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旺角骚乱记者手记

我从未想象过,在凌晨时分的旺角街头,会因为有关街头小贩的争议而听到枪响——不止一声,而是两声。

此前我从未见过或听到过警员开枪。所以,当大年初二凌晨,一名警员在我视线范围内拔枪并准备开枪时,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砰!”第一声枪响——我懵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他开枪了——第二枪马上又响了。

接下来是长达六小时的警民对峙和冲突,其激烈程度远超15个月前的占领运动,当时我还是一名新手记者。

示威者点燃垃圾和垃圾桶,旺角街头弥漫其一股烧焦东西的气味,一开始是在西洋菜南街,之后蔓延到其他街道。

黑烟冒起,笼罩天空,豉油街沿路的房屋都被熏到,那是示威者们散去前最后点火的地方。

如果一名香港警察向天开枪的情景很陌生的话,示威者抄起身边能拿到的东西袭击警员的场景,也和我的经验格格不入。

部分示威者——不少人戴着黑色面罩和穿着黑色套头衫——连路牌都拆了,其中一个是“豉油街”的街道名牌。示威者扔出的一件物品,更打破了停泊在弥敦道上的一辆警车的车窗。那晚的旺角,打碎玻璃和警笛声似乎彻夜不绝于耳。

对于富有报道示威的经验的记者来说,当晚的气氛前所未见地充满敌意。一群摄影师和记者被禁止拍摄纵火的过程。我试图记录示威者如何撬起人行道上的砖头,但也立即遭到示威者的威吓性警告。

不过另一边也没有“放过”我们。一名穿着机动部队制服的警员向记者们大喊,声称要拘捕他们。

骚乱始自周一晚10点过后不久,当时有人群在砵兰街堵住了一架出租车的去路,警员接报到场。此前,食环署的职员试图清理该区的无牌熟食小贩,但被人掷物,食环署的职员于是报警,这引起了人群骚动,示威者走到了对峙前线。

过去的农历新年期间,街头熟食小贩都可以在该区的街道上做生意,毋须担心被捕或者被惩罚,对今年清理小贩的不满让人群越来越愤怒。

警员到场之后又离场,人群又重新聚集起来,在人行道上购买小贩提供的街头小吃。

因此有现场目击者表示困惑,为什么当晚稍后,现场交通顺畅时,警察又重返现场?

当晚也曾出现过避免全面冲突的机会,当时,警方的一名谈判人员与本土派团体“本土民主前线”的领袖黄台仰。

在现场情态变得紧张时,黄台仰曾向他的支持者发号施令,提出和警方达成协议,只要活动和平进行,就让街头小贩继续做生意。

但包围警方谈判人员和黄台仰的人群变得越来越愤怒,开始大喊“我们不信你”,并对警方恶言相向,协议化成泡影。

最终,大批警员出现在砵兰街,驱人群走向更宽一些的亚皆老街。

奇怪的是,当时亚皆老街上几乎没有警察,就好像警方从未想过砵兰街的示威者可能会走上亚皆老街一样。

我余光瞥见一名警员和他的另外几名同事冲上亚皆老街之后几分钟,就听见了枪响。当时,亚皆老街已经有部分被示威者占据。开枪警员的同事们很快就被亚皆老街上的示威者包围,示威者向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员们投掷砖头、石块和交警所用的雪糕筒。

周二早上8点半,我离开现场,空气中还有焚烧杂物的气味,大批清洁工慢慢地清理着现场的残渣碎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Abc
    2016年2月11日02:15 | #1

    疯狗又出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