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作家揭马家军滥用兴奋剂致运动员伤残

中国门户网站腾讯周二(3日)援引作家赵瑜的文章,揭露大陆著名中长跑队“马家军”滥用兴奋剂导致运动员严重伤残的事件,引起网民高度关注。但迄今为止,原马家军教练马俊仁和当局未有作出回应。

据悉,该文章援引自作家赵瑜再版的《马家军调查》,10多年前该书首次出版时,因为内容敏感,删除了书中3万多字的《药魔重创马家军》一章。在去年再版时,这一章得以恢复,详细揭露马俊仁强迫队员使用药物﹐有关内容并被人发布到了网上,经媒体转载后,立即引爆了舆论。

据赵瑜记述,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马俊仁强迫队员服用违禁药,并亲自动手为队员打针,以提高比赛成绩。这些队员包括世界冠军王军霞、张林丽、刘东、马宁宁等。

因大量使用兴奋剂后,这些女队员身上出现不正常变化,说话声音越来越粗,有的不来例假,肝病越来越多……马俊仁为了保证持续训练,就让她们集体去做阑尾切除手术,不管有没有毛病,每人都要挨一刀!很多女队员因为长期被迫服用兴奋剂,失去了生育能力。

而一份由世界冠军王军霞等签名的举报信称,“马教练多年对我们的打骂虐待,都是真实的。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地服用违禁药物,也是真实的。”举报队员还称,不想让同类的事情发生在下一代身上。这些非人的折磨,已经让她们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位知情人对本台透露,马家军服药事情大家都有所耳闻,但掌握所有内幕的人,是曾在辽宁省体育系统任职20多年,后升至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崔大林。

他说:实际上这本书是去年7月份就已经出了,但是现在书太多了就没人关注。也是过去的这两天,突然有人在网上把其中的一部分拿出来了,我们昨天下午通过一个自媒体的平台发现了。马俊仁到现在还没有回应,去年我们就想采访他,一直都找不到他在哪里。后期他好像不太愿意面对媒体。他这个不是国家队啊,他是辽宁省女子中长跑队,真正了解这个过程的是崔大林吧。

另据熟悉中国竞技体育运作模式的李女士称,举国体制下,运动员就是被当成了机器,然后被官员和教练作为博取荣誉和利益的机器人,没人在乎运动员生命安全。

她说:当年不是都不允许说这件事情,运动员都是做这样的事情,要不然怎么出成绩啊?因为国家要成绩啊。运动员他们大多数都是农村的小孩,都很穷。他付出生命的代价,生命的代价是运动员的呀,不是领导的呀,也不是教练的呀,他们就是用她来当机器来赚钱,来搏得名誉呀。

本台记者曾尝试与马俊仁和原中国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联系﹐但未能成功﹔而体育总局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不愿透露全名的媒体人陈先生表示,由国家选拔贫困家庭的孩子,用残酷的训练去争取奥运金牌的竞技体育战略,是中国政治宣传的一部分,同时也因其无视运动员的健康而饱受诟病。但这是所有带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国家的惯例。马家军丑闻彻底曝光也无以改变举国体育制度。

陈先生说:这肯定是有无数这样的事,马家军只是一个做得特别出格的吧。举国体育这个肯定是不会变的,因为在中国体育被赋予了很多额外的东西,有很多政治上的因素是加在体育上面的。这种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它都会把体育当成一个政治的宣传手段。整个社会主义的逻辑就是说,为了社会的发展,可以牺牲个体嘛,专制政体都是这样的一个发展逻辑。

马家军实为辽宁省女子中长跑队,因其在教练马俊仁率领下,在1993年多次获得世界冠军而被称为马家军。但仅仅一年之后,马俊仁就和队员产生激烈的矛盾并导致多名冠军队员出走。此后,在国际体育界严查兴奋剂之后,马家军一败涂地,2004年,马俊仁退出教练生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6日11:34 | #1

    这种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它都会把体育当成一个政治的宣传手段。整个社会主义的逻辑就是说,为了社会的发展,可以牺牲个体嘛,专制政体都是这样的一个发展逻辑。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