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芯片领域将发生重大技术变革(天朝几千亿电子产业基金砸下去收购来的又成了淘汰技术)

未来几年内,如果电脑芯片想要再进一步发展,需要进行重大技术变革。

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制造商英特尔正准备针对已经持续计算超过50年的技术进行变革。领导公司技术和制造团队的威廉·霍尔特(William Holt)近日表示,为使得芯片精益求精,英特尔将很快开始使用全新技术。

霍尔特表示,即使在四、五年内就很可能会投入使用,但英特尔目前还不知道将采取何种新型芯片技术。他指出两种候选方案:名为隧穿晶体管(Tunneling Transistors)的设备和名为自旋电子(Spintronics)的技术。都需要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作出重大改变,并且可能使用硅晶体管。

然而,霍尔特引用的新型技术针对硅晶体管不具备速度优势,这表明芯片可能停止科技行业惯有的速度增长。然而,新技术将提高芯片的能源效率,这对当前许多尖端计算应用至关重要,比如云计算,移动设备和机器人。

“我们将会看到重大转变,”霍尔特在旧金山国际固态电路会议上说。“新技术将完全不同。”

芯片行业数十年来始终服从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在1965年制定的摩尔定律,已成为计算机功能持续、快速进步的标志。摩尔建议公司每两年将芯片给定面积上的晶体管数量加倍,制造性能更好的芯片,且成本可控。英特尔和其他公司按部就班地生产出具有更多、更小和更便宜的硅晶体管的处理器。同时,晶体管变得更加节能。在这样的趋势下,开发出超级计算机、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和自动驾驶汽车。

霍尔特说,他们将在四或五年内继续更新两代,届时硅晶体管的尺寸将仅为7纳米。

霍尔特提到的可能填补这一空白的两种技术之一的隧穿晶体管,似乎远离商业化,尽管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和行业协会半导体研究公司资助设备研究。他们利用损害传统晶体管性能的电子量子力学特性,但在晶体管尺寸越来越小的情况下,这已成为问题。

自旋电子元件更接近商业生产,甚至可能在明年投入市场。自旋电子也被称为磁电子,它利用电子的自旋和磁矩,使固体器件中除电荷输运外,还加入电子的自旋和磁矩。研究自旋电子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电气工程师Kang Wang说,霍尔特的言论符合自己的预期,明年自旋电子将出现在部分低功耗内存芯片或高性能显卡中。

例如,东芝公司去年宣布开发出实验性的自旋电子存储器阵列,相比高速内存SRAM 节省80%的电力。

然而,隧穿晶体管和自旋电子都有缺点,事实上它们需要英特尔制造流程的整体再造工程。减少硅晶体管维持摩尔定律使得一代又一代的芯片更强大和更节能,但这两种新型技术不具备硅晶体管的数据处理速度。“我们可以进行的最佳纯技术改进将降低功耗同时降低速度,”霍尔特说。

这表明,正如我们所知,摩尔定律可能成为历史。但霍尔特说,针对当前计算机,更重要的是持续提高能源效率,而非原始计算能力。

“尤其针对物联网,重点将从速度提升转移至显著减少能耗,”霍尔特说。针对计算范围,功耗是个问题。谷歌、亚马逊、脸书等公司运营的数据中心的碳足迹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同时,从烤面包机到汽车,将更多家用、商务、行业设备连接至互联网所需要的芯片,也需要尽可能地减少能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2月9日21:42 | #1

    胡伟武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发展“龙芯”产业

    龙芯师徒:本土CPU家族的理想主义色彩

    2009年06月26日 第一财经日报

    王如晨

    龙芯人,是怎样一群人?他们有点迂腐,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理想主义的气质。

      龙芯处理器总设计师胡伟武就是这样,他的衣服上总少不了一枚毛泽东像章。“胡老师崇拜毛主席,他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发展龙芯产业。” 胡伟武带的博士生、龙芯产业化基地——龙芯梦兰总经理张福新对CBN记者说。

      张福新,这个出自中科大少年班的33岁中科院计算所博士,似乎也被导师胡伟武彻底同化。

      民族情结与理想主义色彩

      “他的民族情结非常强烈,有一种理想主义色彩。”张福新说,“胡老师”崇拜毛泽东,不是盲目,而是发自内心。因为在胡看来,带领工农靠几把枪打天下,取得民族解放,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胡身上也有这种抱负,还满怀民族复兴的责任心。在他看来,中国引领全球科技长达千年,只是在近两三百年才落后于西方。

      “胡老师希望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带领中国重回世界科技巅峰。”张福新说。

      “我刚进所里的时候,他可以说是个翩翩美少年,有君子之风。但是,这几年压力非常大,研发、管理、教育,耗去了他的青春,现在苍老了一些,才41岁,白发都白很多了。”张有点严肃地说,胡伟武现在是人大代表,“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的简称)项目评委,也是中科院计算所所长助理。

      胡伟武的理想主义色彩,可以从他几年前的一篇名为《我们的CPU》中看出。这个受到中科院院士李国杰鼓舞而走上“龙芯”研发之路的博士,以一种理想主义的文字叙述了龙芯1号的诞生过程。

      他说,当初,李国杰在所里倡导中国CPU研究,他参与了筹备。但让他感到“深深诱惑”的是一次母校之旅。2000年10月,他回中国科技大学招生,顺便到本科实验室,结果看到他与同学10年前完成的处理器毕业设计。这让他睹物伤情,想起玩命的日子,他有“一种重操旧业的冲动”。

      于是他给师兄、计算所系统结构室主任唐志敏打电话说,一两年内,如果不把通用操作系统boot起来,“提头来见”。回所里后,他便开始了龙芯之旅。2001年8月19日,他实现了诺言,龙芯处理器成功启动了LINUX系统。

      “当login提示符出现在屏幕上时,计算所北楼309房间一片欢呼。”他写道,而背景则是,一年多时间,“没日没夜、玩命的”时光。

      但是,奉献与毛主席思想有直接关联吗?显然是。

      胡伟武的公开观点就是,要“用毛主席思想武装龙芯课题组”,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搞龙芯研发”。

      他说,学习毛泽东思想,要学三方面:一学精神,不怕困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二学方法,抓主要矛盾,从实践中学习;三学坚定立场,龙芯根本出路在于为人民服务,让中国50%~60%的人享受到信息化的好处。

      胡伟武显然实践了毛泽东思想。2001年至2005年的所有国定大假,他的团队只休息了两个春节。他说,他的导师夏培肃院士和李国杰院士是他的榜样,他要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跟国家、跟民族的命运结合在一起。

      在胡伟武那里,破除处理器产业垄断,就是数字领域一场民族解放战争。他说,毛泽东带领的共产党与工农,之所以能打胜仗,就是“普遍规律与特殊规律结合得好”。国家对处理器自主创新的重视,是“普遍性”,龙芯的“特殊性”在于,CPU就是芯片领域的“珠穆朗玛峰”,是信息产业发动机。

      毛泽东思想还被他用在了龙芯产业化路径上。他说,如果满足于做个小军阀,占个小地盘,龙芯很容易生存,但“龙芯”是在“打江山”,共产党人从成立到建国28年需要一个过程,龙芯也是,不能满足于小地盘。

      他套用毛泽东《论持久战》写了《论龙芯的持久战》。其中表示,龙芯目标定位是实现中国信息产业的“自主可控”,需要长期“造反”,“把天翻过来”,是重建世界,而不是在英特尔、微软控制格局下增砖添瓦。而这,则需要围绕龙芯处理器,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

      有其师必有其徒

      就像胡伟武受到李国杰院士鼓舞一样,33岁的张福新显然受到了胡的影响。他虽然不大谈毛泽东思想,但是谈起龙芯及其遭遇的质疑,更有一丝倔强。

      张福新确实有着令人艳羡的学生生涯。他与胡伟武同样出于中国科技大学,不过他可是少年班的高材生,一毕业就被保送到中科院计算所,到胡伟武的门下硕博连读。

      他说,刚一进所,就听说筹备中的CPU新课题,于是不久他便亲身参与了这一重大项目,并且一直是其中最为核心的研发骨干。

      “胡老师写的都是真实的故事,还有更多艰难没写出来。”谈起胡伟武的那篇文章,张福新有些激动。

      而记者获悉,胡伟武在文章中提到的“很少在凌晨4点前睡觉”、“常常八九点钟”醒来接着干、让他感动流泪的学生,就是张福新本人。

      胡伟武显然很欣赏张福新。他说,有次大家聊天,说到生死问题,张福新说他不怕“累死”,最怕“老死”,因为中国技术落后很多,唯有不断追赶,才有可能成功。

      2006年,张福新刚完成博士论文答辩,便被胡伟武任命为龙芯产业化基地的负责人,胡伟武觉得这个学生除了有技术专长,更有他一样的毅力。

      龙芯梦兰新闻主管王飞透露,张福新刚被派到江苏常熟沙家浜时,就像样板戏《沙家浜》里的台词,“拢共十几个人,七八条枪”。那时,张福新刚新婚不久,妻子在北京工作。

      “张福新总带的硕士生,在外企工作,月薪2万多,如果他出去了会更高。”王飞说。

      这与胡伟武文章里叙述的一样。他说,尽管外企薪水很有诱惑,龙芯核心成员没有说要走的。张福新透露,胡伟武老师的学生基本上都在龙芯处理器研发团队里。

      张福新不像胡伟武那样喜欢谈论毛泽东思想,不过他的行动跟他的老师一样。谈起wintel联盟,他总有一种挑战的口气;说到火热的上网本以及中国IT产品的上山(山寨模式)、下乡,他一脸兴奋,他表示,一个开放时代就来了,处理器阵营、lINUX阵营越来越壮大,新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

      作为龙薪产业化基地负责人,张福新至今已在常熟呆了三年多。那里原本有龙芯设立的两个产业化企业,即神州龙梦、神州梦兰。在他的主持下,前不久,两家公司改制、重组为一家公司“龙芯梦兰”。张透露,这更符合市场化需求。

    胡伟武:龙芯现在就像早期的红军一样

    腾讯科技讯 6月21日,龙芯总设计师胡伟武撰写主题文章《关于计算所购买MIPS结构授权的考虑》,就龙芯购买MIPS结果授权作出详细解读。文章完成后,相关人士提供给腾讯科技以供发表。这也是目前核心人士对此最专业最详细的解读。

    文章中,胡伟武写道,中科院计算所获得的MIPS结构授权是永久性的,可以自主设计各种CPU芯片,在国内外各芯片生产企业流片,性能可以不断升级,不存在今后龙芯发展大了受制于MIPS公司的问题。他说,购买MIPS的结构授权代价小,其费用只占全部研发费用的很小比例,甚至远低于计算所用于购买EDA工具的费用。

    而且,今后在龙芯的产品中打上“MIPS兼容”的标签非常容易得到正规的大厂商认可。有不少厂商与龙芯合作主要是由于龙芯有MIPS兼容的好处,意法半导体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最近,有不少跨国公司开始与龙芯合作,也是因为我们采取MIPS兼容的路线。

    他说,自主的目的是为了可控,目前的授权模式完全是可控的模式,主要是为了使用“MIPS 兼容”的商标和获得MIPS公司的服务。龙芯的所有研发都是自主的,在核心技术上没有受制于人。目前的CPU市场被高度垄断,门槛高,在可控的前提下,龙芯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文章中胡伟武也将龙芯比作早期的红军,认为应坚持自主创新,并在可控的前提下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是龙芯取得胜利的正确途径。

    以下为文章的详细内容:

    关于计算所购买MIPS结构授权的考虑

    1. 龙芯处理器的研制和应用推广情况

    中科院计算所从2001年开始龙芯处理器的研制。经过8年的积累和努力,掌握了高性能处理器的核心技术及其质量设计技术,龙芯系列处理器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最近流片的四核龙芯3号处理器采用65nm工艺,主频1GHz,晶体管数目达到4.25亿个)。

    在最近几年中,计算所积极探索龙芯的产业化道路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龙芯处理器在军工和工业控制、网络以及低成本电脑等领域应用达到几十万片,形成了龙芯处理器的系列产品。明确了龙芯1号CPU及其IP面向嵌入式应用,龙芯2号CPU及其IP面向高端嵌入式和桌面应用,龙芯3号多核CPU面向服务器和高性能机应用的定位。

    通过龙芯处理器的研制,中科院计算所建立了满足自主高性能通用CPU研发的基础设计平台;取得了一批与CPU设计相关的发明专利;建立起国际一流的芯片设计队伍,凝聚了一批先进CPU芯片设计人才。龙芯处理器的研发成功,标志着我国掌握了高性能通用处理器的核心技术,我国信息产业有了腾飞的基础、信息安全有了基本保障。

    在上述条件下,计算所通过商业行为进行龙芯处理器的研制和应用推广的时机已经成熟。通过购买MIPS结构授权正是在上述背景下进行的。此外,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购买MIPS结构授权比平时可以取得更优惠的价格。

    2. 什么是MIPS结构授权

    龙芯处理器选择MIPS指令系统的重要的原因是出于市场考虑。MIPS结构是一个开放的架构,MIPS公司不同于Intel、SUN和IBM,它不是IDM公司,自己并不生产销售芯片,而是以卖License和服务为营业范围,它不但不像Intel公司那样反对别人做兼容芯片,而是支持其他厂家做MIPS兼容芯片。世界上许多大公司,如CISCO、SONY、AMD、ATI、NEC、LSI、IDT和ITE等在内的上百家公司都购买了MIPS的License。上世纪90年代SGI公司曾采用MIPS芯片做高档工作站与服务器,目前MIPS芯片是国际上主流的高档嵌入式CPU之一,2008年MIPS芯片销售量超过4亿片,都是MIPS的授权客户销售的。

    MIPS的License分为处理器核授权(Core License)和结构授权(Architecture License)两类。处理器核授权是购买由MIPS公司设计的MIPS兼容的处理器核,分为软核和硬核,这是由MIPS公司设计的处理器核。购买结构授权主要是为了使用MIPS兼容的品牌以及通过加入MIPS兼容联盟共享知识产权,购买结构授权后需要自主设计处理器核。计算所购买的是MIPS公司的结构授权。

    结构授权的核心是指令系统兼容,指令系统就是计算机硬件提供给软件的编程语言。例如,“六十六”和“66”表达的是相同的意思,但后者全世界都可以看懂,而前者只有懂汉语的人能够看懂。指令系统也是如此,就是一个编码,一种计算机的语言。采用MIPS兼容的指令系统可以运行很多现有的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包括Linux、Vxworks以及WinCE在内的操作系统都支持MIPS指令系统;MIPS的应用软件也非常丰富,例如MIPS公司已经把Google公司的操作系统Android移植到MIPS构架上,这样使得基于MIPS的设备能运行Android,MIPS兼容授权意味着龙芯的芯片能支持Android的平台,以及利用Android平台的应用和资源。因此,购买MIPS兼容授权可以缩短龙芯芯片进入市场的时间。

    计算所已经完成对MIPS指令系统的专利分析,在中国实现完全的MIPS指令系统不侵犯MIPS公司保护四条特殊指令的专利。这次结构授权也不是购买MIPS专利授权。但如果没有MIPS公司的结构授权,就得不到MIPS公司的有关服务,龙芯处理器产品就不能使用“MIPS兼容(MIPS Compatible)”的标志,不利于龙芯处理器的推广。因此购买MIPS的结构授权,主要是基于扩大市场的考虑,并不影响龙芯CPU的自主性。

    3. 购买MIPS结构授权的好处

    龙芯处理器选择MIPS指令系统的重要原因是:相对于自己定义一套新的指令系统,走与MIPS兼容的道路比较容易开拓市场。发展龙芯CPU及其产业环境的目标是打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信息技术基础平台,建立我国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改变我国信息产业受制于人的局面。从长远发展来看,购买MIPS的结构授权是有多方面的好处。

    (1)中科院计算所获得的MIPS结构授权是永久性的,可以自主设计各种CPU芯片,在国内外各芯片生产企业流片,性能可以不断升级,不存在今后龙芯发展大了受制于MIPS公司的问题。

    (2)购买MIPS的结构授权代价小,其费用只占全部研发费用的很小比例,甚至远低于计算所用于购买 EDA工具的费用。

    (3)在龙芯的产品中打上“MIPS兼容”的标签非常容易得到正规的大厂商认可。有不少厂商与龙芯合作主要是由于龙芯有MIPS兼容的好处,意法半导体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最近,有不少跨国公司开始与龙芯合作,也是因为我们采取MIPS兼容的路线。

    (4)采用MIPS兼容可以大大改善龙芯的产业环境。最近,有开源社区精神领袖之称的Richard Stallman在多个场合呼吁开源社区大力支持基于龙芯电脑的软件开发,这和龙芯支持MIPS架构有紧密的关系。MIPS架构作为一种开放的架构,用于大学和研究生的计算机系统结构教学,得到国际学术界的支持。

    4. 正确理解自主创新战略

    自主的目的是为了可控,目前的授权模式完全是我们可控的模式,主要是为了使用“MIPS 兼容”的商标和获得MIPS公司的服务。龙芯的所有研发都是自主的,在核心技术上没有受制于人。目前的CPU市场被高度垄断,门槛高,在可控的前提下,龙芯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计算所十分感谢社会各界对龙芯CPU的关心。由于社会上对结构授权的含义不很清楚,产生一些误解是可以理解的。但个别媒体发表文章认为此举标志着自主产权的CPU核战略失败,这是对我国自主创新战略的误导。知识产权的授权和有偿使用在芯片设计领域是司空见惯的事,Intel 和IBM等大公司每年也要购买不少其他公司的IP。在公平和符合国际惯例的前提下,合理地购买一些必要的知识产权和服务是自主创新战略的组成部分之一。鼓吹一切从头做起,把合理的知识产权交易当成非自主创新去批判,不利于形成真正的自主创新环境。

    龙芯现在就像早期的红军一样,已经拥有一部分能力,取得了一两块根据地,追求“纯而又纯的布尔什维克”的左倾思想和放下武器的右倾投降的思想都是有害的,坚持自主创新,并在可控的前提下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是我们取得胜利的正确途径。

    胡伟武: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龙芯

    胡伟武, 男, 1968 年出生,浙江永康人
    身份:
    龙芯CPU 总设计师。现任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委员。

    研究:
    胡伟武从事过的和正在从事的主要科研任务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并行处理系统结构,主要是共享存储系统结构;二是高性能处理器系统结构及处理器设计。

    观点:
    提出“自主可控信息体系建设”的观点,推行“科研为国分忧,创新为民造福”的理念、并以“自主创新能力”来收复被外国大公司抢占的信息产业。
      
      让胡伟武印象深刻的是一台从日本引进的计算机,系统管理的权限在日本人手里,增加一个用户都要他们批准。类似的经历很多,这让“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龙芯课题组更添了和国外较劲的劲头。

      巡夜人的手电四处扫射,楼道里的灯在他身后逐一灭掉,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的实验室随即陷入一片黑暗。时间是1988 年的夏夜,看似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却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他重新摸索着桌上的电容、电阻、芯片,开始了新一天的彻夜实验。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时不时就会在实验室上演,直到一个与8086 指令级兼容的处理器诞生。这是一个用400 多个74LS 系列的芯片搭起来的电路,能够运行8086 指令系统中除了十进制和除法指令以外的所有指令。青年名叫胡伟武。时过境迁,多年之后,2009 年3 月4 日,这个经常和巡夜人员捉迷藏的青年,身着配有毛主席像章的中山装出现在“两会”会场,他此时的身份,已经是中国第一块高性能通用处理器“龙芯”的总设计师。

      计算机系是能做芯片的胡伟武考入中科大计算机系是在1986 年。那时候正是科大的鼎盛时期,高校中都流传着“穷清华、富北大,不要命的上科大”的说法。学习成绩好的学生首先想考的是中科大,其次才是北大和清华。这一年,中科大共招了700 多人,其中13 名都是各省的高考状元,胡伟武是浙江的第一名。尖子云集,学风自然不同。胡伟武说,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当时有一本数学题集,是苏联数学家吉米多维奇出的一本微积分题集,里面有4462 道题,人手一本,每个人都必须做完。

      胡伟武本科的导师是王恒才,他常对广大学生说一句话:“中科大其他系用计算机,但是计算机系不光用,还要能做计算机,能做芯片。”这话被胡伟武印在脑子里,后来成了对“龙芯1 号”诞生的最佳预言。大二的时候,胡伟武开始对计算机非常着迷,开始幻想着自己哪天也能做一个出来。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我就认定它是我人生的主题。”

      5年后,胡伟武从中科大毕业,免试进入中科院计算所攻读博士学位,博士导师是夏培肃院士。在研究生阶段,胡伟武有过开公司的经历,但很快就发现自己并不太适应。他还是一心想着做计算机方面的事,于是放弃了。办公司也不是一无所获,“我从中明白了,一个人只有在明确有些事情有所不为后,才能有所作为。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就非常不容易了。”从此,胡伟武专心致志做他喜欢的计算机研究。

      2000 年,胡伟武受到母校邀请,回中科大做招生宣传。期间,他去了自己曾日夜奋战的实验室。实验室并没有太大变化。他做的那台兼容机安静地躺在陈旧的桌面上,他所使用过的电烙铁、电压表依旧凌乱地占据桌面的一角。还有满桌触手可及的芯片、电容、电阻,和他当初离开时一样。“10 年前那些没日没夜地与逻 .门、触发器、译码器、选择器玩命的日子仿佛就在眼前,它们于我有一种深深的诱惑,当时没有制版的费用,所有的连线都是手工焊的。至今我还可以如数家珍地说出好多当时我用过的集成电路芯片的引脚定义。”胡伟武突然有一种重操旧业的冲动。

      从中科大回来,胡伟武就职的计算所正巧筹备通用处理器论证平台项目,热血未消的他给系统结构室主任唐志敏打了个电话――唐志敏负责计算所通用处理器论证平台项目的准备工作。“我开玩笑说,一两年之内不把通用操作系统boo(t 启动)起来,提头来见!”也就是从那时起,胡伟武开始考虑处理器的指令系统和流水线设计等技术问题。起初,还没有龙芯的概念,只是想搭建一个通用处理器验证平台。没想到,验证平台很快就发展成“龙芯1号”。这个胡伟武带领的,启动资金仅80 万,研发人员也不到10 人的项目组,在一个不足50 平米的小屋子,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把中国第一块通用处理器给做出来了。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龙芯课题组”

      胡伟武常提到的一个人是毛泽东。“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龙芯课题组”,这条标语就贴在龙芯课题组会议室的墙上。标语下是巨大的白色毛主席像。这样仿佛“隔世”的布置,胡伟武有自己的道理,来自于他对龙芯的认识――龙芯研发就是“不怕鬼,不信邪”,打破国外垄断的突围战。

      “在20 世纪60 年代,也就是夏培肃老师那一代科学家都懂处理器,中国在计算机领域并不比美国差。”胡伟武认为,目前对中国信息产业损伤最大的,就是国外不顾发展中国家对低成本、低功耗处理器的实际需求,通过不断升级产品赚取暴利而对我国创新能力的扼杀。对缺乏创新带来的后果,他有刻骨铭心的记忆:“有一次,我的师兄唐志敏隔着玻璃指着一台计算机对我说,这台是从日本引进的计算机,系统管理的权限还在日本人手里,增加一个用户都要他们批准。”随后,胡伟武又说到现在,“我记得,我们国家信息产业的GDP 从1.8 万亿增长到4.8 万亿,但利润从4% 降到了3.5% 左右,利润很低。信息产业是高科技产业,它应该是以高附加值为特征的,但我们现在卖的是高科技产品,做的却是低科技产业。”

      自主创新的“枪杆子”丢失了。如何在国外厂商已将通用处理器的河山瓜分殆尽的情况下,制造出属于中国人自己的CPU ?谁去研究?能否研究出来?“一旦决定做处理器,就是要打破既有的格局,是‘革命’。必然要打破现有利益集团的利益,要做到这一步很难。”

      胡伟武小的时候,从事教育工作的父亲定期就爱在小黑板上写下“每日一句的父亲赠言”,指导儿女做人。这个“父亲赠言”的影响反映到今天,就是他善于对自己及组员们做精神动员。龙芯组的工作区有个特点,那就是有些工位的名字下面会贴着一个红色小签,上面写着“我是党员”。“我那时经常想象自己是一个带兵打仗的连长,跟我一起冲锋陷阵的兄弟们看见一个山头就嗷嗷扑上去,”在“龙芯1 号”的设计中,他最得意的代码修改是一个有关浮点除法的实现,但得意之作得来不易。“当时由于时间紧迫,我与张志敏老师打赌,3 天之内搞不定浮点除法,就绕整个计算所北楼喊一圈‘张志敏真厉害’。”张志敏是胡伟武的合作伙伴,胡伟武负责结构设计,张志敏负责工程管理。

      最后,胡伟武带着组员,两天就完成了浮点除法设计。这次打赌,胡伟武赢了,但和女儿打赌却从来没有赢过,左右都是输,输了也没法兑现。他们的赌注是输了就陪女儿,“但从来没时间陪她,很愧疚。”而一旦有时间和女儿在一起,谈的最多的也是龙芯,以至于女儿都知道,“CPU 就是在一张纸上画些方框,然后用线和箭头把这些方块连起来,再涂上点颜色,写上一些字,最后一烧,烧出一个亮晶晶的小方块。”
      
      接下来的目标
      
      “我过去最讨厌开会,心里想什么就想马上去做。” 现在,胡伟武已经不像当初那般冲动,龙芯也已经慢慢走上正轨。“龙芯1 号”和“龙芯2 号”都已经成功面市,“龙芯3 号”也会在2009 年下半年推出4 核产品,并于年底同时完成下一代16 核“龙芯3 号”的设计。龙芯在产业化方面也取得了不少进展,包括在以军工为龙头的工控、网络安全、低成本电脑等方面的应用都有所突破。

      如今,他除了想方设法提高龙芯的性能,更多的是在思考龙芯和信息产业的未来。“我一直在思考龙芯的定位,近两年才彻底想清楚。龙芯是为了国家安全、节约型的信息化道路,更是为了中国自主可控信息产业化,让老百姓用的起。”

      正如胡伟武所说,要建设我国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这样做非常困难。目前信息产业链上的商家既讨厌外国厂商的诸多限制和胁迫,但与此同时,他们作为既得利益者,又不愿轻易改变现有的局面。“两会”过后,自从知道江苏厂商订购15 万台龙芯电脑后,各种各样的阻碍活动就冒了出来。这给龙芯这样希望打破现有格局的新产品的推广造成了不少困难。但上述困难并不意味着龙芯并没有生存的空间。龙芯要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产业体系,需要建立一个有成千上万家企业参与的生态系统,也需要动员政府使用自主的或开源的办公环境,也需要学校教授自主的或开源的操作系统而不是目前的微软系统。这些事情在现在看来都像天方夜谭,就像在8 年前大家普遍把设计自主的CPU 当作天方夜谭一样。

      现在,相对于自己做研究,胡伟武更愿意吸引有新思路、高智商人才到计算所,培养他们,看他们成长。“我现在是教博士生,教他们做CPU,做芯片;过几年做不动了,就应该去教大学生,教他们做学问;到最后教小学生,从做人教起。”

  2. 匿名
    2016年2月10日01:09 | #2

    英特尔前几年就开始卖自己的晶圆厂了,估计是石墨烯取得了很大进展

  3. 飞鸽
    2016年2月10日05:37 | #3

    中国吸收落后技术,西方国家应该高兴啊!楼主你说出来不好吧!你这是帮助中国政府和人民,你红的很鲜艳!

  4. 匿名
    2016年2月10日20:58 | #4

    飞鸽 :
    中国吸收落后技术,西方国家应该高兴啊!楼主你说出来不好吧!你这是帮助中国政府和人民,你红的很鲜艳!

    那你岂不是在卖国了。哈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