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张永生丢尽了“敲诈勒索界”的脸

作者: 褚朝新

甘肃有个记者,叫张永生,替一家叫《兰州晨报》的报馆工作。2016年1月7日,他被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分局抓了,据说先是嫖娼被行政拘留。不久,当地警方又说,他涉嫌敲诈勒索,行政拘留又变成了刑事拘留。

张永生被抓的当天下午3点40左右,武威市浙江大厦附近搞消防演练,因处置不当引起火灾。消防演练,本是‌‌“假戏‌‌”,居然搞成了真火灾。这,当然是新闻。

下午5点20分,张永生接到了一个叫黄海本的人的短信,短信说武威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曹永健和副市长卢小亨指示,要求张永生不要采访报道浙江大厦的火灾。黄海本是什么人呢,是武威市委宣传部宣传科科长。

Clipboard01(127)

此前,张永生接到过无数次这类的提醒、指示,但他坚持多次报道武威的新闻,据说基本都是批评监督当地官方的。

比如,题为《夏文彬二审领刑十年三个月》的报道,披露凉州区委原副书记夏文彬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被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比如,题为《武威10余名中小学生被胁迫卖血》的报道,披露一团伙组织10多名未成年人参与卖血。比如,题为《民警‌‌“帮忙‌‌”逃犯更名藏匿》的报道,披露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民警张东喜违规帮命案逃犯办理虚假户口改名换姓,致使逃犯逍遥法外。

Clipboard02(239)

张永生被抓后,《兰州晨报》在《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到:案发前,张永生因‌‌“负面报道‌‌”曾受到不同程度的威胁。案发之前,张永生在当地从事正常的新闻报道,但其报道内容,被当地有关部门视为‌‌“负面报道‌‌”受到不同程度的阻挠和威胁。据张永生自己讲,凉州区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曾致电张永生,要求其删除网上的有关报道,张永生明确回答自己做不到(其实记者也无法做到);后来因刊发《儿子涉案被拘留父母‌‌“想不开‌‌”自杀身亡》一文,同样接到凉州区公安局主要负责人要求不要刊发稿件的电话,遭到拒绝之后,该负责人在电话中威胁张永生:小伙子,你是武威人,你这样做,你等着。据了解,阻碍正常新闻报道,威胁记者不要发稿,向记者行贿的人员中有市、区、乡(镇)干部。

张永生接到新闻科长黄海本的信息后,还是去介入了火灾。当天,他就被警察抓了,据说是在一个叫‌‌“西津洗浴广场‌‌”的地方嫖娼。

不过,在律师探视时张永生告诉律师,自己是在大街上被抓的,而非凉州公安分局、凉州区政府通报中的‌‌“西津洗浴广场‌‌”。如今,西津洗浴广场在张永生被抓后关闭了。

没多久,张永生不仅被指控嫖娼,又被指控敲诈勒索,行政拘留变成了刑事拘留。

地方政府对记者的打击报复如此明显,消息传出,舆论哗然。举国关注,甘肃省人民检察院介入了。

调查结果是:6年1月30日至2月5日,该院抽调省院和省会兰州市检察院35名业务骨干组成核查工作组,对张永生敲诈勒索及嫖娼问题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核查,嫖娼证据不足、事实不清;2009年3月以来,张永生利用其《兰州晨报》记者身份,以报道负面新闻对多个单位和个人进行要挟,其中敲诈勒索人民币5000元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张永生供认不讳,并有证人证言及同步录音录像资料相互印证。

是的,诸位没看错,6年,5000元。

张永生是因为嫖娼被抓,结果嫖娼证据不足,最后又变成了敲诈勒索,2009年至今已经6年,官方的指控是一共敲诈勒索了5000元。家属回忆,曾有宣传部门和公安局宣传部门的官方人士给张永生送东西,张永生不守,对方就丢在车里或者后备箱里。张永生告诫家人,‌‌“一定不成收,一旦出事划不来。‌‌”

有些地方、有些人,不怎么了解记者。这个群体里,确实有敲诈勒索、混吃混和的记者。我就见过几个,大多数是一个中字头的报刊杂志或行业报的从业人员。

山东有个县公安局长被下属举报,我去采访。采访中途有一天,局长亲口告诉我,期间来了一个中央媒体办的杂志的记者,态度很强硬,晚上一起唱歌时提出要20万,不给就要让局长下课。我问:这是敲诈勒索,你们为什么不抓?他说,如果钱进了个人账户,是准备抓的。查了下,钱进了杂志账户,惹不起。

张永生,2000年5月份应聘到兰州晨报社工作至今。一个记者,再同一个报馆干了16年,被警察抓去查了老一通,最后被指控‌‌“敲诈勒索‌‌”才5000元,真是丢尽了‌‌“敲诈勒索界‌‌”的脸。

记者张永生丢尽了‌‌“敲诈勒索界‌‌”的脸,武威官方给甘肃官场上上下下挣足了面子。武威市官方替‌‌“敲诈勒索界‌‌”除掉了这么一个有辱行业尊严的无能之辈,真的是英明神武。

最新的消息说,甘肃省公安厅介入后,抓张永生的警察们发布了消息:张永生嫖娼证据不足,将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当事警察已经被停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8日14:53 | #1

    既然嫖娼证据不足,‌‌敲诈勒索又‌丢尽了脸,干嘛不“山巅”呢?
    这招不是最管用吗?

  2. 匿名
    2016年2月8日16:24 | #2

    匿名 :
    既然嫖娼证据不足,‌‌敲诈勒索又‌丢尽了脸,干嘛不“山巅”呢?
    这招不是最管用吗?

    反正是莫须有的罪,审判也只是走过场,那按个什么罪不是罪,就甭挑剔了。

  3. 匿名
    2016年2月8日16:26 | #3

    指鹿为马的真正意涵不在于那个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

  4. 争公平不憎富贵
    2016年2月8日11:28 | #4

    最恐怖的是,一切法律解释权归赵家。

  5. 匿名
    2016年2月11日05:52 | #5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一个拷问良知的年代。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