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愤青:大年初二,香港暴乱背后的问题

我在香港养病半年,我个人感觉导致香港日益衰退两个原因,第一是地缘优势的丧失,大陆日益崛起,替代了香港之前扮演的桥头堡作用。大陆现在直接对话国际,香港的中介优势丧失,这个不用多说。

第二个就是高房价,这个是非常致命的问题,理论上一个地区应该可以具备独立发展的能力,不必依赖其它地区存在,但是香港的高房价使得香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为少数房产所有者打工,无论低收入者还是高收入者的收入的绝大部分支出都在房价上,无法形成有效的财富积累,陷入恶循环的境地就是一辈子摆脱不了打工的命,例如餐饮,服装,好不容易收入高了,结果租金又提高了,使得他们一辈子在辛苦都是微博利润获得者,没有任何希望,仅够勉强维持生活。

这种情况使得,香港基本是一个打工主导的社会,整个社会年轻人没有逆袭可能,资本都追求短期交易,不追求长期投资,越来越恶性。

同时,香港本土少量的却占有将近90左右的房屋所有者为了维持这种稳固利润,把持了话语权,采取了很多限制性政策,竭力维持高房价,进一步挤压了底层空间。房价高企香港这个地方,反过来又是别无选择的路径,因为体量太小,腾挪空间有限,深度广度都不够,不可能在弹丸之地营造出一个完善的产业链条,这个也是无奈之举。

顺带提下占中等问题,这个其实是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的集合,政治问题,往往会借着经济问题来扩大和发酵,例如叙利亚,看上去是西方干涉,实质其实是国内天灾使得大量农业人口挤入城市,急剧推高失业率,在此基础上引爆了很多社会矛盾,从政治体制角度来看,台湾,香港扯的民主,其实本质上而言,台湾是民粹主义,全民政治化,结果是没人做正事。

而香港,就更扯淡,压根就没有民主发生过,香港是建立在殖民体系上的地区,殖民时期的统治体系,也就是顶层服务体系,哪里何曾是民主体系,民众何曾有过民主?拿着民主说事,本质其实也是理由和借口罢了,并非真正的诉求,归根到底还是经济上出了问题。

确切说,政治体制跟经济发展之间是没有必然联系的,我这里,没说民主不好,也没说独裁好,就事论事的说,全球民主体系下出现过很多牛逼的国家,当然也出现过很多很破败的国家,很大程度上这还是两件事,独裁不是好体制,但是许多阿拉伯地区,也一样能享受很好的石油红利,过着还不错的生活,新加坡也从来不是民主国家,一样可以靠着马六甲过着不错的日子,严苛峻法下的新加坡,也没人拿他体制说事,本质而言,这是两件事,民主不是解决经济问题的良方,不要以为民主了,就什么都有了,你是垃圾,最终其实还是垃圾,只不过是民主的垃圾还是独裁的垃圾,仅此而已。

香港的问题一定是建立在经济问题之上出现的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是根本,绝大多数老百姓其实都拿政治问题来说事,前提是日子过不好了,所以核心其实是香港民众的生活水平出现很大程度下滑,香港回归以来随着大陆不断崛起,前面说了很多大陆为什么会起来,核心就是制造业发达,外汇大量流入,货币宽松进一步促进制造业,超越美国加日本之和,这样的国家,已经很强大了,哪怕再有什么危机和问题,总归基本底子放在这里,已经强大得不需要考虑香港和台湾重要性的地步了,压根不是同一个层面的事情……

香港自己却因为房价问题,使得整个地区无法创新,无法突破,屌丝逆袭成本极高,香港不得不简单依赖地产和金融这两个行业,这两个行业很好,但是再好,也就只是两个行业而已,香港地区的经济没有广度,更没有深度,导致的结果就是系统风险极大,稍微来点风吹雨打,就扛不住,不是一个经济体的概念,香港后来推自由行,希望零售业能成为第三个产业,但是说实话,中国人,其实也不是中国人,只要是人骨子里是喜新厌旧的,原先来趟香港感觉很牛逼,高大上,每天朋友圈里晒自拍,拍个两三次也就这样了,变得很二逼了,开始也就不来香港了,跑到更可以去装逼的地方去了,零售业能增长,但是很有限,因为变得太快。

回到香港自己的问题来,香港其实是个基尼系数非常高的地区,这个地方,基本无中产阶级,就两种人,一种有钱人,占据不到1%,但是拥有99%的财富,还有一种人就是屌丝,占据99%,却只拥有1%的财富,虽然有点极端,其实本质就是如此的,分化太厉害了。

这种地区本身能讲民主也是很扯淡的事情,在香港接受大学教育的人口其实并不多,我可以断定这个地区1%和99%的人是无法对话的,民意一旦不统一就是对立加谩骂,高层讲教养,底层讲生活,能对话是见鬼了。鸡同鸭讲,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是一个义无反顾在堕落的地区。

扯淡的有点多,继续讲下去,个人感觉从某个角度看,大陆对香港政策现在来看出现很大的偏差,曾经可能是对的,但是现在就是错了,说到底是不能与时俱进。前面说了,香港有过一个辉煌期,就是谁都能赚钱的年底,有钱人赚大钱,没钱人赚小钱的年代,都能赚钱,就会和谐,但是到了一定阶段之后,趋向饱和之后的结果,就是没有增量,只有存量。

这种情况下,我多赚一分钱,你就会亏一分钱,政治结构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在过去,大家其乐融融,老百姓并不介意谁掌握权利,所以过去的殖民体系下,英国总督制,基本上采取类似国内乡绅模式,本地人自己管本地人,不要太出格就行了,所以当地有钱人掌握了一定的政治权利,负责维系地方,大陆接管香港之后,一直维持的是这种语境下的模式,笼络一批富豪名流基本能稳住香港。

但是随着这几年没有增量只有存量的情况下,富豪跟百姓之间处于明显的经济对立的情况就非常的明显了:房价不断上升,底层生活越来越困难,与此同时,大陆人开始不断来香港得瑟,在他们看来落差一下非常的大,同时,互联网催生出了更多民意渠道的时候,原先的富豪政治显得越来越脆弱,这个时候大陆还以为稳住富豪就能稳住香港,基本变的不现实了。

民众是不会思考为什么的,他们只会感受到怎么了。所以,虽然我们说香港人不该把矛头对向大陆民众,但是他们是意识不到深层次的原因的,他们直观的感受就是看到曾经穷得还需要他们救助的隔壁乡下人变的阔绰起来,可以来香港炫富了,还能来香港包养二奶了,这种落差是最直接和无法接受的。激荡起的反应也最激烈。

钱和女人应该是世界上最容易引发男人争斗的东西了。有一次一个香港人跟我就这么抱怨,说你们有钱也别那么高调好不好,很没素质的。我则很鄙视的说,拜托,三十年前你们香港在大陆比我们只会更高调,包养的二奶只会更多,一个个出租车司机都在大陆充当有钱人的时候,你怎么不去劝劝他们别那么高调,别那么没素质呢?本质不是你素质高了,只是因为你没钱了,仅此而已。

至于很多人问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愿意去香港,这就分为两个层面来看,姑且把购物这类的分开,这类群体没有比较意义,着重考虑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还移民香港。确切说,现在香港的趋势是中低层人员都在回归大陆,尤其本身都是大陆人的更是明显,为什么?

因为大陆机会多,在香港出人头地很难,而且生活状态也很差,为什么?前面说了,房价太高,别看很多人年收入百万,但是在香港也不太买得起房子,在香港所谓千尺豪宅,也就是一百平方而已,绝大多数人住房也就是五六十平,生活质量其实很低。

而且香港面积很小,呆久了不好玩,哪里有大陆热闹好玩,而且事实上我们必须承认一点,越是稳健社会,规则越是严格,而越严格的规则,必然腾挪的空间就很小,显得单调而乏味,每个人其实刚工作了就可以知道自己死的时候的样子,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个是很不好的事情,耐不住的年轻人也都回大陆加入到热热闹闹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去了,即使失败了,也是一场人生,多high。

之前我在美演讲的时候,很多人跟我说中国能治疗抑郁症,我开始不信,住了一段时间,觉得还真必须信,太无聊了,后来看到一篇文章说在美抑郁症大多因为实在无聊乏味且约束很多,过于压抑,而来到大陆发现大陆才是真自由乐土,也没啥约束,只要不杀人放火,爱骂娘骂娘,没人管你,这里没有种族禁忌,没有性别禁忌,没有宗教禁忌,喝酒随便喝,调戏下良家妇女,不出格,最多被打一顿,没人动不动告你性骚扰,美国人平均每年十几张传票,什么时候不知道就犯法了,大陆一辈子也不见得有一张,而且大陆喜欢扎堆,人一多想得抑郁症也不容易,不像美国,一杯啤酒喝一天,好山好水好无聊,大陆是真脏真乱真快活,前者容易抑郁,后者不容易也是真的。

所以,目前趋势香港中产以下回流很明显,但是都是相对的,适合年轻人的地方一定不适合老年人,老年人好静,不爱动,怕人多,更关键大陆有钱人普遍缺乏安全感。而香港是一个有钱人很少,但是有钱人扎堆把持话语权的地方,这个地方所有的政策就是保护自己的钱不被损失掉。

所以建立起了非常稳固的政策制度,产权制度来保障各种有钱人的权益不受损失,所以,这样的地方一定不适合屌丝逆袭,但是很适合有钱人养老,无形中给了大陆有钱人很好的选择,最终形成的结果就是有点钱的人都期望来到香港,说白了,年轻人求生求变,老年人求稳求好,仅此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6年2月12日18:46 | #1

    文章的意思就是沒錢了所以才鬧革命。典型的政治課本邏輯。
    沒有民主來監督政府,政府會為人民服務嗎?太理想化了,把所有掌握財富的和權力的人都視作好人。什麼根本沒民主過,什麼殖民時代根本沒抗爭,開玩笑。六七暴動就是抗爭。
    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是為了錢而活著。吃飽的奴隸!

  2. 欣赏蔡英文
    2016年2月12日10:57 | #2

    傻逼作者,香港发展起来后恰好缺失民主导致社会压抑,民主匮乏导致利益不均衡,新加坡发展起来后新加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香港有么

  3. 匿名
    2016年2月12日20:11 | #3

    真可笑,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分得开吗?
    走资本主义还是走社会主义的问题算是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搞市场经济还是搞计划经济是属于什么问题?

  4. 自由民
    2016年2月12日20:29 | #4

    香港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一个,还是现成的:真普选。港共殖民政权肯吗?

  5. 匿名
    2016年2月12日20:30 | #5

    呃,啥叫“顶层服务体系”。。。但愿是我孤陋寡闻,但这篇烂文给我的感觉就是:连术语都是作者现编的。 作者的知识结构和胡同大爷没什么区别啊。。。

    还有,用殖民历史来证明香港没民主,这就太傻了。我随口就给你举一串知名的前殖民地现民主国家的例子,大体按民主化程度的高低排序:美国(别说你不知道美国独立前也是英国殖民地啊,别吓死宝宝)、菲律宾、印度、印尼、马来西亚、孟加拉。

    当然,现在的香港的民主化程度确实很低。原因有三,一,按英国披露的外交文件,当年周恩来威胁英国不得在香港试行民主;二,回归前,彭定康欲行民主,被大陆坚决阻止、斥为“千古罪人”;三,赵中央用假普选搪塞港人,并坚决制止通向真普选的改革。

    其实经济上我支持市场经济,政治上也对左翼的福利金、福利房政策不感冒。而香港一旦真民主,占据主导地位的很可能就是上述左翼政策。但这不等于说我应该反对香港实行真民主,因为在目前的假民主下,执政的建制派并非因为良好政绩或合理政纲而上台,而是(很可能)主要因“北京的阿爷满意”而上台,这就导致建制派既不懂抓经济,也不善搞公关。比如建制派有个女议员,连香港司法终审权的常识都不知道,批评说香港律师都不懂基本法(其实是她自己不懂),闹出个大笑话。这样一来,经济搞不好制造怨气,公关不会搞积累怨气,为了维稳给阿爷看,又散不掉怨气,结果呢,就只能等怨气爆炸了。

  6. 匿名
    2016年2月12日20:32 | #6

    其实,像香港这么富的地方,搞搞福利金福利房,又能如何。西欧搞,加拿大搞,美国澳洲新西兰多少也搞一点,这些地方完蛋了吗?没有啊。

  7. 匿名
    2016年2月12日20:41 | #7

    呵呵 这又是每周一喷么 小编觉得每周转一篇软文给大家喷一下过瘾

  8.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2日13:30 | #8

    愤青就会喷粪

  9. 楼上楼
    2016年2月12日14:26 | #9

    文章与我接触的港人,还真有些道道。

  10. 匿名
    2016年2月12日23:27 | #10

    给五毛屈才了,建议给一块。

  11.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2日15:33 | #11

    道理是明白,问题是美国基金会懂吗

  12. 2016年2月12日15:52 | #12

    楼主认为香港向大陆看起,大陆向朝鲜看起就是与时俱进。

  13.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2日16:26 | #13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香港的分析的文章,总体感觉香港人写的都会偏激一些大陆人写的比较乐观一些。什么是民主?像现在这样游行搞事就是民主,这绝对是脑残才会做的。

  14.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2日17:12 | #14

    呵呵,港狗们开始喷啦

  15. 匿名
    2016年2月13日06:56 | #15

    Mobile Guest :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香港的分析的文章,总体感觉香港人写的都会偏激一些大陆人写的比较乐观一些。什么是民主?像现在这样游行搞事就是民主,这绝对是脑残才会做的。

    原来不许出版,结社,游行是更加民主的做法。连一个狗屁春晚的评论都不许,关起门来给自己打100分,真是民主呀。

  16. 匿名
    2016年2月13日06:59 | #16

    Mobile Guest :
    呵呵,港狗们开始喷啦

    你国的小粉红不是刚喷了一圈回来么,这叫近墨者黑嘛。

  17. 笑而不語
    2016年2月13日08:19 | #17

    在港養病才半年的阿貓阿狗出來指點江山……我就光駁斥你關於地產的一點。97年大陸收回香港,分別於1998年及2004年取消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令大地產商每年的加租無所顧忌,租金飛升帶動投資房價上漲。香港今天這個局面,說到底,還不是共匪不懂裝懂,胡亂管治造成的麼?!!!

  18. xxx
    2016年2月13日08:50 | #18

    “美国是好山好水好无聊,大陆是真脏真乱真快活。“,我更愿意选择前者。总而言之,远离共匪统治的大陆和香港,移民海外是上策。

  19. 匿名
    2016年2月13日09:41 | #19

    純屬瞎子摸象。对香港十分片面的認識。近年來香港发生的亂相,其根本原因是两种价值觀的冲突。
    香港人信仰自由、平等、人权、公義,信仰三权独立,相互制约,信仰人人遵纪守法、沒有特权………
    但近几年來,大陸开始强行輸入赵家的价值觀:要听話、要爱國、政府是领导、不是公仆,不准反,从政治、经濟、文化、教育……都要管起來。
    于是,特權也來了、任人唯亲也來了、开后門也來了、拍馬屁也來了……
    不公平必然带來反彈,梁政府的暴力鎮压終于逼得一部分激進青年放弃了”文明、理性、非暴力”表達訴求的方式。
    赵家如果不改變强行輸入其价值觀的政策、香港只会變成象上海、广州一样的中国城市。

  20. 匿名
    2016年2月13日10:19 | #20

    香港衰落纯粹就是中央的政策造成的,台湾目前还相对独立(不过也快了)日子暂时过得下去,其实就算大陆各省份的发展也是极不均衡的,不信看看一线城市跟二三线城市的房价差距就知道啦,政策造成了全国的资源都跑到了一线那几个城市,而其他城市必然就摔落了,作者说香港百分之一的人掌握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这不恰恰是人民手里没有选票,选不出代表人民利益的领导人造成的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