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培耘:刍狗飞天,国色昏黄 —— 读《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有感

昨晚,在微信圈看到署名龙应台写的这篇文章。文章很长,看了好一会才看完。如果真是龙应台所写,我得佩服龙先生的耐性;若是我,可能压根不想写这么长一篇文章,来驳斥一个我连正眼都不想瞥一眼的人写的一篇一文不值的东西。当然,后又有人分析说这不是龙应台所作,因为文中语句打磨欠工,显得粗糙,为文细腻精严的龙应台应该不至于这样。

但不管是不是龙应台所写,这篇文章来得还是很及时,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有力批驳了《台湾,好自为之》一文的诸多荒谬之处。

对于龙应台,很多大陆人应该都不陌生,这是一位学问深厚、著作等身的当代华人女作家,曾担任过中华民国的文化部长。每读其文字,其忧国恤民之心、忧时伤世之怀,其对普世人文价值的珍念、对学人风骨道统的坚守,都让人肃然起敬。我个人以为,她是女版的鲁迅和胡适结合体,其文的投枪匕首之力直如鲁迅,其对自由理念的执着又仰追胡适。在台湾的当代杂文作家中,龙应台和柏杨可称得上是雌雄双星座。将来的史册也一定会记载,在这个年代的杰出女性中,有一位名叫龙应台!

而写作《台湾,好自为之》的那位呢?恕我直言,观其学问见识,就一啥也不懂的弱智小儿,甚至连一些基本的人文常识和公共政治知识都不具备。从历史到现实,从国中到世界,其认知都一塌糊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居然天天大放厥词,随时张口黄汤,实令人笑掉大牙。其文理长于胡说八道,其文风时如文革梁效,不过是刻意揣摩风向,主动搂抱大腿,以讨一点残羹而已。他比一般喊打喊杀的愤青“高明”之处在于,善于东拉西扯一些真真假假的“佐证材料”,讲述一个又一个似是而非的歪理。在他那斯文的年青外表下,包藏着的却是一颗“老奸巨滑”的宵小之心。

一个人生于当世,不具最基本的常识,是为可悲;连做人的起码底线都不要,为着个人荣华甚至一时小利,而昧着良心说话做事,岂仅可悲,简直是可耻可恨!而年纪轻轻,竟然遁入此道并乐此不疲,在我看来,简直是其家门的莫大不幸。

实际上,被《未》文批驳的这篇《台湾,好自为之》的文章,题目就取得不伦不类,居然威胁其口口声声所说的祖国宝岛,威胁一个地理名称,说你要“好自为之”,这是什么语法、什么逻辑?这样的口气比那些一再说要武统台湾的将军们还要颐指气使、大言不惭。而文章内容,不过是拾猫左之牙慧,堆愤青之狗屁,一段段把这些牙慧狗屁码了又码,堆了又堆。其常识错误、观点幼稚、逻辑硬伤之处比比皆是,连“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敦轻敦重、孰为手段孰为目的都搞不清楚,却偏要装出一副真理在握、正义在手的模样,难怪《未》文作者婉转的形容其真是“幼稚得可爱”!

偏偏这样一个极为平庸诡诈之人,却一朝攀龙柱,倏尔步青云,当上了所谓网络作协主席,出席了所谓高层会议,并率团出国访问,享受到一帮人的“顶礼膜拜”。与这样的宵小之徒相比,那些忧国忧民、高德博学、凛然正气之君子却常常被弃之荒野,甚至饱尝种种人为加之的磨折、打击和痛苦。这叫什么世道,这是什么时节?!这就叫鲲凤落平阳,刍狗飞云天,直令山河频叹息,国色渐昏黄!

这样的忠奸莫辩时代不应该持久,这样的贤愚倒挂现象应该扭转过来。否则,国势日摧危,那是天都挡不住的了。而要迎接这样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根本办法是推动国家大幅转型,努力建设一个有效保障“小民尊严”的新型社会制度!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大国崛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2月7日11:08 | #1

    台湾能不能回归
    关键在于13亿人敢不敢端了共产党的头
    13亿人都办不到的事
    就别难为才两千多万人的小岛岛民了

  2. 匿名
    2016年2月7日11:46 | #2

    非龙先生作品,已有声明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NTA0MzQ4OA==&mid=404333961&idx=1&sn=dad96dc8a79ad71efd2118ba71f4d6c3&scene=2&srcid=0207HT3r8IhMPqwNLxvUyQ3F&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key=710a5d99946419d9f219219f338d0504c2837f7ff0e4f0a4d73a7f50490989f2af0db951e8a5d76f4bc0a79a77f32de6&ascene=2&uin=MTkyOTQzNzA2Mg%3D%3D&devicetype=android-19&version=26030d31&nettype=WIFI&pass_ticket=WiR78EvgSZqahTABk8DU52TuHgJFs%2BWOKNq6Dy7WGermkG87BjSn1OQtXx94ffk%2F

  3. 欣赏蔡英文
    2016年2月7日04:08 | #3

    某食物的丑行订上历史耻辱柱上

  4. 匿名
    2016年2月7日14:13 | #4

    中国鬼子若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是台湾人民的猎枪!

    [满洲国] 金复新

    台湾大选结束已经有段时间了,大选本身没有过多可以探讨的,可是我发现,大选之后网络上五毛和自干五们蛮不讲理的评论才真正有意思,倒是值得我说上两句。

    一、不许公投看数字,只准胡说谈共识

    五毛们说,民进党获胜,并不说明台湾人民支持独立,台独依旧在台湾没有市场,蔡英文之所以当选,只能证明马英九无能,国民党没用,不是一国两制彻底失败,不能认为九二共识在台湾没有市场。

    五毛们难道是在台湾做了什么民意调查了?否则有什么依据得出这一结论?或者这又是它们一贯以来不负责任的信口开河?这正像我以前在文章中说的,美国人和中国人有一个极大的区别,无论什么问题,都言之有据,任何结论都以调查数据作基础,是克鲁兹还是川普更受人民的欢迎?各种民调机构随时在作抽样调查,得出客观的数字,说明形势的变化,最终由大选这次“调查数据”为准,没有人会用中国式的“模糊数学”主观地代表全国人民说哪个更受欢迎。

    而这些天来,我在网络上就没有看见一个中国人能点出五毛这些言论的荒谬性。或许大家和五毛一样,平日不尊重客观,不尊重事实,也信口开河惯了,对此见怪不怪,虽然感受到了荒唐,却不清楚荒唐在哪儿。中国人无论拥毛反毛,其实都带点“红色基因”,都是些“小毛泽东”,和他们的毛主席一样都爱凭想象乱说。当为自己辩护时,就信口雌黄说“毕竟绝大多数党员都是好的嘛”,“反对我们的毕竟只是一小撮嘛”,要攻击别人时,就象李月月鸟骂学生一样说“极少数极少数的人的人要通过动乱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人们不知道究竟有这“绝大多数、极少数极少数、一小撮”
    它们是怎么调查出来的?它们要掌了权,就会和毛要抓右派那样,眼皮一翻,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胡诌个0.5%,叫各单位不管是不是真有右派,都要按此比例抓人。哪天心血来潮想杀人了,又要各地按0.1%人口比例当敌特来杀。我在想,喜得好毛当时小数点没点错,否则手一哆嗦,恐怕后来的计划生育都不用搞了,很多70后80后的五毛根本就没机会来世界上胡说八道了。

    若是民进党获胜还不能说明台独得人心,那么请问五毛,该怎样证明给你看台独得人心呢?公投是最有效最精确的,在每张选票上只选愿意不愿意台湾独立,那样投票的结果,你们总不能再解释成别的什么了吧?前几年,台湾人民曾商讨是不是要搞个全民公投,看看究竟还有几个人支持所谓的“九二共识”,有没有必要搞独立,却触及了中共那脆弱的神经,中共清楚,一旦公投,自己如何不得人心,台独如何深得民心,将一清二楚地展示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自己胡说八道的东西就成了笑话,就会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出丑。于是,它们气急败坏地威胁道:“公投就是台独,公投就是宣战,台湾敢公投,我就要发动战争。”

    中共不是一直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深得台湾民心了吗?不是还说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都盼望你们渡过台湾海峡来解放他们的吗?既然台湾要搞公投就让他们搞好了,让我们看看台湾人民如何心向你们不好吗?那不是就可以不用打仗而制止台独了吗?怎么如此害怕公投呢?为什么不许世人相信公投的数字,必须听你凭空想象出来的结论呢?

    二、国共统治下的中国是伪中国

    我很惭愧,不知前世究竟做了什么孽?竟和这些蛮不讲理的“中国人”使用同一种语言,能听得懂他们的胡扯?全世界自然也不会有哪个民族希望和这种胡说八道、蛮不讲理的中华民族生活在一起,无论哪个被它们统治的民族都想独立出去,藏人要独立、维子要独立,现在东北也在闹独立,最近都还有人邀我去加拿大挑头筹建满洲国流亡政府。连和他们一样的汉人,只因能和他们地理上分割开来,无论香港还是台湾,也要独立,就算当不了香港人台湾人,也要想尽办法出国移民,变相把自己独立出去,和中国划清界限。

    有个成语叫爱屋及乌,其反义词就是“恶其余胥”,或者叫“殃及池鱼”,是指讨厌一个人,连其住的房子也讨厌。台湾人民并非天生的反骨,相反还很爱中国,只是由于国共两大奸党一个多世纪来霸占了中国,时间长了,就连中国也一块儿厌恶了。

    想当年,我大清即使甲午战败,把台湾割让给了日本,台湾人们依旧心向大清所代表的中国,赶都赶不走,国家没有拨付一粮一弹,台湾人却自发武装起来和日本人打了几十年的仗,为的就是要当“大清人”,生作大清人,死作大清鬼。硫球明知大清已是风雨飘摇,绝仍不肯投靠日本,使节长跪于总理外交事务衙门外求大清出手相助。

    而抗战结束后,台湾人民误以为汉人的国民党也和满清官员一样尊贵、儒雅,一开始还热烈欢迎其接管台湾,可没几天就发现,这帮中国人远不如日本人那样清廉高效有教养。个个活像饿鬼道刚放出来的饿鬼,穷凶极恶、贪污腐化、横征暴敛、令人憎恶,实难对这帮畜牲说一个“爱”字,后来常凯申又带来几十万残兵败将,吃台湾住台湾,还让台湾被动地卷进战火之中,把台湾搞得乌烟瘴气,这才有风起云涌的228事件。人心的向背,算是看得最清楚的了。到现在,国民党已经被人民抛弃,但还要受到比国民党还要残暴、还要腐化、还要肮脏、还要臭名昭著万倍的中共威胁,随时有被其吞并的可能,香港已是前车之鉴,台湾人怎能不盼望独立?台湾人怎么不值得全世界同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家都不愿被中共统治,都削尖脑袋移民海外,变相独立,何忍让港台人民接受我党统治呢?

    帝制与共和哪个得人心,自然一目了然。“中国”这两个字曾那样的尊荣,不到几十年就被国共两大奸党搞成了
    “愚昧、肮脏、野蛮、低俗、下贱、无耻”的代名词。中共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声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生怕被人抢去这块臭不可闻的“金字招牌”。“那你就拿去吧。”台湾人说:“你不是稀罕中国这两字吗?这商标所有权我就让给你,我不和你抢了,我以后就姓台了。”中共傻眼,现在又后悔了,人家和它抢它不干,不跟它抢,它还是不干,摆明了是流氓小人做法。

    帝制下的中国才是原汁原味的“真中国”,所以民心所向,有凝聚力;国共两大奸党下的中国是被马列邪说和普世歪理掌控的“变种伪中国”,所以都不得人心,众叛亲离。爱“真中国”才是“真爱国”,爱“伪中国”的,拿五毛骂民进党的话反过来讲,那才叫“数典忘祖”。

    三、中共慷他人之慨,台湾搞先军政治

    中共作为中华民国的叛军,窃取国柄,反过来以正朔身份要统一招安老主子,你们若真的那么爱国,真的是为了国家好,为什么不把声名狼藉的自己统一给对方,以免除战祸呢?至今还不知羞耻地做吞并台湾的美梦,是因为觉得还有武力这张王牌。猪笼鸡在台上时,扬言什么“中国人民一定会以鲜血和生命维护祖国的统一”,还说什么即便用脑残尸体填平台湾海峡,也要满足常委们过“大一统”、“大满贯”的瘾,妄图以此恐吓台湾人民。台湾大选前,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大贪官们也在叫嚣要攻打台湾。在这些气势汹汹的纸老虎面前,很多人真吓坏了。

    我要劝劝这些台湾人,切莫把中共贪官的狂言当真,它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慷的是他人之慨”,
    毛当年也说什么“和美国打核战,死三亿人没关系。”仿佛它早征求过三亿人的意见,是心甘情愿为其送命似的,这是慷他人之慨,红三代朱成虎也说“我们中国人准备好西安以东的城市全部被摧毁”,也要和美国干仗,那也是“慷的他人之慨”,反正死不到它们特供一族。别人的命不是命,唯独自己的命才金贵。它们要牺牲的是脑残的命,究竟当得了多少真,贪官的话做不了数,得看是不是真有那么多脑残有决心愿意替它们去死。我看不妨当场问问猪笼鸡和大贪官们:“要是收回台湾,让你家朱云来朱燕来冲最前面去送命,让你们司令员的公子小姐的尸体填平台湾海峡,你喉咙还那么响吗?
    ”别说牺牲它子女身价百千万亿的富贵小命,我看就是影响到它们家族托拉斯企业的经济效益,都要肉疼死。

    五毛只是因为送命的不是自己,才大言不惭叫得呱呱响,替脑残表决心,可是现在再脑残的人,也和抗美援朝那些没见过世面的炮灰不一样了,现在上哪还找得到那么愿舍弃这花花世界里的男欢女爱、情趣内衣、麻辣火锅、网络游戏去填台湾海峡圆包子的梦,让五毛过瘾的傻瓜?

    就算真有那么多脑残,试问,中共现在的军官将领哪个不是花钱买来的?它们那里哪个不是当马屁精熬出来的?拍不来马屁的早就被淘汰复员了,它们除了嘴巴甜、能吹牛、能喊口号、敢塞红包外,还有什么本事?士兵也都小太阳独生子女出身,从小好吃懒做、偷奸耍滑,绝大多数都是地痞流氓进来混日子的,这样的脑残豆腐军作秀还可以,连缅甸都敢欺负它们。想当年猪笼鸡祖上的那南明伪军,纵有几百万,在我大清眼里,就如关公眼前“插标卖首”的颜良文丑一样,人数再多,也“土鸡瓦犬”尔,仅十几万铁骑就将其摧枯拉朽般彻底消灭。现在中共的反动军队纵有千万之众,还不如伊拉克豆腐军,真打起来,不够美军一划拉的。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退一步讲就算一切顺利,能火速攻下台湾,中共等于接到一个烫手山芋,难以统治,台湾人民心不服,必定采取各种软硬手段对抗,不排除自发武装起来,象当年打日本鬼子一样打中国鬼子,正如张召忠将军说的那样,什么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遍地开花,恍如伊拉克叙利亚,此时国际社会必无法坐视不管,使中共背负沉重压力,陷入泥潭,反而动摇国本,得不丧失。

    所以,我要劝劝蔡总统英文女士,上台后根本不要顾忌共匪的武力恫吓,中共的社会矛盾、党内矛盾早已恶化,濒临崩溃,不打便了,这些矛盾还可以掩盖,若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武力犯台,将立即如病重的人吃了鹅肉黄鱼等发物,隐藏的病情爆发出来。垂死的骆驼加一根稻草尚且不能,何况承担攻台的重任?牵一发而动全身,战争连带产生全方位的问题,其复杂程度和激烈程度远不是志大才疏的假博士习包子的脑容量能够驾驭得了的,到时候必定首尾难顾,恐怕台湾还没攻下来,美军尚未参战,早已是天下大乱,在国际社会一致谴责与制裁声中,全国各地心怀叵测的野心家实力派们会乘乱起事,甚至拥兵自重,另立中央,统一没统一了,反而造成全国分裂,各省独立。民运诸君整天梦呓的什么“普世”、什么“宪政”、什么“冥主”,说不定都能乘乱达成。

    而要达到这一目的,蔡总统首先要学的是北棒子国的“先军政治”,台湾人民要众志成城、同仇敌忾,依靠自己的力量,放弃对美国的人身依附关系,强化国防,针锋相对研发核武器,导弹直指北上广,中共权贵及其子女防空洞挖在哪里,权贵的私企办在哪里,我们的核弹头就瞄向哪里,要知道它们才是最最怕死不过的,当它们知道招惹了台湾,会使它们本人,甚至它们的亲戚付出生命的代价后,它们就不敢欺负台湾了,就会老老实实地放任台湾独立。

    法西斯中国拿核导弹瞄准台湾,却诡称不是针对台湾人民,而是瞄准台独分子的,听起来滑稽得很,好像一颗智能核弹打过来,炸死的肯定是台独分子,百姓会毫发无伤似的。那么我们也可以故意唱唱高调,说我们核武器瞄准北上广,不是针对大陆人民,而是瞄准中共贪官和中国侵略军的。这些消息一出,大陆房价立即下降,股市大跌,外资撤走,社会大乱。邓江胡时代信心满满所谓的“千年不遇的和平贪腐机遇”就此划上句号,保证假博士会来求和。

    有的人一听核武器,就跳了起来,说什么“人家美国不答应你搞的呀。”那美国还不许北棒子国搞呢,金三却又是原子弹,又是氢弹,近来还要以发射气象卫星的名义试验远程导弹,美国却一筹莫展。台湾的技术力量远超棒子,和日本不相上下,据说照日本的技术力量,只需一个月就能生产出原子弹,台湾当然不在话下。

    国民党坏就坏在一切要看美国眼色做人,从没有独立自主过。国民党是最没出息的政党,比当年偏安一隅的南宋还没出息,南宋起码还出了个岳飞,起码还敢隆兴北伐,还敢勾结蒙古把金给灭了。国民党是完完全全的缩头乌龟。这种命运从常凯申那时起就注定了,常凯申在战场上连弱小的红军都打不过,更不用说抗击日本了,过于依赖别人,缺乏毛自力更生的勇气,和日本有了摩擦,只会象小孩那样找“国联”哭闹求调解。幸亏有个胡适,想尽办法把美国拉下水,才解了自己的围。常凯申便从此更迷信外援了,以为哀求美国赏赐更多的美制武器就能挽救自己的命运,结果只是当了回运输大队长,那些全便宜老毛打韩战了。等狼狈逃到孤岛上,依旧低人一等,不是着力壮大自己,却把希望寄托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的幻想上,妄图上帝再次帮忙,帮他迫使美国人来助它收复大陆,他越是这样,美国越看不起他,连韩战都拒绝他参加,常凯申实在是太没有出息了,我不知道这一软脚病是不是会传染给民进党。

    台湾进入民进党时代,切莫重蹈国民党的覆辙,要以全新的面貌示人,要想台湾真正能无顾虑地独立,必须军事强大。事实证明,一切都靠自强,过度依赖外援就要仰人鼻息,就会丧失气节,就会一事无成。

    我们在生活中都曾遇见过流氓。除了有警察干涉,使得流氓有所顾忌外,要想彻底免除流氓对你的骚扰,唯有和它打一架,不管打不打得赢,只要敢还击,让流氓觉得欺负了你,它自己也要承受重大损失时,以后便再也不敢来惹你了。相信您也从没看见哪个受气包对流氓低三下四、报以幻想、忍辱负重、一忍再忍、屈膝求和、窝窝囊囊,流氓就会主动放过他的,只会变本加厉。中共是公认的流氓(仅次于汉人的另一组织发愣功),这点恐怕连它们自己也不会否认,而美国这个世界警察为了自己大财阀的经济利益,和中共这个流氓做起了生意,有了利益关系,已经“猫鼠联姻、警匪一家”,不再主持公道,偏向中共,帮着中共在国际社会打压台湾,现在连影星都不敢打青天白日旗了,对维护世界和平大业早已不负责任,如果台湾还一味地委曲求全,一味地讨好送礼,一味求助美帝,是难不住法西斯中国的。

    台湾人民要想获得独立自由,既不能安于“保持现状”,那是慢性自杀,更不能对法西斯中国报以幻想,那更是引狼入室,唯有拿起武器,就像歌中唱的那样,“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只要中国鬼子胆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就是台湾人民的猎枪,来一个打死一个,来两个消灭一双,让它们有来无回,把它们彻底消灭在台湾海峡里喂王八。必须让中共明白,台湾是惹不起的,即使台湾全毁,仅在北上广被击毙掉的五毛和粪青也会远远超过台湾总人数。权贵们在西安以东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家族企业也会焚之一炬。假博士等权贵即使侥幸逃过原子弹的轰炸,后半身也只敢带着马云、王健林、肖建华、郭广昌等白手套躲在西安以西戈壁滩上躲核辐射,重回陕北窑洞开常委会了(当然,它们可以美其名曰“重新创业”、“再展鸿图”,呵呵,随它们怎么说啦),再也回不去它们那珠江销金窟、江南淫乐窝、中烂海私人会所了,时刻还要提防被国际社会当战犯抓去审判。当猪笼鸡们想到这些后果,不知嘴巴还硬得起来吗?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值此新春佳节之际,我谨代表满洲国政府和满洲国人民,向台独人民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衷心的祝愿!愿你们在蔡总统的英明领导下,拿起猎枪,驱虎豹,灭豺狼,打鬼子,惩台奸,在争取台湾人民民族独立和自由的道路上阔步向前,取得更伟大的成绩,赢得最后的胜利!最后,祝你们新春快乐,猴年大吉,六时吉祥,扎西得勒!

  5. 匿名
    2016年2月7日14:21 | #5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陈维健

    2016 年台湾大选以国民党惨败告终,蔡英文以56.12%的得票率,远远超过主要竞选对手、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的31.03%。蔡英文获得689万票,朱立伦得票380万。民进党不仅赢得总统大选的胜利,而且还首次赢得立法院多数席位。在全国79个立法委员席中,民进党夺得50席,国民党得24席。

    国民党一个百年老党,在经过二次政党轮替后又重新获得政权的党,为何在这次选举中输得如此之惨。在民主社会中政党轮替,有输有赢不足为训,这次输了下次可以再来。但输得如此一败涂地几乎崩盘这就值得深思了。国民党输得如此之惨有很多原因,如政策上对大陆过于倾斜,“服贸”黑箱作业,民众生活下降,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等等,又有大选前夕香港“铜罗湾事件”与“周子瑜事件”的影响,但其中更有深层次的重要原因 。

    这次台湾观选我所在的团,对三大政党的竞选总部、党部都作了拜访。国民党作为执政党的竞选总部与其它二个政党的竞选总部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一到国民党党部大楼就显出了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不同凡响的气派,大厦前蹲着的二只石狮子似乎在告诉人们大厦主人的威严,进入大厅迎面而去的是宽阔的楼梯,右面是国父孙中山的雕像,左面是会议大厅。观选团在这个会议厅受到国民党中央大陆委员会的一位高层干部会见,为了尊重起见以主任称之。

    会议室很大,观选团虽然有三十多人仍然显得空空荡荡。会议室简朴庄重,正面主席台上挂着国父孙中山的像,对面是蒋介石的像左面是蒋经国像。显示党对国父与两蒋总统的尊重。

    观选团员坐定后,接待我们的主任就来到会议室,主任的年纪从他脸上的刻纹来看已经不小了,这与我们拜访的民进党与亲民党会见的干部的年轻有着显著的不同。主任进来显得十分匆忙,没有随员没有秘书,他亲自去调节了会场的扩音器,坐下后自我解嘲地说,这二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去参加竞选服务了,你们来也没有人招待不好意思,我也不作过多的铺阵,对我们的竞选政策作一个简要的说明,大家就提问好不好,他的话显得干练而不拖沓。

    主任说这次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朱立伦提出:不欢迎任何撕裂台湾的主张,不把台湾变成南北的、统独的、贫富的、阶級的、世代对立的台湾,我們就是一個台湾。国民党在这执政八年里,由于两岸关系进一步加强,促使台湾经济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大批陆客来台旅游让台湾受益,并以一连串的数据来说明问题。

    主任话落有团员提出国民党在文宣中“有党无我”的口号,这种口号我们相当的熟悉,共产党一直以来都是要求他的党员有党无我作为精神价值。为何国民党的口号与共产党如此相似。

    主任表示,这是过于解读了它的意义。有党无我还有下一句,从心团结。这是增强国民党的竞选士气。

    由于主任讲到国民党执政以来对台湾经济的贡献,观选团员表示虽然两岸关系加强后台湾经济得到好处,但为何台湾受雇工资没有提高,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许多年轻人还到海外找工作,甚至很低的工作也愿意干。提问者举了台湾青年在澳洲工作的例子。

    主任的回答是:现在台湾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不是没有工作让他们做,而是他们不愿去做,这些年轻人以为自己是大学生了,就应该在有空调的办公室工作,而实际上他们是没有能力做办公室工作的。他们大都是一些野鸡大学毕业的,而目前台湾的大学已经泛滥,人人都可以读大学了,不象以前我们那个时代读大学不容易,现在在台湾要找出一个不是大学生的已非常的困难。因此,年轻人不好好读书,混一个大学文凭,就想有一份好的工作,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年轻人找不到工作,问题在于年轻人本身,而不是政府。

    一个政府官员如此的语调调侃自己国家的教育,将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怪罪于年轻人好高鹜远,把政府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样一种态度真的让听者大跌眼镜。就是中国大陆的中共干部恐怕在会上也不敢如此说。

    观选团对国民党低迷的选情十分关心,民调显示朱立伦与蔡英文要差二百多万票,自然提到选情的问题。

    主任回答是这样的:你们所得到的数据是不确实的,因为这是民进党的自我宣传。现在至少还有一百多万的投票人没有表示态度,而这一百多万票我相信到时会投给国民党。大选不到开票谁都不能说胜利,历史上许多国家都有民调低,开票后来者居上的先例多得去了。

    主任对如此低迷的选情还能信心满满,不得不佩服之至。因为地球人都知道这次台湾大选是一次胜负毫无悬念的选举。难道他真的相信会出现奇迹。

    主任又说:我现在还要向大家说明一个问题,民进党是一个无赖党搞事党,我们民调之所以低,皆因民进党掌握了媒体作了夸张的宣传。以前国民党拥有媒体时,他们说党不能拥有媒体,我们国民党就傻傻地把媒体放弃了,当时党内就有人提出党不能放弃媒体,但我们的党主席马英九先生,是一个不听党内同仁的话,只听民进党的话的主席,无论什么事只要民进党一嚷嚷,他就无原则地按照民进党去做。好了,现在没有了媒体,民进党无论什么垃圾都丢到我们头上,我们也没有办法了,真是后悔莫及。

    事实上台湾民主化后,党政军退出媒体是立了法的。不是民进党嚷嚷国民党就退出了媒体这样的简单。当然民间媒体的倾向性是有的,有的倾向民进党,有的倾向国民党。

    有团员提出国民党有党产,为何在宣传上做得不如民进党?

    主任说: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国民党早已没有什么党产了,这都是民进党的对本党的污蔑,而民进党却通过“小猪猪”的捐助,搜刮民财。蔡英文家庭是巨富,她怎么好意思让贫穷的民众拿出钱来为她选举,说明这个人品行十分有问题。

    蔡英文家庭有钱无钱,这与竞选费用有什么关系。家庭财产是私,选举是公,主任混淆了二个不同的概念。2011年的那次选举,來自台南的黃姓三胞胎,一人一只小猪捐出了他們的积蓄,但是,三胞胎的小小心願,却受到国民党的起诉:年紀太小不能捐政治献金。后来遭到社会强烈的反对起诉没有成功。从此三只小猪猪成为民进党吸收民众小额捐款,拒绝大财团捐款的竞选文化,意义非凡。

    在团员提问时,主任每次都要求提问者报出自己的姓名与职务,然后低头查看手上观选团提供给他的团员资料,再看看提问的人,好象是在作一种政治审查。搞得团员们都不敢提问了,他的这种态度让台上台下出现了紧张关系。这样的一种气氛让团员觉得十分无趣。主任见台下沉默就自说自话起来。

    国民党执政以来有许多好的政策都不能得到实施,原因就在于反对党,我到大陆访问,看到大陆发展得这么好很有感触,就因为大陆没有反对党捣蛋说做就能做。在蒋经国主席时代我们也是这样的,政府提出十大经济建设说做就做,为台湾的经济起飞奠定了基础,如果这十大建设放在现在恐怕一个也建不起来了。比如说“核四”明明是造福台湾民众的,但民进党硬是要反对,并煽动学运搞了什么太阳花运动。说到这里主任不无感动,陷入对两蒋时代的深深眷念之中。

    十大经济建设是蒋经国提出的,当时有人提出借款巨大将拖累台湾的财政,蒋经国说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一锤子定音。专制政治的特点是,做好事迅速,做坏事也同样的迅速,且无人可以阻拦,比较之下对社会的破坏力更大。

    当主任将自己的的情绪调整回来后,抬起头来看看时间说:现在给你们提最后一个问题。

    一位团员说:时间不多了我就简单地提一个问题,如果国民党这次选举失败了,你们有无作好做一个在野党的准备。

    主任十分干脆地回答:我们还是作执政党好!

    主任如此厚颜无耻,团员们无话可说。做不做执政党由选民说了算,而不是想执政就可以执政。在政党轮替时代每一个政党都不可能永远执政,哪有不作在野党准备的道理。
    主任在说完这句话后停顿了一下,推开了面前团员的资料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我本来完全可以找一个借口拒绝你们的拜访,但因你们团长的面子我还是接待了你们。今天的会就到这里结束。

    我们都是些什么人,我们都是来自大陆的异见人士,是为了感受学习台湾的民主来到这里,主任因亲了共产党把我们也当作异见,连起码的待客之道都不顾了。我们能够原谅他傲慢,也许这些天来的选情弄得他情绪失控,知道来日无多,逼不住要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已是破罐子破摔了。对于一个即将离开权力离开政治舞台的老人我们有什么好说,他所说的全是肺腑之言,真实的心声。

    主任讲完话会场发出了几声零落的掌声,目送着主任消去的背影,团员都觉得受到了一番意想不到的教育。我们这个观选团大都来自大陆的海外人士,有许多人是民国之后,对国民党都抱有相当的情结,毕竟国民党与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希望台湾民主化后国民党能够把台湾的民主带回大陆,至少可以与中共谈判将台湾的民主作为筹码去影响中国,当然也希望国民党在竞选中能够获胜。没料到此公的一番宏论让人大跌眼镜,竟然对民主政治充满了仇恨,对威权政治充满了怀念,对对岸的中共专制政治充满了羡慕,如果将中国大陆的民主寄希望于他们,那不是缘木求鱼吗。

    在拜访国民党党部以前,我曾与台湾某所大学的一位教授有过一个私下的谈话,这位教授是外省人的后代,也有中国情结,回想起他的父亲,祖父讲起家乡的事还历历在目。但他却没有支持国民党,而是支持比民进党更深绿的“社会民主党”“时代力量”等一些要求台湾独立的小党。他说象他这样具有国民党外省人家庭的人,很多已经从他们的家庭的背景与党国情结中淡出,他们是新台湾人。

    任何一个政党都需要传人,这位教授与他背景相同的许许多多的国民党外省人的子女,本来应该成为国民党传人的人已经背他而去,且是永不回头了,国民党的希望还在何处?国民党已经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位教授说我不支持国民党是因为他完全是一个反对民主政治的政党,党的整体观念充满了专制主义的色彩,对台湾的民主进步十分仇恨,也是一个权贵利益集团,与大陆经济往来已经成为卖身投靠。

    我说应该不至于吧。虽然国民党以前是一个专制政党,但他毕竟开放了党禁,使得台湾的民主化能够顺利地进行,又进过二次政党轮替,应该已经脱胎为民主政党了。他说你也许跟他们接触不多,如果有更多的接触你就会相信我的这一结论。

    在聆听主任的一番宏论后,我相信了这位教授所说果真不虚。国民党虽然经过二次政党轮替,政权失而复得,但并没有通过这样一种政党轮替,感受到民主的公平性,合理性,因社会政治空间的开放与自由而有了一份民主的情怀而却是相反,为了保住政权不是去争取民心,而是一头扎入对岸专制政治的怀抱,妄图以专制政治保住自己永掌政权,将威权时代当作自己最为灿烂的政治景观,并在选举中不惜以中共来威胁台湾的选民。主任如是说正是国民党大败的深层原因。虽然结论如此,但我们仍然希望象主任这样的思想情怀在国民党内是少数,相信国民党内有着民主健康的力量存在。

    政党轮替已成为台湾政治的常态。台湾的政党轮替已不可逆转,但政权是否会再次回到国民党手里?目之所及已没有了可能。国民党已没有了传人,国民党将碎片化,会以改头换面的方式出现,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党可能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这个结论虽然很沉重,但是很真实。马英九重新让国民党夺得政权,可能是这个百年老党在走完历史前的回光返照。国民党如果要重新站起来,必是浴火重生,他生于大陆,长于大陆,他的生命与那块土地息息相关,他要获得新生也只有在大陆,而大陆已有相当的人群与政治力量在为他作应接准备了。

    台湾大选已过去了十多天的时间,国民党已在准备交接班了,这位主任当下的心境如何可想而知。好在民主了下了台的政人物,一样可以得到安稳的退休生活,如果在专制政治中失势的一方,只有到监狱去渡过余生了。有民主制度的保障这位主任没有任何后果之虞。在此希望他在灿烂归于平淡后,能好好地思想一下民主与专制的得失。

  6. 匿名
    2016年2月7日14:22 | #6

    “台湾女婿”回应英政府对网民联署表态

    BBC中文网 2016年 2月 6日

    针对英国官方网站上有人连署“承认台湾是国家”案,英国官方四日正式回应,希望两岸问题“透过对话解决”

    在网上发起联署要求英国政府“承认台湾为国家”的英国网民、“台湾女婿”查普曼就英国政府重申台湾问题立场再做回应。

    查普曼(Lee Chapman)对BBC中文网表示,首先,英国政府在回应中使用“台湾问题(Taiwan Issue)这样的措辞,显示英国政府认识到其回应(网民联署要求)的敏感性,试图不用任何可能影响英国与北京政府关系的字眼。

    他说,英国政府的回应简单地就是确认目前英国和台湾关系现状是非正式的。“我认为英国政府以很谨慎的方式强调了我们和台湾关系的重要性。”

    查普曼说:“因此我们必须争取至少10万名英国的居民或者公民来签署这一(承认台湾是一国家的)提案。”

    他表示,到目前为止对提案反应热烈,他预计这一势头会有所减缓,但“有信心可以把这个提案提交到英国议会去辩论”。

    他说:“我希望确认,我将努力强调英国与台湾国(the Country of Taiwan)关系的问题”。

    他说,这个问题应该在英国议会讨论,台湾人民理应得到对他们的承认。

    查普曼说:“这一请愿联署显示了民主的伟大,不仅在我们两国,这已经在世界各地引发了世界如何珍待台湾和台湾人民的讨论。”

    英国公民柴普曼1月18日在英国政府联署网站上提案,并要求英国承认台湾是一个正常国家。

    据英国规定,超过2万人连署时,英方就必须就问题给予回应。连署人数超过10万人时,议会的请愿委员会甚至可决定是否就此议题进行辩论。但辩论也有可能“无疾而终”,日前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曾发表“禁止穆斯林入境”言论,引起57万人连署要英国禁止特朗普入境,但辩论后未达成共识。

    发起该项活动的柴普曼是英国公民,被称为 “台湾女婿”,因为他的妻子为“道地台湾人”外,他自己本身也曾多次访问台湾。

    他此前表示,因为不忍看到台湾女星周子瑜只因为挥中华民国旗就遭到台湾艺人黄安及中国网友无情攻击,才决定1月16日台湾总统大选结束后“接力”发动连署。

    (编译:立行 / 责编:晧宇)

  7. 匿名
    2016年2月7日14:25 | #7

    台湾人民坚定的独立不归路

    傅理宁 2016年2月3日

    台湾台北——上月初的一个下着细雨的周二晚上,著名电视新闻主播陈立宏(Chen Li-hung)登上台湾中部彰化县的舞台,发表了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振奋鼓动了集会现场的民进党支持者。

    “我是外省第二代。”他对台下群众讲道,“我出生在台湾、长大在台湾、生孩子在台湾。不明白什么老师都告诉我们,我们还是中国人?从小我就深深觉得,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台湾人!”他狠狠鞭挞现任总统马英九。“八年前,马英九选得很好,很漂亮。可是他亲中,越往中国越来越走,你看台湾有越来越好吗?”

    连续几小时,陈立宏和其他演讲者把群众激情推向高峰。然后,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现身,让观众变得冷静。

    曾任法律教授和商贸谈判专家的蔡英文,在选举期间让她的竞选团队带动群众的热情拥护,终在1月16日替自己和民进党取得胜利。她深切明白,若让选民觉得她过于靠近民粹主义,他们将离她而去。她亦知道,北京和华盛顿都密切关注自己所说的每句话。

    陈立宏和蔡英文的不同取态有助说明为何民进党于三周前能够取得压倒性胜利,既在总统选举里打败国民党,亦夺取了立法院的“过半会”主导权。这次集会也让我们清楚看见,经历这场选举之后,中国将永远失去台湾。

    1949年,国民党在中国内战中被毛泽东的共产党打败,随后退守台湾,包括陈立宏父母在内的数百万难民也一同来到台湾。国民党在台湾建立了一个独立于中国的威权政府,直到20世纪90年代开始建立民主制度。自1949年以来,北京一直把台湾当作一个不听话的省份,主张台湾与大陆必须和平统一,否则,使用武力亦在所不惜。美国是台湾的安全担保人,但是美国也不想激怒北京,因此并不同情那些无谓地去惹麻烦的台湾领导人。而台湾选民也会惩罚那些故意挑衅中国,或疏远华盛顿的候选人。

    在过去的几十年,北京一直保持耐心,运用经济吸引的战略,希望台湾和平回归大陆。而台湾人确实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务实的关系。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台湾人偏向支持目前实质上的独立现状,不希望因为正式的独立宣言惹怒北京,从而可能引发战争。

    但是随着中国大陆的经济奇迹搁浅,很多台湾人开始质疑,依靠中国的策略是否正确。台湾人担心马英九与北京走得太近,而所得利益不足以惠及所有普通民众。2014年,一项可能向中国大陆开放媒体等敏感行业的服贸协议未能在立法院通过,原因是遭遇了被称为“太阳花运动”的学生抗议活动。

    与此同时,台湾人目睹北京政府愈趋高压管治,遂更不愿与之为伍。习近平主席打压异见,并运用民族主义手段,诉诸中国文化的过往辉煌打动民众,反让台湾人回忆起其戒严时期的往事。

    陈立宏在集会上表达的情绪恰恰说明,除非北京真正动武,否则海峡两岸的关系将永久离异。民意调查显示,认同“中国人”身份的一代岛民正在消失,而越来越多的人认同自己是“台湾人”。数十年的实质独立状态让台湾人渴望彻底实现独立。民意调查显示,即便中国实现民主制度,大多数台湾人也不愿意回归中国。

    随着年轻一代的台湾人开始掌握政治话语权,这种感受正逐渐深入人心。本土身份认同和公民社会价值观在有主见的青年群体中最为突出。太阳花运动孕育了时代力量党的诞生,它与蔡英文的民进党联手,在选举中打败了多位国民党的现任议员。

    虽然台湾民众可能日益加强对独特的当地文化的认同——以及像陈先生这样的激情——但是他们目前仍偏向支持蔡英文谨慎的公众形象。作为一位拥有书生气的行政精英,她不同于民进党内较为草根质朴的前辈,其中一些人在政治生涯的早期更进过国民党的监狱。

    尽管代表蔡英文的团队大打身份认同牌,她的选战策略仍然强调经济竞争力,并许诺不会追求正式的独立,以避免激怒北京和华盛顿。不过,蔡主席的民进党党纲仍然支持独立,而胜利将赋予她权力,通过微妙的政策调整,加强台跟中国大陆的实践分离。

    环太平洋的政治格局变化亦可能影响华盛顿的战略盘算。自从尼克松执政以来,华盛顿就把与北京的现实政治关系套用在对台关系之上。但是,北京对其周边地区日益增强的领土主张让美国的同盟感到警惕,东京、首尔和马尼拉都在观察中国如何试探美国对台湾的防卫承诺。

    蔡英文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提醒华盛顿彼此结盟的重要性。她的民进党会试图利用立法院多数席位的优势让台湾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该协议将有助于台湾在经济上与中国保持距离,并加强与美国及其地区盟友的密切关系。

    在陈立宏结束他的煽动性演说的同时,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响彻会场。“好好地守在台湾,好好地活着……一定要出来投票!”他恳求道,“让民主进步党可以展现好好的执政的开始!”

    台湾的选民确实这样做了,让北京的和平统一梦想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傅理宁是耶鲁大学东亚系博士生兼耶鲁法学院研究员。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8. 匿名
    2016年2月7日14:42 | #8

    台灣已步入先進國家之列,美國應重新考慮一中政策

    作者:韓連潮

    如果當今國際社會要評選世界模範公民的話,以中華民國為國號的台灣一定會名列榜首。

    台灣是一個資源有限的彈丸之地,但人民善良平和,恭謙有禮,勵精圖治,不僅經濟開創奇跡,人均GDP從1961年的153美元提升到今天的2萬3千美元,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典範,而且政治改革成就更是輝煌,民主、自由、人權、法制進步令人側目,已經名副其實地步入了現代先進國家之列。

    然而,北京政權卻對台灣采取“死逼”“硬拉”的統戰策略,一方面將台灣在國際上逼到死角,不准其有絲毫生存空間;一方面強勢誘使、瓦解台灣政商精英,腐蝕掏空台灣經濟。中共對台灣打壓夾擠,使得近40年來台灣人民只有當二等、三等公民的份,他們國際貢獻得不到認可,尊嚴不斷受到傷害,國際政治空間日益狹小,一次次在國際場合蒙受屈辱,動輒得咎,就差被趕出地球村了。

    最近,台灣大選前發生的周子瑜事件充分顯示了台灣人民所處這一窘境。16歲的歌星周子瑜在宣傳片中僅僅表示自己來自台灣,並按韓國公司要求揮舞了一下中華民國國旗,就被舉報為台獨分子而受到成千上萬官方鼓勵和支持的中國大陸網民的野蠻圍剿,盡管她可憐兮兮地90度鞠躬道歉, 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仍然得不到原諒。

    中共人員在國際場合對台灣民眾和官員惡言相向,搶奪中華民國國旗,脅迫恫嚇、粗暴離場等侮辱性做法屢屢發生,武力威脅從未停止,現在又加上經濟制裁,網絡攻擊。北京之所以得手,很大程度上是美國模棱兩可的一個中國政策造成的惡果。

    我們知道,辛亥革命后,美國于1913年成為第一個承認中華民國的大國。中華民國在內戰中失敗,退守台灣,美國繼續與之保持外交關系。然而,1960年末期和1970年代初期,以基辛格為首的現實主義學院派,政治幼稚,輕信無知,誤判國際戰略格局;為了從越戰脫身,以及利用中蘇交惡來抗衡蘇聯,他說服尼克松總統背叛了美國在亞洲的兩個盟友,對中共低聲下氣,言聽計從,完全接受其條件,順從地被中共牢牢戴上“一中”的緊箍咒,鎖死在北京的“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話語框架之中。為了替自己的政策辯護,基辛格等人又編造了將中共黨國納入國際社會,它就會融入戰后的國際秩序、遵守國際規則、成為負責任大國的神話。

    美國為中共打開了世界的大門,使得中共獨裁暴政得以為續,與北京政權建立外交關系的國家從1970年代的50余個發展到今天的170多個國家,而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則降至22個。不僅如此,在美國的幫助下,北京政權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還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曾是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反倒要向北京乞食。

    然而,今年1月16日的台灣大選和第三度政黨平穩交替卻迫使美國不得不重新考慮一中政策的現狀。

    很多評論人士從經濟和全球化角度解讀本次台灣大選,但是我認為蔡英文候任總統以及民進黨大獲全勝主要是台灣民眾,尤其是年輕人一代,對北京政權“死逼”統戰和一中政策,以及執政國民黨屈從中共的強烈不滿所致,表明台灣年輕人一代決心不再逆來順受,滿足于當二等公民,而希望挺直腰板做人,要“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捍衛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

    這樣的民意展示一定要引發北京專制政權“地動山搖”的反應,將台海問題再度推到美中關系的最前台,迫使美國決策者們重新審視一中政策,並將其納入重返亞洲的大戰略框架下進行考量。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2017年主政白宮,都無法用“維持現狀”搪塞和繞開一中問題。 美國必須在支持台灣人民自決和支持北京專制政權對台灣主權宣示上作出選擇,在保衛台灣民主制度和放任北京武力犯台的大是大非問題上作出取舍。

    模棱兩可的一中政策對台灣人民十分不公平。台灣一向是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守法的國際社會優秀一員,從不在國際上惹事生非,制造麻煩;台灣成為國際棄兒,主要是因為美國的背棄和中共的打壓,而不是它自身的過錯。反觀北京政權打著和平旗號,不斷制造事端,破壞國際和平穩定,成了十足的地區惡霸。美國承諾維持台灣安全,維護和推進台灣人權,而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既是美國價值,也是聯合國開宗明義的宗旨。台灣人民已經就此作出了選擇,這個選擇正挑戰著美國的良心。

    這是美國必須重新面對和檢討一中政策的首要原因。

    其次,最初制定一中政策的基礎和戰略格局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當年美國放棄中華民國主要原因之一是利用中蘇矛盾,聯合北京政權,遏制蘇聯在全球的擴張。如今蘇聯已解體20多年,而莫斯科和北京正利用美國陷入反恐無暇顧及其他地區之機,聯手合作,共同挑戰現有的世界秩序。兩國雖無正式同盟關系,但“不是同盟勝似同盟”的中俄軸心已經確立。去年兩國舉行了代號為“海上聯合-2015”的聯合軍演,今年俄國又向北京出售了最先進的蘇-35戰機,並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動兩國事實上同盟關系的更密切發展。中俄結成的邪惡帝國勢必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和世界和平,千萬不可低估。在此前提下,美國必將深刻檢討自己的外交政策,找到應對之策,不會吊死在一中政策這棵樹上。

    一中政策的失敗還體現在中國大陸並沒有出現美國朝野所期待的和平轉型,僅有的一線民主憲政轉機也被六四屠城的坦克所碾碎。相反,崛起的是一個善于隱瞞自己真實戰略意圖、詭計多端、言而無信、野心勃勃的強大敵手;這個對內鎮壓、對外擴張的專制政權不僅沒有真正融入現代國際社會,反而早就以美國為敵,視美國為其執政安全、實現紅色帝國夢的主要障礙,開始針對美國向現行國際秩序挑戰了。越來越多的曾支持美中關系”正常化“的決策人士,包括去世前的尼克松總統,對當年的誤判開始有所醒悟,認識到虎患已成,不下猛藥恐將貽害無窮,而當務之急就是從被中共綁架的“一個中國”的框架中解脫出來。

    美國放棄台灣之時,中華民國還是一個一黨專制的政權。雖然中華民國對大陸宣示主權,大陸對台灣也宣示主權,美國當時認為兩岸都不切實際,同時又同意了一中的說法。當時,我們知道在國民黨的專制制度下,台灣人民無權表達自己的意見,掌握自己的命運;他們的意願既無從得知,也得不到尊重。然而,過去20多年來,台灣成gong地實現了民主轉型,成為亞洲民主自由的燈塔,人民能夠自由地表達意見,選擇執政黨和領袖,主宰自己的前途。主權在民是美國的立國原則,美國政府必須堅守並在其外交政策上具體體現;同時,美國亞洲再平衡政策的成敗很大程度上取決保證和鞏固台灣的民主制度。要做到這些,40年前制定的一中政策顯然已經不合時宜了。

    第三,雖然美國一中政策有其特定的內涵,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政府的輪替,本身變得含混模糊,亟待釐清。例如,在美中1972年的第一份聯合公報中,美國僅僅表示“認識到(acknowledges),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not to challenge);”而在79美中建交的第二個公報中則承認(recognizes)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同時再次重申了“認識到(acknowledges)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另外,在1982年的第三個公報中又聲稱美國無意執行“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可以看得出,雖然美國在三個公報中沒有明確界定台灣地位,也沒有明確支持和反對台灣獨立,但是美國已經一步步被北京套牢,因為既然不挑戰“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說法,那實際上就等于默示同意了北京的立場,而這一默示同意又因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政府,以及不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承諾得到進一步加強。

    實際上,兩不搞的承諾70年代初基辛格就私下對北京作出。盡管裡根總統80年代作出包括“不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在內的6項保證,90年代時,克林頓總統卻在不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基礎上加了不支持台灣獨立和不支持其進入聯合國或其他國際組織。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李登輝先生于1999年發表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系”的言論而引發爭議之后,克林頓指責他的說法于事無助並重申了一中政策。小布什政府先是要“盡其所能,協助台灣自衛,”后又猛批陳水扁總統的公投主張,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而奧巴馬總統則告訴北京領導人美國堅守”一個中國”政策,反對兩岸任何一方改變現狀。

    此外,美國國會通過《與台灣關系法》取代遭廢止的《中美共同防御條約》,規範美台民間往來,而且並未明確這種關系是官方還是非官方。盡管美國務院總是聲稱與台關系是非官方,但是軍售顯然是官方活動。該法規定“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然而,又未明示在台灣遭受武裝攻擊時,美國是否有義務援助,僅僅含糊地聲稱維持美國能力,抵抗武力威脅台灣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為。無論如何,面對北京政權的1600顆對准台灣的導彈以及不斷增長的軍事實力,僅靠一項國內法單方面承諾是遠遠不夠嚇止武力犯台的。

    上述美國這些含混不清、自相矛盾的說法和做法,讓人無所適從,不知道美國的立場到底是什麼,紅線設在哪裡, 同時也給北京專制政權有機可乘,繼續打壓台灣國際空間,武力恐嚇台灣民眾。因此,美國實在有必要釐清一中政策。鑒于美國和中華民國均為二戰戰勝國,又有《舊金山和約》的法理基礎,澄清和確定台灣地位並非難事。

    時間和民意以及國際輿論都不在北京政權一邊,這使它很可能會在未來某個時段鋌而走險,大打出手,一勞永逸地解決台灣問題。如果屈從中共,美國不僅會再度背上背棄台灣的惡名,還會被釘在背叛自己價值、導致戰后國際秩序徹底崩盤的歷史恥辱柱上。

    從感情上來說,我當然希望台灣能夠和大陸實現和平統一,用台灣的民主制度和經驗引領中國走向一條和平發展的道路,確保國家長治久安,增進人民的福祉。但是,理性地看,面對中共堅持一黨專制、謀求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文明來取代西方自由文明的政治生態,這恐怕是一廂情願、遙遙無期的事。

    因此,毛澤東1920年堅持打破大國迷夢、主張人民自決以及建立“湖南共和國”的理由同樣適用今天的台灣。一位大陸網民說,“作為一個大陸屁民,我才不在乎誰執政,只要台灣不被中共蠶食鯨吞就好。讓一部分人先自由起來總比共同受奴役好。”

    這話講得好,我舉雙手贊同,同時期盼美國決策者也具有這位“大陸屁民”的政治智慧。

    2016.01.25

    ——原載“美國之音”,原題:該是美國重新考慮一中政策的時候了

  9. 匿名
    2016年2月7日14:43 | #9

    台灣應從美國學什麼

    曹長青

    再有3個星期,台灣將舉行總統大選和立院改選,根據各方資訊和民調,國民黨不僅輸掉總統府,甚至可能失去立法院多數。台灣將首次出現綠營掌控府院的政治局面。

    那麼台灣下一步會怎樣走?是不是應該成為一個正常的獨立國家?

    美國是全球唯一超強,這個國家的歷史,對台灣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尤其是1776年美國獨立時走的“五步模式”,幾乎是一種導引:

    第一,獨立建國。

    當年只有兩百多萬人,且武力單薄的美國,面對強盛的大英帝國,勇敢地站起來,要獨立建國。他們不惜拿起武器,為爭取做人的尊嚴,打了一場獨立戰爭。經過那些目標清晰,理念堅定,勇敢熱情、不懈地爭取獨立的殖民地人民的奮鬥,最后美國結束了和英國的隸屬關係,建成了一個新的國家。因此七月四日成為美國的國慶日,美國人更喜歡叫它“獨立日”。

    第二,制定新憲法。

    在宣布獨立之后11年,美國各州的代表,經過慎密的探討,制定了一部體現人民意志、人民願望、人民主權原則,非常“合身合用”的新憲法。正是由于這部新憲法,美國人有了飄逸出自由精神的星條旗,而不是台灣這種黨國一體的國旗;正是由于有了這部新憲法,美國人后來才有了洋溢著愛國情懷、為獨立自由而驕傲的國歌,而不是台灣這種“吾黨所宗”的國歌。美國二百年來,沒有政變,沒有街頭列寧,這部被世界上無數思想家推崇的偉大憲法,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有了這個堅固的地基,才有了美國后來聳立世界之林的偉岸輝煌。

    第三,不接受一國兩制。

    美國獨立將近一百年后,爆發了南北戰爭。那個時候,也有人提出一國兩制,即保持美國是一個國家,但南方和北方實行兩種制度:林肯總統領導的北方,廢除奴隸制;南方則繼續保持白人莊園主對黑人的奴役。但一國兩制是不可能行得通的,絕大多數美國人認為一個國家只能有一種制度,否則就是兩個國家。最后,美國人又用一場南北戰爭,使美國實行了一國一制,即統一在民主自由的價值之下。

    第四,本土化和民主化。

    美國獨立建國后,雖然使用的還是英國的英語,奉行的主要是英國的文化傳統,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全方位地立足本土,發展出一套成為世界楷模的美國精神。這就像今天86%新加坡人說北京話,但並不妨礙新加坡是獨立國家,那裡的人民視自己是“新加坡人”。而且,推行了本土化的美國,不僅沒有拒絕莎士比亞和洛克,而且還和后來尊重美國人民自由選擇的英國,建立了全世界最堅固的友邦關係。美國不僅脫離了英國,還拒絕了英國的內閣制,而選擇了“總統制”。美國建國二百多年的歷史,已證明了“總統制”的政治優越性。因為這種體制可以避免政治投機、政治分肥和極端小黨對政局的左右。

    第五,國家認同。

    美國是一個移民最多、種族最雜的國家,僅在紐約的地鐵裡,各種膚色和族群的乘客,就可以組成一個小聯合國。但美國人又是世界上最有愛國主義情操,最沒有認同危機,最熱愛那塊土地的人民。美國人對國旗的那份崇敬和愛戴,美國人唱國歌時的那份神聖莊嚴和感恩,是任何其他國家的人所無法比擬的。這一切主要由于美國的主流價值不是“拼盤”(各族群劃地為牢),而是“熔爐”,大家融入美國精神之中,視自己是“美國人”,認同這個國家。

    今天,雖然美國人來自全世界,但絕大多數人都更認同自己是美國人,都把自己當作這塊土地的主人,只有這樣,才能幸福快樂地在這裡生存。而那些不認同這塊土地,卻又要賴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都是心態極不健康的邊緣人;他們永遠是末日到來般地悲觀、憤怒,就因為他們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調整不好自己的心態。

    台灣的前途也在于像美國這樣,只有絕大多數人摆正心態,熱愛自己生活的這塊土地,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是這塊土地的主人,走“熔爐”的方向,而不是還固守“拼盤”,把自己當作“四川火鍋”或“北京烤鴨”,不融入這個社會。

    當年堅決支持美國獨立、曾受到英法兩國迫害的思想家潘恩(英國人,后成為美國公民)在美國獨立建國半年之前發表的《常識》(Common Sense)一書中寫道:“從廣義上來說,美國奮鬥的目標,是人類奮鬥的目標。”他在這裡強調的是,美國這種走出專制、走向獨立、走向自由之路,是人類的方向。

    潘恩的這部著作和傑佛遜起草的美國獨立宣言相呼應,成為美國獨立建國之路上的一盞明燈。但願今天的台灣人民也被這種美國精神照亮,邁向美國式的獨立建國之路。

    2015-12-26

  10.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7日07:15 | #10

    高级五毛真会颠倒黑白

  11. xxx
    2016年2月7日16:12 | #11

    @4楼, “唯有拿起武器,就像歌中唱的那样,“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只要中国鬼子胆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就是台湾人民的猎枪,来一个打死一个,来两个消灭一双,让它们有来无回,把它们彻底消灭在台湾海峡里喂王八。必须让中共明白,台湾是惹不起的,即使台湾全毁,仅在北上广被击毙掉的五毛和粪青也会远远超过台湾总人数。权贵们在西安以东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家族企业也会焚之一炬‘”-说得很有道理。台湾若真能研发核武器成功,共匪们就不敢如此嚣张了!我真心期待台湾能研发核武器成功并且成功独立出去!有谁愿意跟共匪这种土匪搅在一起呢?除了心甘情愿吃共匪大粪的五毛党/自干五之外。

  12. 匿名
    2016年2月7日19:31 | #12

    @匿名
    非龙先生作品,已有声明

    这位你要小心别把自己暴露了,以后记得别复制登陆后的URL链接。光从你的链接就看得出来很多信息:

    手机微信客户端,安卓系统,WIFI网络,你的ID(加密后字串),你的密码(加密后字串),弱智五毛们的眼睛是看不出来什么,但腾讯的服务器直接能找到你的手机号码。

    我建议墙外楼的楼主删掉他的发言。

  13. 匿名
    2016年2月8日06:19 | #13

    xxx :
    @4楼, “唯有拿起武器,就像歌中唱的那样,“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只要中国鬼子胆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就是台湾人民的猎枪,来一个打死一个,来两个消灭一双,让它们有来无回,把它们彻底消灭在台湾海峡里喂王八。必须让中共明白,台湾是惹不起的,即使台湾全毁,仅在北上广被击毙掉的五毛和粪青也会远远超过台湾总人数。权贵们在西安以东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家族企业也会焚之一炬‘”-说得很有道理。台湾若真能研发核武器成功,共匪们就不敢如此嚣张了!我真心期待台湾能研发核武器成功并且成功独立出去!有谁愿意跟共匪这种土匪搅在一起呢?除了心甘情愿吃共匪大粪的五毛党/自干五之外。

    台湾要想研发核武器,你后面的美国爸爸(也可能是爷爷)第一个不同意。核武器是大人玩的东西,你一个小孩也能随便玩?一不小心把村子烧了怎么办?

  14. 匿名
    2016年2月8日12:48 | #14

    值此新春佳节之际,我谨代表满洲国政府和满洲国人民,向台独人民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衷心的祝愿!愿你们在蔡总统的英明领导下,拿起猎枪,驱虎豹,灭豺狼,打鬼子,惩台奸,在争取台湾人民民族独立和自由的道路上阔步向前,取得更伟大的成绩,赢得最后的胜利!最后,祝你们新春快乐,猴年大吉,六时吉祥,扎西得勒!

  15. 匿名
    2016年2月15日15:44 | #15

    工农兵学员的门生,名师出高徒,惺惺惜惺惺.

  16. 不破不立
    2016年3月10日11:22 | #16

    把台湾推向独立的正是土共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