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我在旺角目擊警察向天開槍

昨晚,我在旺角目擊警察向天開槍。由鳴槍一刻開始,警力隨之升級,群眾武力不斷上升,縱火和擲磚也是由此而起。示威者選擇使用超出公眾預算的武力攻擊警方,當然不只為了表達針對特定議題的訴求,亦不是純粹因為不滿小販政策走上街頭,而是面對著威權政府的強硬管制,目睹著警方作為國家機器的維穩技倆,不少年輕人已經絕望地走頭無路。

過去2年積存不滿政府縱容警民不信任白熱化,從暗角7警(7名警員將一名示威者抬到陰暗角落拳打腳踢近4分鐘)、警察以警棍毆打路人、警察控告女示威者以胸襲警,甚至是近期的銅鑼灣書店老闆「被消失」事件,均積存了社會受壓迫青年的怒吼,結果在既有體制走進死胡同後,就選擇使用武力表達不滿,捍衛他們心裡相信的社會價值。

警民關係已迫近臨界點促成敵對狀況,縱有輿論批評示威者違反法治以及盲目洩憤,但在此刻下,根本無法回應他們的立場:這群抗爭者會坦白承認他們根本就是要透過以暴易暴的方法,挑戰社會的法治和宣洩不滿。

我的底線是非暴力抗爭,自然不會同意縱火等形式的抗爭手法,而自己不會參與就當然不應鼓勵其他參與,相關承擔法律風險更是十分沉重。選擇武力反擊警方的群眾越來越多,即使我實在不能同意,但亦非不能理解當中因由,歸根究柢源於仇恨警察的情緒,已經伴隨著公權力在佔領和光復行動不斷毆打示威者而滋生,這是我們無法否認的事實。當香港警察的監管制度已是有形無實,內部調查與監警會無法制約警方權力,昔日部份主張和平抗爭,那些高舉雙手組人牆阻止警方前進的抗爭者,則選擇放棄既有準則以暴力抵抗,認為透過群眾武力懲治警員是唯一的反擊辦法。

面對管治全面崩潰的失控狀況,即使傳媒鋪天蓋地一 面倒支持政府,親中政團譴責稱之為暴徒的行為,民主派批評超越非暴力原則的抗爭手法,可以預料選擇以暴易暴的抗爭者也會無可奈何地繼續增加,甚至相應支持 者的數量也會隨著公權力動用武力底線不斷下降而急劇上升,因為這些素人大多也不是從屬或依附某一政治路線的群體,根本不用像公共領袖的主流組織因應輿論壓 力而要有所退讓。

固然我不同意暴力行動,甚至聽聞不少嘗試劃清界線的輿論抨擊,迴避反對陣營的路線爭議或許能夠避得一時,但社會民 怨未來只會越滾越大,支持武力反擊的香港人還是會存在,絕不會憑空消失。只寄望活在同一城市的天空下,不要只把矛頭指向終會受到法律制裁的反對者,卻是忽 略警察濫權根本不須付上代價。

同路人們,請不要學我們的政府:不想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只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

最後想說的是,示威者昨晚並不只向警員和警車投擲磚塊,亦向記者、計程車及路人施襲。作為一個也參與過不同抗爭的行動者,我確實對這樣的行為感到極為不解與 憤怒。其實我非常明白,部分抗爭者為了降低自身所承受的風險,會選擇蒙面參與抗爭,或者蓄意避開記者鏡頭。但對自身的保障,與對記者的攻擊之間,其實並不可以同日而語。
不同的傳媒機構固然會有著自身的政治立場,但大眾傳媒作為社會當中的第四權,在建制渠道已經完全失效的情況下,傳媒的直播紀錄已經是少數能夠制約警方權力的間接渠道,在過去亦成功保障示威者利益,正如TVB記者在去年直播記錄暗角7警事件,引證警方不能公正盡責格守專 業屢行職務便是一例。

倘若抗爭者連記者也抗拒,排拒記者對於抗爭場面的客觀報導,最終就只會令警方更無包袱地對抗爭者使用更進一步 的暴力。更進一步地說,在抗爭場面,大眾傳媒是絕無僅有,抗爭者能夠向社會傳遞信息的渠道。在此場面針對傳媒工作者作出攻擊,除了對整場抗爭帶來負面效果 以外,還有如何客觀效果?昨夜攻擊記者的,肯定不是最主要的抗爭者;至於鼓吹攻擊記者的人究竟有何用心,就明顯得有目共睹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1日08:53 | #1

    2014年长达2个月的香港“占中”,香港警方到最后仅保持了拘捕了320余人。而2005年巴黎骚乱中,法国警方逮捕4700多人,将650人送进监狱;2011年英国伦敦骚乱中,仅首都地区警方就逮捕将近3900名参与骚乱者;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警方开展了长达数年的逮捕行动,至2014年已有近8000名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被捕。

  2. 匿名
    2016年2月11日22:17 | #2

    长达2年的弄权中,大陆仅仅拘捕了300个律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