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如何评价文章《上海姑娘,不是逃饭,是逃命》?

文章发表了个人对上海姑娘逃饭的看法,但最后关于社会的总结是不是和屁股的位置有关?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有稳定的阶级分层?

我只想说这个锅女权不背。

虽然以前看到这类文章也吐槽,但现在也总算明白了。对这些文章,这些作者,其实还真的是「认真你就输了」。他们不过是追随热点,怎么写能一石激起千层浪就怎么来,能引起很多人共鸣但又显然有争议能引起分歧的话,最有传播效果。再加点「女权」啊,「自由」啊之类的标签撩拨撩拨更好。

其实很多言之凿凿的文章的出炉,就类似一场辩论赛接到了题目。有的人并不有所想有所感于是写出文章,而是看到了素材觉得可以做一篇文章,然后站队,然后找论据。当然,站哪边的队一般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就是上一段说的怎么能引起共鸣又有争议,第二个大概就是作者自己的三观——并不是说言即所想,而是说三观往哪边倾斜,往哪边写对他来说就跟容易。一个瞧不起凤凰男本来就爱靠臆想乱贴标签的人,要他写这样的文章自然比较容易,要他写同情男主的文章他可能根本憋不出来。

所以这篇文章的作者倒还真不一定同情女主。文章本身,说不定只是上面两个因素的权衡之下的产物罢了。

(小声吐槽:其实知乎上很多回答也是这样的)

很多现实问题本来说不清道不明,要站队其实是有难度的,因为不见得就是明确的是非题,尤其是很多信息对局外人而言都是盲点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下那些明确站队的,非要嚷嚷着反对某某某,或者明明没有人反对他他非要口口声声塑造一个的,可能文字并不真诚。而如果你觉得他说的话都是不真诚的了,怎么能指望跟他讲道理甚至辩真理呢?

“从未见过可以把鸡剁碎了炒吃的作法,《食经》上不是有说,鸡不宜切过碎?”
这是沙县小吃请来黑黄焖鸡米饭的吧。

恶心、装逼,跟风营销自己阶层固化、满脑子优越感的不正三观。
恶心装逼:“她从小到大吃过的鸡,要么是白斩鸡,要么是煲汤整鸡,要么是炸鸡,再不然是鸡脯或鸡茸,从未见过可以把鸡剁碎了炒吃的作法” 没见过别人的吃鸡法就埋怨别人吃鸡法low不就是没见识吗?拿无知做优越,拿狭隘当没教养的理由。
“我反复在心里犯拧的,是那一桌子,明晃晃亮灿灿的——不锈钢餐盘。从小到大,她没有使过这样的器皿。” 试问这不锈钢餐盘若是宜家克罗地不锈钢托盘呢??
通过对生活细节、做菜方式的诘难来满足和保有自己权贵优越者的身份,这种挑刺说明自己的low。那么文章后来的三观不正、固步自封就更加令人不寒而栗了。
“社会正在象一个正常的社会。有着越来越明确的社会阶层的区别。再建立它自然的流动和上升渠道。”言下之意,明确的阶层区别、阶层固化是好现象,穷人错在穷人的命,穷人和富人结交更是大错特错,在穷人面前已无需再有教养和礼貌。
再看看支持这篇文章的点赞数和跟风言论,一种药丸感扑面而来。

刚写下这个答案的时候比较激动,因为的确是被文章恶心到了。但回过头来再考虑整个事件的热度,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触发了大家高涨讨论的神经?凤凰男、城乡差异、男权女权的争吵……有人说,对于上海姑娘的指责是道德绑架、是评论者因卑微出身而受伤的自卑外现。他们说,现实本身就是这么赤裸裸!我知道,我们对陈岚为代表的这批人的批驳是那么的无力,事实就是这篇文章不断地引起了很多人的”正面共鸣“。但我们之所以批判这种三观不正,更多是因为看到这些阶层论被不断被”理所当然“、不断被公开合理后的一种悲哀。我不反对你个人用阶层匹配去诠释爱情和交往,我只是不希望这种思维那么地站稳脚跟,并固化进女孩们的大脑。

这个“女权主义者”为自己精致的物质生活方式而沾沾自喜,并认为这种物质生活方式被农村生活威胁甚至把这种威胁上升为一种对女权的威胁。
殊不知,她所属于的小资/中产阶层的小型社交圈,正是通过这些物质生活方式而构建、粘合、维持的。而这种小型社交圈,规模与农村用宗族构建、粘合的社交圈处在同一数量级——数十人左右;功能与农村的宗族社交圈也是类似的——压制女权。
农村的人际圈同姓、同祖、同宗。小资的人际圈吃同等级的饭店、用同等级的品牌、逛同等级的商场。农村的人际圈用宗族价值观来扼杀女权。小资人际圈用“白领价值观”、“白领家庭观”之类的东西来扼杀女权,并且通过人际圈内部的各种攀比、借鉴来巩固对女权的扼杀(你看看那谁谁的老婆怎么就没有你这么多臭毛病?我一听那谁谁谁的老婆给她老公洗脚再想起家里那个公主病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资为自己的物质生活方式、为自己吃的不一样的鸡和用的不一样的餐具而自豪,就和农村宗族成员为自己的跟邻村不一样的祠堂、家谱、姓氏自豪一样,两者本质上是完全相同的,都是对自己所属的人际圈以及这种人际圈所维持的价值观的认同和自豪。
而这种人际圈以及人际圈维持的价值观,无一例外,是男权的。女权的宗族?呵呵,从母系氏族消失起就再没有过了。女权的小资人际圈?呵呵,去看看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吧。那就是小资的人际圈,女性在其中的地位是——玩偶。
所以,你可以为自己的物质生活方式自豪,为这种物质生活方式支撑起的人际圈而自豪,甚至为这种小资人际圈的共同价值观而自豪;就好像农村女性也可以为自己的宗族、宗族人际圈、宗族价值观而自豪一样。
但就请不要再谈论什么女权了。谢谢。

如何评价啊,其实只要把不锈钢的盘,换成镀银的餐具。
小孩子都长了白人的脸,换上花裙子,花裤子。
用刀叉。
放一点西洋歌。

作者就会写到:
在迷人的西班牙(或西西里,或勃艮第的一个小村庄或美西山区,自行脑补),他们孩子多,女人多。男性是这个家庭的主宰,被女人们簇拥着,享受着特权。银质的餐具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迷人的光彩。陈年的旧桌,散发出吸收了几十年食物精华所产生的特殊光泽。
人们的天性毫无压抑的被释放着。
他们笑着,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纯真、豪爽的笑声。
他们大口吃着,我的食欲被他们感染着,那些大块的肉,大块的鸡一下子让人胃口倍增。
小孩子总是最可爱的,他们要吃什么,大人总是第一时间满足。
特别是小男孩,承担着这个家族今后的各种重任,所以第一时间给予最多的关心和宠爱。
我看着,吃着,痴迷的看着边上吃的如狂的男人,看他忘乎所以吧唧着嘴巴。
这一生,交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欢迎收看银河电视台《舌尖上的地球第一集——爱的跪舔式》:庆祝地球人发现引力波

无怪说“中产阶级是对自身地位最焦虑的一群人”,作者必须要在每一个生活小细节上反复确认和肯定自己的阶级,否则就要被危机感淹没。这种确认是一丝不苟武装到牙齿的——鸡剁的太碎都会导致她的中产阶级认同岌岌可危呀!

然而我还是坚持认为鸡肉斩小块爆炒+酱焖是很好吃的,而且出锅要撒蒜末!( •̅_•̅ )

所以说,她蠢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她都已经焦虑成这个样子了啊,不是嘛!

这锅我们女权不背。

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营销媒体炒作的八卦。倒是暴露了互联网社区的阶级分化。

男权社会中的上层男性在自诉合法性,刘春这类貌似以一个父权家长的尿路似乎理客中一般给事件定调,结果暴露了思维中男权意识的本性,将女性物化成适配奖品。

男权社会的流氓无产阶级在抓着教养和地域优越感狂轰滥炸。(注意:“抓”和“狂轰滥炸”)

老一辈文化小资阶级(一般自我认同为新中产),在试图敲打无数生活方式细节,来试图与底层划清界限,塑造天然的”区隔感”,来抵御阶级本身的身份焦虑,然而却无意识继续陷入男权规则中自以为是。

文化话语权不高的二三线小资阶级在试图弥合修补原来带有部分积极女性意识但整体属于男权的”三观”,试图在小圈子给这个事件用城市婚恋市场的逻辑去定调,以修补逻辑上与原三观冲突的部分,塑造情感共鸣。

文化话语权较高,作为资本主要取悦方的那部份小资阶级,在跟随主流和反主流之间无数次反复,试图取得话语妥协后的主流解释,直到这个话题从议程中消失

而政治失语的新穷人阶级,对于主流舆论的打击感到惶恐,只能在自己原有逻辑中继续充当平庸之恶,无意识延续原有的父权规则体系。

你们人类真有意思,也胆敢自称一个”文明”?

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怀念老罗曾经讲过的一句话。当时好像是为了回应和菜头王佩的骂战:

“我出身不好,教养也差,但一直努力尝试做一个体面的人。”

希望大家不要觉得从农村或者从小城镇里出来的青年没见过世面就是穷酸相「凤凰男」,或者年纪轻轻没什么过硬的本领比较穷的时候就是有原罪的,他们其实挺苦的。一个人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已经非常辛苦了,这个时候总盯着人是否吃饭吧唧嘴,家里人用不锈钢盘子或者是不是有独立卫浴真的挺伤人的。毕竟人家念着你的好,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不接受,可是行为和言语真的不要太伤人。做人做事留一线,婉转点不好吗。

他们已经很拼命地在工作了,奋斗了二十多年才有资格和她们坐在一起喝咖啡,刚刚开始喝的他们手法很拙劣着装看上去很可笑,真的再正常不过了。我们谁都知道真正的贵族会嘲笑盖茨比那些花衬衫,可是哪个少女内心不会心心念念那个一贫如洗空有壮志心怀旧爱至死不渝的盖茨比。

城市中产阶级出来的女孩子受的教育比较好,或者家庭环境比较富足,培养出来的孩子温良恭俭让是很正常的,物质条件精神生活比较丰富也是好事,能得到她们的喜欢,这些男孩子肯定都有过人之处。从农村出来的有为青年们,或多或少内心都是有些自卑的,但是“只有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自己的自卑才能被治愈。”

可人的出身是由不得自己选择的。他运气不够好没有抽到「卵巢股票」,这不是他的错。他的家人或者亲戚说话直接动作粗鲁不注重隐私,这不是他的错。因为毕竟他们就是从那些所谓「土得掉渣的农村山沟沟」走出来的。那是他们成长的环境。如何一瞬间就消除一个人成长环境里形成的习惯。况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们对自己的家人有感情,这些穷苦的家庭能把一个人培养成才,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我不愿意给人贴标签说这个人是「凤凰男」是「yp」,我觉得一个人能凭自己的本事堂堂正正养活自己和家人,已经是铁骨铮铮令人敬佩了。

古语有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麻烦给拼命奋斗的年轻人一点从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的时间吧。因为我觉得,那些从底层走出来的人,拼命想靠自己改变命运,想做一个体面的人,就是希望自己的后代不会重复自己的痛苦,也是这种拼命向上的动力造成的阶级流动,才会让这个残酷的国家变得有希望了一点。

看了作家陈岚的相关文章(原文见下方链接),气不打一处来,如鲠在喉!
先说利益相关,祖父一辈有小官和小地主,有城市人也有的从农村走向城市,父母皆二线城市市民,我自己长待在帝都。
首先,农民和城市人的原则性差别确实存在。存在形式如何呢?据我观察,城市人和农村人确实在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上存在差异,巨大的差异!比如农村人喜欢以家族为单位讨论问题,城里人喜欢以个人角度讨论问题;比如确实有不少封建思想至今在某些农村根深蒂固,其中有最让我觉得不人道的重男轻女(城市当然有,那是少数,就像农村人们也有少数不在乎一样,不过差别存在就是存在,扯上少数这问题也是存在……)
这些是什么问题?是原则问题,有这种差异的两个群体中的个体在生活中如果紧密结合会自然产生矛盾,这也符合戏剧创作规律:把两个原则不同的人放在一起,自然会产生戏剧冲突,从而产生悲剧啊!
因此我个人是不看好两个有原则差别的人结合的,这代表我自己会客观排斥嫁到农村,同样如果我是农村生长,也会客观排斥和城市人结合。如果我是逃饭的上海姑娘亲属或她的农村男票亲属,我只想问他们之间的爱情和两人的智慧能否让他们克服这些差别和矛盾紧密结合,不能是最好的结果了,省得大家都心累╮( ̄⊿ ̄)╭
但差异不是说谁对谁错,差异就是不同,各有各的理由,有差异的人如果互相尊重并理解,是文明;如果互相贬低或者歧视,是愚昧无知。
第二,我深刻厌恶那些以陈岚为首的不能拿不锈钢餐具吃饭的lowB!
虽然家里没什么钱,就是普通的市民,但我相信对于国家数以十亿计的人们来说,我的生活算是全国平均水平以上了。没有什么数据支持,我只知道这个社会里还有很多的穷人,很多设法养活一家老小的人,很多借钱上学的人,很多没钱看病的人……不列举了,拿我当个参照物吧,对一个衣食无忧的我来说,饭,干净就能吃,只要装在人用的餐具里,我不会感觉自己被埋汰了。需要在餐具身上找自尊的人,真的是所谓三代出贵族吗?
你可以说接受不了农村人的处事原则,也可以说不习惯农村人的生活方式,但是这事儿真的有一个限度问题。我受不了人吃饭满盘子翻找好菜,因为这种行为自私,损害了大家吃好菜的权利;但我不会瞧不起不用白瓷紫砂泡茶的人,一家一个习惯,凭什么你知道用紫砂你就高人一等?这和重男轻女一样不公平,在我看来都很愚昧!
都让让,我要喷人了!
我反对以自己的优势特别是资本优势去踩低别人的行为,这样的行为铜臭,矫情,耍流氓!这就是大家下意识要喷那个上海女孩的原因,我想很多人没有表达出他们的真正的想法,只是被这种矫情激怒了。
不习惯你可以好好说,发现大家的差别无法消解可以客观表达,为什么在帖子里一副捏着鼻子撅着腚的嫌弃姿态呢?那个陈岚先列举一堆城乡生活差异,然后居然说最不能忍受的是不锈钢餐具,试图以客观事实掩盖自己的矫情装高贵,我是实在忍不了!拿不锈钢餐具吃饭能毒死人所以不能用呗?那打小拿英国瓷器吃饭的人就该受不了你这拿玻璃碗吃饭的了?法国瓷器和意大利瓷器使用者谁见到谁该下跪?迪拜瓷器和瑞士瓷器谁该逃离谁?陈岚和她的闺蜜快告诉我呀,在线等,挺急的!

他的意思是社会有阶层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个意识形态曾经一度以为可以破坏这种现象,后来又逐步恢复自然过程。而婚配和个人特质跟力也不失为可以影响阶层的工具,不应该谴责想”逃命”的人。

这样的观点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可他在讲述贱民行为的继承不可改变必须逃离”宿命”的决定论后,
又讲述才智可取得立身之本,便曝露出矛盾了。

因为用来陈述自然阶层存在不可逆转的历史决定论确实是贫困的。

最后第二段的”才智过人取得立身之本”就是抓住了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说的是生而为猪,如果才智出众,还是可以进马戏团跑龙套,改变被吃的唯一任务,这说得很对。因为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告诉我们,历史是复杂无法预测并且存在更多可能的,所以猪并不是不可能脱离动物农庄进入马戏团,改变那个走进屠宰场的唯一命运。

一方面用决定论在数落猪生而为猪,人不会为牲口改吃素,更不会和猪品尝一样的伙食,形象的利用起他反对的粗暴意识形态,仿佛猪必然搭建起动物农庄,一条通往奴役之路。另一方面又用决定论的贫困来陈述猪也可以倚靠与生俱来的独特肤色和斑点,加之以能够配合人类的才智在社会中取得立身之本,进化为他眼中的同类,否定生而为猪只有被吃的必然结果。一正一反之间,突出矛盾便在于此。

既是决定论,重复的规律将反复的再次出现,不可变化。而既然决定论是贫困的,既然才情过人、智识出众可以触碰到家庭不赋予的立身之本,那其认为家庭分层决定论所演化出来的岂不是通篇都在耍流氓?

这样应该不难理解了,这文章就是一个决定论者先肥起来了,却还掌握不了批判决定论的优雅姿势。

人家是用决定论的贫困批判决定论,他却用决定论佐证来批判贫困,真是跟红脖子学歪了。

【只想评论下这个现象】
【链接里的文章,个人认为和女权关系不大】
【非要把一个很有争议的学说加在一个故事上,大体如此

(づ。◕‿‿◕。)づ宝宝新春后的第一个题就给这个自媒体的话题了吧。

陈岚我还算是知道,甚至我翻过她的一些文字,以至于最后我把她定义为一个「会写文的人」,的确也是「作家」,但是什么作家,并不了解。

我曾经把包括自媒体在内的媒体称为在「政治」体系里的第四权,这个权力就如同「分享即表态」一样,通过自我诉说,评论,文字,图片,然后轻轻的一点传到整个网络上,告诉别人,我的知识,我的眼界,我的身边和我,然后再通过媒体的扩散,传达每一个人读过的人的心中去。

这就是媒体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在原来是掌握在一群人的手中,为此才尽可能的不失其「本分」,但是如今自媒体的出现则使得舆论越来越变成一种「个人支配的价值和权力产物」。

毕竟自媒体的出现使得个人成为舆论的源头,如果我可以在围脖,博客等社交平台上有一定的影响力,那么我就可以成为新闻,可以成为公共话语,可以用我的语言来影响每一个我想影响的人,只是:

自媒体的出现与快速发展,仅仅只是源于我们被压制后萌动的公共参与精神,而不是其它,那么这种条件下,舆论的受众,接受自媒体传播上的每一个人距离共识之上的决策和行动是非常遥远的。

简单的说,我们对于网络社区是:

1.先是乐趣与娱乐
2.分享知识与开阔眼界
3.最后才是传达思想上的触碰

毕竟我们大抵参与网络社区都是第1点和第2点,但是当一些朋友总把我们当成第3点,总想通过文字微妙的影响我们思想,把我们看成可以引发大规模动员或者引发社会变革,亦或者认同,同情他们看法的群体,然而结果呢:

1.我们并没有认同她的女权,甚至在怀疑
2.我们并没有认同她所述的阶级矛盾,甚至在抵触
3.甚至我们会因为此互相撕
4.而真正的女权并没有为此得到发展反而是饱经磨难

原因呢,知识是固定的,什么是重力波?乐趣是多元的,发景色,发美食。但是思想和看法呢?总想着写一个故事然后嵌套一个很流行的学说来需求认同,需求同情,需求所谓的站队,把我们看成社会势力,政治力量,完成他们的诉诸,然后一起攻击他人,掀起舆论战争,真的很好吗?

可是到头来,这位写看法的人,真的研究过:

什么是女权?
什么是阶级?
什么是固化的阶层?

真相只有写文者自己知道,反正只是我想评论我想说,而且初读很多看起来还很有道理,当然了,唯现象论,为观点论,本身看起来就很有道理,但是这并不是问题的本质,只要有人和我站队,认同我我就满足。

最后加深的只是网络阶层的分裂,和整个社会多元文化下思想的割裂,民族叙事的衰落,网络社区慢慢的阶层固化,变成这些人的话语权工具。权力由大家的变成个人的。

那么还不如就把故事放到那,至于看法观点由大家自己评说。表达看法本没有问题,要么是亲历者,要么是我知道怎么表达,可是对于根本不了解的学说而非要强加在一个故事上,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痴迷者,需求聚光点的人的呐喊。

自媒体给了每个人舆论的权力,那么那些聚光灯下的人总是需要好好使用的。

以上一点浅见!“

看得气死我了。
很久没看过这么让人生气的文章了,居然还有一群微博脑残粉捧上天。气得我想翻白眼儿。
茶杯那一段基本就是玛丽苏,浑身鸡皮疙瘩。不锈钢餐具我太有感触了:食堂之外,我第一次见不锈钢碗筷是在中学同学家。我也惊了:没见过嘛!就露出鄙夷的眼色。然后我同学解释说爸妈工作忙,都是她洗碗,小孩子老打破,干脆都用不锈钢了。过后我为这事,为我当时的眼神,懊悔愧疚了很久。
文章主旨就更不想说了,大概就是“社会分化分层和分级才是正常”;“该沉淀的沉淀,该清扬的清扬(底层阶级您就老实在下面呆着吧,别想翻出个天来,我们上流社会不是你想搅和就能进来的)”;“婚姻是自然流动和上升渠道之一…通常发生在女性有极强的生育优势的基础上…一个小伙子…取得了家庭所不赋予的立身之本…”(这里作者开出了想通过婚姻往上层阶级流动的条件:女的交生育优势(我猜她是想说色,哈哈),男的交立身之本(我猜她是想说钱,哈哈))
开出的条件这么不对等,署名居然说自己公众号叫“女拳文化”。人家说文末一般是点明主旨升华主题的。升华了半天是这啊。我反正不太懂。
最后,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什么《食经》“鸡不宜切过碎”到底是什么鬼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大火烤赵王
    2016年2月13日03:23 | #1

    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嫁啊,最她妈无语的就是满口仁义道德,一到事前全他妈逃跑了……这种傻逼遍地都是……

  2. 匿名
    2016年2月13日12:11 | #2

    大火烤赵王 :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嫁啊,最她妈无语的就是满口仁义道德,一到事前全他妈逃跑了……这种傻逼遍地都是……

    说的很实在
    如果她是个女的,她自个不会嫁农村
    如果他是个男的 ,他不会让自己妹妹或女儿嫁到农村

  3. Mobile Guest
    2016年2月13日06:03 | #3

    看到这个问题有人斯逼我就放心了。这些问题上观念出现分化是好事。

  4. 匿名
    2016年2月13日14:07 | #4

    干了这碗童子尿吧,不喝是看不起我?——含泪回应《姑娘,你的问题是没教养》

    一个上海普通女孩,春节去江西山区的男友家拜年。农村的脏乱差让她非常不适应。吃晚饭的时候彻底崩溃,当即决定要分手。我表姐也聊起来这个事。我说男的家里做法欠妥,不礼貌。我表姐和我吵了起来,吵了半天她也没说过我,微信甩了个链接给我,是和菜头写的《姑娘,你的问题是没教养》。

    看完我笑道:你没看见么,和菜头自己都说,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表姐:你的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当时我就凌乱了,不能让歪理邪说蛊惑人心呐。还有我最不待见这句话,当无知遭遇智商碾压的时候,只能用诋毁来挽回自己失掉的自尊。可是她是我的表姐,我无可奈何。所以说,和菜头,你文章写得不地道啊,必须要写篇文章把你批判一番。

    先说说和菜头大人都说了些啥,我再一一回应(打脸)。

    1、“姑娘这样决然地拂袖而去,等于是毁了这一家人的春节。没想好可以不去,去了别去毁败。”

    我实在不能理解这个去了别毁败?你的意思是姑娘只要一进小伙子的家门,就得生做他家人,死做他家鬼么?还是说,姑娘的愤然而去没有给小伙子爸妈面子?还没结婚,姑娘大过年的去你家拜年,结果这种待遇,没有撕破脸掀桌子骂街就已经够文明礼貌克制内敛了。

    她也只是默默地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被家中拒绝以后,网上发了个帖子吐槽而已。几张图片,行文流畅,没脏字也没有愤懑,只是悲伤地讲述了自己经历。帖子要是换个标题“苦命上海白领,我抛舍家人离开城市去爱你,新年之夜竟然如此遭遇”。恐怕网上的脑残会一股脑得去骂男人?

    婚姻这事儿本身就是一种交换,如王福重教授所言:“门当户对,是婚姻最靠谱的准则。奇迹有,但风险太大。中国人向来把婚姻当生意,我想说对中国人来说,这是完全正确的。”姑娘已经为了感情离开了父母,离开了上海。可是我似乎没看到小伙子家的诚意和他们家的诚意。不管是论感情还是说生意,小伙子和他的家人恐怕都是不及格的。

    2、“对于江西农村的一户人家,这顿饭也许是他们所能提供的极限,在年收入里也是客观的一笔。妹子可以不尊重这顿饭的价格,但不应该不尊重这顿饭后面的心意。”

    看到这段,我的世界观简直都要坍塌了。天理上哪里去了,都被狗吃了么?刚看的一条江西新闻,农村婚嫁30万起 “天价”彩礼令人咂舌嫁女儿却似卖女儿。想来,这个上海小白领简直是在自取其辱,自己咋都混得不如个农村妞了?越南买一个还好几万呢。

    父母年纪大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权且不论。毕业在上海闯荡多年,都忽悠了一个上海本地白领,想来条件也差不到哪里去。真要是说不尊重这顿饭的恐怕应该是就是这小伙子。买张桌布几个钱?买把筷子几个钱?难道过年除过买那些花里胡哨没营养的营养品之外,难道就不知道卖点好用是在有面子的么?养个这种儿子,真为你父母感到心寒。

    精明的上海人,财上海表示:在县城找熟人或租个短期三房。初一到初六吃喝玩乐一条龙,花费也就1-2个月工资,骗个上海老婆,值啊!。显然处于不同的阶层人,对于花钱有着自己的理解方式,我们无法干预每个人应该如何花自己的钱。但是,你他妈的这点心思都不想动,还撇着大嘴谈心意,蒙谁呢?那还不如讲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呢。有些区别是根本的,要是发现了早点分,早分了早好。

    3、“你家因为太穷,儿子让人给甩了”,从一家人的私事,变成一村人,一国人众所周知的事,妹子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份了一点?

    最受不了的就是这句,道德绑架把一个小白领简直都要送上绞刑架。首先,事情弄这么大,女的有无主观故意大家都不知道。然后,一条新闻六要素不全的事,怎么就成了一国人众所周知的事情。在归咎事实问题的时候,和大人很巧妙地将问题归结到穷的问题上。歧视穷人啊,同志们,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接近于煽动阶级仇恨呐。相信村里的邻居不会这么想的,因为那些花好几万块娶打工妹的江西老表们都哭晕在厕所里了。

    就事论事的讲,这件事还是很有必要让大家知道一下。不知道人,也得知道这个事儿,不知道这个事,也得知道这个理。这样一个不关心女朋友,不孝敬父母,人品堪忧,三观不正的渣男,明显应该被吊打。让我诧异的是,倒霉的竟然是哭着闹着要回家的小白领,哈哈,这回你长记性了吧?

    和菜头大人的观点,让我不禁想起一个电视节目。一位母亲因为不堪忍受丈夫的家暴而离家出走。节目中没有怎么指责家暴的,主持人在镜头前:孩子想你了,你走多远孩子都扯着你。然后晒出离家出走女人的照片。从说话语气到思维逻辑,和菜头大人的思想和这档节目保持高度一致。这档节目后继有人了哇,主持人的位置永远等着你。

    4、“这就是整个事件的核心:没有教养。筷子不准插在饭上是中国人基本的餐桌礼仪,但在微博可能并不是这样。”

    看到这段,我竟然无语凝噎:苦命上海白领呦,抛舍家人离开城市去山村爱你,新年之夜竟然有如此遭遇。我想拍照的一瞬间,妹子心里的是坍塌的,身体是颤抖着的,眼睛里是含着泪花的。

    筷子插碗里了?没注意,再逼逼,老娘把筷子插你鼻子里,就酱。

    文章的最后,和菜头大人讲了一个自己的经历:“一次我去一位佤族大哥家吃杀牛饭,倒了一碗红彤彤的牛心血酒给我,边上是一把长刀,“不喝是看不起我?”,于是我喝了”

    忽然想起浙江东阳有吃童子蛋的风俗,网友我爱听你唱歌啦啦啦讲了个故事:“我一次出去玩,在一个远房亲戚家住了两天。那里有个风俗就是小孩子的尿是最干净的,他们就用童子尿来煮鸡蛋,说是非常养生。我哪里敢吃,无奈人家热情,一直劝我吃吃吃,我没办法只好来了句:我不爱吃鸡蛋。我那亲戚更可爱了,说那你喝点汤吧。”

    干了这碗童子尿吧,不喝是看不起我?

  5. 匿名
    2016年2月13日19:34 | #5

    @Mobile Guest
    看到这个问题有人斯逼我就放心了。这些问题上观念出现分化是好事。

    六四屠杀更适合拿出来撕白痴们的逼,怎么从来没见谁撕过?不管要找止痛药还是磕安慰剂,回圈儿里去,墙外永远不需要。

  6. 匿名
    2016年2月13日19:50 | #6

    匿名 :@Mobile Guest看到这个问题有人斯逼我就放心了。这些问题上观念出现分化是好事。六四屠杀更适合拿出来撕白痴们的逼,怎么从来没见谁撕过?不管要找止痛药还是磕安慰剂,回圈儿里去,墙外永远不需要。

    呵呵,一句话就把那五毛给噎回去干瞪大白眼了

  7. 匿名
    2016年2月17日03:14 | #7

    一句话,中国女权的本质是不劳而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