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傳媒:我翻牆,因為我愛國──「小粉紅」自述「遠征」FB行動

2016年1月20日晚,數千名內地網友集體突破防火牆的封鎖,到三立新聞、《蘋果日報》和蔡英文的Facebook主頁上瘋狂洗版(指短時間內在 論壇或社交平台大量重複發布同類信息,導致原有信息難以閲讀)。當這場聲勢浩大的「遠征」結束時,參與行動的女性被貼上了一個標籤──「小粉紅」,批判 「小粉紅 」的聲浪在各大社交平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據內地問答網站「知乎」用戶丸丸解釋,「小粉紅」指微博上一些常識比較欠缺、行為又非常暴戾的愛國兼追星ACG(即Animation動畫、 Comic漫畫、Game電子遊戲)少女。她們的典型表現包括:像追星般地欣賞中國及其領導人;見到任何人說中國的壞話,必群起而攻之;為當局設置防火牆、限制言論自由等行為辯護,認為當下擁有的是最好的,西方的民主不適合中國。

而「洗版」這一具有中國互聯網運動特色的網民集體行為,正是由深諳此道的「帝吧」發起。創建於2004年的帝吧原名「李毅吧」,是球迷調侃中國足球運動員李毅的一個社區,後來演變成一個集合娛樂、惡搞、嘲諷和網友原創的亞文化社區。因李毅被嘲諷為「李毅大帝」,故又名「帝吧」。

帝吧曾聚集大量高學歷、具有原創精神的網友,他們生產出一批諷刺社會現象、制度,又極具娛樂精神的內容,被帝吧用戶稱為「內涵帖」。發展十餘年,帝吧會員人數達到兩千多萬,吧主幾經更換,帖子質量直線下降。不少網友認為,帝吧已變成大批水軍的根據地。如今,曾以「內涵帖」聞名的帝吧舉起愛國主義大旗、號召網友到對岸去洗版,亦令不少曾經的帝吧網友感到難過。

「小粉紅」集結在「帝吧」的大旗下,釋放出怎樣的信號?有聲音認為,這是一整代年輕人以「愛國主義」和「集體主義」再次完成了共識,進行了世代宣言,實現了「認同」。

端傳媒採訪了三位參與這次洗版的「小粉紅」,她們擁有不同的成長背景和價值體系,甚至對牆、政府和兩岸問題有着完全對立的看法。她們樂於用微信溝通而不是面對面交流,其中兩位拒絕了記者的見面請求和通話請求;她們樂於談論觀點和線上活動,對線下的生活卻不願多談;儘管初衷不一,她們一致認同這次「遠 征」,但對網上的爭議抱持較為開放的態度。

端傳媒希望通過她們三個的自述,展示「小粉紅」群體的一個切片。她們為何會參與「遠征」,又如何看待自己的「愛國情懷」?藉此試圖回答一個問題:小粉紅是如何成為小粉紅的?

郝敏:台灣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

記者手記:郝敏,32歲,軟件設計師,湖北武漢人,現居北京。她對記者提出的每一個問題,都會認真地用很長很長的語音訊息做出回覆。她有不少台灣朋友,非常喜歡描述自己觀察到的台灣人,但言談間仍流露出對台灣的不理解。

媒體人宋志標說,這種成見的來源是一種行辟而堅的歷史觀,並且在數十年如一日的現實中滲透特定的觀念,像用水泥抹牆。大陸人受之愈深,愈加熟練地排除台灣所具備的的、迥異於大陸的成分。在郝敏身上,這種歷史觀尤為明顯。

帝吧洗版那天,我在三立新聞(Facebook主頁)下寫:洗版沒有用,我們應該全力抵制三立新聞在大陸出售的偶像劇,斷了三立新聞在大陸的資金鏈。我也複製了八榮八恥,並不是跟風,是我覺得台灣人確實需要八榮八恥,我發現台灣人缺乏社會核心價值觀,他們有很多錯誤的價值觀。

我會參與是因為我全程了解周子瑜事件,當我看到台灣媒體集體造謠,沒有一個媒體告訴台灣人真相,台灣的朋友都誤解大陸人,那一刻我覺得無法承受。我們大陸人沒有欺負一個16歲的小女孩。

很難說認不認同帝吧洗版的方式,只能說認同一半吧,是年輕人表達的方式。我們小老百姓很無奈的,每一條都原創不可能一下子造成那麼大的影響,沒有那種刷版震撼的效果。這個只是大陸人告訴台灣媒體我們是有意見的,不想一天到晚被抹黑的,也是表達我們反對台獨的態度。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思想,從小中國地圖裏就有台灣島,也沒有多想。後來學歷史,了解到清朝明朝有很多人移民到台灣;台灣被荷蘭人攻佔,後來鄭成功驅逐了荷蘭人;甲午海戰,割讓台灣給日本……高中歷史課本學到的,有個積累。

高中時我開始真正關注台灣,那時集中講台灣問題的是《環球時報》,說的多半是政治人物,我覺得他們(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人物)是分裂國家的壞蛋。我想知道普通老百姓是什麼想法。

我在高三時才買了第一台電腦。當時純粹出於好奇想要認識台灣人,就在QQ上搜索,通過地區篩選,竟然真的有台灣人在用,我認識了一個成功大學的學生,他非常關注大陸,我們在長達三、四年的時間都在聊台灣問題、兩岸問題。

我不認為台灣現在的民主是一種真正的民主,我們大陸的民主是需要探索、逐漸改進的。西方所表達的民主在地球上還沒有實現,實際上是非常理想化的。

近代100年,台灣和大陸連在一起的時間非常非常短,我可以了解台灣人對大陸誤解、不信任,我抱着寬容的態度去看,我們可以慢慢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向着統一的方向努力,我是個不太着急的統派。

我也說不清為什麼愛國。中國以前是世界第一大國,是世界上最富裕、科技文化最發達的國家,作為中國人非常自豪。也有民族融合、民族統一的情結,我們古代分分合合的,現在好不容易大家安定了,可以過上平穩的日子,不會再輕易發生戰爭和改朝換代的事情,我就希望我們有一個完整的國家。

我在學習歷史的時候也了解到,如果我們的國家沒有實力,外國不會給你講道理,這個世界不存在公平道義,誰有實力,誰就有話語權。當你很弱小時,你就沒有發言權,只能落後捱打。

在此之前,蔡英文的Facebook也被洗版過一次(指2015年11月10日深夜,大批內地網友湧入蔡英文Facebook主頁留言,彼時蔡英文還是民進黨總統參選人),我在她的主頁下問:「請問綠營的朋友們,你們是不是都支持台獨呢?希望得到理性的回覆。」只有一個人回答我了,說如果大陸改成一人一票那種投票選舉的民主制度,他就願意統一。

我不認為台灣現在的民主是一種真正的民主,我們大陸的民主是需要探索、逐漸改進的。西方所表達的民主在地球上還沒有實現,實際上是非常理想化的。

台灣人關心我有沒有選舉權、我能不能罵總統、遊行是不是可以隨便遊啊,他們很在乎這些所謂的權益;但是今年GDP有沒有增長、這個領導人有沒有帶來貨真價實的收益、台灣某一個產業整體有沒有得到提升啊,沒有人關心。

對我們這次洗版,新浪微博很多批評的聲音,我選擇忽略,這些聲音往往是看到一個人、一件事、一句話就發表聲音,他了解的東西太少了。

當然,我們這些參與活動的人確實也有一部分素質比較低,非常堅決地說要島不要人,台灣就是中國一部分,這些話很硬,不去傾聽別人,也不了解人家的情況,這樣很容易被人家討厭。

對於小粉紅這個標籤,我覺得一個人是在不斷成長的,我不喜歡給人貼標籤。

我是最近這兩三年才開始翻牆的,主要是為了聯絡之前在新西蘭當交換生時認識的朋友。我以前不了解國家為什麼要封閉網絡,但也不反感,因為我沒有翻牆需求,國內的網站豐富性足夠了。後來翻牆多了,反而更理解國家為什麼設置牆。國外媒體太過於自由了,中國人講無規矩不成方圓,國外媒體胡說八道,媒體不能像小孩子似的撒潑打滾,隨便造謠。

丁丁:在這個國家不愛國會很累吧

記者手記:丁丁,22歲,在校大學生,現居廣東。她聲音輕柔,面對記者的每一個問題,都要想一想才回答。但她的所有回答,都表現出超脫年齡的成熟和理性。

丁丁喜歡在網上寫言情小說,有次採訪中斷,就是因為讀者催促她更新小說。她的朋友圈裏有惡搞金正恩的圖片、泰國雷劇的表情包,還有一張圖標註出被中國封鎖的全部外文網站。

採訪中,她只說了一次題外話:「我其實幾乎沒有跟別人討論過這些政治話題,有人肯聽真的很爽。」

我1曰19日在微博上看到一個帖,說帝吧要出征了,招募志願者。把QQ群號寫了出來,我就加了進去。

我參加的原因是大家都聽說過關於帝吧的傳說(指帝吧此前在國內就對其他貼吧進行過類似的洗版),但是能親身參加進去是比較難的,所以想體驗一下;還有就是Facebook、翻牆我應該還是可以幫上忙的。

群裏大概有四五千人。我們想的還是交流,讓牆外的人看到我們並沒有你們想象得那麼愚昧,那麼被洗腦。我自己的一個想法,這四千多人裏可能有一半是第一次翻牆,他們會看到牆外面有一些他們並不知道的事情,能思考一下,大家有更多翻到牆外的願望,希望防火牆能夠慢慢地形同虛設。

我從高中時就開始翻牆,那時我會覺得牆外才是真實的世界,後來覺得也不是完全的真實,兩邊觀唸完全相反,你反而會自己思考,而不是完全接受其中一方。

即使沒有牆,很多人的看法都不會變的。每個人吸收信息時會去看自己樂意看到的,就好像台灣沒有牆,他們也不願意去了解大陸真正的生活。

我們這代人覺得自己能做出和別人不一樣的、有效果的、能夠讓自己覺得有意思的東西出來。我們應該屬於情緒容易被感染的一群人,我自己的話,願意做點有意思沒有意義的東西。

我不覺得我們這次活動會對兩岸關係有什麼推動作用,我們兩邊的網民都有一個說法,叫不醒裝睡的人,大家都覺得對方是裝睡的人。

上百度搜PTT大陸或PTT中國,就會看到他們對中國的看法是怎麼樣的。台灣人背地裏是怎麼看大陸都好,如果和你不熟,他不會特別表現出來。但我有時候去香港,就會看到他們對大陸人的態度不像有些不了解的人想得那麼友善。

我並不認為台灣統一是理所當然,我是站在支持統一的立場而已。

不愛國的話活在這個國家應該會很累吧,我選擇輕鬆一點咯。這個國家到處都是愛國愛黨的宣傳,你不認同的話心裏肯定不舒服;另外,在中國討論政治話題首先基礎就是愛國,如果你不愛國,就被直接推到對立面去了,沒有討論的基礎。

年輕人沒有不關心政治的,只不過沒有渠道去了解關於佔中、太陽花的真相。國內的年輕人沒有能力去關心國內政治,反而會關注國外的。在國內就知道沒有作用或說了也沒有意義。

我很久以前就看過天安門紀錄片,對我很大觸動,我的態度當然是希望有一天政府會為他們做過的事情出來道歉,為那些出來抗爭的人正名。

前幾年《南方週末》的事情(指2013年《南方週末》新年獻詞在出刊前遭強行修改,將原本呼籲憲政的內容漂染成對執政者的歌頌),我當時在廣州,去了報社聲援,發現有很多年輕人聲援、支持《南方週末》。因為它當時代表一個被上層欺壓、言論自由被壓制的群體,我支持言論自由。

佔中和太陽花運動是有效的吧,影響了當地的政治生態。我當時發了一個微博,說佔中起碼是爭取真普選,但我們大陸卻對這些權利毫不在意。朋友圈裏也有同學支持。

民主要爭取,起碼得試一下才知道好不好嘛。看到群裏有人說,中國不需要民主,我們愛習大大的時候,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很多人在自欺欺人,如果給我選票,我是肯定要的。就是因為現在沒有,他們才說我們不需要民主、普選。

不過我不覺得中國的民主問題是台灣不回歸的原因,等我們有民主了,他們就會說等你們人均GDP超過台灣再說。對改變現狀的抗拒,對統一以後文化融合的憂慮,他們會感覺台灣的地位降了一等。統一的話好像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上。

愛國應該算是一種選擇吧。除了愛國,另外一個選擇就是不愛國。僅僅因為這個國家不夠好所以就不愛國有點幼稚,我對這個國家的文化、很多觀念是認同的,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既然我對這個國家有歸屬感、有認同感,那我自然就是愛國的呀。

不愛國的話活在這個國家應該會很累吧,我選擇輕鬆一點咯。這個國家到處都是愛國愛黨的宣傳,你不認同的話心裏肯定不舒服;另外,在中國討論政治話題首先基礎就是愛國,如果你不愛國,就被直接推到對立面去了,沒有討論的基礎。

(是否對網絡上的負面評價感到生氣?)沒有,反而覺得正面評價太多,有點驚訝。唯一不高興,就是有人說我們翻牆咬人,把狗鏈露了出來,這個有點過分。他們覺得牆是狗鏈,我們就是亂咬人的狗。我不太喜歡有什麼事情先講陰謀論的人,然後一副「愚蠢的眾生」的鄙視臉,躲在牆內罵翻牆的人。

參加的人本身就有不同觀念取向,無論什麼標籤都不準確。不會因為被稱作「小粉紅」生氣,愛怎麼貼怎麼貼。

張呦呦:資本主義給的自由不是我想要的

記者手記:張呦呦,25歲,大學讀新聞系,來香港轉攻社會學,畢業後做過一段時間兩岸新聞,現在在出版社做圖書編輯。她曾用「心灰意 冷」來形容之前做兩岸新聞的感受,卻不願多談那段經歷。張呦呦是三個採訪對象中唯一一個生活在大陸之外的人,但她的社交賬號卻表現出和內地共振的頻率,從 《環球時報》的報導到內地的熱點事件,她都十分關注。

張呦呦身上還有很多有趣的結合,她最喜歡對岸的布袋戲,卻對布袋戲之外的社會不太感興趣;她曾是一名記者,卻十分抗拒同記者見面,說自己只喜歡二次元世界。在解釋自己的行為時,她常常用到「好玩兒」這個字眼。

我是守在Facebook 上直接行動的。帝吧自己就有直播,滾屏的咧。我這種大概知道了方向和規則,就能心領神會地去做啊。我看到好玩的回覆就複製粘貼形成洗版,看到明顯挑釁或者侮辱華人的,就反駁,回覆累了,就開始點讚。

參與洗版的原因是看見帝吧了,想找找當年的感覺,也想看看現在帝吧的水準。我09年加入帝吧,當時看了一個帖子,講官場文化,以一個搬磚工的角度闡述。

Facebook上又沒朋友,上來幹嘛?社交平台難道不是拿來社交的嗎?重要的是朋友啊不是平台,何況FB用戶體驗爛透了。資本主義社會給妳自由使用的東西並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又給不了我。

以前帝吧玩內涵,諷刺時政手段一流。還會卧底腦殘粉傳銷之類的貼吧,把話題往溝裏帶,逐步揭露騙子真面目。(帝吧)以前就喜歡調戲自己心目中的腦殘,所以調戲台獨不算甚麼。

對於台灣其實早就看慣了。只是只准他們亂罵不准我們反駁,那種感覺很不好。台灣那邊從媒體到愛發言的人,對大陸都是各種罵啊。我算是陸獨份子吧,並不在乎台灣回歸與否,只希望大陸能越來越好。

我以前也參加過其他爆吧(類似「洗版」),最喜歡就是插兩腳,等爆吧完畢之後留帖嘲笑一下,來兩句就跑,自己不是大神(指深諳諷刺、能製造很多流行語的網友),會被罵得無還手之力。

我很少有三次元(即現實世界)的社交噠,來來去去就那幾個朋友,習慣了活在二次元(即二維的平面空間,泛指漫畫、動畫、遊戲等)裏。

小學五年級有同學給了我盜版光碟,是布袋戲的電影版,《聖石傳說》(出自台灣霹靂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從1980年代起推出一系列電視布袋戲,被稱為「霹靂布袋戲」。《聖石傳說》耗資三億台幣、歷時三年拍攝完成,2001年上映首週票房力壓同期熱門動畫《玩具總動員》),然後就迷上啦。所有的娛樂時間都在看布袋戲。我並不會因此對台灣有好感或興趣,只對台灣道友有好感,平時很少聊兩岸政治。台灣看布袋戲要錢買DVD,大陸都是上優酷愛奇藝看,因為他倆幫我們買了。

香港生活不自由,平等,但不自由。看優酷還要翻牆咧、聽歌還要翻牆咧、上學還要交保證金咧、做扶手梯站左邊了忘了動,如果後面的人知道你是大陸人的話會惡意翻白眼咧,過年回家拖個大箱子會被屌咧。

Facebook上又沒朋友,上來幹嘛?社交平台難道不是拿來社交的嗎?重要的是朋友啊不是平台,何況FB用戶體驗爛透了。資本主義社會給妳自由使用的東西並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又給不了我。

(應採訪者要求,郝敏、張呦呦和丁丁為化名)
(實習生李丹婧、雷菲菲對本文亦有貢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3日16:50 | #1

    这个国家还是分裂吧,什么鸡巴玩意

  2. 匿名
    2016年2月3日17:05 | #2

    一堆脑子被洗坏了,还没有彻底修复的家伙。

  3. 左梦
    2016年2月3日17:08 | #3

    五毛是有编制的,五毛军官团也是讲战术的。那些女五毛以粉红花样演出,你们还真以为是第八街舞啦?说是上甘岭,你们没听懂。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五毛有统一指挥训练。

  4. 自由民
    2016年2月3日17:39 | #4

    这个国家还是分裂吧,什么鸡巴玩意

  5. 匿名
    2016年2月3日18:44 | #5

    年轻一代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觉得中国的未来还是很有趣的,这一代到了中年成了社会的中流砥柱后,社会更加丰富多彩了吧。只是觉得这次报道真的没有提到重点:『翻墙』,好好的互联网不用却要翻墙。 特别是最后一个,抱怨翻墙上优酷,却不抱怨翻墙上facebook。很是有趣的一代

  6.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2月3日10:53 | #6

    共匪培養出一批獨立思考能力完全喪失的廢物。居然認為網絡長城是為了奴才的安全。似乎把這樣奴才關進監獄它才能感覺更安全些。把自己當成豬而不是人,兲朝沒有前途可言。

  7. 匿名
    2016年2月3日19:16 | #7

    大陆很多事情很多层面从其表现来看都是表里不一精神分裂,归其原因,无非是在权力的车轮下被压得变了形,在夹缝中扭曲地成长。

  8. 匿名
    2016年2月3日20:05 | #8

    2016开春以后,到2019年末之前,是收购这种脑残鲜鲍鱼的黄金时期,呵呵呵。

  9. 2016年2月3日12:45 | #9

    王宝强那样的脑残,即使亲人遭遇强拆,依然会对腊肉感恩戴德。

  10. 匿名
    2016年2月3日21:07 | #10

    台灣的網路輿論對這次活動的八字註解: 帝吧出征 笑到往生
    可以來看看小粉紅們到底是多麼「有禮貌」「學識淵博」「眼光深遠」「帶給敵人沈痛的打擊」

  11. 事儿逼
    2016年2月3日13:48 | #11

    我觉得这是好事,起码这件事把翻墙弄到明面上了,很多人因此知道了怎么翻墙,出去做什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网民参与的热情高了起来。我经常翻墙的,但是对帝吧出征这件事没有参于,后来结束了看看媒体的后续报道很有意思。以后翻墙再也不会偷偷摸摸了,哈哈

  12. 匿名
    2016年2月4日01:07 | #12

    帝吧出征使我联想起半个世纪之前的文革,各派红卫兵小将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互相斗争,互相撕逼,杀的六亲不认。这群小红粉与当年红卫兵小将智商不分上下。出来混总要还的,是SB必须自吞苦果。

  13. 匿名
    2016年2月4日06:14 | #13

    支那人…呵呵

  14. i80s
    2016年2月4日07:46 | #14

    带着中学政治、历史、语文课本出征

  15. 匿名
    2016年2月4日09:14 | #15

    给大陆人丢人!

  16. 匿名
    2016年2月4日13:05 | #16

    西方为什么要对中国人组织起来虎视眈眈呢?因为中国人一旦组织起来,西方就无法剥削中国了。不断地抹黑不断地嘲笑,我没觉得小粉红比太阳花脑残,也没觉得小粉红是五毛,组织跟权力只有一步之遥,组织怎么可能变成五毛?西方一直清楚自己是在剥削他人,所以对别人组织起来有着莫大的恐惧。---deng9

  17.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4日10:23 | #17

    长期看台媒的我表示这次活动的效果是很正面的。台媒的绿色名嘴和网军的暴戾程度远比我党的要高

  18.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9日10:34 | #18

    我就觉得吧,平时我们不说话,你们就把我们批判一番,我们出来为自己辩护几句,你又不高兴,说我们是党的狗腿子,你这让我很为难啊。

  19.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9日10:35 | #19

    正所谓,只许民主的游行,不许独裁的抗议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