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说新语:红朝见闻录

1.【总不能不爱国吧】

饭后去澡堂洗澡,碰到好久不见的老邻居阿三。他说:“常看你微信朋友圈,发现你的思想观念有问题,政府虽然有不足的地方,但总不能不爱国吧?”我说:“阿三兄弟,你难道忘了你是超生的吗?当年这国家是坚决要流掉你的,多亏你妈逃到山里的外婆家,担惊受怕千辛万苦把你生出来,后来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求爷爷告奶奶给你在这个国家上了户口,你跟我谈爱国,你妈知道吗?”阿三一时语塞……

2.【一群吃屎的货】

又到岁尾年头,各地市纷纷召开“二会”,看到代表委员们众口一词地赞美本届政府如何重视民生、财政投入史无前例云云,真想给这群二货每人三个耳刮子。政府财政源于百姓的税收,世界上任何政府都不是财富的产生者而是财富的消耗者,财政用于民生原本天经地义,把此当成施舍,真是一群吃屎的货。

3.【孙女感冒挂盐水】

有一次去当地一家三甲医院看病,挂号的大厅照例是挤满了人。突然看见院长带了一批医务人员下来,匆匆跑到大门口迎进几个人,一路小跑去了楼上的诊室。开始以为有什么危险病人须急救,后来问了下,原来是某副市长的孙女感冒来挂盐水。

4.【潘天寿体系与浙派】

美院凡上点年纪的老师,都动辄把潘天寿奉为至尊天师。我是深恶潘天寿的,潘的艺术实践一直是在做归纳法,这也反映到他的教育思想。艺术不可以归纳,归纳是对艺术的扼杀。其所谓崇尚传统,不过是对抱残守缺的粉饰。潘天寿体系的美院教育,最终教出的人定位只能是井底里的“浙派”。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这种大格局的画家,潘天寿体系是教不出来。

5.【美术界与文化界】

翻读最新出版的《朱新建全集》,想起十多年前陪朱爷去杭州参加一个活动,主办方把来宾分成美术界、文化界二列,我顺手把朱爷的桌牌挪到文化界,朱爷很灿烂地笑了。

6.【荒陬下邑,无逊名迹胜践】

快雪时晴,宴游闲寂,信步作小沉渎之行。小沉渎者,昔为钱塘金寿门先生道出太湖,舟行阻风,与诸友生沿岸野步处。浮岚掩映,清波见底,港汊交通,鸟汀鹭渚,颇具水乡之胜;空山寂历,孤鹤长鸣,亦寥萧有世外意。荒陬下邑,无逊名迹胜践,怀寄夷旷,有如江左夙契。又思明日春气盎盎,而草长莺飞,水流花放,以为别有自得之乐。

7.【我备天梯待人下】

有客劝我何不通过微信朋友圈卖些字画。我说卖字画的太多,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现在的书法家画家都在半空中,我备了各式梯子,到时候卖给他们,让那些想下又下不来的人下来。

8.【警察先笑后骂】

上午出门,宣传车不停在喊“讲文明话,做文明人,创建文明城市”……小商贩都被赶光了,许多街边连自行车也不让停,雾霾倒是前所未有的严重。中午在小店吃面,碰到四五个值勤的警察,我说:“领导发神经,害你们辛苦了。”警察先是笑,然后开始狠骂领导和领导的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