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中国戒不了马家军式兴奋剂

1993年曾在世界田径锦标赛掀起黄色狂飙的马家军,被揭使用兴奋剂不是新闻;1998年中国作家赵瑜凭一部《马家军调查》洁本震动中国体坛也不是新闻。如今,《马家军调查》全本面世还能引起巨大回响,不只是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细节耸人听闻,更因为马家军式的兴奋剂仍在中国盛行,是中共戒不了也不想戒的。

马家军是指辽宁省田径教练马俊仁在1990年代训练出来的一批女子中长跑运动员,包括1993年在世锦赛分别夺得1,500米、3,000米和10,000米冠军的刘东、曲云霞、王军霞等。这股黄色狂飙随即受到使用兴奋剂的质疑,但中国官方力撑马家军,并把外界质疑归咎于敌对势力、反华势力。

1994年央视春节晚会的小品《打扑克》的一段台词,最能说明中国的斗争思维和政治需要。这段由黄宏、侯耀文演出的小品,对外国记者在查马家军的兴奋剂问题作出反击:“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我们中国,总有一天要像马家军一样,跑在世界最前方!”

《打扑克》是春晚小品的经典之作,黄宏后来更获封国家一级演员,拥有解放军少将军衔。而“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的表述,更是迄今掷地有声的经典之论。马家军的兴奋剂问题之所以被长年掩盖,薄熙来、谷开来夫妇之所以力撑马家军,《马家军调查》之所以尘封17年,就因为中共需要马家军这样可以振奋民心、鼓动爱国的兴奋剂。

尽管王军霞1996年还在亚特兰大奥运夺得5,000米金牌,但马家军很快就因兴奋剂问题而没落。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2009年在其回忆录《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中,首次透露马家军无缘2000年悉尼奥运,是因为七个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测样本中,有两人尿检超标、四人血检超标。

当权者的愚民工具

由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制度、技术的完善,中国体坛未能再复制马家军集体使用兴奋剂扬威国际的故事,只能偶而从刘翔等世界冠军中挖掘爱国爱党题材,而一旦冠军们不公开感谢党感谢国家,就会面对官员和官媒的炮轰。无论是温哥华冬奥冠军周洋,还是法网冠军李娜,她们对父母的感恩、对合作伙伴的感恩,都未能得到官方舆论的肯定,可见当权者想给民众服用的兴奋剂是何等低劣。

一个拒绝民主、法治的国家,一个最高领导层的贪腐已击穿人类道德底线的国家,当权者要维护自己的权利、要继续推行愚民政策,当然要想方设法让民众处于亢奋状态而失去自己的思想。在马家军式的体坛冠军渐渐失去政治兴奋剂功用后,当权者自然会制造新的兴奋剂,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还是以爱国的名义、以民族复兴的名义、以国际主义的名义。

“当我们气馁时,中国梦是我们的强心剂。当我们失落时,中国梦是我们的兴奋剂。”中学生作文中的华丽辞句,与小学生说当贪官是其理想,恰恰反映了中国官场的两面性:以爱国的兴奋掩盖贪腐的真实。政治兴奋剂的迷幻剂特征再明显不过了。

至于“四千点是中国牛市的起点”这样的股市兴奋剂,药效很快就过时,其后遗症又是党国所难承受之痛,于是,救市又如吃了另一种兴奋剂,充满暴力意味。当强力部门把共产党专政的铁拳砸向股市、汇市的“敌对势力”时,当权者眼中那抹服用兴奋剂的血红已不加掩饰。相比于权力兴奋剂,马家军的兴奋剂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5日09:38 | #1

    還會變相吹又紅又磚,紅色流氓體制

  2. 自由民
    2016年2月5日09:49 | #2

    只有在自由民主的国家,运动员都会自觉的抵制兴奋剂
    而在独裁专制的国家举国上下都用兴奋剂才能出成绩

  3. 匿名
    2016年2月5日13:32 | #3

    自由民 :
    只有在自由民主的国家,运动员都会自觉的抵制兴奋剂
    而在独裁专制的国家举国上下都用兴奋剂才能出成绩

    整天冒用别人名号的家伙,都会自觉出来为赵家舔屎。而且还有语法错误,啧啧,黄俄汉奸怎么装人无法掩饰其内心的奴狗相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