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马家军的兴奋剂 中共体制的必然产物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曾在1990年代掀起马家军旋风的辽宁省田径教练马俊仁和他所训练出的女子中长跑运动员,近日再次被批露教练逼选手用禁药,导致运动员身心受创的消息。舆论认为马家军的现象和中国社会体制有关。

荣誉下的黑暗

马俊仁训练出来的运动员,包括1993年在世锦赛分别夺得1,500米、3,000米和10,000米冠军的刘东、曲云霞、王军霞等人。当时的马家军刷新66次纪录,《美联社》称其为“这在田径史上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功迹!”,《法新社》也赞叹的说“作为新一代王朝的出现,使整个世界感到震惊!”

这些消息为整个中国带来狂热的激情,国家体委还发出向马家军学习的号召。虽然外界有使用兴奋剂的质疑,但中国官方力撑马家军,并把质疑的声音归咎于敌对势力、反华势力。

然而这样强悍的马家军,日后仍被证实是靠着大剂量、无休止的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才换来巨大的荣誉。

中国报导文学家赵瑜早年发表的《马家军调查》,就透露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内容,但当时在压力下被迫删除,直到近期新版发表,才首度披露有关内容。书中指出马俊仁强迫运动员服下大量禁药、按时为队员打针,及让队员集体做阑尾切除手术,长期用药使队员们声音变低沉、月经混乱、时常肝痛,同时产生极大的心理压力。

2009年,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在《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中,首次从官方角度证实马家军没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是因为7名运动员中,有2人尿检超标、4人血检超标。但当中却未有提及细节。另外在同一年,有中国媒体报导指出,当时北京为了申办2008年的奥运,因此体育总局才决定把包括“马家军”在内的所有经抽查使用兴奋剂或有使用兴奋剂嫌疑的运动员全部拒之于悉尼奥运会之外。

马家军被逼用禁药的消息,引来议论。一位微博认证为“前上海和山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合伙人”的“章击舟”表示:“政治压倒一切,举国体制的辉煌就是建立在个人牺牲的基础上,体育原本的精神早就灰飞烟灭了。”

对外形象及政治需要

而这起事件也让人想起中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林妙可假唱事件,当时唱《歌唱祖国》的,并非舞台上的林妙可,而是一位只有7岁,较“不可爱”的杨沛宜。假唱事件曝光后,即入榜美国《时代》杂志“2008年十大丑闻”的第十名。

对嘴假唱的安排,被外界认为是为了所谓国家利益的“对外形象”及“政治需要”。这场花了430亿美元的北京奥运,CNN一个名为“北京奥运每分每毛”的节目中指出,中国奥运的开支,相当于2007年中国卫生医疗支出97亿美元的四倍,当年中国教育支出157亿美元的三倍。且为雅典奥运160亿美元的3倍、悉尼奥运15亿美元的27倍,亚特兰大奥运17.2亿美元的25倍。

中国大手笔的花费,营造了一个“强国”的表象,在中国媒体强力放送下,许多民众呈现如施打兴奋剂般的欢驣。然而在“对外形象”及“政治需要”出发下,出现了假唱事件,及部份人民利益被牺牲,例如那些遭打压的异议人士、被强行征地拆迁的居民、上千访民和几万地下室租客被逐出首都等事件。

掩盖贪腐

《苹果日报》一篇署名为李平的评论指出,马家军式的兴奋剂仍在中国盛行,是中共戒不了也不想戒的。

评论提到1994年央视春节晚会小品《打扑克》的一段台词,“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最能说明中国的斗争思维和政治需要。李平认为,薄熙来、谷开来夫妇之所以力撑马家军,《马家军调查》之所以尘封17年,就因为中共需要马家军这种可振奋民心、鼓动爱国的兴奋剂。

“一个拒绝民主、法治的国家,一个最高领导层的贪腐已击穿人类道德底线的国家,当权者要维护自己的权利、要继续推行愚民政策,当然要想方设法让民众处于亢奋状态而失去自己的思想。”因此各种名义的“兴奋剂”被制造出来,只为掩盖贪腐的真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2月5日14:33 | #1

    操,欧美大把服用兴奋剂的,你告诉我这是中国特色?我告诉你,在违禁品名单上的算兴奋剂,不在名单上的就算是兴奋剂也不算。所以别他妈扯蛋了

  2. 匿名
    2016年2月5日15:07 | #2

    只要伟光正领导,此类事还会发生.

  3. 匿名
    2016年2月5日16:02 | #3

    @匿名
    操,欧美大把服用兴奋剂的,你告诉我这是中国特色?我告诉你,在违禁品名单上的算兴奋剂,不在名单上的就算是兴奋剂也不算。所以别他妈扯蛋了

    只要看到你这类东西,赵家那些烂屁股的事儿就全都得到了证明。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