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望天:”谣言论“其实是”体制派”为网络战争全面失败找理由!

无非就是此非国军无能的翻版。

中国的网络现状,其实是阶级矛盾的必然结果,也是挥霍公信力的必然结果。谣言要是那么容易起作用,那真么体制派掌握了最强大的舆论工具真么就没人相信?比如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cpi,再比如说最近的反腐白皮书说群众满意度达到多少多少。

现在体制派就剩下上纲上线,吹毛求P了。

但是lz这两段反方也同样可以无限发挥,也可以说成是lz故意颠倒事实真相。

另外一个就是某位反政府活跃分子,在钓鱼岛事件的高潮时期,通过微博煽动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到上海世博去防火烧日本馆。

我google了一下

2010年10月17日,四川省绵阳市发生反日游行,程与未婚夫在家中从网络上看到,游行中有人把路人手里的日产摄像机、照相机、手机夺过去摔砸。华春辉认为随意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是违法的,于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推文”:“反日游行、砸日系产品这类事,多年前郭泉他们就干过,没啥新花样。其实最给力的是立即飞到上海,砸了世博园的日本馆。”程建萍看到后,觉得讽刺很到位,于是在后面跟帖,写了一句“愤青们,冲啊”。

王译-仅仅因为在twitter上说了五个字:“愤青们,冲啊!”,就被判处劳动教养一年。

要我看,这明明是反对烧日本馆,何以能解读成相反的意思?

lz又说

美国这方面是如何做呢?很简单,按照美国法律,所有的高科技设备,必须预留后门给美国政府。不然的话,你就不能在美国经营。

好比说,如果你在某个通讯上用了加密措施,然后美国安全部门,用了很猛的大型计算机,花了几个星期,解了密,里面说,“傻B了吧?”,那么你没有犯法。

可是你要是有个东东,让人家解不了密,好了,你就会被判刑坐牢。

我不知道lz说的是哪条美国法律?这方面,西西河在海外的网友可能更有发言权。

但是从it的角度上,人人都知道,美国安全部门不能解密的多了,TrueCrypt能解开嘛?pgp加密算法被破解了?

我想lz对it行业不太了解,要是大型机就能暴力解开了,那么多研究密码学的岂不都是吃干饭的?如果不能被政府破解就要判刑,那gnu界的加密软件作者岂不都被抓起来了?

(我顺便提一下,对于alarm网友上次说中俄监听到天安号事件的真相,我是高度存疑的,不要说现在密码学不是二战时期加密时代了,就是二战时期,英国依靠偷了一台德国恩格鲁曼加密机破解了德国密码,也是被列为最高机密的,几十年后才公开,何以今天才几个月就让卖数字电视的网友公布到一个美国论坛了?)

當然這一切得來並不易。當年美國政府曾將採用大尺寸金鑰的強加密法,列為不得出口的國防管制品,所以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兩次「偷渡源碼」的計畫,有人將 PGPi 5/6 的源碼印成七大本厚厚的書,然後裝在手提箱裏搭飛機運到歐洲,再經由文字辨識及校對義工的協助,耗費不計其數的時間,重新讓這些源碼變回電子型態,並在美國以外的世界重新發展及編譯。後來人們更認為這麼重要的軟體不應該受限於商業或政治力,所以 GNU 遂開始發展 GnuPG ,讓隱私權與身份權,也能跟自由軟體的力量相輔相成。

现在积极跑出来要追查郭春平谣言的,以前那么多次经济房摇号的事件的时候,你们的态度是真么样的?你们有没有要严厉追究哪个官员了?那些领导视察时候的 “群众”的造假,你们是从来没听说过呢还是装作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们纵容重复上演了真么多次的骗局,何以今天你们的真话也没人信了?这次辟谣的好像是南方报系吧?总不能又赖在记者头上吧。

体制派自己不是把政府首脑称为“影帝”嘛?影帝不就是演戏造假嘛?胡主席不是也去过小岗村嘛,本坛不是也揭露了小岗村造假真相嘛?体制派其实自己也知道上上下下造假成风,又何须惊讶人民的反映?

中国古代从小就教育过“狼来了”的故事,但我看,体制派恐怕很难反思自己过去有什么不对,只会强调最后一次狼来了,我是多么多么的有道理,所以这也注定了体制派的继续失败。

没有人信的虚假消息不能算是谣言吧
首先需要界定一下什么是谣言
1,谣言是虚假的信息
2,虚假的信息的发布和传播能够在公众中传播—注意传播两个字
而虚假信息要进行传播的话,首先需要有人相信,谣言的传播是依靠相信的人来继续传播的,谣言发布者仅仅只是一个虚假信息源,依靠谣言本身的传播性来造成虚假信息的泛滥,从而达成谣言发布者的目的

所以从这样的界定出发,你说的政府发布的什么什么信息就不算是谣言,因为你都说了,人们都不信,那怎么样是谣言呢?

谣言的危害性与它的可传播性成正比,越容易让人相信的谣言的危害性就越大

至于你认为CPI是造假,我看你才是中了别人家的谣言
你自己是认为只要政府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物价就会上去,CPI就会上去,你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信了人家的谣言的结果
实际上我一再的指出日本九十年代以后的零利率政策并没有造成通货膨胀,恰好相反造成通货紧缩,美国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现在依然担心出现通货紧缩
你的看法实际上是被萨缪尔森的理论给骗了,而萨缪尔森的理论建立在一个货币流通速度不变这一个假设上的,实际上货币流通速度常常发生改变,西方国家要实行宽松政策的时候从来不会考虑那个萨缪尔森的结论,他们清楚那不是真正的经济学,如同西方鼓吹政府干预多么有害,但是实际上西方政府不断的进行政府干预
有多少经济学方面的谣言你能够区分清楚?

另外,你GOOGLE了一下,你就认为你得到的是事实吗?
你就不怀疑你GOOGLE来的可能就是谣言,你确定政府就是仅仅因为他只发了五个字?
Google只是一个平台,而且这个平台对于信息还具有一定的选择性,你怎么就能够确定你GOOGLE来的就是真实信息呢?
至于你从“愤青们,冲啊”解读为她反对人们去烧,这只能说明你平时看相关的帖子太少了
你要注意,当人们使用嘲讽的语气的时候,一般是使用“粪青”而不是愤青这个词语的
至少愤青这个词语我解读是褒义而不是贬义的
体制派自己不是把政府首脑称为“影帝”嘛?影帝不就是演戏造假嘛?

当你使用“影帝”这个词语的时候,你是否明白你已经信了人家的谣言了?
你或许认为温家宝善于表演,所以人家使用影帝这个词语你一下子就信了,认为温家宝只会装

但是你比较一下中美救灾体制的不同,当地震或者雪灾发生的时候,温家宝马上飞临第一线,现场指挥,当然还要走到群众中间,并且被摄像头给纪录下来,你以为温家宝是在影戏是吧?
但是你看看美国新奥尔良水灾的时候,美国总统布什在干什么,美国联邦政府在干什么,美国州政府在干什么,美国军队在干什么,美国海岸警卫队在干什么?他们在互相推卸责任!
那么你认为是温家宝这样的老年人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还是美国各级政府在发生灾难几天以后还在进行不断的推卸责任好呢?

温家宝是走到了群众当中去,发表讲话,你以为他是在演戏?,你知道他采取那样的行动可以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吗?
温家宝那么做确实也可以说是在演戏,但是那是演给各级官员们看的,意思是我这个国务院总理都来到第一线关心灾民了,你们各级官员该到什么位置去?你们自己看着办!
你以为温家宝这样演戏(演给官员看)不好吗?实际上在抢险救灾当中,中共的体制就是这样,负责领导如果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就会追究责任的

用影帝两个字来形容温家宝,暗示着温家宝是在作假,但是温家宝是真的在作假吗?

你已经不知不觉的被对方只用了两个字–“影帝”所制造的谣言所欺骗了
中国的网络现状,其实是阶级矛盾的必然结果

言过其实,你以为现在的中国阶级矛盾真的多激烈?达到了阶级严重对立的地步?
反正我那边也就是以前的革命老区的农民谈起中共是心存感谢的(大量修建基础设施,方便农民,补贴农民–诸如每个老年人就每个月50元的补贴,坐公交车不要钱等等)

你也提到了一些腐败,诸如什么经济适用房摇号之类的事情,确实中国政府还是存在着一些腐败的
问题在于哪个社会没有腐败?
你看看你自己身体,是不是一个细菌都没有了?
不要以为腐败的存在,就以为其他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用做了,连关系到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的防控谣言的事情都不要做了

挣钱难啊
你可比天涯那些认真负责多了,佩服

贵潜伏小组还是很“与时俱进”的嘛
现在懂得拿人民群众打掩护拿“阶级”说事了

可惜人民群众的意见是:体制问题,要改;国家安全,更要保证。当年叫嚷“攘外必先安内”的就被你口中的群众唾弃了,何以现在又要叫群众因为“安内”,就放弃对互联网安全领域的“攘外”?

还有,造谣成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了?看来贵派对俺们群众“还没好透”啊

要区别正当的民意监督和造谣的区别
任何一个政府,包括你心目中伟大光荣正确的美国政府,都有滥权的倾向,都必须接受民意监督。

但是任何民意监督,都必须以事实为基础,而不是造谣,这个难道不是基本的要求?

我也反对现在的网络管理,比如说屏蔽词等做法,希望中国有更多的言论自由的空间。但是权利必须和义务同步,你要是对政府不满,随处都可以找到资料。

但是造谣,必须接受法律制裁。这个都值得辩解?

美国的安全法,要求任何安全产品,都必须为政府提供后门。不能被政府解开的加密,是非法的。我前一个公司,就是硅谷专门出产网络安全产品的。

曾经是同行,握个手
信息网络安全的事,一般人是不太懂。
其实中美高层都非常了解其重要性。这种事,只能做不能说的。

“谣言”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是劳动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
谣言分两种,一种是发表了几万字也没人信的,比如说国家统计局的房价统计,再比如说刚发表的反腐白皮书论述群众满意度高达多少多少,

一种就是体制派非常苦恼的“谣言”,就是体制派说的“只要微博140个字,就真么也辟谣不了”。

为什么呢,因为后一种“谣言”(假如是谣言的话)他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是生活智慧的结晶。钱春-会现象是野蛮拆迁的一个结晶,而77元现象是房价居高不下与领导会见群众造假的多次积累的结果。

同样是廉租房,为什么同时报道的广州市长600元租市场价4000的房子,人民群众就没有质疑呢?因为这符合人民的常识,他是广州市长啊

珠江帝景豪华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每月租金都4,000元以上。(网页截图)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600元可以租住珠江帝景苑,还是这种130平米的房间,这种房间最低也4,000元以上。这里最贵的房子过千万,均价都在每平米两万以上。”住在珠江帝景苑赏湖轩的业主王女士这样告诉记者。

如果140个字就能搞乱国家,那是体制派的无能,体制派不会用微博?真么说话就没人信呢?就因为体制派的言论脱离了人民群众的感受。中国古代的“诗经”,就是采风而来,说白了也是“童谣”版的微博。

但是造谣,必须接受法律制裁。这个都值得辩解?

1、因为你所谓的法律制裁能针对前一种嘛?这里到处是“影帝”,“小岗村”,那是制裁一下”影帝“和去小岗村赞扬的486呢?还是制裁讽刺他们造假的西西河友呢?

2、更何况案件本身就有悬疑之处,没有中俄监听天安舰那样机密的信息渠道的人民群众的怀疑本来就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与领导会见群众事先就知道一清二楚故意造假,谁的性质更恶劣?

比如有位网友经常预测国家领导人谁上台,预测错了,你觉得能依法制裁?合理的怀疑和推理是民意监督的必然过程

3、当然了,我赞成郭春-平起诉某南方公职人员,这也是法律赋予她的权利,可以以正视听。

美国的安全法,要求任何安全产品,都必须为政府提供后门。不能被政府解开的加密,是非法的。我前一个公司,就是硅谷专门出产网络安全产品的。

1、那就请你明示是那一个公司的哪一种网络产品?这也是爱国的表现,让中国人知道了就不用这种产品了。

2、既然你也是it人士,那就请你告诉我,真么用大型机破解位数高的pgp加密通讯?或者破解个开源的美国软件tor的加密通讯看看?

3、华为网络产品也进入美国了吧?是否安装了后门?

谣言:”东方望天乃一特工小组“
“谣言”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是劳动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

如题。

所以我说谣言论是体制派输掉网络战争的接口嘛
你看,你证明了体制派也可以用散步言论甚至没有证据的言论嘛,可是真么就没人信呢?就无法传播开来呢?这就是因为体制派的言论脱离了人民群众的生活实际,你就是想写个几十万字吹嘘官员廉洁不造假,也没办法传播开来。也就是不符合“贝叶斯决策”理论了。

大哥,您说没人信就没人信?您说有人信就有人信?
您说啥就是啥?莫非您是“体制派”????

跟俺玩,您们太嫩,太嫩啊。。。。哈哈哈哈

简单啊,看看各位河友在论坛和生活中的战况
就很清楚了,

比如南墙梦碎网友谈周围的人,

南疆梦碎:为支持这句都要送花

不过现在骂ZF是风险最小的发泄,甚至在QQ群中我都多次碰见网友为工作加班大骂ZF的。现在已经形成风气,骂ZF是你有独立思想的表现,是正确甚至时髦的,要不你就是五毛。

再比如人人网

饭饭之辈:破鞋网我现在是一点都不想上了

破鞋网我现在是一点都不想上了 [ 饭饭之辈 ] 于:2011-01-09 07:17:24 复:3238578
一上去就看见新鲜事里满屏都是分享文章的,偏偏这些文章里头半数以上都是PUSSY气息浓厚的垃圾最早的时候我还跟你一样,偶尔展示一下五毛本色但时间久了,面对铺天盖地的pussy派,精疲力竭了

再比如滴滴涕网友

滴滴涕:人真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接下来再说说我在单位论坛奋战的情况,以及一些个人感受。也希望听听大家的看法,其实我个人对此类问题是比较悲观的。

首先我单位的论坛算是准实名登录,必须是单位员工才能登录,但是在论坛上可以使用别名。因此,可以认为在论坛上是匿名的;同时,论坛人员是纯净的,没有真正的五毛美分。

我们单位员工的学历也算是高的了,基本都是本科及以上(当然,应该是文科生居多,本人也是文科)。但就目前的状况,我实在觉得很失望。不是失望这些人,而是失望这个国家、这个党,在思想领域怎么就堕落到这么个地步了呢?当初能让那么多人放弃荣华富贵,为之抛头颅、撒热血,而现在却连说真话都没人信了!所以我一直比较悲观。也一直要看一些积极的文章为自己打气。
通宝推:ozuida,Mtknr20,平平如一,大井故事,深夜腌的萝卜丝,

以上涵盖了大众的QQ群,白领的人人网和单位的内部论坛三种例子,

特别请您注意,滴滴涕最后说

这里我首先亮明观点,我是支持大众愚蠢说的。

通宝推:故园湾里,

为啥说大众愚蠢呢?不用贝叶斯决策,想必您也知道这必然不是因为大多数人太相信党的话。如果大众大都信党的话,论证大众多么正确还来不及呢。

所以我说了,体制派早晚要回归历以宁路线,一方面要大谈人民要忍耐牺牲(比如说岛人网友),另一方面,就是要论证大众的民粹愚蠢了,顶住互联网了。

谣言是(阶级)敌人离间党和人民的信息炸弹
注意主体:
谣言不是人民制造的—人民制造谣言好干什么?
谣言当中暗藏着机关,但那只能说是阴险,而不能说是智慧

幼稚
1、那就请你明示是那一个公司的哪一种网络产品?这也是爱国的表现,让中国人知道了就不用这种产品了。

中国政府明文规定涉密单位不允许使用非国产安全设备。

东方望天的逻辑是很幼稚的“比烂”的逻辑
因为当权者造谣没有受制裁,所以草根造谣也不该受批评。如果要批评草根造谣,那就要先把当权者里造谣的先给办了

这真是个很可笑的“比谁比谁更烂”的逻辑,这种想法对于想真正解决社会矛盾一点用都没有。真要比烂的话草根肯定是斗不过当权者的,因为在没有任何其它优势的情况下草根所拥有的资源肯定没法与当权者相比,就算侥幸把天变了,也会像苏联那样让当权者换身马甲继续骑在劳动人民头上做威做福。

如果真正讨厌这个体制,想改变体制而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话,求真务实实事求是的态度是少不了的,只有用这个态度出发去研究这个社会的一切细节并把研究成果投入实践,体制外的人才会相对体制内的人拥有巨大的优势,才能改变体制。

想为谣言辩解的人其实都是觉得这种网络上的所谓“真相的盛宴”可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怨恨,其实这种东西正好就是一种“娱乐至死”的表现形式,就是说把谣言当成胜利其实就跟全民看《非诚勿扰》是一个性质的事情,把“真相的盛宴”仅仅当成一种发泄式的娱乐,当成一种“让体制派非常苦恼”的廉价的复仇,当成一种自以为可以改变社会实则缥缈虚无的白日梦。这玩意儿享受多了之后就是饮鸩止渴,反而会降低劳动人民的智商,和以后劳动人民自己动手建设一个新的美好世界的成功机会。

谣言了,还贝叶斯?不能这样two吧
我承认,造谣是个技术活,当也技术不到先验后验那。

直接怀疑××××是来自平行空间的一部自动发帖机。

“谣言”不但不幼稚,还符合“贝叶斯决策”的理论,还能保命
什么是贝叶斯理论呢?简单的说

在贝叶斯写这篇文章之前,人们已经能够计算“正向概率”,如“假设袋子里面有N个白球,M个黑球,你伸手进去摸一把,摸出黑球的概率是多大”。而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反过来:“如果我们事先并不知道袋子里面黑白球的比例,而是闭着眼睛摸出一个(或好几个)球,观察这些取出来的球的颜色之后,那么我们可以就此对袋子里面的黑白球的比例作出什么样的推测”。这个问题,就是所谓的逆概问题。

特别地,贝叶斯是机器学习的核心方法之一。这背后的深刻原因在于,现实世界本身就是不确定的,人类的观察能力是有局限性的(否则有很大一部分科学就没有必要做了——设想我们能够直接观察到电子的运行,还需要对原子模型争吵不休吗?),我们日常所观察到的只是事物表面上的结果,沿用刚才那个袋子里面取球的比方,我们往往只能知道从里面取出来的球是什么颜色,而并不能直接看到袋子里面实际的情况。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提供一个猜测(hypothesis,更为严格的说法是“假设”,这里用“猜测”更通俗易懂一点),所谓猜测,当然就是不确定的(很可能有好多种乃至无数种猜测都能满足目前的观测),但也绝对不是两眼一抹黑瞎蒙——具体地说,我们需要做两件事情:1. 算出各种不同猜测的可能性大小。2. 算出最靠谱的猜测是什么。

所以说人民的理智必然是要进行最靠谱的推测的,你可以看看贝叶斯是如何决策分词的例子

南京市长江大桥
如何对这个句子进行分词(词串)才是最靠谱的。例如:
1. 南京市/长江大桥
2. 南京/市长/江大桥
这两个分词,到底哪个更靠谱呢?

那么,77元事件的先验概率是什么呢?

1、上上下下造假成风,从最高层看,体制派已经多次批评了影帝与群众的演戏了,甚至影帝自己都知道跟他一起吃饭的同学是演戏了。

昨日是“五四”运动91周年,中国国务院总理,到北京大学与学生交流,校方特别安排样靓、听话的学生会主席与他互动。 不料,被温当场揭穿:“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并批评校方“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

胡总去小岗村之前,想必警卫局也就调查过了吧?那胡发现了造假

2、经适房的安排被公务员和有权人士占用已经不是新闻了。

所以说,人民的推测合情合理,是符合先验概率的,是符合人的本性的。

再比如说,lz说
俺这里就介绍两个。一个是在山西太原,有人通过新技术手段,发送短信造谣说要发生大地震,
结果导致上百万居民惶恐走上了街上躲避。

那么人民为什么要这么反映呢?因为政府为了稳定封锁污染啊,泄露啊的消息不是第一次了。这个时候,人民的反映是符合逻辑的。

lz只举了一个失败的例子,但是还有更多成功的例子,比如说75,至少就有二次,第一次是发生之前,就有非官方短信警告要出事了,那你还是信不信?第二个就是75第二天cctv播放了一个老人带小孩在公园玩的和谐报道,你要信了,真的跑出去了就悲剧了。

所以说,有时候“谣言”关键时刻是可以救你命的。

再比如说,总理多次出来说要稳定房价,你要是一直信了政府的话,那可能就一辈子买不起房了。

所以说,你说的
因为当权者造谣没有受制裁,所以草根造谣也不该受批评。如果要批评草根造谣,那就要先把当权者里造谣的先给办了

这真是个很可笑的“比谁比谁更烂”的逻辑,这种想法对于想真正解决社会矛盾一点用都没有。

的论述是不能成立的,正是因为“当权者造谣没有受制裁”,自然下次人家自然会根据先验概率作出判断了。即使对解决社会矛盾没有作用,但是对你自己有作用啊,不认清社会的潜规则,真么在社会立足?

商鞅还知道改革之前要先立信呢,体制派真么却不如千年前的古人?

人的大脑应该丢掉那么多没用的思考功能,对吧
靠先验概率这些东西动物也会,不就是条件反射吗

既然靠先验概率来做事那么高级,还是“劳动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那人还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做什么事就凭先验概率就行了嘛,多简单啊

所以说人类进化的方向还是让那些什么大脑的思考功能都退化好了,反正那么多的功能都没有什么用,只用先验概率来了解世界认识世界就行了啊

哦,对了,如果那时候人脑真的进化到那一步了,也全是体制派的错,跟你这样鼓吹把先验概率上纲上线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对吧

哦,那就请您告诉我,您对政府说要控制房价的反应是什么?

您对胡主席去小岗村赞扬小刚村进步大大的,您是信还是不信?

您在山西,大家接到短信都去躲地震了,您是相信政府辟谣呢,还是也做预防地震的准备。

我也不想谈太理论的,我就想知道,您的合理反应是什么?

看看是否超越了先验概率。

政府说谎了吗?没有采取控制房价的措施吗?
当然你看到房价还是没有下去,但是能够说明政府不想控制房价?

我看到的真实情况是
政府在努力控制房价,但是方法不得法(与政府信了一些伪经济学谣言有关–伪经济学者散布谣言,国有企业应该退出市场,政府不应该干预经济,而应该实行政企分开—由于这些经济学谣言,政府没有采取类似于陈云式的方法,就是利用国家(国有企业)掌控的房源直接的降价,从而带动市场价格直接下降)

随便说一说
哦,那就请您告诉我,您对政府说要控制房价的反应是什么?

一笑置之,反正跟我关系不大。现在我也没到要急着买房子的时候,我既不会因为政府说什么我就信什么这个逻辑去买房子,也不会因为逆向思维认为政府控制不住房价、房价马上要飞涨的这种逻辑去急着买房

您对胡主席去小岗村赞扬小刚(应为“岗”,看来你不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吧)村进步大大的,您是信还是不信?

我不信小岗村进步很大,之前就看到了很多有图有真相的帖子,上面讲了小岗村现在的不堪的一面,而且没有什么有根据的帖子反驳这些说法,具体的反驳这里面任何一点,兼听则明,河里很多人都知道在“先验概率”之上的这个态度。

您在山西,大家接到短信都去躲地震了,您是相信政府辟谣呢,还是也做预防地震的准备。

我相邻政府的辟谣,不相信短信,因为从科学上来讲地震没有什么科学的预报方法,仅凭民间传的一些东西不足以让我相信马上就会有地震了。真要因为这个而死了算我活该。512汶川地震那次的时候,我在重庆,当时就有传言说重庆还会发生余震,很多人半夜都跑到人民广场上过夜,因为怕重庆发生地震嘛。当时我和我妈都没管这个事情,在自己住的地方睡得挺香的。当然,我潜意识里面还是有点怕的,有些事情别人说了有这个可能,自己也会受到这方面的暗示的,不过要我为了这点可能性上冷飕飕的广场去过一晚,我办不到。
当然,山西是地震多发区,如果把我放在那个地方,我只能说我肯定比其它人倾向于不相信传言,如果处在寻个情况下我到底会怎么做,可能还是受其它人的的影响会更大一点。

不要这么无耻吧
自己造谣就造谣好了,什么时候变成了人民群众的创造了?

如果你的谣言,导致了人命,那么你就要准备拿你自己的命做赌注。你如果喜欢在推特上号召大家去烧世博会,那么你就准备在牢里蹲几年。说不定还可以拿炸药奖呢!

体制派有什么可以担忧的,不就是多开几个监牢?

你倒不必要担忧我以前公司的产品在中国害人。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加密产品是做为和武器(比如说核材料和化学武器材料)一样,被出口管制的。中国是属于禁止出口的。

你真以为美国政府会花时间去破解你的加密通讯?听过Key Disclosure Law没有?你乖乖地把key交出来就行了。

那你看看“小岗村的谣言“和”影帝“的谣言,您准备抓谁?
我第一次看到”影帝“这个词,就是本论坛,影帝的意思就是演戏了吧?小岗村就是造假了吧?您认为应该抓谁?

说道77元,我也说的很清楚了,根据法律,郭春平可以起诉某南方公职人员,我还想说,我还建议体制派赞助一下她起诉

说道”如果喜欢在推特上号召大家去烧世博会“,我重复一下前面google的结果

2010年10月17日,四川省绵阳市发生反日游行,程与未婚夫在家中从网络上看到,游行中有人把路人手里的日产摄像机、照相机、手机夺过去摔砸。华春辉认为随意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是违法的,于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推文”:“反日游行、砸日系产品这类事,多年前郭泉他们就干过,没啥新花样。其实最给力的是立即飞到上海,砸了世博园的日本馆。”程建萍看到后,觉得讽刺很到位,于是在后面跟帖,写了一句“愤青们,冲啊”。

王译-仅仅因为在twitter上说了五个字:“愤青们,冲啊!”,就被判处劳动教养一年。

您是真么从中文看出这是号召要去烧馆?

你倒不必要担忧我以前公司的产品在中国害人。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加密产品是做为和武器(比如说核材料和化学武器材料)一样,被出口管制的。中国是属于禁止出口的。

那就更请您明示一下了,万一被我国情报机关不知道弄进来用了,更有害国家安全了。

另外华为网络产品的加密模块是否已经上交给美国政府了?

你真以为美国政府会花时间去破解你的加密通讯?听过Key Disclosure Law没有?你乖乖地把key交出来就行了。

哦,您这个说法突破了计算机密码学的常识啊,我想请问一下,厂商是真么能把非对称加密算法中的用户key上交给美国政府的?

您就说说邮件通讯中加密的pgp中,厂商是如何能交出一个key给美国政府来破解用户通讯的?你自己签名一个证书,他真么就能跑到美国政府手里?

而且我看了一下维基百科,可以看到

United States
There is currently no law regarding key disclosure in the United States, but the federal case United States v. Boucher may be influential as case law. In this case, a man’s laptop was inspected by customs agents and child pornography was discovered. The device was seized and powered-down, at which point disk encryption technology made the evidence unavailable.

美国目前没有相关法律,只有一个判例可能作为依据,而在这个判例中,电脑一关,就一个xp的disk encryption就导致证据不再可用了。这个依据就是用,也是用来强迫用户说出口令,而不是找厂商开后门。

请看google的翻译的这个判例的过程

当打开笔记本电脑是2006年12月29日启动,这是无法访问其整个存储能力。 这是因为笔记本电脑已被保护 的PGP磁盘 加密。 [ 2 ] 因此,研究人员为美国政府工作无法查看驱动器的内容的

还有

His investigation was not able to access the drive Z area due to Pretty Good Privacy (PGP) encryption and password protection. Secret Service Agent Matthew Fasvlo with experience and training in computer forensics testified before a grand jury that access to the encrypted area would be nearly impossible without the password.

其实这个判例中,已经显示美国政府根本无法破解加密磁盘,最后的争论是”强迫用户透露加密口令“是否可以作为证据。

奇怪的逻辑
这是你的原文:2010年10月17日,四川省绵阳市发生反日游行,程与未婚夫在家中从网络上看到,游行中有人把路人手里的日产摄像机、照相机、手机夺过去摔砸。华春辉认为随意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是违法的,于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推文”:“”程建萍看到后,觉得讽刺很到位,于是在后面跟帖,写了一句“愤青们,冲啊”。
王译-仅仅因为在twitter上说了五个字:“愤青们,冲啊!”,就被判处劳动教养一年。

如果我把你对原文的意思的揣测给去掉,我们看看这个twitter的原文是如何的:”反日游行、砸日系产品这类事,多年前郭泉他们就干过,没啥新花样。其实最给力的是立即飞到上海,砸了世博园的日本馆。愤青们,冲啊“。光凭这段文字,是个人都会想到他的意思,你又怎么知道他是反讽的。你要知道,文字和语言的区别就是语言是有肢体动作、口气等等的辅助,是很容易让人明白说话人的意思的。但光凭文字,就容易引起误解。你的文章里都是在揣测华春辉的意思,你又怎么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呢?难道他跟你说过?
再有,通过twitter去串联的事太多了,美帝干的太多了,按照你的逻辑,美帝应该反省一下,不要老用twitter干颠覆的事,现在搞得即使华春辉没有这个意思,也让他背黑锅。看看现在欧洲和韩国是如何整google的吧,希拉里把一个伟大的公司拖入了政治。只要是政治人物就有对立面,就有政敌,希拉里的国内政敌不会放过google的。当时,google退出中国的事刚出来,凤凰网一篇矫情,我就留言告诉他们,google今后一定会后悔参与政治如此之深。今日欧洲和韩国对他的整顿就是报应。他在国内被整的日子还在后面呢。你就等着看吧。
看了东方望天的很多发言,感觉他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我不知道这个人或者组织的底细,如果真是没啥深意的话,东方这个人是一个比较偏执的人,生活中可能有点尖酸刻薄。性格不是很招人喜欢。

哦?相当简单啊,”愤青们,冲啊“这话你都体会不出来啊?
愤青这话,就是jy当初拿来讽刺对方的,谁自个说等自己”愤青们,冲啊“。还有”郭泉“啊啥的。

而且你自己也说说不清了,说不清就可以立罪了?

那是不是还可以说说”影帝“的,都是讽刺政府,要影帝下台就是颠覆政府了?批评小岗村造假的,就是否定党了?

再有,通过twitter去串联的事太多了,美帝干的太多了,按照你的逻辑,美帝应该反省一下,不要老用twitter干颠覆的事,现在搞得即使华春辉没有这个意思,也让他背黑锅

那电话发明以后,还被反动分子利用了呢,twitter是个技术形式而已,twitter本来就是被封的,“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也上这个?不上的话,那又何来华要用twitter利用“热血沸腾的年轻人”?

看看现在欧洲和韩国是如何整google的吧,希拉里把一个伟大的公司拖入了政治。只要是政治人物就有对立面,就有政敌,希拉里的国内政敌不会放过google的。当时,google退出中国的事刚出来,凤凰网一篇矫情,我就留言告诉他们,google今后一定会后悔参与政治如此之深。今日欧洲和韩国对他的整顿就是报应。他在国内被整的日子还在后面呢。你就等着看吧。

嗯,我就发现一点,google在国内越被整,国内it人士的支持他就越多,我看看是否下次还是如此

好笑….
是谁告诉你,还是你自己发现,国内IT人士支持Google越多的? 我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代表了?

还有,google就是个工具,本身没啥好坏,就跟你说的电话一样, 但是使用工具的人有好坏,既然你有心去当希拉里的马前卒,就不要怪射人先射马了..

简单啊,看看javaeye,cnblogs,csdn之类
的社区当时的两方对比,就看出来了。

比如说原来wps主架构师的许式伟

链接出处

我记得当时以前有点名的实名博客支持的就一个百度的架构师谁来着,那篇文章被骂的狗血碰头以后还自己删除了。

我只是说多数支持google,并没有说所有人都支持,比如说您。

我个人一直都喜欢用Google的产品
Gmail第一代还在邀请制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用了,但我还是那个观点, Google们的问题并不是自己产品本身,而是被谁所用,为什么目的,为谁服务的问题.

PGP源代码是公开的,但是每个厂商可以在里面加backdoor。这个该明白吧?

或者直接法律上要求每个产品装ADK。当然了,最大的大杀器就是KES(Key Escrow System)。

当然这个会引起很多商业的反感。但是如果目标不是针对各种企业之间的加密通讯,而是针对个人为主的,那么其实用爱国者法案,就已经绰绰有余。

反正任何不加密的东西,已经在NSA手上了。对加密的,难道不知道Google是NSA的合作伙伴?

关于老温被人称作“影帝”,那是一个观点。关于郭大妈是公务员,那是一个谎言。这个还想忽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crespo
    2011年2月16日16:57 | #1

    我看到的真实情况是
    政府在努力控制房价,但是方法不得法(与政府信了一些伪经济学谣言有关–伪经济学者散布谣言,国有企业应该退出市场,政府不应该干预经济,而应该实行政企分开—由于这些经济学谣言,政府没有采取类似于陈云式的方法,就是利用国家(国有企业)掌控的房源直接的降价,从而带动市场价格直接下降)
    ———————————————————————————————————————–
    真的在努力么?那么努力了8年没有结果的努力还称的上努力两个字么?
    以前的中国人就始终相信皇帝是好的,都是奸臣作孽,但是事实上呢?没有皇帝的撑腰和支持,哪个奸臣敢这么干?岳飞被杀只是秦桧的主意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