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昕:占领网络制低点

今年冬天有点冷,我的发言也很冷。连贺卫方教授都觉得我太悲观了,卖酒了卖酒了……

2016年1月23日《律师文摘》年会上的讲话

通过网络实现公益法律行动的联合,是《律师文摘》国栋主编给我安排的题目。过去,我的确曾经如此倡导如此呼吁如此行动,但如今,我只能通过网络告诉大家,我还活着,我在网络还活着,我们还活着。

过去,有人说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微博是送给法律人的最好的礼物,但如今,网络上的朋友,微博上的朋友,一个个都不见了,最开始笑蜀不见了,慕容雪村不见了,后来是李承鹏不见了,斯伟江不见了,P律师不见了,前不久袁裕来也不见了。于是,徐昕开始卖米卖油卖酒了,但没有用,最近我还是被禁言,转发键被没收了。不过,我仍然要感谢党感谢政府,因为还算幸运,网络发言平台毕竟没有被彻底消灭,在网上,我还活着。

过去,我曾经有一个梦想,利用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大案公益平台做更多的公益。大案咨询微信mycase已免费解答法律咨询过万,大案法律援助通过直接援助或推荐律师等方式为不少弱势人群提供法律帮助,后来大案又发起了信息公开联盟、旁听庭审促进计划、无辜者计划、法卫童年、大爱清尘法务等,在各自的领域发挥了一些作用,还尝试开展地域性联合,大案广东,大案重庆。当时我雄心勃勃,试图透过大案+模式,凝聚公益法律人群体,人人可做公益。

后来,有人说联盟类似于组党,信息公开联盟不敢做了。有个机构说愿意提供经费支持,我说好啊,可没过几天,有关部门的人来找,听说某某基金会要给你100万,我只能说不敢要了,幸亏没要。旁听庭审促进计划旨在推动民众旁听庭审,使司法公开落到实处,但由于涉及现场行动,很容易被说成组织、煽动影响秩序,很快不能做了。无辜者计划推动一些冤案的申诉,效果明显,但去年年初关注上海两梅案并组建律师团后,上海有关方面透过北京有关部门发出有关指令,虽然一直坚持,但也只能低调运行了。

如今,流行所谓的互联网+,而我却在做互联网-,大案子项目一个个消失了,已经减得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大案咨询和大案公众号(mycase)。而且,我基本没有参与,大案公众号交由中国案例法研究会主办,李轩担任主编,目前看来比较安全。

刚刚茅于轼、江平先生都强调,言论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但如今,我们不能说,不敢说,慢慢地都不会说了;而且又发展到不让别人说,家人、朋友会劝你少说、别说;进而,你原来的朋友可能会远离话多的你。前不久我邀请一个朋友开会,微信发不过去,才知道人家把我给删了。不是因为敏感,否则今天的会议我就来不了,而是因为想像的敏感;不是因为感情不深,而是恐惧实在过大。

于是,人们开始赞美,大大,麻麻,诸如此类。然而,若批评有恐惧,则赞美无自由。不是你可以随便赞美的。比如,我们想为最高检就陈满案提起无罪抗诉点赞,此案是1979年以来刑诉法实施以来,最高检提起的首个无罪抗诉,在保障人权方面可圈可点,非常了不起,但南周评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时,有人不让赞美。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赞美,有的人在赞美,可他们觉得是在讽刺,于是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概念——“恶意转发”,明明是转发主流新闻,但他们认为你是恶意。他们需要某种指定的方式来赞美,典型如带鱼式赞美,千芳式歌颂,而且向各个领域扩散,各个角落的带鱼游出来了,争相献媚,法律界也出现了带鱼若干条。

所以,今天国栋给我定的演讲题目要改,不是通过网络实现公益法律行动的联合,不能联合了,不敢联合了。我只能通过网络告诉大家,律师文摘聚会了,P律师出来了,P律师开始说话了,朱孝顶还没有进去,徐昕的微博转发键上午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了,徐昕卖酒了,过年了,酒打折了,我们都还活着。

对于言论管制,法律在进行密切的配合:从最高法院前年迅速通过500转刑拘的司法解释,到刑法修正案九正式将寻衅滋事罪从现实扩展到网络空间,到不顾律师和社会反对规定律师扰庭罪,到保障律师权利的规定限制律师在申诉案件中阅卷。既打压言论,更针对行动,律师动打律师,访民闹抓访民,然后由央视最高法院在适当的时候出来定调。

过去,我特别强调建设性;如今,不得不转向,建设不建设无所谓了,你想建设,赵家人不乐意,认为你是捣乱。还有一批人认为,就让它变糟,中国往往要走到极致才能回头。我当然不希望这样,出了问题,吃苦受罪的还是普通民众,赵家人早跑了。我们撰写《中国司法改革年度报告》进入第七年了,极为强调建设性,每年召开研讨会,可去年不让开会了,今年就不打算开了,明年及未来若干年或许还开不了。和《律师文摘》不同,国栋坚持想开,我是爱开不开,无所谓。

过去几年,我年初都要提出十大法治心愿;如今,我没有提出所谓的期待,连网络发言平台随时都可能消失,还期待什么?以前的心愿中,我期待宪法第35条公民基本权利、第5条违宪必究条款十年之内实现60%,但如今,未来何时能实现,不敢预期,不想预期。美国大法官克拉克曾经说过:摧毁一个政府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特别是它自己制定的宪法。我们的宪法面临如此命运,国之不幸,民之不幸。

好吧,让我们通过网络告诉大家,我们还活着;通过网络告诉大家,有人在裸奔,我们知道他们在裸奔,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裸奔;通过网络告诉大家,我们知道有一部宪法,人人生而平等,我们要说话、要吃饭、要安全、要免于恐惧的自由。

刚刚王才亮律师说,要占领网络的制高点,而我只想说,让我们默默地占领网络制低点。制高点被他们抢走了,他们拿到制高点去翻墙到Facebook里面去炸表情包了;而制低点无可再低,无法抢走,制低点是常识是底线是良知,因而也无法删除。

就让我们占领制低点吧。身处制低点,能够更好地仰望星空,人们对蔚蓝星空的热爱亘古不变,也是无法剥夺的。占领制低点,就是占领常识,坚守底线,做好自己,守望未来。谢谢大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2月2日12:17 | #1

    天天讲三个自信,做出来的行为怎么看都不自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