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其实创新说到底就是自由

本文根据张维迎教授在泰勒·考恩中国行第三场活动“中国靠什么保持高速增长”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从整个人类的视野来看,企业家在过去200年里面整体而言就是一个创新的过程。一个国家怎么变得自由?就是靠技术的进步、劳动生产力的提高;而劳动生产力要提高、技术要进步靠什么?要有分工和专业化;分工和专业化又要靠市场……这样就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一个国家市场越大、分工越细、专业化程度越深,技术进步就越快,创新就越多,劳动生产率就越高,经济就进一步增长,财富就变得越多。

  人类过去的200年,甚至可以说500年,有这样一个循环。从500年前哥伦布去美洲开始,就走向了全球化,人类市场在不断地扩大,分工不断地深化,技术不断地进步,财富不断地增加。在这里面最核心的就是企业家。市场不是自然而然存在的,市场是企业家看到的,没有微信的时候,没有微信市场;没有手机的时候,也没有手机市场。所有的市场都是企业家创造的,分工也是企业家创造的。创新更是企业家的一种基本职能,创新带来经济增长,财富增加,而财富怎么带来新的市场,也可以说是企业家的工作。

  今天的中国是普遍的产能过剩,意味着中国的企业家没有进一步将增加的财富变成新的市场,我们还在重复地生产,市场上已经饱和。为什么会是这样?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中国企业家本身在最初淘第一桶金也就是1980年代、1990年代,甚至21世纪前些年的时候,仍然是大量市场不均衡的时候。那时候,“低垂的果实”就是生产其他国家已有的产品——我们叫山寨——就可以赚钱,久而久之就不会思考怎么创造新的东西来满足市场。

  另一个原因是泰勒·考恩提到的,我们的社会制度。社会制度使得这个国家的企业家们更愿意去套利而不是创新。相对而言,套利风险不那么大,不确定性也没有那么大,我们只要敢冒险,就可以下海,就可以赚钱。而创新却是完全面临不确定的世界,看到没有的东西、谁都看不到的东西。甚至当你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认为你的神经有毛病。在一个不能够容忍这种自由、每个人的权益没有基本的保证、创新的成果没有确定的回报的时候,好多企业家不会真正去创新的。更简单的说,创新企业家比套利型的企业家对制度更为敏感,当一个国家没有很好的法制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大量的套利型企业家。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法治,游戏规则不透明、随时在变,每一个人的权利不能得到有效保证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企业家不可能真正花时间去进行创新。因为创新需要的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而可能是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现在任何一个新的产品,除了互联网时代的概念之外,没有若干年的积累是不可能的。

  我再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刮胡刀。有一个著名的刮胡刀品牌吉列,100多年前,吉列这个人是一个小商贩,当他到处走街串巷去卖一些小产品的时候,自己面临了一个困惑:他经常刮胡子,动不动就刮破了,能不能生产出一个又安全又便宜的刮胡刀?所谓安全,就是一般不把脸刮破,所谓便宜,就是刮钝了之后我就可以扔掉,不需要再去磨了。当他找了好多个技术专家,这些人都说,No,这是不可能的,你没有办法把合金或钢材弄得那么薄,做出那么便宜的刀片来。但吉列就是不相信,他孜孜不倦地追求,最后花了6年的时间才做出来这个产品。6年的时间对一个创造性的产品来说也许是很短的,我们可以想象几乎所有的创造性的产品面临的都是这样的问题。200多年前瓦特发明蒸汽机的时候,他面临多少次的失败?

  要是中国真的从过去的依靠资源配置改进的增长,转向了创新推动的增长,那么我们的企业家必须从套利型的企业家转向创新型的企业家。真的出现创新型的企业家,就需要我们现有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进行非常重要的、甚至根本性的一些变革。这里更重要的是法治,唯有在法治的情况下,政府的权力受到严格的抑制,每个人才能够在未来有一个预期,企业家才会投入持续的创新。为此,我们也需要整个社会其他方面的改革,包括我们的教育体制的改革。我相信一个国家的国民,特别是我们的大学生、我们的学者,当他们有一颗自由的心的时候,才真的会有新的想法。我们所有的创新都是从一个想法开始,所谓“新”,就是与众不同;所谓“新”,就是大部分人不认同。所以只有到了那一步,我们中国才可能真正维持未来相对比较高的增长。

  其实创新说到底就是自由。有胡思乱想 ,那就会有创新,你不会为了你的想法去冒险的时候,创新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的改革太多了。从中国历史上讲,什么时候有创新?魏晋南北朝时期我们有创新,19世纪20年代、30年代我们也有创新,那就是思想最自由的时候。我们现在讲的改革开放制度创新什么时候出现的?那就是思想解放之后,而且如果没有1978年的思想解放,后来所有的改革都是不可能的。

  希望有一天年轻一代企业家每个人都可以胡思乱想。我们的创新对人类的贡献,一定要超过我们人口在世界人口的比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学术问题。一个人坐在那儿是很难创新的,应该是人口规模越大创新的速度越快。中国人口占世界大约20%,但我们为世界贡献的创新到多少?有20%吗?我们历史上有过好多的创新,但在近现代,我们连2%、甚至1%都不到。按中国占世界人口的比重来看,中国为世界创新的贡献应该是40%左右。我们应该在这点上感到惭愧。

  最后,我想用一下泰勒·考恩教授说的话来比喻我们制度改革为什么这么快?我们采集了大量低垂的果实,但这个果实是会采摘殆尽的,所以未来还是要依赖我们自己栽树,让世界其他人也能从我们种的树上采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2月3日10:58 | #1

    sb,创新靠知识产权保护
    现在中国盗版怎么严重搞出来的东西一下就被腾讯抄去了还搞个毛

    天天扯自由,扯你妈比

  2. 匿名
    2016年2月3日12:20 | #2

    匿名 :
    sb,创新靠知识产权保护
    现在中国盗版怎么严重搞出来的东西一下就被腾讯抄去了还搞个毛
    天天扯自由,扯你妈比

    特斯拉被美国政府打压致死,他的几千个发明都被美国军方据为己有,到现在还不给他平反。所以你就别在这扯淡了。

  3. 匿名
    2016年2月3日16:31 | #3

    中国无法创新从两个地方可以寻找到答案:1、我们的孩子从小就被思想禁锢着,没有自由思想空间,更没有自由表达空间。长大后,只能做奴才或者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2、我们的企业根本不算企业,一个在市场竞争中活下来的企业是因为它能为社会或客户不断地提供特有价值,这个价值得到法律的有力保障,不受侵害。而我们山寨了别人,却直接废了自己。再说政府,通过政策和监管不断破坏市场规则,让所有人无所适从,没有任何合理预期,创造无限寻租空间,整天大言不惭地推动、加强、抓手等等,是世界上阻碍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大敌人。

  4. 匿名
    2016年2月3日19:16 | #4

    @匿名
    支那猪就喜欢比下限

  5. 匿名
    2016年2月3日22:40 | #5

    匿名 :

    匿名 :
    sb,创新靠知识产权保护
    现在中国盗版怎么严重搞出来的东西一下就被腾讯抄去了还搞个毛
    天天扯自由,扯你妈比

    特斯拉被美国政府打压致死,他的几千个发明都被美国军方据为己有,到现在还不给他平反。所以你就别在这扯淡了。

    周带鱼的卵,你好,再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